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蛇圣帝 > 第1123章 我未动君却没来

  
      严格娲皇宫其实不大,依照余容度现在的水准来看,大约只有后世故宫的一半大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的宫殿却让人都望而生畏,不是因为威压,而是因为名头。
  
      娲皇宫其实没有太多的威压,尤其是对于这么一帮人来说,除了妖族就是人族,而这里是娲皇宫,也就是当年女娲娘娘的所在
  
      不过余容度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自在。
  
      这里不同于玉虚宫,玉虚宫就是被自己真的毁坏一二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但只这里却不能,更重要的是在玉虚宫里他明显没有感受到这种气息。很明显的玉虚宫里当时确实有齐霞儿,可齐霞儿在哪里呆的时间太短,玉虚宫里根本就没有她的气息。
  
      现在则不同,正儿八经的有一股气息萦绕在其中。
  
      同鹰圣相互看了一眼,才发现对方也是有所发现,心思更是沉下去很多。
  
      “这里就是娲皇宫啊?”潘金莲有些好奇的看着这里的一幕幕,不由得有些欣喜,笑着对着余容度说到,“公子,这么说我没有找错地方喽,对了公子,你怎么知道我能找到这里?”
  
      余容度很是苦涩的看了一眼余绿雨,有点说不清楚的解释道,“我也就是随便一猜,要知道这里可是有你师父把守了这么多多年,她可只是收了你一个徒弟,还是找到刘宝这个家伙去求的,这种世外高人做事,如果没有深意,那也就不是高人了。当时也就是一猜,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潘金莲倒是不在意余容度的话里意思是不是说得通,只在于她能和自家公子说上话,顺着余容度的话,想了一下,才有些欣喜的说到,“我说呢,难怪我的修炼速度这么快呢”
  
      白素贞倒是很是谨慎的看向余容度,轻声的问道,“我们该如何进去?”
  
      “走着进去!”余容度抛却了心中一切的担忧,说完之后,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也确实如同余容度那样说的,走着进去,这是一种尊重,安步当车的态度对于当年曾经显赫一时,对于妖族和人族都有着莫大的恩情的,而这个时候,就是那一丝周天藤的真灵也化为一个身形缓缓的显现出来,默默的跟随着他们走了进去。
  
      周天藤的这种表现其实不是为了女娲,对于他来说女娲跟他是同辈,不值得如此的尊重,他所尊重的其实是圣位,是圣人之名,圣人之尊。
  
      推开大门,还是一样没有任何的生灵前来招呼,但那股子生机气息却一点点的让众人都感觉出来,因为很明显,如果这里没有任何生灵存活的话,这里的一切都不会是这种感觉。
  
      这种建筑类的法宝和其他类的法宝一样都是需要生灵的滋润,或者说需要灵魂之力的蕴养,当然在灵气之类浓厚的地方可以减缓这种因为无主而衰落的途径,但如果是灵气困乏的地方,比如世俗人间界的封神之地,那里变是贫瘠的很,如果不是因为余容度的出现,怕是那些法宝就会因为灵气散逸殆尽而彻底的变成废物。
  
      或者说后来妙善观音大士到来的时候会把他们收走,教给一些人使用。
  
      正如那废弃的兜率宫,以及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初威能的玉虚宫,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一点,法宝是需要生灵的。不可否认娲皇宫也是这么一类的建筑。
  
      但娲皇宫的状态确实出奇的不错。
  
      这令所有的人心里都有太多的想法。
  
      他们这些人中关系最密切的当然是余绿雨,这个要代替女娲成为又妖族圣女,进而成为代表妖族的圣人,带领妖族重现辉煌另一个人自然是周天藤这个要去面对女娲求一个公平,以及答案的人。
  
      至于其他人,这一切不过只是他们历险征程的一部分。
  
      余容度看着这一切,眼光不由得在余绿雨和周天藤的身上转来转去,说起来这娲皇宫倒是不如玉虚宫那样有太多的宝贝,这里只是近似一处宅院,一个女热独自居住生活的宅院。
  
      周天藤大踏步的走进正堂,按理说如果这里有生灵,面对他们的到来,它至少要在这里接待他们,可是没有,没有任何生灵等待他们,就连这一处娲皇宫的器灵都没有出来。望着这空荡荡的正堂,周天藤忽然如同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颓然的坐在凳子上。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你现在还不见我?”周天藤喃喃自语的说到。
  
      “我做错了什么,要如此对我?我有什么错?”周天藤这句话似乎是问自己,又似乎是在问所有的人,但毫无疑问,没有人回答他。
  
      余容度走过去拍了拍周天藤的肩膀,缓缓的说到,“其实你现在也不错,要知道,当年拿么多的生灵能存活到现在的有几人?除却你之外,怕是只有圣人,我想了一下,如果说你付出的很多,但你也要想想你得到的也不少,至少你现在还活着,但很多人都已经不在了,甚至包括圣人。”
  
      “所谓造人的功德你就真的没有得到吗?”余容度有些感悟的问道。
  
      周天藤一愣,不由得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他一直执着于自己失去了太多,遭受了太多不公平的待遇,可是他未曾想过,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其实也算是不错,单纯的说来,自己经历了整整一个文明的兴起,发展,这种经历的丰富甚至比任何圣人的感悟都要深刻,甚至比起那所谓的一梦千年悟道的接引道人还要丰富。
  
      这就是所谓的功德,这就是所谓的代价?
  
      想想那曾经跟自己同代的生灵,无论是谁,似乎除了那几位圣人,大多都没有逃脱湮灭的结局。即便是伟岸如建木不还是一样的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周天藤已经不知道在此刻他心中执著的是什么,或许仅仅只是为了见一面女娲本身,让她亲口对自己说一句对不起。
  
      物是人非,即便是见到她,又能如何?
  
      周天藤这个时候只能喃喃自语的说到,“为什么,她就不能来见我,亲口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就这么躲着我”
  
      “我没有躲着你,我一直再等你,可你似乎一直没来”一个清凉的声音幽幽的传来,令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