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帝直播攻略 > 1672:收南盛,杀安慛 八十
    面对安慛冷静的质问,吕徵的反应显得意味深长。
  
      为什么不向安慛坦白方直过来游说的事情,安慛心里真没有半点儿AC数?
  
      方直来的时候,吕徵还被安慛丢在一旁冷藏呢,他是疯了还是傻了,为什么要坦白?
  
      吕徵平静望着自家主公,他为这个男人付出数年的心血和精力,一直勉力维持这段君臣关系,结果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防备、猜忌和打压。吕徵都这样了,还让他如何证明自己的忠心?难不成真要效仿前人,一把匕首捅进心脏,将心掏出来让安慛瞧一瞧?呵,可笑!
  
      安慛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真正的罪魁祸首姜芃姬反而没有那么讨厌了。
  
      “方直是臣年少时候的同窗友人,与柳羲有些私交。他并未出仕柳羲,顶多是私人交情罢了。臣没有言明方直之事,只是不想主公生出误会,误伤方直。”到了这一步,吕徵仍旧镇定自若,一点儿没有被人揭穿的窘迫和慌张,他甚至还能气定神闲得在安慛面前侃侃而谈,一字一句为自己开脱,“再者,方直之事,臣从未刻意隐瞒。主公信不过臣,难道还能信不过花渊?他知道方直这事儿,但他未告知主公,究竟出于什么考虑,主公为何不深思一番?”
  
      说出这话,吕徵都忍不住嘲讽自己了。
  
      他与花渊各种不对付,这会儿却要将对方拉出来当挡箭牌才能打消安慛的怀疑,着实可笑。
  
      “他知道方直找过你?”
  
      安慛眉头轻皱,似乎没想到这里还有花渊的事情。
  
      吕徵点头,“是,花渊上府的时候,方直还在府上,但他并未说什么。”
  
      花渊这面挡箭牌挺好用,安慛心头的怀疑果然打消大半,原先的念头也开始动摇了。
  
      安慛缓和脸色,吕徵却忍不住闭上眸子,不看对方的反应,更不想被对方看到自己的失望。
  
      安慛自言自语道,“他为何不与我言明?”
  
      “兴许他是认定方直无害,兴许是觉得臣对主公的忠心无需置疑,亦或者……他觉得这是臣的把柄,留着日后有用处。”吕徵说到此处,面上的讥诮越浓,“主公以为是哪一种?”
  
      吕徵这话问得相当不客气,甚至有些当面责问安慛的意思,听得后者暗生不满。
  
      “少音这是埋怨我了?”
  
      安慛明知故问,吕徵闻言,心下冷笑。
  
      埋怨?
  
      他吕徵受了这么多委屈,搁在安慛眼中居然只是“埋怨”的程度?
  
      他现在是懊悔自己当年眼瞎了,哪怕是姜芃姬那个不靠谱的薄情女人也比安慛靠谱。
  
      安慛不愧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能坐享齐人之福,左手搂着花渊,右手搂着吕徵,两位谋士手拉手当好兄弟,为了他的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切私人矛盾都要靠边,不能因私废公。
  
      他道,“方才听你所言,你对花卿误解颇深。他与你皆是光明磊落之辈,秉公持身,怎么会用不入流的把戏陷害同僚?我是听闻你们二人私下不合,但未曾想到会形同水火。少音,你与他皆是我的左膀右臂,形同唇齿。唇齿虽有磕绊,但也是互相依存、互相扶持……”
  
      吕徵:“……”
  
      安慛不会说话能别说了吗?
  
      他快被对方的比喻恶心吐了,鬼踏马跟花渊形同唇齿!
  
      罢了罢了——
  
      有了安慛这个绝世大渣男的衬托,姜芃姬这个渣女都能自称心头血、白月光了。
  
      吕徵道,“主公当真不知臣与花渊的矛盾?”
  
      安慛拧眉道,“偶有听闻,但我以为少音不是那种因为私仇而耽误公事的人。”
  
      吕徵先前树立的个人形象过于光明高大,不仅是安慛,其他人都理所当然得认为吕徵为了公事能牺牲私仇。浑然忘了,吕徵是人不是圣人,他也有七情六欲,做不到大公无私。
  
      吕徵听后,心情格外疲倦。
  
      哪怕安慛中年落难,但早年养成的习惯早已深刻骨髓。重新起复后,他忘了战战兢兢做人的感觉,找回了高高在上的士族底气,浑然忘了什么叫“顾忌”,更不会体谅吕徵的苦衷。
  
      安慛刚才那句问话就十分欠妥当。
  
      明晃晃指责吕徵因私废公,故意跟花渊过不去。
  
      吕徵掩下内心的失望,躬身拱手,语调平静道,“柳羲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陷害臣,挑拨主公对臣的信任,臣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自证清白,此为臣之过错。方直之事,的确是臣考虑不周。为了避嫌,臣愿自我禁足,交出手上军务兵权,待水落石出,还臣清白再行打算。”
  
      安慛一听这话就懵逼了。
  
      他的确是向吕徵兴师问罪,但说开之后,他心里的天平又倾向吕徵,懊悔自己的多疑。
  
      偏生吕徵将话都说绝了,根本不给他台阶下。
  
      不管安慛怎么想,吕徵是懒得揣摩了,自我禁锢就什么都不管了。
  
      另一边,姜芃姬还锲而不舍给老同学写信。
  
      打仗写一封,不打仗也写一封,心情好写一封,心情不好也写一封……
  
      卫慈抹了一把冷汗,围观自家主公在被吕徵打断腿的边缘不断伸jio。
  
      “主公就不怕这么做,反而让安慛打消疑虑?”
  
      安慛是卫慈的前任主公,他对此人挺了解。一旦下定决心,那股万丈豪气十分迷惑人。当年卫慈愿意出山跟着安慛,不仅是被对方的诚意打动,还有便是对方孤注一掷般的信任。
  
      搁自家主公的话来说,安慛就是搞传销的头子,卖安利贼厉害。
  
      倘若安慛放下戒心重新信任吕徵,吕徵未必不会回心转意。
  
      毕竟是自己选择的男人,跪着也要辅佐,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哪怕对方是一坨屎,总有谋士想要将对方雕成花。
  
      很不幸,吕徵就是这种人。
  
      “怀疑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根除得了?”姜芃姬道,“再说了,少音也不是那种打一巴掌给颗甜枣就不记前仇的缺心眼啊。安慛以为他是谁?他想挽回就能挽回,这脸是有多大?”
  
  

Ps:书友们,我是油爆香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