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禁 > 274. 舞天衣
    37om
  
      “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是你的责任,我告诉你,做猫不能太不厚道,你既然敢进狼窝,说不能你有办法逃出去,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好歹我供你吃住这么久是吧。”
  
      莫燃一边往丛林走去,一边说道,虽然她听不懂这黑猫总是在叫什么,可她心里明镜似的,这只猫怕是逆天了。
  
      “喵”
  
      黑猫在树枝上回头看莫燃,竟然觉得有点好笑,莫燃这是在给他提醒还是在威胁他?他早就看出来,莫燃想跟那只冥狼再打一次了,她是个好战的人,而且是个不服输的人,上次输的那么惨,她一定放不下,前些天没人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念叨过好几次了。
  
      在这一点上,他不更更理解莫燃了,他也不是没输过,但不管打多少次,他都会是赢的那一个。
  
      至于那只狼怎么会杀人呢?它不会的,所以莫燃根本不用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顶多是再受点伤。
  
      忽然,黑猫停顿了一下,虽然战斗负伤是常态,他从来没在意过,可想到受伤的人是莫燃,他又有点不愿意让莫燃去了?
  
      突然从树枝上跳到莫燃肩膀上,“喵”要不回去吧?
  
      “好,我就当你是答应了,这样我就放心了。”莫燃只当是它在回应她刚才的话呢。
  
      “喵”叫声变的低了一些,黑猫放弃了,不战言退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他这是怎么了
  
      通天塔内藏乾坤,每一层都堪比真实的山川旷野,十九层的丛林也非常广袤,上次莫燃来的时候也许正好就碰到冥狼出来散步了,可这一次她得找,她又察觉不到冥狼的气息,找起来还不是一般的费劲。
  
      许久,丛林之中忽然出现一道悬崖,直凌凌的冲向天际,很是陡峭,而悬崖上爬满了各种藤蔓,绿莹莹的跟丛林融为了一体。
  
      莫燃在地面上驻足了一会,想着指不定冥狼藏在什么地方,反正都没有目的,不如翻上去瞧瞧。
  
      黑猫看出莫燃的意思,已经先一步窜了上去,站在一根藤蔓上等莫燃,可眼前忽然红光一闪,黑漆漆的猫眼中倒影着一道火红色的影子,黑猫不可抑制的愣了一下。
  
      只见莫燃瞬间换了一身行头,上身穿着一件轻甲,下身是一件小巧精致的短裙,质地也是柔软的铠甲,手肘和膝盖处有护甲紧紧的贴合,脚上是一双战靴,身后则是一件大红色的战袍缓缓落下。
  
      柳枝一般的细腰的露了出来,还有修长的双腿和刚柔并济的玉臂,一束银发张扬而利落,看上去竟是无比的清爽和潇洒,仿佛生自战火中的魂魄,她盛装而来,已经准备好了一战。
  
      “喵”黑猫叫了一声,声音都不自觉的拔高了一些,而莫燃已经先一步攀上藤蔓超过了它。
  
      抬头一看,那大红的战袍飞舞的身后,黑猫只觉得,这具小小的本体快放不下一颗忽然凌乱的心了,那战甲他认识,名叫舞天衣。
  
      舞天衣的来历很传奇,曾经天界四门违背了互不相犯的誓言以至降下天罚,无尽之海倒灌天界,后来以天界四门的四个强者以身祭祀才平息了那场灭顶之灾。
  
      可世人多数不清楚,那祭祀须有一人开路,打开无尽之海,当时青门找了上百个祭司,决定用‘血月天舞’祭祀,血月天舞是虽是舞,可却必须有翻江倒海的力量,跳不好的话祭司自己都被吸走魂魄。
  
      血月天舞极少用于祭祀,因为极少有人能驾驭得了,那上百了祭司也没人有那个把握,青门便找人炼制了一件战袍,而战袍的所用的材料主要有三件,其一是麒麟血,其二是鬼车的双翅,其三是鲛人王的鳞片。
  
      那场祭祀死的人不计其数,除了被投入海里的四个强者,还有一个鬼车和一个鲛人王,三个材料当中,也就只有白麒麟活着了。
  
      而炼制出来的战袍就是这件舞天衣。
  
      即便生生取了鬼车的翅膀、鲛人王的鳞片,可材料依然有限,只能做女子的战衣,就算是这样,穿上舞天衣的祭司也依旧无法百分百的完成雪月天舞,最后虽然有人跳完了,可那个祭祀也死了。
  
      舞天衣没了主人,随后也消失了,祭祀结束之后三界一战就是几百年,舞天衣几乎被忘了。
  
      他也看过那旷古烁今的血月天舞,他不记得那个祭司长什么样子,却对这件舞天衣印象深刻,这是他见过最华丽的战衣,他的法器从来就只有灭神弓,战衣更是不会穿,可当时他还惋惜过,若舞天衣是男子的战衣,他一定会抢来。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他竟然再次见到了它!望着那飞扬的战袍,他几乎又看到了当年无尽之海上那一抹旋转的红色!
  
      ------题外话------
  
      emmmm,还记不记得这件战衣是哪来的(v)</td></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