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明朝的少年天子 > 第四百九十七章獾子油
回去后,宗宝荣就架起了锅,将獾子剥皮后,开始放到锅里熬油。这獾子,有狗獾与猪獾,他们是鼬科物种。
  
  这头猪獾体形粗实肥大,体重十二公斤,体长七十米,尾长二十厘米。这猪獾四肢短,耳壳短圆,眼小鼻尖,颈部粗短,前后足的趾均具强有力的黑棕色爪,前爪比后爪长。
  
  这獾皮是很好的皮毛,它做成的皮革制品美丽大方,色彩艳丽。獾子的针毛为三种色毛,两端白色中间黑棕,制成女大衣漂亮美观,毛杆粗细适中,弹性好,耐磨,是皮革抢手货。
  
  獾肉吃起来,味道不像说的那么糟糕。獾子油入药,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润肠之功能,可治烫伤烧伤,疥癣痔疮,大便干燥等病。
  
  听人说,獾子油煎鸡蛋治胃溃疡也有奇效。葛洪曾经写到“獾子油其效有起死回生之功效”。獾子油治疗烫伤烧伤外伤效果明显,抹上它愈合得快、疤痕不明显。
  
  何海洋用上这玩意儿后,不过三天就好多了。
  
  何天宇仍旧在为子女的事情操心,同时医保报销的事情也让他忧心。
  
  官僚中的谎话精,将老百姓绕得云里雾里,就是想让他们的拳头砸在棉花上。拳拳落空,无法解决问题。
  
  大明的医保制度设计有很大的问题,只是看到这个问题的老百姓人微言轻,无人理睬,而能解决问题的人高高在上,根本体会不到老百姓的痛苦。
  
  或者这帮官僚看到了老百姓的苦楚,却觉得这帮百姓实在活该,根本不配享有幸福和方便。
  
  反正,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百姓的日子过得如同奴隶一般,没滋没味,好像被折磨的野兽。
  
  何天宇不知道医保卡能用不能用,他只知道自己为此投入了许多无用功。
  
  在何天宇烦恼的时候,皮极万扮猪吃老虎,借用锦衣卫的力量逮捕了翁洁。
  
  翁洁亲自率领人想杀皮极万,不料却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皮极万得意洋洋的站在翁洁面前,说:“这么漂亮的手,为什么喜欢打人?你们大明的女人太凶悍了,不如学习我们高丽女人的羞怯沉静。只要你以后对我不是这么凶巴巴的样子,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翁洁听了这话呆呆的,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皮极万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说:“你只有三分钟考虑,三分钟后,我就会要你的性命。”
  
  翁洁憋住心中的悲愤,说:“只要你解开我身上的绳索,我一定好好伺候你。”
  
  皮极万笑着说:“真的吗?。”
  
  翁洁说:“怎么你还怕一个女人,你不是黑帮老大吗?”
  
  皮极万说:“我当然不害怕,我只是怕你还爱着那个小子,不肯轻易就范。听说,你和何海洋在秘密谈判,你想投靠他。”
  
  翁洁说:“爱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以前我是黑帮老大的女儿,说一句没有人敢不服从,所以我才能任性的活着,不考虑别人想法的活着。现在,我手里还有什么?我怎么可能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就胡乱的做决定呢?”
  
  皮极万说:“你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好。”于是,皮极万就解开了翁洁身上的绳索,翁洁微笑着爬到了皮极万身边。皮极万以为翁洁已经屈服了,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翁洁这样做只是为了活动手脚,因为她刚才被制服了,所以手脚一时还没有力气。
  
  皮极万准备慢慢地享受自己的猎物。既然猎物已经到手,那就不用着急。这一向是皮极万的理念。没想到翁洁趁他不注意,忽然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顶在皮极万的咽喉上。由于她动作太快,皮极万根本来不及反应。
  
  皮极万说:“你不知道现在的状况吗?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的。”
  
  翁洁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少废话。”
  
  翁洁正用刀顶着皮极万的咽喉。我突然回想起来,我正是被那个所谓的皮极万用迷药给放倒的,这个可恶的高丽人。
  
  翁洁知道现在这个地方不易久留,她对皮极万说:“你把车开过来,再通知我的手下接应我。”不幸的是,翁洁手下的电话无法打通。
  
  翁洁押着皮极万上了车,皮极万的手下和锦衣卫拿着枪走了过来,因为害怕开枪误伤皮极万,所以那帮人一个都不敢动。翁洁的车开得很快,留给皮极万的手下一路烟尘。
  
  皮极万在车上说:“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翁洁说:“皮极万,你说这个话不觉得有些羞愧吗?拿出点勇气来,像个男人一样死去吧!”
  
  皮极万说:“好死不如赖活,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翁洁说:“皮极万,那现在才说这个话,不觉得有些太晚了吗?”
  
  皮极万说:“杀了我也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呀!相反我的手下还会找你们寻仇。”
  
  翁洁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呀!这又不是拍电视连续剧,还真有讲义气的黑帮,如果我杀了你,不出三天就会有你的黑帮就会有新的老大产生。到时候也许还有人会感谢我杀了你的。”
  
  香港**的小姐的确不愧是**的老大的接班人,她遇事冷静,碰到任何问题都不惊慌。这种气魄的确不是一般的女孩能有的。翁洁并没有立刻杀死皮极万,她留着这家伙还有用处。
  
  翁洁将车开进了一个别墅,这别墅叫做香山别墅。一个半小时后,翁洁的手下赶到了香山别墅。几个香港人把车开进了院子里,几个拿着枪的人走了下来。
  
  他们还没坐稳,忽然别墅的警报就响了。
  
  翁洁他们知道是仇家上门来了,翁洁对一个满脸是血的香港人说:“你们如果现在后悔还可以走,现在还来得及。”
  
  那个满脸是血的香港人对翁洁说:“当初要不是老爷收留我,我说不定已经挂了。跟着老爷,我才发了财,现在我只有以死报效老爷和大小姐的恩情。”
  
  另外几个香港人也紧握手中枪说:“我们冲出去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