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365 往昔
我叫柳瑶,是六峰的弟子,很普通的弟子,但是我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姐姐。
  
  ……
  
  ……
  
  ……
  
  今天姐姐被选为六峰的大师姐了,我和她差的好远啊。
  
  第六峰的大师姐,应该就是以后的峰主了吧,有这么一个姐姐,我可以和寒衣她们炫耀了。
  
  ……
  
  ……
  
  ……
  
  姐姐在天光墟会武上夺得了长生果,我在下面嗓子都喊哑了,看着姐姐力压七大圣地的所有天才,而且还是碾压……
  
  姐姐果然是最厉害的,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就是下一届的灵山大师姐了吧,不过我要提醒姐姐,不能骄傲,还要努力才是,因为楚师姐也是很厉害,在这次天光墟会武上拿到了第二名,仅次于她,算是一个潜在的敌人吧。
  
  至于其他人……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放眼整个灵山,没有一个人比的上姐姐……竹子不行,那个沈沧海也还差得远,相比我的姐姐,她们什么都不是。
  
  蜀山有一个李师兄很厉害,不过还是败给了我的姐姐,我能记得的就这么多了。
  
  ……
  
  ……
  
  ……
  
  果然,这才没多久,姐姐就已经是化虚境修为了,成为了灵山弟子中修为最高的那一位,令人意外的,那位楚师姐居然追了上来,与姐姐她战了一天一夜,虽然最后依然是姐姐赢了,但是我第一次见她赢得这么吃力……
  
  我仍然记得,险胜楚师姐之后的姐姐面色苍白,可是却无比开心,她告诉我,这个楚师姐非常厉害,她很高兴,因为自己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
  
  我也很替她高兴。
  
  然后,我就开始注意起了楚师姐了,我想知道她为什么可以追上我的姐姐,追上那个我觉得我永远也摸不到裙角的人。
  
  我花费了许久时间才打听到,楚师姐喜欢在第九峰上练剑,这很奇怪,因为第九峰没有开发,只是一座荒山。
  
  然后,每天晚上我都会偷偷的溜上九峰,去看楚师姐练剑。
  
  这大概是我人生中做的最重要的决定,我也是用剑的,但是从没有想过,人可以那么样用剑。
  
  我觉得我永远不会忘记明月下舞剑的楚师姐了,撇剑如挥毫,剑若霜雪,周身银辉,虽是长剑如芒,气贯长虹的势态。
  
  她就像是最安谧的一湖水,清风拂过的刹那,却只是愈发的清姿卓然。
  
  有那么一瞬间,想拜她为师……虽然知道我和她是同一辈的弟子,但是差的太远了,那是令人绝望的沟壑。
  
  从那时候开始,我迷上了那个足不沾尘,轻若游云的楚师姐,她舞剑的时候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令人不敢直视。
  
  她很厉害,真的非常厉害,只是看着她舞剑的影子,我的剑道水平就在不断的提升……楚师姐大概是为了剑而生的吧。
  
  为什么天下会有这么棒的人儿,有时候我会这么想,上天不仅给了她顶级的天赋,还给了她无双的样貌。
  
  楚师姐很漂亮,比我漂亮无数倍,我只在远处偷偷见过楚师姐一个侧脸。
  
  美的令人窒息。
  
  这样的样貌,一定会让那些男人疯狂的吧。
  
  想到这,我心里就不是很舒服,我好像……我好像有点喜欢她了。
  
  ……
  
  ……
  
  从那时候开始,我便不满足于偷窥了,我开始想办法接近楚师姐。
  
  “姐,今天楚师姐和我说话了呢。”
  
  有时候也会这样对着自己姐姐炫耀。
  
  不久之后,经过了不懈的努力,我终于认识了这个自己已经偷窥了很久的师姐。
  
  楚师姐对我很冷淡,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知道,师姐她对谁都是这个样子,她的眼里有剑,也只有剑,不然修为也不可能进展的这么快。
  
  不过我也有些担心,因为楚师姐太“冷”了,没什么感情……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在这样的心态下,楚师姐的修为进展的非常快,快的不可想象……她的眼里好像只有修炼,只有更高的境界……
  
  可是我却更喜欢这样的楚师姐了,她太帅了。
  
  想着,就算可以给她做一个侍女,应该也会非常幸福吧。
  
  ……
  
  ……
  
  几年后,又一次天光墟会武,还是同一批人。
  
  毫无疑问的,我的姐姐轻而易举的拔得了头筹,紧接着就是楚师姐,和上一次的结果差不多……至于第三是谁……谁在乎呢。
  
  那一天,灵山清绝的称号便打响了,全世界都知道,灵山出了一朵万年不遇的并蒂莲。
  
  【清】是指我的姐姐,【绝】是指的楚师姐,我觉得这很适合她,绝仙……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这个道号了,出尘绝艳,仙姿玉质。
  
