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 大结局32
    众人一脸懵,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婆娑之门的,在场的人除了帝拂衣外,也就仙帝勉强听说过。
  
      他恍惚记得在哪一本古老的典籍中记载,说婆娑之门是大净化之门,是创世神的大慈悲,独创的净化空间。
  
      当然,他也只是恍惚记得这么一星半点,具体不知道。
  
      他脱口道:“看来这婆娑之门只有你能开启了?”
  
      梵千世淡淡地道:“本尊现在没有这个资本开启它。”
  
      众人:“……”
  
      “朕听闻这婆娑之门乃创世神亲手所创,也只有创世神能打开,阁下既然自称是创世神,为何不能开启它?”仙帝询问。
  
      梵千世微抿了薄唇,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笑了一笑:“婆娑之门乃大慈悲门,非纯良之神不能开启,本尊造了诸多的业障,这双手不知沾染了多少无辜鲜血,不能开启有什么奇怪?”
  
      众人:“……”
  
      第一次见到一个神说这种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这位创世神这是破罐子破摔了么?
  
      仙帝沉声道:“你当初和那白衣魔女联手弄出这个凶漠,你自己又承认事后为博取六界的好感,想要将这凶漠封印解决,现在你又说这凶漠中怨灵非婆娑门不能净化,你又打不开这婆娑门,那你当初想要怎么解决?”
  
      梵千世淡淡地道:“计划不如变化快,何必追问当初的计划?”
  
      当初他和心魔联手设定此计划时,他没想要心魔的命,为取得心魔的信任,在此凶漠中设置了一项特殊术法。
  
      如果心魔不死,这些被卷入的无辜怨灵就是普通怨灵,不会沾染上古魔气。他日后用普通的净化之术足可以将它们慢慢净化,最起码不会再让它们形成大灾。
  
      而一旦心魔彻底消亡,则凶漠中的上古魔气自开,这些上古魔气会沾染到每一个怨灵身上,让它们再无法被净化,除非打开婆娑之门,那就另当别论。
  
      而梵千世作孽太多,是无法打开婆娑之门的,这也等于变相给心魔一个承诺。
  
      现在心魔已死,那上古魔气已经在凶漠中扩散,那些凶灵非婆娑之门不能净化……
  
      他说的话很堵人,也很欠揍,众人看他那明明捅了大篓子还淡定怼人的模样分外来气!
  
      如不是他身上气场太过强大,一看就不好招惹,只怕就有一些人轮家伙扁他了!
  
      当然,大家虽然没敢动手,还是有很多脾气暴躁一些的人仗着有帝拂衣在场壮胆,对梵千世各种责问,恨不得直接开骂。
  
      就算不责问的,也离他远远的,不屑于和他站在一起。
  
      他独自站在一块大石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看上去很有些孤独萧瑟。
  
      大家最纳闷的是一件事,七嘴八舌询问的主题也是这件事。
  
      他堂堂创世神为毛要干这种勾当?!
  
      更有人问他是不是后悔了?
  
      梵千世对这些责问恍如未闻,他仰天一笑,原因不屑于对外人道,至于后悔……
  
      再多的后悔也换不了一切重来。
  
      他视线转到顾惜玖身上,微微一笑,开口:“师父,其实我现在只遗憾一件事……”
  
      顾惜玖就算没记忆,也知道他曾经是自己徒弟,微微凝眉:“何事?”
  
      “您曾经很疼我……”他顿了一顿,嗓音略有些沙哑,再笑:“只可惜我再瞧不到你恢复记忆疼我的样子……”
  
      顾惜玖心中像是有人用细针一扎:“什么?”
  
      梵千世仰头一声长笑:“师父,其实我一直思念那时的您……这场祸事既然是徒儿引起,自然也该由徒儿来平,但徒儿无法自己完成此事,只能请师父待会为徒儿善后了——”
  
      顾惜玖心中一沉:“你——”
  
      梵千世身形一起,忽然向凶漠中飘飘行去。
  
      众人:“……”
  
      顾惜玖心中升起不太好的感觉:“梵千世,你要做什么?”
  
      梵千世不答,衣袂飘飘而行,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步法,所行之处,居然有妖娆红莲次第开放,而那红莲在开放的刹那飞舞起来,在空中团团一转,化为血红的花瓣,在他身周翩然而舞。
  
      那些怨灵似嗅到了极品美味,居然向着他蜂拥而来,眨眼将他包围——
  
      花颜脸色变了!
  
      此刻那凶漠外的结界是透明的,她清楚看到梵千世在凶漠内的状况,那些红莲是他的鲜血所化!那些怨灵被鲜血吸引,追咬着他,撕咬他身上的血肉……
  
      而他不避不闪,任凭那些怨灵缠身,身上的红光一波波散出……
  
      他这是寻死!
  
