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断宋瑞龙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肖祥继续说道:“如果我说出来了这个秘密,潘知县和宋公子一定会非常的吃惊的。”
  
  宋瑞龙也非常好奇,道“哦,说来听听!”
  
  肖祥道:“其实,周怀山的真名不叫周怀山。”
  
  潘思恒惊讶道:“什么?他不是周怀山他是谁?”
  
  肖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小小百姓,还是以打家劫舍,抢劫路人为生的人。我们兄弟四人在一天来到了神龙山,在一处山崖边我们发现了一辆车,非常豪华,等我们杀死了车夫和车里面的那个妇女以后,那名男子抱着一名婴儿跳下了悬崖。悬崖下边深不见底,那两个人肯定是粉身碎骨了。我们四人就没有理会跳崖的人,就赶紧查看车中的财物,清点一下,里面有一百多两银子,还有一些金银首饰!”
  
  宋瑞龙愤怒的说道:“为了一百多两银子,你们竟然残忍的杀害了四个人,你们四个还有没有人性?”
  
  肖祥很痛苦的说道:“宋公子,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每天都在忏悔,直到今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天都失眠做噩梦,梦中总是有一个婴儿在哭泣,有一名妇女在向我索命!”
  
  柳天雄愤怒的说道:“你活该!”
  
  宋瑞龙道:“这个故事只怕还没有就此结束,你接着往下说吧!”
  
  肖祥道:“我们三个人在外面清点银子珠宝的时候,李虎在马车里面找到了一封信,还有一个红色的本子,上面的字,我们四个人都不认识,于是我们到县城里面找到了一名教书先生。那名教书先生就是后来的老三随和。他当时家徒四壁,穷困潦倒,已经揭不开锅了,他看过那封信以后,说那封信是礼部侍郎董海光写给一个叫周怀山的人的。那时候我们知道,那名抱着那名婴儿跳崖的人就是要到颍川县上任的县令周怀山。”
  
  宋瑞龙急道:“那封信上究竟说了什么?”
  
  肖祥道:“信上说要周怀山捏造一些忠义侯王畅顺勾结大辽的事,上报朝廷。随和说,这董海光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周怀山,只要我们五人当中,有一个人假扮成周怀山举报忠义侯王畅顺,他们必定会得到封赏。当时我们五个人连忠义侯是谁都不知道,可是随和却把那封信写的非常逼真。就这样,我们五个人选出了李虎来假扮周怀山,因为李虎的年龄和身材都和周怀山非常的像。”
  
  宋瑞龙道:“接下来你们做了什么?”
  
  肖祥道:“接下来,我们五个人结拜成了兄弟,拿着随和写的那封举报信来到了京城,随后我们见到了礼部侍郎董海光,董海光识破了我们的身份,起初,我们五人还非常的害怕,可是后来,董海光的随从说反正周怀山不识抬举,他根本就不会写匿名信举报王畅顺,既然现在有现成的人愿意去写那封信,我们何必在乎他是谁呢?最后,那封信到了先皇的手中以后,先皇在不查之下就把忠义侯王畅顺全家灭门了。我们五人也得到了不同的封赏。”
  
  宋瑞龙道:“那封密信就是礼部侍郎董海光写给真正的周怀山的,对不对?周怀山一直保留着那封信,目的就是害怕董海光会杀人灭口,是不是?而你们四人也成了周怀山的眼中钉,他时刻想把你们给杀死,是不是?”
  
  肖祥点头道:“正是!我们没有想到李虎的心胸竟然如此的狭窄!”
  
  潘思恒道:“段天刚,唐天强,随和是不是李虎杀的?”
  
  肖祥道:“我没有亲眼看见,不过,李虎的确用银针射伤了我,他还说老二老三老四是他杀的。他让我死个明白。”
  
  潘思恒道:“宋公子,看来这个案子可以结了,李虎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先用带有毒针的暗器杀死了从颍川县经过的段天刚,然后引肖祥,随和,唐天强来到颍川县,他的目的就是要杀人灭口。李虎杀人以后又自杀了,至于李虎自杀的原因,以我的推断,是因为李虎的家丁全部被歹人杀害,李虎觉得再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就自杀身亡了。”
  
  柳天雄点头道:“我看潘县令的分析完全正确,这个案子可以这样完结了。”
  
  宋瑞龙道:“我看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的疑点没有弄清楚,比如说杀死侯府那些人的凶手是谁?魏晓萍去了哪里?她究竟是为谁做事的?还有那封密信在谁的手上?”
  
  潘思恒点头道:“宋公子言之有理,可是这个案子以我的能力也只能查到这里,如果再向上查的话,就要上书刺史大人。”
  
  宋瑞龙看看门外的阳光,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潘思恒也看看门外,道:“哦,宋公子,现在大概离午时三刻还有一个时辰。”
  
  宋瑞龙道:“一个时辰已经够了,我现在要去神龙山的神龙崖去和魔宗的宗主决一死战!”
  
  柳天雄担心的说道:“我陪你去!”
  
  潘思恒道:“宋公子,这魔宗的宗主,据江湖传言,他的武功高深莫测,至今没有人打败过他,是一个极难对付的厉害角色,宋公子千万小心。”
  
  宋瑞龙突然转身,看着肖祥,道:“肖祥,这个魔宗的人是你找来的吧?”
  
  肖祥的脸色一紧道:“啊!宋公子,这……”
  
  宋瑞龙道:“你连杀死周怀山和陷害忠义侯的事都招认了,难道还会在乎这个罪吗?”
  
  肖祥道:“宋公子,我说,魔宗的人是我找来的,可是,我并不是要魔宗的人来对付宋公子的。”
  
  柳天雄瞪着眼睛道:“你要魔宗的人对付谁?”
  
  肖祥道:“我……我是想让魔宗的人对付杀害段天刚的人,可是五弟却说自己在颍川县遇到了大麻烦,他出二十万两,要魔宗的人去杀你们。我们本来以为只要魔宗的人出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所以……嗨!我糊涂呀!”
  
  宋瑞龙道:“你想利用魔宗来杀死我们,可是结果,魔宗的十个饭桶连我的衣服都没有碰到,朝廷也正愁没有机会铲除魔宗,正好,肖大人倒是给朝廷提供了一个机会。好了,在下要去赴约了,等我的消息!”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