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断宋瑞龙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凶手是谁
    宋瑞龙道:“宋威,这是怎么回事?侯府的人是谁杀死的?”
  
      宋威睁开眼睛看着宋瑞龙道:“原来是宋公子,昨天夜里我们遭到了埋伏,侯府的人有一百多人都被杀死了。”
  
      潘思恒很震惊的说道:“什么一百多人都被人杀死了!袭击你们的究竟是什么人?”
  
      宋威还有点迷糊,道:“潘大人,昨天晚上我们——”
  
      宋瑞龙道:“你要是不知道怎么说,那就从头说吧!你们侯府的一百多打手为什么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拿着大刀来到了这里?你们究竟要杀什么人?”
  
      宋威道:“宋公子,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夜里,大概三更天的时候,外面下的雨非常的大,周怀山把我叫到了密室当中,然后把我乔装打扮一番,让我变成了他的样子,然后他说,要我假扮成他去昌平巷五十号房去见一个叫杜九娘的女子,也就是静柔。周怀山告诉我,不可对杜九娘有非分之想,更不能有亲密举动,要我把杜九娘卧室里面的一块砖拿开,里面有一封没有字的信,到时候就会有人出来抢信,周怀山要我们把那名抢信的人给抓起来。”
  
      宋瑞龙道:“这可真是一条妙计,可是,最后你们怎么全部被人杀死了?难道那个人不好对付?”
  
      宋威点头道:“正是,对方原来早有埋伏,而且他们的人要比我们的人多一倍,并且个个手持弓箭,凶悍异常,我们的人都是背部中箭,很快,一百多人全部被射杀。我也被魏晓萍刺中了一剑,险些送命!”
  
      宋瑞龙道:“你是说那些人都是魏晓萍带过来的?”
  
      宋威点头道:“正是,周怀山本来是想利用这个计策把魏晓萍的人给引出来,然后一网打尽的,可是,我们没有想到对方的势力太强大,而且还事先做了准备,把我们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柳天雄道:“我知道了,也就是说你们本来是想杀死别人的,可是最后却被别人杀了。你们本来是一群狼,想吃绵羊的,可是最后出来的却是一群猛虎,把你们全吃了。”
  
      宋威点头道:“正是这样。”
  
      潘思恒道:“如果事情真像宋威所说,那么魏晓萍就和那群人是一伙的,那些人杀死了这里的侯府中人,恼羞成怒,又到了侯府杀死了除周怀山以外的所有侯府中人。而魏晓萍所带来的那些人又是孙士扬的手下,也就是官兵。”
  
      宋瑞龙点头道:“事情看来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可以这样想一想。在周怀山的家中有一封密信,那封密信肯定牵扯着很多人的性命。周怀山为了保命,所以他就将那封信作为了护身符,没有销毁,目的是为了以后要挟某些官员为自己办事。那封信就好像是一个毒瘤,被周怀山要挟的官员肯定是心急如焚,所以,他就派了魏晓萍嫁给你周怀山,目的就是为了盗出那封密信。”
  
      “昨天夜里,周怀山发现了魏晓萍的秘密,所以他就让宋威假扮自己,想把魏晓萍的人一网打尽,可不曾想,魏晓萍的人实际太过强大,被激怒以后的官兵,在孙士扬的带领下不但杀死了前来袭击他们的侯府家丁,而且又回到了侯府,把周怀山的家丁全部杀死。这就是昨天夜里侯府被灭门的过程。”
  
      潘思恒道:“宋公子的分析合情合理,可是,宋公子,既然第二批人是周怀山五人的死敌,那第二批人为什么没有把肖祥给杀死呢?”
  
      宋瑞龙道:“也许他们以为肖祥已经死了,所以就没有动手,再或者,他们没有找到肖祥。不过,要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们还要去问问肖祥。”
  
      肖祥已经被那些衙役带回了县衙,他正在一个房间里面休息。
  
      见到潘思恒来了以后,他睁开眼睛,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潘思恒让宋瑞龙和柳天雄坐在了一边,他站在肖祥的旁边问道:“江州刺史肖大人,卑职颍川县县令潘思恒给大人请安!”
  
      肖祥让潘思恒起身,道:“潘知县不必多礼。多谢潘知县救命之恩。”
  
      潘思恒道:“潘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夜里侯府被人袭击,所有的人都被人杀害了,包括周怀山在内。肖大人是唯一的活口。”
  
      肖祥觉得自己很幸运,同时也非常的吃惊,道:“周怀山被人杀死了?”
  
      “正是!”潘思恒肯定的说道。
  
      宋瑞龙看着面色憔悴的肖祥道:“肖大人,能说说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肖祥道:“可以,昨天夜里,我在侯府的密室当中和周怀山谈起了一封密信。周怀山就说那封密信还在他的手中,他说四更天的时候,他会去取。周怀山出去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他回来以后手中提了一壶茶,他说,那茶喝了可以提神,我没有抵防就把茶喝了。当我把茶喝完以后,我感觉脑袋晕沉沉的,好想睡觉,这时候,周怀山从怀里面拿出来一个红木盒子,对着我说,大哥,对不住了,我不得不杀死你。”
  
      宋瑞龙有点惊讶,道:“你说什么?你是被周怀山用暗器暗算的?可是周怀山为什么要杀你呢?”
  
      潘思恒也很奇怪道:“你们五个人不是结义兄弟吗?难道也会自相残杀?”
  
      “嗨!”肖祥叹息一声道:“有这样的兄弟还不如没有。”
  
      “什么意思?”潘思恒追问道。
  
      肖祥很严正的说道:“我们五兄弟在没有发家之前,无论是打家劫舍还是拦路抢劫,从来都没有互相猜忌过,可是,自从我们发家以后,什么事都来了。特别是五弟一心想要我们四个人死,好像我们活着就会威胁到他的生命一样。”
  
      潘思恒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五个人如今都是官场中的大官,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肖祥道:“潘知县,只知道周怀山是从一个小小的县令起家的,可是潘县令却不知道这其中的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