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终任务 > 第四章 古老的礼仪

  
  封尘问完后,整个酒馆骤然一静,最先说话的不是呲牙咧嘴的斯芬格,而是与斯芬格在同一张桌子上拼酒的地精恶魔。/p>
  “嘻嘻……人类小子跑到深渊地盘上来,张口闭口百年之前,说的好像你曾经经历过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嘻嘻……”/p>
  深渊四大势力,恶魔、不死、堕落以及深渊,其中恶魔势力是人数最多也是最强势力,恶魔的足迹覆盖深渊的各个角落,同样,以深渊为通道,它们的足迹也可以在其它宇宙位面被现。/p>
  恶魔的种类千奇百怪,但唯有一点不会改变,那就是血脉。/p>
  血脉是每个恶魔都必须重视的东西,在某些时候,血脉要比实力更加重要,恶魔这种生命层次高人类几个阶段的生物,它们往往有着完整的传承,一个上位纯血恶魔至少能活上千年,它们甚至从某些低端位面创世纪的时候,就在注视着那些新生的生命。/p>
  悠久的岁月中,它们学会很多,不得不说恶魔是一种善于学习的生物,它们虽然骄傲不可一世,但往往在关键时刻它们会低下自己的头颅,正是这种可怕的态度,让它们能在深渊立足,并且拉拢堕落,与不死以及古老耳朵深渊势力分庭抗礼。/p>
  一个合格的恶魔不是欺诈,而是家教。/p>
  这种生物一直自诩为深渊的贵族,在不死眼里,它们是“可恶的混球”,深渊势力眼里,现在坐在四王的家伙则是“玩火的小鬼”,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恶魔的优点。/p>
  当然,它们也有很多的缺点,那就是贪婪。/p>
  恶魔中最古老,最有话语权的必定是那些血脉纯正的恶魔,而血脉越不纯,地位越低,就比如苏玉。/p>
  上位恶魔拥有百分之八十的纯正血脉,中位恶魔拥有百分之五十到八十,在这之下,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五十,都是下位恶魔,剩下的,就是杂种恶魔。/p>
  杂种恶魔,是一种蔑称,实则应该称呼为普通恶魔,比如常见的小恶魔,然而就是普通恶魔和下位恶魔,撑起了深渊恶魔势力的根基。/p>
  当然,在上位之上,还有一种被称为纯血恶魔,比如硫磺,比如十二强的斯耶莫德,它们的血统已经纯粹到极致。/p>
  这是按血统划分,当然实力也有自己的划分,但恶魔这种生物实力往往和血统挂钩,但是比如一个普通恶魔靠着自己勤修苦练(坑蒙拐骗),实力堪比下位恶魔,那么它有资格在自己的名字前挂一个“大恶魔”的称呼。/p>
  不同种类的恶魔自然爱好也不同,就比如炎魔喜欢玩火,混沌恶魔喜欢摆弄空间,瘟疫恶魔喜欢研究病毒,地穴和地精恶魔,喜欢挖洞,魅魔喜欢皮鞭口……/p>
  暖黄色灯光的狗哨酒馆内。/p>
  此时空气有些压迫,酒馆内火药味浓厚,封尘看着比自己要低两个头的地精恶魔,问道:“你是什么品种的恶魔?”/p>
  酒馆顿时一顿,嫚薇红唇轻启,她愣了一下,随后瞪大眼睛,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p>
  不仅如此,那原本酣睡的独眼巨人不知何时清醒过来,淡蓝色的那张脸上,一只如成年人拳头大小的眼睛周边泛起一丝血丝,咆哮道:/p>
  “人类!你说品种?!!”/p>
  “呵呵,普达罗,不要在意嘛,这人类小子喝多了,您就当他胡说罢了!”嫚薇心道一声不妙,她急忙陪着笑意朝右手边那独眼巨人说道,而后不露痕迹的瞪了一眼低头把玩高脚杯的封尘。/p>
  “嫚薇!你……你……你……走……开……”/p>
  普达罗身材魁梧,独眼巨人本来就是深渊势力的巨人种,它们也讲究血脉纯正那一套,但就是最斑驳的血脉铸就出来的独眼巨人也要比普通人类高出很多。普达罗有四米多高,他若是站起来估计要触碰到狗哨酒馆的天花板,真不知道刚才怎么趴在那窄小的木桌上的。/p>
  “原来是三张桌子拼起来的。”封尘饶有兴致的看着普达罗,他显得风轻云淡,但就是这种淡然平静的态度将火药味弄的更厚了。/p>
  矮小的地精恶魔皮肤皱皱巴巴的成灰色,此刻微微抖动,他厄尔巴大人多久自从来到这个位面,从来都是人类低声下气!!/p>
  他直接跳起来就差指着封尘鼻子说话了,地精恶魔声音尖锐,厄尔巴气的尖叫着:“人类!有本事今天不要离开狗哨酒馆半步!!”/p>
  “不离就不离,反正我也没地方睡……”封尘对着厄尔巴露出“羞涩”的笑容,而后他继续说道:“我刚才的问题你们还没有回答。”/p>
  点名不喊倒,要被扣分的。/p>
  封尘当初在黑夜传说点名的血族,都被扣分了,只是这代价有点沉重。/p>
  “气死我了!该死的人类小子!!我要将你扒皮!!”厄尔巴露出一排如尖刀般的牙齿,恶狠狠盯着封尘。/p>
