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一百七十章 混乱
“那群该死的地老鼠……”
  
  孙左左顾右盼了一阵,只觉双眼发酸,忍不住低声骂了Щщш..lā
  
  黑暗公会向金亡灵示警,提醒了他们有一支队伍要对金亡灵发动报复。但是这些该死的两边拿钱的混蛋,他们居然拒绝向金亡灵提供对方的画像。
  
  虽然他们提供了对方的人数,族类,男女等等。
  
  但是黑蛇域大蛇窟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男女,这么多形形色色的族类,乱七八糟、藏头缩尾的人这么多,对方如果不是傻的,他们只要分散队伍,两三人一组的混进来,谁能找到他们?
  
  该死的黑暗公会……
  
  已经两边拿钱了,居然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原则,说什么底线……
  
  “真不要脸啊!”孙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手中木杖的黑蛇杖头,狠狠的蹭了蹭下巴。
  
  “只不过,我们金亡灵,这些年积攒的仇人这么多,以前不是没人来报复过。这一次,首领们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一些?”孙左眯着眼,低声的问身边几个懒洋洋蹲着的斥候。
  
  几个斥候摇了摇头,没吭声。
  
  所谓的报复队伍,他们并没放在心上。一如孙左所言,这些年来,找金亡灵报复的人多了去了。
  
  结果呢?不都被金亡灵干掉了么?不值得大惊小怪,真的。
  
  顺着孙左等人蹲守的甬道向内,行进一里多地,甬道出口外横七竖八的矗立着一片凌乱的石笋,各色帐篷、窝棚、土屋子等胡乱的混在石笋中。
  
  好些鼠人、侏儒、矮人之类,一个个尽是满脸凶厉,没一个长得像好人的家伙站在各家的地盘上,大声的朝着往来的队伍叫唤着。
  
  “好酒,专卖好酒,一滴水都不掺的好酒。”一个鼠人挥动着一个石瓢,里面是一瓢浑浊的发绿的汁水。
  
  “肉啊,肉啊,新鲜的好肉啊,刚刚切下来的好肉啊!”一个侏儒拎着一把短刀,面前摊着一大片散发出淡淡臭味的蜥蜴肉,扯着嗓子怪叫着。
  
  “各位大爷,女人,女人……嘿,新鲜水灵的女人嘿……骚到骨子里的女人嘿!”一个矮人大声的笑着,指着身后一排站着的,形如山地金刚大猩猩,身躯魁梧至极的女人。
  
  矮人笑道厉害,这些女人也都一个个得意洋洋的不时曲臂,或者转过身体,用力的绷紧背后的肌肉,向往来的行人炫耀自己雄壮的身躯。
  
  往来的队伍只是冷笑连连,没有一个人在这一片混乱的窝棚区域逗留。
  
  所有人都知道,大蛇窟是一个极其混乱的地方,而这每一条甬道口乱糟糟的窝棚区,堪称大蛇窟最无法无天的地方。
  
  谁要是真的在这里放松了警惕,或许第二天那些个贩卖‘新鲜好肉’的摊贩面前的货物,就会是某个倒霉蛋的一部分肢体。
  
  最靠近甬道出口的方向,几个极大的兽皮帐篷里,金亡灵组建的狙杀队伍一百零三人,正一声不吭的坐在帐篷里静静的等待着。
  
  其中最大的一个帐篷中,狙杀队的一正二副三位队长成品字形盘坐在地上,六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放在三人正中的一张兽皮。
  
  黑漆漆的兽皮上,用血色颜料画了一张简陋的地图,看那地势地貌,正是他们如今驻守的这条甬道。
  
  “一只白毛鼠人……”狙杀队的正队长,金亡灵的高级头目,半步命池境的血指陆衍皱着眉,死死的盯着这张兽皮:“你们说,那位真的就这么灵验?真的就能凭空知道,我们的敌人从何而来?”
  
  “他还说,那些敌人和孙左有牵连。”狙杀队的副队长,同样是金亡灵的高级头目血牙秦艺双手抱在胸前,同样皱眉看着那张兽皮:“孙左惹下的麻烦?就孙左那小子的实力,他惹下的麻烦……至于让我们正儿八经的应付么?”
  