      顾惜玖手指骤然握紧,她一直讨厌这个人讨厌的要命,恨不得他去死,就算知道他或许是自己前世的徒弟,那厌恶的感觉也没减轻多少……
  
      但现在看他如此,心中忽然有不忍泛上来,她下意识追上一步,却被帝拂衣握住了手,她侧头,帝拂衣微微摇头:“他用的是红莲解体之术,这种术法一旦开始便无法中止……”
  
      “那——他会?”
  
      “这凶漠是他弄出来的,里面的无辜怨灵最怨恨的就是他,而他以身饲怨灵,就是为了平复它们的一部分怨气……”
  
      “主人!”花颜忽然一声大叫,身形一起,直扑了进去!
  
      龙司夜在她身边一把没拉住,眼睁睁看着她闯入凶漠之中!
  
      龙司夜微微一呆后,立即也要扑进去,却被仙帝一把握住手臂:“别冲动!”
  
      而也就这么稍稍一耽搁的时间,花颜速度快的像闪电,眨眼追上被咬的如同骷髅的那人,不顾一切抱住他的身子:“主人——”
  
      那些怨灵嫌她碍事,尖啸着想要扯开她。
  
      梵千世显然也还有意识,他身子僵了一下后,忽然一掌将花颜自身上推开:“滚!出去!”
  
      花颜被他拍出去足有十丈开外!在地上滚了一个滚,她正要跳起来,红光中的梵千世忽然嘭地一声爆开,无数红光升上天空,直接化为一场血雨,在沙漠中纷坠,敲打在每一个怨灵身上。
  
      也落了花颜一身,花颜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茫然四顾。
  
      梵千世已经消失了,再不见了影子,就仿佛这世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外面的众人傻了似的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他这是……用血肉赎罪吧?那魂魄呢?魂魄哪去了?”
  
      “魂魄应该逃逸了吧?像他这样的创世神舍弃一具肉体其实没什么。”
  
      “不错……”
  
      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不,他魂飞魄散了。”帝拂衣的声音响起,盖过了一切杂音。
  
      顾惜玖一僵,脸色隐隐苍白。
  
      其他人终于闭了嘴,无数目光都凝在沙漠中,那一场血雨并不长,也就半分钟左右,少顷雨停,沙漠中只剩那些怨灵以及傻了似的站在那里的花颜——
  
      不知道是她体质特殊,还是梵千世在她身上拍了什么咒术,那些怨灵只围着她打转,并没有攻击她。
  
      “花颜上仙,您先出来。”有人叫。
  
      而龙司夜在梵千世爆炸的那一刹那就怔住了,站在那里一时反应不过来。
  
      花颜眸光漫漫,向外看来,她忽然笑了一笑,上前踉跄了两步,缓缓跪在地上,捧起一把血沙,低语:“主人,其实——无颜一直喜欢的是您……从来没有别人——现在就让无颜来陪你好不好?”
  
      她抬手处,有炽白光芒发出,自击于头顶——
  
      “花颜师父!”龙司夜一声大叫,眼睁睁看着她周身亮了一亮后,身子缓缓倒了下去,尚没倒在地上,便化为流光四散……
  
      龙司夜足下一软,险些跌倒,他对花颜虽然没有男女之情,但师徒之情还是很深的,没想到她会追随梵千世而死……
  
      怔怔站在那里,哭也哭不出来。
  
      至于其他人,那自然也被这惨烈一幕惊住,一时谁也说不出话来。
  
      寂静中,有人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这……最罪魁祸首死了,那,这凶漠怎么办?谁来开启婆娑之门?”
  
      没有人回答他,大家的目光又忍不住向帝拂衣那个方向瞧过去,然后惊住了!
  
      帝拂衣倒没什么变化,依旧站在那里,而他身边的顾惜玖,却忽然有了变化!
  
      有无数光芒自她身上冒出,霞光万道,小太阳一般耀眼,而她微合着眼睛端坐在那里,如同佛陀。
  
      她这是——
  
      昆雪宜倒是见多识广的,他叹了口气:“她也觉醒了!”
  
      仙帝忽然似悟到了什么:“她……她不会是前创世神吧?!”
  
      昆雪宜打了个响指:“猜对了!”
  
      仙帝:“!!!”
  
      众人:“!!!”
  
      半晌后,彩光散去,顾惜玖重新睁开眼,缓缓起身,淡淡开口:“婆娑之界本尊来开,本尊为他善后……”
  
      重新站立的顾惜玖身周罩了祥光,那是神之光,高高在上,不容亵渎。
  
      她的容貌还是那个容貌,身上气度则全变了,站在那里,双眸之中如有无数风云凝聚,一举一动间更似有神光闪耀。
  
      众人在一呆之余,发出欢呼,庆祝真正创世神的回归,也庆祝这世界终于有救。
  
      顾惜玖微垂了眸子,她心里只泛起一句话:“千世,为师为你善后——”
  
      一滴泪在她眼角悄悄滑落,散于无形。
  
      ……
  
      故事写到这里算是大结局了,后面应该还有几张小番外,再交代一些东西。晚安撒。

Ps:书友们,我是穆丹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