  只是有一点不好。
  
  楚师姐越来越冷了,她现在对谁都提不起情感波动……眼里只有修为境界。
  
  我依然很喜欢她。
  
  ……
  
  ……
  
  时间飞速流逝,很多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多少年,只记得大家都成长起来了,手上……也见过了血。
  
  我已经不是孝子了,那时候的年龄在小辈看来,也是一个老妖怪了。
  
  我依然很喜欢楚师姐。
  
  还有一点,没想到我也成为了灵山众的一员……在注视着楚师姐背影的时候,我的修为也在飞速的提升着,大概是不甘心被她拉的太远,想要站得离她近一点。
  
  至于我的姐姐……不敢想,她简直就是妖孽,楚师姐这么厉害,却始终被姐姐死死的压着。
  
  我知道,因为姐姐太强大,我和她的差距就如同天和地的差距,所以才会去憧憬楚师姐,至少她是看见的摸得着的。
  
  【灵山清绝】,现在已经代表一个时代。
  
  这是属于灵山的时代。
  
  所有灵山弟子都很骄傲,修仙界最强的两个人,都是灵山的。
  
  所有人都只能望着她们的背影,我是,沈沧海是,凤师姐也是。
  
  其他圣地也是。
  
  蜀山的大师兄,李忘生很喜欢我的姐姐,她们是队友,曾经一起奋战在天光墟前线的队友。
  
  ……
  
  又过了许多年,姐姐大师姐的身份坐实,登上了第一峰峰主的位置,至于楚师姐……她眼里只有修炼,不愿意做第二峰的峰主。
  
  我觉得,怪不得楚师姐这么厉害呢,她除了修炼,从来都不会理会其他的东西。
  
  所以我的表白也……便不提了。
  
  我依然喜欢她。
  
  ……
  
  ……
  
  再后来……修仙界莫名其妙出现了一大批魔王,在人间作乱,七大圣地所有的弟子都出去除魔了。
  
  有灵山清绝在,自然是所向无敌,速度清理了灵山地界,向东和蜀山会和。
  
  最后,这场动乱就这样被压下去了。
  
  这也是灵山清绝最后一次在修仙界出现……
  
  然后不久,蜀山李忘生被逐出师门。
  
  我姐姐死了,连身体都没有留下,魂飞魄散。
  
  李师兄借着姐姐的秘法除去了强大的魔王,自己也中了诅咒。
  
  我不知道原因,但是别人都说是楚师姐的原因,当时我远远的看着楚师姐满身鲜血回来,不复之前的清冷,面上是浓郁的自责。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师姐。
  
  我告诉自己,修仙界总会死人的,我姐姐不在了,但是我还有楚师姐,她不会如其他人所言故意害死姐姐的。
  
  虽然有人告诉我,本来三人勉强可以拿下魔王,但是因为楚师姐临战强行突破,最后高估了自己的修为,不仅修为壁垒没有突破,还遭到了反噬,姐姐为了保护她……
  
  对于这件事,我是不信的。
  
  楚师姐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以她尊者的实力,稳扎稳打就可以突破,有必要在生死之战中借着敌人突破吗?
  
  那是对自己队友生命的不负责任,我相信楚师姐不会这么做。
  
  大概。
  
  那时候,我依旧是喜欢楚师姐的。
  
  ……
  
  ……
  
  可是我错了,楚师姐她也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眼前过,可笑我还在等着她的解释,其实就算是骗我的我也可以可以接受……
  
  最后连一个谎言也没有收到。
  
  第九峰下令封山,我上不去。
  
  就这样吧。
  
  ……
  
  子虚乌有,是为假象,不真实的。
  
  我叫子虚,是第六峰的副峰主,峰主是我姐姐,我给她留着这个位子。
  
  至于那个该死的女人,我想我不喜欢她了。
  
  她为什么不去死呢?
  
  ……
  
  ……
  
  “师姐,一死了之,世界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子虚真人道:“要死,也是我动手,我可是想你死好久了。”
  
  “阿瑶……”
  
  “砰!”
  
  子虚真人一脚踩在楚凄水肚子上,在那里留下一个青紫色印记,真气爆发。
  
  楚凄水周身经经脉断裂十之八九。
  
  眼中黑气弥漫,子虚真人冷淡的道:“我说过,别这么叫我。”
  
  接着低头道:“看,师姐,你自残没有用的,现在是我的动的手……辜负你的好意了呢……”
  
  楚凄水闻言闭上了眼睛。
  
  是她的错。
  
  “对不起……”
  
  ……
  
  ……
  
  陆绫迷迷糊糊间睁开眼,懵了一阵子之后猛地起身。
  
  脸色惨白。
  
  她刚才觉得自己要死了。
  
  居然没死?
  