  狙杀队的另外一个副队长,和陆衍、秦艺交情最好,平日里往来最紧密的金亡灵高级头目血妖罗鹤摇了摇头:“想这么多干什么呢?反正孙左已经被放了出去,是他惹出来的麻烦,就让他带人盯着……”
  
  “就算他走眼了,没能发现对头,一只白毛老鼠这么明显,总能抓住。”
  
  生得瘦削、干瘪的罗鹤抿嘴一笑:“再说了……就算没能在路口堵住他们,也不过是证明了那人的话不准……他的话不准,首领们就好做决定了……至于说这些傻乎乎来报复的人……”
  
  陆衍轻松的一笑:“在黑蛇域,我们金亡灵还怕人报复么?”
  
  轻蔑的撇了撇嘴,陆衍淡然道:“就那么几个人,也敢来找我们金亡灵的麻烦?”
  
  陆衍、秦艺、罗鹤同时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自信乃至自负。
  
  他们笑的时候,巫铁正一个人背了一柄装样子的大刀,穿着一件稀烂的皮甲,慢吞吞的跟着一支商队,就这么向着孙左驻守的方位走了过来。
  
  石飞等人就在十几里外的岔道中,一处非常隐秘的石谷中等候。
  
  巫铁可不敢就这么让一群人傻乎乎的一头撞入大蛇窟,他信不过黑暗公会,选择了一个人前来探路。
  
  无论是从黑暗公会购买情报,还是借用他们的传送阵,都是被逼无奈的事情,如果不这么做,巫铁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从娲谷赶来黑蛇域,这路上耗费的时间太长。
  
  巫铁等不及想要找金亡灵复仇,仇恨犹如毒火,烧得他心脏剧痛,他等不及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黑暗公会的行事手法……极其没底线。
  
  巫铁不会脑残到将自己一行人的生死安危都交给别人,他绝对信不过黑暗公会的那群混蛋。
  
  凹凸不平的甬道上,巫铁一步一步的行走着,他距离前方的商队有三四百米,那些商队的护卫也没注意他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
  
  越来越靠近大蛇窟,巫铁的形态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他眉心那一条浅浅的五彩光线流光闪烁,他的身高一点点拔高,逐渐到了两米三四的高度。他的肩膀拉宽,变厚,身上肌肉隆起,变得膀大腰圆。
  
  他白净的脸上一根根粗硬的虬髯生长出来,很快就变得满脸大胡子。
  
  他的额头上,一左一右两个形如牛角的半尺高隆起悄然凸出,配合上如今的体型和满脸大胡子,他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血统不纯的牛族混血。
  
  低沉的哼了一声,巫铁甩开膀子,加快了速度。
  
  得到娲族祖灵赐福,巫铁得了极大的好处,除了法力修为雄厚了一大截,天锁重楼中又破开了数万缕光丝,巫铁更得到了一门极其使用的肉身变幻神通。
  
  和传说中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变化没得比,巫铁得到的这门神通只能粗浅的变幻肉身外形,但是对现在的他来说,也已经很实用。
  
  随着身躯的粗壮,巫铁的体重也变重了许多,他步伐沉重的大步向前,沉重的步子踩得地面‘咚咚’作响。
  
  前面商队有两个护卫停了下来,警惕的打量着快速逼近的巫铁。
  
  巫铁没搭理他们,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
  
  两个护卫看了他一阵子,发现他没有别的动作,于是也就没纠缠他,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他附近,严防他对商队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岩壁上,蹲在石缝中已经蹲守了好几天的孙左听到脚步声,他探出了半截身体朝下方看了过去。
  
  巫铁敏锐的听到了岩壁上的动静,他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孙左一眼。
  
  巫铁的步子停了下来,孙左的模样,他怎么会忘记?
  
  他做梦也没想到,居然就在大蛇窟的外面,这么凑巧的,他居然就碰到了巫家石堡被屠的罪魁祸首。
  
  不,不会是凑巧。
  
  巫铁的心里微微一沉,看来金亡灵已经知道,他寻仇的主要目标是孙左?
  
  孙左这厮在这里,不是凑巧的安排,而是金亡灵有意将他按在这里……如果巫铁现在出手袭杀孙左……
  
  巫铁沉默了一会儿,一对儿硕大的牛眼狠狠的瞪了孙左一眼,然后继续大步向大石窟内走去。
  
  孙左也狠狠的盯了巫铁一眼,他低声的骂了一句:“混血的杂-种,要不是有任在身,你敢这么嚣张跋扈,一定帮你给洗光了卖进奴隶场去。”
  
  几个斥候也探出头来望了远去的巫铁一眼。
  
  他们笑了起来:“孙队,我们要找一只白毛鼠人……这厮是混血牛族,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孙左悻悻然的冷哼了一声:“不仅仅是白毛鼠人,还有一俊俏漂亮的小丫头……嗯,你们说,会不会是这个女人?”
  