  “够了!!”一声不冷不淡但饱含愤怒的声音从封尘身边传出,嫚薇此刻如冰霜一般,她先是看了厄尔巴和斯芬格,而后又看了一眼普达罗,冷冷说道:“我这里是酒馆,不是打架的地方!”/p>
  “还有你!人类!这里不是惹事的地方!”嫚薇冷冷看着封尘,封尘面无表情的继续喝酒。/p>
  厄尔巴狠毒的看了封尘一眼,有看了看嫚薇,这家酒馆开的时间比自己和斯芬格降临这个位面的时间还要长,它才不相信嫚薇是真正的主人,深渊有句话说的很对。/p>
  每个魅魔身后都站在一个恶魔,最次也是大恶魔。/p>
  看似平静的闹剧就要落下帷幕,但可偏偏有人不愿意,这人自然是封尘。/p>
  “曾经有个恐怖的家伙和我说过,要遵守古老的礼仪,我的问题你们还没有回答。”/p>
  “什么?”准备转身回桌继续喝酒的厄尔巴像是被这一句话踩到尾巴,它刚才被嫚薇冷叱一句后有些清醒,但此刻又被这个人类挑起怒火。/p>
  它不怒反笑,讥讽道:“人类?你和我讲古老的礼仪?这种愚蠢的东西是哪个蠢货教给你的?!”/p>
  “你想知道?”封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厄尔巴。/p>
  厄尔巴没有说话,像死人一样看着封尘。/p>
  “人类,这将是你最后的话,想清楚,哈哈!!”斯芬格讥讽道。/p>
  “斯耶莫德和我说的。”封尘端着酒杯,眯起眼前看着它们,平静说道。/p>
  “斯耶莫德?哪里冒出的蠢货?!”斯芬格率先开口嘲笑,然而空气似乎有些沉闷,酒馆内只有它的声音。/p>
  坐在壁炉旁的双手重剑男人看着封尘眼神划过一丝失望,那背着喝酒的女人似乎传来一阵嗤笑,一直在角落里不知种族的恶魔饶有兴致的看着吧台前的封尘。/p>
  至于那个玩“死人游戏”的三位,其中一个抬起头来露出皮包骨头的苍老之脸,宛如恶鬼一般,一双白浊的眼睛透出诡异,而后又隐于黑暗之中。/p>
  “别笑了,蠢货!”厄尔巴惊恐的扫视四周,而后狠狠踩了一脚斯芬格,阻止了它的嘲笑。/p>
  “该死的!厄尔巴,你这个杂种踩我干什么!!”斯芬格瞪着一双狗眼吼道。/p>
  “你知道你在嘲笑的是谁吗!”厄尔巴冷冷汗直流,它像给自己这个猪队友一刀,斯耶莫德,那可是深渊纯种恶魔!而且它是十二强者之一!!/p>
  如果让斯耶莫德知道,别说自己,今天酒馆里的所有都走不掉!/p>
  践踏强者的尊严,这是在挑衅!/p>
  “别闹了,厄尔巴,你觉得这种毛都没长齐的人类小鬼会认识伟大十二强者?”/p>
  “也对!”厄尔巴一愣,而后心里嘀咕“我到小瞧这头蠢狗的脑子了。”而后它因为失态更加气急败坏。/p>
  “人类!!你休想骗我!!”/p>
  嫚薇如果对刚进酒馆的封尘产生一丝“好感”此刻完全消失无踪,她眼神闪过一丝失望,冷冷看着封尘,直接下了逐客令。/p>
  “这里不欢迎你,人类,滚出狗哨酒馆!滚回你家!”/p>
  十二强者,这不是开玩笑的,你知道深渊有多大么?能成为十二强的家伙,你告诉我你一个人类会认识?别逗了!就算现在统治联邦的十二主席位要见十二强者都必须毕恭毕敬!/p>
  “果然,人类都是会耍嘴上功夫。”/p>
  “这酒,还没有喝完。”封尘不在意嫚薇的冷淡,他本来就和这个魅魔没有什么关系,他是人类,对面是深渊,而且嫚薇刚才帮他说话他自然懂得,只是,有些事,有些账摆在面前,当算则算。/p>
  而且他也有另一个打算。/p>
  “好自为之。”/p>
  嫚薇不再搭理封尘,她原本以为这个人类识时务,但看来也是愣头青一枚,而自己也见过不少愣头青了,以为自己实力可以战胜深渊,但尸体从来都被扔到臭水沟。/p>
  “人类,你会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的!”厄尔巴给斯芬格打个眼色,斯芬格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它只想打碎眼前之人的骨头,那种碎骨的声音就好比自己干嚼骨头一样,令自己欲罢不能。/p>
  “动手之前,先回答我的问题。”封尘将最后一瓶酒喝完,他淡淡看着两个带着杀意的深渊生物。/p>
  厄尔巴和斯芬格步步紧逼,带着不屑和讥讽,对于封尘这种问题它们不屑回答,不是,是对于人类的问题,它们都不屑回答。/p>
  “动手!”/p>
  就在此刻,两者带着嗜血的杀意冲向封尘,而封尘依旧毫无反应,说时迟那时快,坐在壁炉边上的那名中年男人虽然对这个夸夸其谈的人类小子失望,但眼神依旧时刻盯着狗头人和地精恶魔。/p>
  于是他握紧双手重剑,准备站起来时,只见那名狗头人原本带着杀意的身子直接倒了下来,剩下的地精恶魔被自己同伴忽然倒下的身子影响,猛然站在原地。/p>
  如此反转让在座之人还没反映过来时,只听到一句平淡中夹杂着一丝血腥的声音。/p>
  “如果今天我的问题没有人回答,遵从古老的礼仪,你们只有一条路可走。”/p>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