  陆绫摸了摸身子,发现除了脏了一点,完全没有一点伤痕。
  
  【主人,刚才只是看着可怕,你身上有守护结界的……】
  
  【你的意思是,师叔是吓我的?我是吓晕过去的?】陆绫小脸一红。
  
  【……】
  
  【那你怎么不提醒我?】陆绫很不满,雪尘不提醒她害她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主人,我提醒你了的,可是你一直在尖叫,完全……】
  
  【闭嘴。】陆绫红着脸道。
  
  自己胆小,那也轮不到一个宠物教训,真是不懂事的小丫头,明明顺着自己来就行了,一点也不会说话。
  
  【主人……】
  
  【不许说话!】陆绫道,她现在只觉得丢死人了……发生这种事情,雪尘一定也觉得她很傻吧……
  
  【主人,虽然我想听话,但是我觉得,如果不告诉你的话,你等下会更生气的。】雪尘的声音有些委屈。
  
  【怎么了?】
  
  【主人,你师父……要死了。】雪尘小声道,之前子虚真人还好好的,突然就下重手了,虽然现在死不了,可是如果这下去不管的话,真的会出事的。
  
  “……”
  
  !!!!
  
  陆绫这才反应过来,她之所以丢这么大的人,都是因为自己的师父啊!怎么把这件事忘了,难道真的是摔傻了?
  
  来不及多想,陆绫赶忙转身,接着就看到了自己师父被师叔踩在脚下,鲜血染红了道袍。
  
  子虚真人手上银光绚烂,陆绫看着都晃眼,如果这一下拍下去了……
  
  “住……”
  
  陆绫刚叫出一个字,就憋了回去。
  
  因为有人比她更快。
  
  “住手。”一个身影握住了子虚真人的手。
  
  陆绫看着那个白衣人,愣了一下。
  
  这个人……她认识,过程还有些尴尬……重点是,这是个男人,对男人!
  
  她知道灵山来了一个男人,不过因为可以绕开那个地方,所以今天还是第一次见……
  
  “师、师兄!”显然的,子虚真人也吃了一惊,眼中黑气在一瞬间散的精光。
  
  一向颓废的李忘生此时满脸的严肃之色,他对着子虚真人说了一句。
  
  “阿瑶,够了。”
  
  “……对不起,我失态了。”李忘生的出现令子虚真人心中的戾气彻底散尽,情绪有些紧张,然后将自己的脚从楚凄水身上抬起来,踩在地上的时候留下了一个血色脚印。
  
  “楚师姐……”李忘生看着地上凄惨的女人,叹气。
  
  当年的冷艳的绝仙,那里还看得见一点影子。
  
  知道楚师姐一定不好过,却没想到楚凄水自责至此……
  
  “忘生……”楚凄水闭上眼,面露痛苦,她又回忆起了不好的东西。
  
  “行了,师姐,我带你去治疗……”李忘生给了子虚真人一个冷厉的眼神,后者如同一个听话的孩子,一动不动。
  
  就在李忘生将要触碰到楚凄水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
  
  “别碰她。”
  
  “先生!”陆绫惊喜的抬头。
  
  李竹子没有理会陆绫,而是走到李忘生面前:“忘生,让你担心了,不过把师姐交给我就好了……”
  
  “好。”
  
  接着李竹子抱起楚凄水,后者没有一点反抗,因为李忘生的出现,今天她想死都死不掉了……没算到这个点。
  
  其实,楚凄水知道,李竹子是不会管她的,甚至灵山众都不会管,因为她们尊重她的选择——任何选择。
  
  李竹子之所出面,一是陆绫,二是因为今天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是进行不下去了,她没想到子虚真人那么冲动……
  
  “子虚,做好准备了吧。”李竹子抱着楚凄水走过子虚真人身旁,冷言道。
  
  “是。”子虚点头,她既然下手了,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那就这样,你们聊,等下记得把结界撤了。”李竹子说着,抱着楚凄水瞬移离去。
  
  “……”
  
  场中一下安静了。
  
  “闹剧。”李忘生看着子虚真人,斥道,宛若一个兄长。
  
  “师兄……我……”子虚真人胸口剧烈起伏。
  
  ……
  
  至于陆绫,她有些懵,对着李竹子消失的位置,伸出一只手虚握,看起来有些无助。
  
  先生……先生你是不是把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