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帝归来 > 第354章 你配不上他
秦芷溪本来正在复旦大学的校园里走着,准备去图书馆,谁知突然冒出来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她,说是有人要见她。
  
  如此蹊跷的事,稍微有些生活经历的人一看就能看出不对劲来,更何况是秦芷溪呢,不过当她听到对方口中的一个名字之后,鬼使神差答应了。
  
  对方提到的名字,是林玄。
  
  说实话,秦芷溪对于林玄的感情比较复杂。
  
  一开始她喜欢上林玄,是因为林玄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男孩,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
  
  可当林玄突然出现在复旦大学之后,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她应接不暇,反应不过来。
  
  林玄变了。
  
  变的更深沉,变的更有心机,变的更加神秘了。
  
  变成了她之前最不喜欢的一种人,
  
  如果不是他依旧顶着那张脸,秦芷溪都认不出他来了,完全就是两个人。
  
  如果说林玄故意向她隐瞒自己的身份,她勉强还能原谅,可后来传出来林玄在港岛与刘安迪同居了,她彻底心灰意冷了。
  
  她为此特意在网上把刘安迪的照片翻了出来。
  
  照片上的人,美丽、大方、性感,妩媚。
  
  自己与之一比,顿时相形见绌,黯淡无光。
  
  更别提刘安迪的背景了,港岛刘家,那可是华人圈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根本不是她们这种屈居于一地的家族可以相提并论的。
  
  秦芷溪心中顿时失落了起来。
  
  在百般纠结之中,她已经打定主意,从此她与林玄一拍两散。
  
  可不知为何,当听到黑衣人提到林玄的名字时,她心里突然慌乱了起来,甚至隐隐有些为林玄担忧了起来。
  
  林玄自从上次一别,去往港岛,已经两三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了。
  
  他难道出什么事了?
  
  秦芷溪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林玄。
  
  鬼使神差的她,一路跟着黑衣人,来到了校园里的一片小湖泊前。
  
  只见一个富态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中山装,背负双手,站在湖边的柳树下,望着远处碧波荡漾的湖面。
  
  同时,在附近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6,另外一个黑衣墨镜男子站在车前,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似乎是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背负双手的中年男子,缓缓转过身来,一张国字脸不威自怒,锐利的眼睛直视着秦芷溪,散发着一种压迫感。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让秦芷溪身前的黑衣墨镜男子离开,这才说道:
  
  “小姑娘,认识一下,我叫王兴国,是林玄的大舅。”
  
  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王家老大王兴国,刚刚从副市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秦芷溪也是出身官宦之家,他们秦家与王家是世仇,自然对王兴国有所耳闻。
  
  尤其是当知道林玄也是王家之人后,她还特意打听了一下王家的消息,从而了解到了王兴国。
  
  所以在见到王兴国的第一眼,她便认出来了。
  
  她点了点头,问了一声好,才有些焦急的问道:“是不是林玄出什么事?”
  
  王兴国面带微笑,道:“他很好,我这次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秦芷溪一双弯弯的柳眉轻蹙了起来,一副不解的样子。
  
  也难怪她感到奇怪,她虽然是江南秦家的人,但是由于她年纪还比较小,还在读书,加上她也有些厌烦,所以她从来不参与家族事务。
  
  更谈不上和王兴国有交际了,他找自己做什么?
  
  可接下来王兴国的话,却让秦芷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
  
  “我希望你不要纠缠林玄了。”
  
  王兴国正色道,同时,一双眼睛直视秦芷溪,一股久居上位的气势朝她涌去,带有强大的压迫感。
  
  秦芷溪先是一怔,后面脸上的神情很复杂,怀疑、不解、诧异、震惊、不舍等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她心里更是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复杂。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
  
  她舍不得林玄。
  
  她心里还是喜欢当初那个简单,纯粹的男孩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
  
  过了片刻,秦芷溪才慢慢镇静下来,抬起头,直视王兴国带着威压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为什么?”
  
  王兴国呵呵笑道:“因为你配不上我外甥林玄。”
  
  这一句话,像是一根刺一样,狠狠的刺入了秦芷溪的胸口,很痛。
  
  王兴国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我外甥林玄,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名满江南的林大师,为一省龙头,权势通天。”
  
  “我外甥林玄,弱冠之年,便成为了飞龙总教官,少将军衔,贵不可言。”
  
  “我外甥林玄,青春年少,便取得了港岛刘家的兴荣集团,千亿资产,富可敌国。”
  
  王兴国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子一样,狠狠扎在秦芷溪的胸口,痛彻心扉。
  
  “可你呢?”王兴国面带讥讽问道。
  
  “我?”秦芷溪哑口无言。
  
  王兴国神情倨傲,面带不屑:“你不过只是屈居于江南省的官宦子女,你的身份、外貌、学识如何能配的我外甥林玄?
  
  他超出了你太多太多,与他相比,你只是平凡世界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芸芸众生,你与他在一起,只会拖累他。”
  
  秦芷溪呆立当场,行尸走肉一样,心中苦涩无比。
  
  她现在终于体会到,当时自己姑姑秦蓉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鄙视、挖苦、讥讽林玄,林玄那时的感受。
  
  这种被人看不起、被人鄙夷、被人讥讽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此时她也能理解,为什么林玄为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全都是因为自己。
  
  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讨厌这样的林玄。
  
  不过,现在知道,已经晚了。
  
  王兴国嘴角上抿,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接着说道:
  
  “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家老爷子出事,跟你们家老爷子脱不了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你爷爷一手造成的。
  
  我们两家如此大的仇怨,你觉得你们之间还有可能吗?”
  
  这最后的一句话,彻底击倒了秦芷溪。
  
  两个人在一起,不光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还是两个家庭的事。
  
  这是从一出生便定下的,无法改变。
  
  秦芷溪手臂都在微微颤抖,脸色也难看无比,强撑着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林玄知不知道?”
  
  王兴国嘴角含笑,道:“你是个聪明人,话就不用我说的太透了吧。”
  
  秦芷溪点了点头,脸色昏暗无比,像是失去了色彩的天空一样。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从此之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你的好外甥了。”
  
  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秦芷溪的嘴唇都是颤抖的,中间停顿了几下,看的出来,讲出这一句话,对她来说,格外的艰难。
  
  说完之后,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在转身的一瞬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滑过脸颊朝地面滴去,一颗一颗又一颗。
  
  看着秦芷溪的背影,王兴国脸色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为了让秦芷溪离开林玄,他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当天晚上,秦芷溪在尚海国际机场登机,直接飞向了美国。
  
  这一次,她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
  
  坐在飞机上,透过机舱的玻璃,看着越来越远的尚海,秦芷溪长舒了一口气,心里默道:
  
  “林玄,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