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族悲歌 > 第十回:三王联手复立呆帝 权臣美梦朝不保夕

第十回:三王联手复立呆帝 权臣美梦朝不保夕


  汝南王敢与赵王对抗,是因为自己的封地兵多粮广,加之废立皇上这样的大事,赵王竟敢独断专行,丝毫没把众王爷放在眼里,自己就美美地坐了皇位,汝南王与众王爷冷眼相观,各个义愤填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汝南王敢于出头,众王爷就会呼应。汝南王心中有数,所以才敢跟赵王叫板。既然讨逆的决心已下,就要有所准备,于是,汝南王召来几个心腹之人,共商起兵讨逆的大事。商量完毕,汝南王命人写下檄文,十万火急地送到各藩王的封地,约他们共同讨伐赵王司马伦。
  在邺城的CD王司马颖接到汝南王的檄文,心中犹豫不定。原来他昨日刚刚接到赵王司马伦加封他官职的诏书,今日却又接到汝南王声讨赵王的檄文,不由举棋不定。CD王的部下卢志谏道:“赵王篡逆,人神共愤。且赵王只知吃喝玩乐,沉迷于酒色,他刚当了几天的皇上,就将天下搅得乌烟瘴气。这种误国误民之人,今日不灭他,早晚也要灭他,与其这样,不如趁他根基尚浅,羽翼未丰时加以剪除,否则,一旦党羽林立,根基坚牢,想灭除就难了!”
  CD王见卢志说得有理,终于拍案一击,厉声说:“我身为王爷,就要匡扶正义,否则,无颜面对祖宗!”说完,任命卢志为参军,准备发兵响应汝南王。
  河间王司马颙接到赵王封赏他的诏书后,也接到汝南王声讨赵王的檄文。他心中衡量再三,还是拿不定将自己的棋子放在何处?河间王手下有许多谋士,到了此时,各个都挖空心思,巴不得为他出一个稳妥可靠,胜劵在握的主意,也好在王爷的面前显示自己的本事。有一个叫蔡石的幕僚对河间王说:“有句话叫作‘木已成舟’,意思是说局面已不可挽回。赵王已经当了皇上,其实就是木已成舟,此时将他拉下来,不但费气力,而且还不知鹿死谁手?即便将他拉下马来,也不是你河间王当皇上,我们耗费钱财和损失将士的生命,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这种白费力气不捞好的事,还是不做为好。依我之见,不如谁在台上就捧谁,顺水推舟当然比逆水行船省心省力。”
  河间王倒背着手,在厅内走来走去,思来想去,终于眉头舒展,他微微一笑,颇为得意地说:“顺水推舟也好,逆水行船也好,都要费力气的。依我看,不如坐山观虎斗,既不费力气,又能看热闹。等到局势明朗,再掺和进去,岂不是不费力气,也能摘得桃子?”众文臣武将见王爷明确表态,立刻都学会了开顺风船的本事,无不点首称是。
  汝南王得知河间王的态度后,并没有动摇他起兵讨逆的决心,特别是CD王答应和他共同讨逆,心中就踏实了许多。但他对河间王不与他共同讨逆,依然耿耿于怀,心想:“你河间王只想坐山观虎斗,却不想谁夺得了好处能轻易给你?想不费力气就吃上桃子,你就不怕吃坏了肚子?”
  时间飞快,转眼到了汝南王与CD王约定的时间,这一天,两位王爷从各自的封地同时起兵,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地冲京城杀来。临起兵前,汝南王与儿子司马仁商量征讨赵王之事。司马仁见父亲年迈,又要鞍马劳顿、刀枪火海里冲杀,就要随父亲出征。汝南王对司马仁说:“儿啊,许昌乃是我们的根基,决不能轻视。我出征后,你要勤勉于政,加倍防守,务必使根基牢固。这样一来,即便为父起兵失败,依然有了退路,如若家园不保,你我的退路即绝,甚至死无葬身之地了!”
  司马仁听了,觉得父亲的话很有道理,忙起身对父亲拜道:“孩儿谨记父亲教诲,定让家园固若金汤。企盼父亲一路顺风,旗开得胜!”
  赵王得到两位王爷一起造反的消息,吓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忙召集文武大臣商量退敌之策。孟观见火烧眉毛,不救赵王,自己就会跟着赵王一起倒霉,他思谋了一阵,就对赵王献计说:“两军对垒,旗鼓相当,则不易胜;军力悬殊,兵多将广者易胜。现在,汝南王与CD王联手,显然军力比我强。在这种情况下,如不用计,难以胜他。”
  赵王听了,心神更加不安,他一会儿挠挠头皮,一会儿用双手托着下巴,就是想不出一个退敌之策。他见孟观不再说话,就更加心烦意乱。于是,他用手指敲打着龙案说:“孟爱卿就别饶弯子了,快说说有何退敌之策?”
  孟观回答:“人们作战,总是想到兵马和粮草,其实,在关键时刻,有两样东西比兵马和粮草更重要。这两样东西如果运用得当,完全可以不动刀枪,即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狼烟自然会熄灭。”
  赵王听了,立刻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孟观见赵王认真来听,于是微笑着继续说,“这两样东西,一个是钱财,一个是美色。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这东西,要么不用,要用就用得厚厚实实,要让他禁不住诱惑,要让他财迷心窍,不得不按着我们的安排去做。既然如此,我们可先用重金收买CD王,只要CD王一倒戈,其联军兵力就瓦解一半,另一半见联军瓦解,军心势必不稳。到那时,我军一鼓击之,岂能不胜?再说美色,这世上自从有了男女,就有了色胆包天的男人与女人,就有了见了美色连爹娘都不认的好色之徒。据我的了解,CD王好色,胜过当年的吕布恋貂蝉。既然如此,可将那好看的女人送给CD王。CD王见了,岂能不心花怒放,自然与我们化干戈为玉帛。一女胜千军,哪还用得着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