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蛇圣帝 > 第1118章 想与不想早注定
“臆断或许不真,可男人的话,又有几分是真的呢?”大孔雀明王公主就是这么淡淡的看着余容度,就让余容度有一种说不出去的压力,甚至在这一刻,他都有些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
  
  就如同是后世所说的,相信男人的那张嘴,这母猪都能上树。
  
  大孔雀明王公主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余容度,没有任何多余的压制,就这么一种气度就让余容度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样,无言以对了?”大孔雀明王轻声的说道,“当初不曾给她半点希望,今天却又盛情热意,所为的什么,想必你自己最清楚?金莲是我的弟子,我有责任让她找一个好归宿。只是,你觉得你会是一个好归宿吗?”
  
  余容度默然不语。
  
  因为他知道他无法做出任何的承诺。他有余绿雨,有白素贞,有李清照,他还有王婉容,更重要的是他还有孙娴,这才是让他心中放不开的。孙娴是他这辈子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可偏偏孙娴是潘金莲的母亲!
  
  这种伦理不能不让他心中忌讳。
  
  大孔雀明王公主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余容度的回答,可余容度终究还是没有回答,就这么两人静静的相持,一个不问,一个不答。
  
  时光在这种时候悄然间就静止下来。
  
  一天,两天,三天……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足足四十九天过去,一个少女不知道何时已经在他们的旁边,看着两人。直到现在大孔雀明王公主才叹了一口气,看着余容度的眼神中倒是有几分欣赏,要知道在自己的这气场中,就是西方佛教的很多佛祖都未必有如此的道心。这么坚定。
  
  不是说答应了就是对的,也不是说拒绝就一定是错的。
  
  就像是余容度,这个时候的他无论是从哪一方面,他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也让惟有这种沉默以对还算是比较靠谱的行为。
  
  “七七四十九天都没有让你想明白,想必你心中也有必须为之坚持的事情,好吧,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了,金莲,今日的选择权为师就给你了,但是你要记住,你是我大孔雀明王的弟子,选择权在你,也不在你,但只要你选择了,那就要为这个选择负责,听明白了吗?”大孔雀明王公主淡淡的说道。
  
  潘金莲想了一下,沉吟了一下,又看向余容度那依旧在思索的脸,点了一下头,柔声的说道,“谨遵师命,多谢师尊!”
  
  “我就你一个弟子,不为你为谁?”大孔雀明王想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回到竹楼之中。
  
  潘金莲望着那因为在大孔雀明王公主的质问以及气场下进入到类似于心之拷问的意境中,这种意境直接作用于道心,成这是精进,败则是道心尽消,好在大孔雀明王公主并没有下狠手,不然这种状态下的余容度,稍微一引导便是一个入魔之人。
  
  叹了一口气,潘金莲轻声的说道,“公子……”
  
  这一声有别于其他人的称呼让余容度的身体一震,只见一道黑色的气息如同是一道风暴一样从余容度的天灵盖飞出,张牙舞爪的如同是魔鬼一般,但片刻之后,就见余容度大嘴一张,如同是一二抽烟机一般,把那黑色的气息完全的吞噬在口中。
  
  这才缓缓的睁开眼,却是在看到潘金莲的第一时间愣住了。
  
  潘金莲倒是关切的看向余容度,急忙的问道,“公子,你刚才吞了恶灵,可有什么不舒服的,要不要金莲给你念经平息一下?”
  
  余容度这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重新去认识潘金莲。
  
  人还是一个人,容貌也是一样的容貌,可气质却完全大变,这个时候的潘金莲却是有着一股子高贵,那种高贵似乎是从骨子里出来,可在透过潘金莲的血肉之时,又带有几分温柔,这又是潘金莲所特有的气质。
  
  摇了摇头,余容度想了一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过的还好吗?”
  
  潘金莲却是摇了摇头,想了一下,才淡淡的说道,“有什么好与不好的,还不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是跟着师尊不用整天花心思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而已,修行与侍候师尊,这般安宁又平静的生活,其实也挺好的。公子想必也是实现了自己的心中所愿吧?”
  
  余容度的心中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来,不应该打扰潘金莲的这种安宁,他可以看的出来这潘金莲已经走出了当初的那种心灵禁锢,虽然这种忘记并不是最好的状态。时间是最好的法宝吗,总会让潘金莲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她又师从大孔雀明王公主,可谓是前途无量。
  
  余容度点了点头,才对着潘金莲说道,“说道实现还远,不过总算是在那条路上又走了不少,今天也是要去拜访玉帝的,路过这里顺便看看,看到你这般,我也就放心了,好好修行,说不定我什么时候还需要你帮忙呢?”
  
  “嗯,”潘金莲只是淡淡的应道。
  
  余容度又是一笑的说道,“好了,该看的也看的,我先走了,跟人约好的,不好晚了,等我有空再来看你!”
  
  说完看到那怕潘金莲温柔到了骨子的点了点头,才转身离去。
  
  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一个声音从余容度的耳边传来,“我知道公子和我母亲的事情!”
  
  余容度一愣,脚步顿了一下,想了想,依旧又重新离去。
  
  “我也知道公子今天来肯定不是路过,如果是路过,那应该是拜访完人家之后,而不是在去往的路上。”潘金莲依旧淡淡的说道。
  
  余容度丝毫不在意,依旧迈着步子离去,只有他知道这潘金莲不愧是最少温柔执着心细之人,自己的那种心理她也清楚。不过他实在不想再把潘金莲牵扯进来。
  
  “怕是公子今天是专门来找金莲的吧?”潘金莲看到余容度依旧不离去,又淡淡的追加了一句话。
  
  余容度这下却是站住了脚,转身看向潘金莲,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要是专门来找你,咱们的关系,我不是早就说了么!”
  
  潘金莲看着余容度,依旧温柔的一往情深的神色,淡淡的说道,“可公子忘记了,我潘金莲是公子你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