笔趣阁 > 万历1592 > 六百六十 威信与信任
    “这帮精虫上脑的混蛋!”
  
      萧如薰笑骂一句,拍拍自己的脸蛋,又提起精神继续写军令,写了好一会儿,觉得肩膀酸痛,这才停下笔把肩膀揉了揉,结果猛地发现自己的桌上多了一盆子烤肉。
  
      一抬头,萧如薰居然发现自己的营寨里多了一个女人,一个面色白净的穿着北虏服饰的年轻女人。
  
      “你是谁?”
  
      萧如薰皱起眉头站了起来。
  
      那女人被吓得一哆嗦,怯生生地看了萧如薰一眼,立刻低下头跪伏在地上。
  
      “外面……外面那些将军让奴来……来伺候大将军的……”
  
      “你……是汉人?”
  
      萧如薰听这女子会说汉话,还以为是那些混蛋强迫被解救的汉奴当中的女子来侍奉自己,顿时一怒,刚要骂人,这女子便摇了摇头。
  
      “奴……奴是土默特人……”
  
      萧如薰眨眨眼睛。
  
      “你是土默特的人,你会说汉话?”
  
      “是……奴的爹爹和汉人做生意,奴也会说汉话……”
  
      这女子一边说话一边发抖,看起来是吓得够呛。
  
      萧如薰绕着这女子走了一圈,没发现这女子有携带刀具之类东西的迹象,于是放心的蹲在了她面前,伸手抵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脑袋提了起来,观察了一下她的面部。
  
      面部较寻常北虏女子略白略细腻,没有那种风吹日晒的环境下所特有的过度的粗糙感,但是较之汉家女子则是不如的,显然是北虏,面容倒是略有些清丽的感觉,不算上乘货色。
  
      但是在萧如薰看来,草原上养育出这等女子已经不容易了,一定是草原上有身份的部落首领的女儿或者是小老婆。
  
      “是外面那些将军让你来的?”
  
      那女子连忙点头:“是的,外面的将军说……说要奴……奴来伺候大将军……”
  
      那些家伙还真是长本事了,之前那一个晚上都没有给自己送过,自己虽然表面上说不要,但是那是身为主帅的矜持!
  
      有些事情底下将官和士兵可做,但是自己作为主帅就不能那么大张旗鼓的去做,可这些混蛋居然真的以为自己不喜女色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居然就不给送,害得自己听了一晚上活春宫!
  
      虽然因为对彩云的爱和敬佩,以及她为自己诞下一儿一女的感动,萧如薰一直不曾纳妾,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欲望,要是没有欲望的话,那还是个男人吗?
  
      这一次那些棒子顶破裤裆的家伙倒是明白了,大概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察觉出了自己的不满,于是挑选了一个最好看的给自己享用。
  
      不错,看来自己是终于在军中有了普遍的威信,并且得到了各派系将官们普遍的信任和拥护了,这是好事,证明他们对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信任,这种相当难得的信任让萧如薰觉得很有成就感。
  
      军伍里的男人,还能拿什么来表达自己对总帅的信任和服从呢?
  
      萧如薰捏了一下这女人的脸,笑了一下。
  
      “多大年纪?嫁过人吗?”
  
      女子忙摇头:“没嫁过人,才十八。”
  
      “十八不小了,寻常汉家女儿十八岁还不嫁人的话别说街坊邻居要说闲话,连官府都要过问了,你们北虏寿命更短,理应结婚更早才是,你……你的父亲身份不一般吧?”
  
      女子陡然一惊,顿时六神无主起来。
  
      萧如薰笑了笑。
  
      “别紧张,本督又不会为了这个事情要你的命。”
  
      说完,萧如薰站起身子,走到桌边把那盆烤肉拿了过来放在地上,自己席地而坐,拿起一块肉递给了这女子。
  
      “饿了吗?”
  
      女子不说话,但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烤肉的模样就知道一定有段时候没吃饭了。
  
      饿着肚子怎么能尽心侍奉自己呢?
  
      萧如薰便将这块肉塞到了这女子的手上:“吃了它,不够还有。”
  
      女子看了萧如薰一眼,见萧如薰自顾自的拿起一块肉吃了起来,这肉香又实在是诱人,饥饿最终战胜了恐惧,她抱着这烤肉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不小心噎着了,萧如薰还很贴心的给她递了一壶水。
  
      她一边吃,萧如薰一边观察,见她各项举动都不像是作伪,眼光不曾闪躲游离,而是单纯的恐惧,便确定这女子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只是一个被父亲保护起来的娇娇女,现在被吓破了胆,什么也不敢做,只会顺从。
  
      想不到,北虏也有如此疼爱女儿的父亲呐!
  
      就不知道是哪一位了,反正都被杀了,一个也没有留下来。
  
      这女子大约是饿了,连吃了三块烤肉,喝了半壶水,这才将将停下,萧如薰接着又吃了几块,等吃饱了之后,萧如薰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了帐篷门口,看着自己的两个忠诚的卫兵。
  
      “待会儿本督要办点事情,你们严守此处,任何人要来见都要挡一挡,叫他等一下。”
  
      两名亲卫兵立刻露出了微妙的笑意,连连点头,主动离的稍微远了一点。
  
      “好,有眼力,我看好你们!”
  
      萧如薰也开了个玩笑,然后把军帐的帘子放了下来,又将炭火烧的更旺一些。
  
      帐子里就变得更暖了。
  
      然后萧如薰看向了那女子。
  
      “知道该怎么做吗?”
  
      女子的脸瞬间涨红了,头低低的摇了摇,似乎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做。
  
      萧如薰点点头,把身上的软甲给卸了下来,让身体轻松一下,然后把那女子给拉了起来,带到了自己的床铺边上。
  
      “不知道该怎么做没关系,本督教你。”
  
      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萧如薰便带着戏谑的心思,将自己积攒了许久的欲望缓缓的尽数倾泻在这女子的身上。
  
      帐外,两个亲卫隐约听到了些什么声音,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是掩饰不住的猥琐,嘴角抿的紧紧的,然后继续目视前方。
  
      销魂一夜之后,萧如薰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压抑许久的欲望一朝释放,那感觉也是不言而喻的,那叫一个美妙。
  
      早上萧如薰起来的时候,那女子被折腾的有点厉害,所以还没醒,不过萧如薰起床自己穿衣洗漱的时候,那女子也醒了。
  
      醒了以后迷糊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先是陡然一惊,然后看到自己之后才好像松了口气一般,眼中流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哀伤和一点点窃喜。
  
      萧如薰笑了一下,对她说道:“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女子温顺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缩在了床铺上,似乎是很安心一般,还朝自己眨了眨眼睛,然后才闭上。
  
      见状,萧如薰稍微叹了口气,略一迟疑,便唤亲兵进来给自己换上战甲,然后和亲兵一起走了出去。
  
      听得脚步声远离,那女子睁开了眼睛,想起父亲的死,有些哀伤,想起那血腥画面,却又忍不住的战栗,再想起昨夜自己好运,得到了这个看起来在军队里面地位很高的男子的垂青,和他睡了一夜,这样,自己应该就不会再遭到那种可怕的对待了吧?
  
      女子如此想到,然后,她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她又听得脚步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那年轻的将军又回来了,刚准备坐起来,却看到了两个面色冷峻的提刀士兵来到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