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梵王 > 第五章 女人的智慧
    ***    那个最无礼,最乖张,也是今生最痛恨的人,他不是已经随着挽风消逝!为何会在今时今日,在一个陌生人的中被提起?
  
      是情?
  
      是仇?
  
      夕瑶不清,她从来不是爱恨果断的女子,她曾心翼翼的去接触过,然后得到的是最意料不到的答案。
  
      呵,陆羽!
  
      哈哈,陆羽!
  
      一个名,象征的却是一段噩梦。
  
      看着五味陈杂的夕瑶,张远也是有些心惊,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恨啊!他已经摆出了防守的姿势,不知这娘们会不会因为受刺激而拿他出气。心里更是将道童骂了千万遍,这坑爹的货居然跟他只要提起这个名字,就可被奉为座宾。如今看来座宾做不成不,还得罪了一个绝对惹不起的疯婆子。
  
      “你是什么意思?”
  
      夕瑶的心在动摇,一个死而复生的人,提起了另一个已死之人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难道……
  
      张远戒备着,见她没有发飙的趋势,这才斟酌道:“这……也是偶然,我听到了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就不知你想不想听?”
  
      天可明鉴,此时此刻他绝对没有调戏的想法,只是若他们之间真的仇深似海,那么这绝对算不好消息,还很可能会连累自己受罪。
  
      “!”
  
      她在忍耐,纵然很想直接扑去来个搜魂**,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然而下一刻,故作的镇定,展现的从容,都在顷刻间化作魔鬼!
  
      “他……尚在人间!”
  
      夕瑶终究还是扑了去,恶狠狠的掐着张远的脖子怒吼着,“,给我清楚,把那个卑鄙无耻、肮脏龌龊、阴险歹毒、外加性无能的混蛋的所有事情告诉我。”
  
      “冷静,冲动是魔鬼啊!”
  
      张远告饶着,但后者没有一星半点放过他的意思,优雅是什么?不需要了,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我也所知不详啊,只是有人这么跟我罢了。”
  
      夕瑶闻言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张远无奈,只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相告,若这女人再不信,那他也真的没辙了。
  
      好在此事的扑朔迷离绝非谎言所能编造,道童出现的时机与场合也都恰好符合其内心疑惑之处。
  
      “道童?”
  
      张远补充着:“是一个眉清目秀,笑起来很随和的道童。”
  
      有区别?
  
      夕瑶翻着白眼,随后咬着手指沉思起来。首先,她能肯定的是太府绝对没有这个人,再者,此人对太府的一切了若指掌,最关键,也是最匪夷所思的是这个人只有张远能看见。
  
      为什么?
  
      他的出现到底代表着什么?
  
      昨天听到的那一声呼唤,如果不是幻觉,那也就是那个人……陆羽真的还活着!
  
      那结论就是这一切都是陆羽在装神弄鬼?
  
      不,不会,他从来不关心太府的一切,也从来不曾关心过我一句。真起来,昨天的那声呼唤也只是自己先入为主的缘故,未必真的会是他!
  
      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道童是敌是友未知,但他一直在怀疑陆羽是否假死,如今想借我的手去探查真相!
  
      只是……夕瑶最后的疑惑,“一个都能将死人复生的逆天存在,会如此在意另一个相对而言平凡无奇的人?”
  
      了半天,陆羽究竟是谁?是怎样的身份?
  
      听好喽,太府扛把子的干儿子,同时也是道界双花红棍的代表人物之一,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超级打手,还是有勇有谋的那种。
  
      这样一个存在,有人会对他畏惧三分也是应该的,但也应该只是人,不是那种逆天的级别,这成了夕瑶百思不解之处。
  
      那么陆羽是否有假死的可能?
  
      夕瑶不是很肯定,那个人似乎不能以常理来考虑,毕竟是会把自己脑摘下来吓唬人的白痴玩意!
  
      没错,那天,自己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就这么被他一下子都搞砸了。
  
      你能想象吗!
  
      一个正直豆蔻年华的少女,在表白的时候,居然看到心人的头颅吧嗒一声滚落在地,在你目瞪呆的时候,那货还能悠哉悠哉的捡起来装去,这还不算,他居然还装反了,这算什么?
  
      选择应该只有是与否才对,他却硬生生的搞这么一出,她可是记忆犹新着,那货在她吓晕之前发出放肆的笑声。只是这一笑而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就是天人永隔!
  
      如果重来,那……那她一定会先将他那颗见鬼的脑狠狠踩几脚,然后再扔的远远地,同时要发出比他还放肆的大笑。
  
      这么一想,夕瑶越发觉得有必要重新调查一下陆羽的生死,即便如此会正中那个暗中人的下怀。
  
      而关于张远,夕瑶则是完不得其解,不明白他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神秘人如此煞费苦心就只为了让他多活七天?
  
      啧,我现在已经够烦了,还突然蹦出这么多麻烦的人物,明明人家只是个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弱女子好吧!
  
      迷局!
  
      诡局!
  
      局中局!
  
      谁会成为那个最后的猎人?***

Ps:书友们,我是孽相七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