  孙左指了指下方路过的商队中,一个坐在货车上,身穿紧身甲胄的美貌女子。
  
  几个斥候顿时诡异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吧?”一个斥候喃喃说道。
  
  “宁可杀错,不能放过啊……我们在这里,已经闲了好几天了。”又一个斥候看向了孙左:“孙队,不如……招呼陆首领他们,干一票?”
  
  孙左的目光迷离,他舔了舔嘴唇,低声笑道:“那么,就干一票?我本来是要带着兄弟们出去找油水的……这一下子被按在了这里,兄弟们在家里只能吃糠咽菜了……”
  
  孙左说着说着,他就干脆的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球一把捏碎。
  
  甬道尽头,混乱的窝棚区内,陆衍腰间‘咔’的一声脆响传来,他腰间兽皮囊中的一颗石球已经变得粉碎。陆衍、秦艺、罗鹤三人猛地一跃而起,他们低沉的呼喝了一声,帐篷内的一百零三名狙杀队成员同时快步而出。
  
  ‘唰唰’声中,一百零三名重楼境以上修为的金亡灵狙杀队成员各自施展得意神通,或者化为流光,或者化为雾气,或者化为旋风,或者化为阴影,在四周无数人的惊呼声中快速窜进了甬道。
  
  窝棚区内,好些人嘶声惊呼:“是金亡灵的人?他们又看上了谁?”
  
  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狙杀队的人刚刚窜进甬道,窝棚区各处就有大群人影突然出现。
  
  他们身上穿着形形色色稀烂的没有任何特征的衣物,头上用厚厚的头巾裹住了脑袋,只露出一对儿戾气四射的眼眸,他们同样施展神通,快速的窜进了甬道。
  
  “嘿,嘿,有趣了嘿!”窝棚区内好些人同时鼓掌笑了起来。
  
  有人盯上了金亡灵的人?
  
  这是要……开打了?
  
  无数矮小的身影四处乱窜,到处找人贩卖消息,更多的人则是三五成群的,兴致勃勃的窜进了甬道。
  
  巫铁距离甬道出口还有数百米远,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几条人影从他身边快速的掠过,直扑他身后的那商队。
  
  孙左和几个斥候从岩壁上窜了下来,孙左指着那商队大声叫道:“陆头领,这商队,看看那女人,是不是和情报中的那个来寻仇的女人长得差不多?”
  
  孙左兴奋得大叫起来:“我怀疑,这商队就是我们的仇人组建……您看啊,有鼠人,有胖子,有女人,嘿,嘿……和情报完全对的上嘛。”
  
  巫铁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该死的黑暗公会,他们果真将自己的情报也漏给了金亡灵……而且,鼠人,胖子,女人,这些鲜明的特征他们也卖了出去。
  
  真正是一群该死的家伙。
  
  而金亡灵的这群恶棍,他们居然也能空口说白话的,将一支商队直接冤成了他们的敌人?
  
  人影闪烁,不断有人从巫铁身边冲过去,狙杀队的人速度极快,一两里地的事情,他们三两下就赶了过来,成扇形围住了商队。
  
  陆衍看着规模不小的商队,龇牙咧嘴的笑了笑:“孙队长,你说得……倒也没错,他们很有嫌疑……既然如此,拿下,好生审问清楚,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
  
  话音未落,后方一道血色刀光飞掠而来,呼啸着劈向了陆衍的后心。
  
  陆衍发出尖锐的嘶吼声,刀光距离他后背还有十几米远,他已经转过身来,充血的五指变得胡萝卜一样粗细,带起一道刺鼻的血腥味狠狠拍向了那一道刀光。
  
  陆衍五指和刀光还没有碰到一起,甬道出口的方向,漫天黑色的箭影无声无息的向这边覆盖了过来。
  
  连带着,就连巫铁也被覆盖了进去。
  
  巫铁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该死的,这是血弯刀派出的狙杀人手……这算不算,自己花大钱把自己给坑了?”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