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至尊天帝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黄打草惊蛇

  对着大镜子,纳兰倾城搔首弄姿,施展着各种各样的撩人动作。
  小春、小夏、小秋、小冬尽管垂手侍立,不敢正视纳兰倾城,但是,她们的目光中,都显出了痴迷之色。
  纳兰倾城轻轻地一声叹息:“顾影自怜,我见犹怜!”
  虽然只有八个字,却是抑扬顿挫,百转千回,扣人心弦。
  突然,纳兰倾城的娇躯凝立不动,侧耳细听,那张艳绝人寰的俏脸上充满了警惕!
  小春等四位贴身侍婢如临大敌,瞬间拔剑四顾。
  纳兰倾城的一双清极美极的丹凤眼转了转,右手的食指弯曲成钩,骤然对着墙壁的某处一弹,随着这一弹,尖锐的啸声响彻房内。
  噗的一声,墙壁某处由于纳兰倾城的这一弹,破了一个小洞,尘土飞扬。
  不过,并无异常发生。
  “快,拿浴巾给我披上!”纳兰倾城的声音中,明显地有了焦躁之意。
  小夏手忙脚乱地给纳兰倾城披上了浴巾。
  纳兰倾城亲自动手,用浴巾紧紧地包裹了她的娇躯。
  然后,纳兰倾城快步走到了门口,说:“你们四个先走,我断后!”
  小春等四位贴身侍婢都感到纳闷,觉得公主殿下今晚有些反常。
  纳兰倾城亲自开了门,并且守候在门边,看着小春等四位贴身侍婢鱼贯而出。
  纳兰倾城最后一个离开,并且把房门带上了。
  房内一片寂静。
  十几分钟之后,房门突然开了,披着浴巾的纳兰倾城闯了进来。
  环顾房内,纳兰倾城那双清极美极的丹凤眼闪出了疑惑之色,自言自语:“难道是我多疑了?”转身而去。
  十几分钟后,一团黄影从墙壁落在了地面上,瞬间变成了一只大黄狗!
  大黄狗抬起一只爪子揉了揉脑袋,嘀咕道:“臭婆娘,你躲在门外,就算是完全屏住了呼吸,也是枉然!你身上的气味,老子早已铭记于心了!”
  伏在地上打了一个盹,大黄狗一跃而起,把身体紧贴在了一扇窗户上,侧耳听了听窗外的动静,用一只狗爪拨开了窗户,一闪身到了窗外。随即大黄狗从外面关上了窗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当南楠带着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进入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里除了北宫秋水,还有西门金叶、洪嫂和刘大夫。
  很显然,洪嫂和刘大夫是负责保护西门金叶和北宫秋水的。
  看到南楠、东门檀香、南宫紫烟进来了,西门金叶首先叫了起来:“你们仨去哪里了?手机打不通!”
  北宫秋水接着说:“现在整个玉都彻夜不眠!为了找你们三个,整个玉都都要被翻转过来了!”
  要知道,玉都的权力,都集中在东门、南宫、西门、北宫等四大家族的手里。不料,东门、南宫两大家族的大小姐,一个失踪,一个明显遭到了劫持,这堪称是玉都前所未有的重大案件!
  顿时,玉都几乎所有的公职人员,以及四大家族的多数雇员,都参加了搜寻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的行动,几乎把玉都翻了一个底朝天。
  南楠拍了拍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的肩膀,说:“赶紧给你们的亲人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不过,今天夜里,你俩看到的,不要向任何人吐露,知道吗?”
  说到后来,南楠的声音已经有些严肃了。
  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都像小鸡啄食一般连连点头,异口同声地:“我们不说!”
  趁着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打电话的时候,北宫秋水凑到了南楠的身边,媚眼如丝:“你陪了东门学姐和紫烟姐大半个夜晚!刚才还拍了她俩的肩膀!”说完,撅起她的娇臀,撞了南楠一下。
  南楠伸出一根手指,在北宫秋水的琼鼻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说:“再不老实,可就要打屁股了!”
  北宫秋水听了,却不停地扭起了她的娇臀。
  西门金叶挺起了她的一双36D,在南楠的身上乱蹭,嗲声嗲气地说:“楠,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和她们仨眉来眼去的,怎么不理我?”
  南楠伸出了一只手,轻抚西门金叶的满头金发。
  西门金叶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咪,任凭南楠的抚摸,笑容可掬地说:“楠,我的金发,手感如何?”
  南楠脱口而出:“手感不错!软软的,如同摸一把乱草。”
  西门金叶不依了,撒娇说:“人家的金发,比金条还要值钱!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乱草了!”
  南宫紫烟已打完了电话,也挤过来凑热闹,说是肚子疼,让南楠给她揉揉。
  眼前莺歌燕舞,花红柳绿,南楠却有些不胜其烦。看到东门檀香也打完了电话,南楠轻轻地咳嗽一声,用威严的声音说:“都不准说话了,立正站好!”
  看到南楠似乎要发威了,西门金叶不再撒娇卖萌了,北宫秋水不再抛媚眼扭屁股了,南宫紫烟也不再说肚子疼了,都立正站好了。
  东门檀香见状,也乖巧地以立正的姿势站在了南宫紫烟的身边。
  南楠板着脸,如同玉都大学的授课老师,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说:“你们四个,都是豪门大小姐,出门的时候,前呼后拥,一般没有危险。但俗话说得好:‘家有千金,不如薄技在身’,让会武的人保护,不与自己会武!从明天上午开始,你们都到这里来,我手把手地教你们武功。”
  南楠之所以萌发这个念头,是因为南宫紫烟被劫持,深深地刺激了他!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他决定把自己的四个女人都打造成平凡大陆的一流高手!
  顿时,四大美女皆是欢呼雀跃。
  半个小时后,东门檀香和南宫紫烟都被家族派来的车队接走了,洪嫂保护着西门金叶,刘大夫保护着北宫秋水,回到了各自的宿舍。
  南楠点起了一支烟。
  忽然,随着黄影一闪,大黄狗落在了南楠的脚下。
  发现大黄狗神情委顿,南楠大吃一惊:“大黄,怎么了?”
  大黄有些委屈地说:“主公,您让我跟踪纳兰倾城那个婆娘,我就一路跟踪而去。不料,被纳兰倾城发现了踪迹,她毫无预兆地朝着我所在的方位弹了一下手指,差点打爆我的狗头!”
  南楠俯下身子,轻抚大黄的狗头,不解地说:“你的‘隐身术’已臻炉火纯青之境,怎么会被纳兰倾城发现了?”
  大黄有些羞涩地说:“纳兰倾城洗完了澡,光着身子照镜子,她的身子白得就像小白羊似的!她脖子下面那两个肉疙瘩更是好大好大!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这才打草惊蛇!”
  南楠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大黄,‘打草惊蛇’这个词语是这么用的吗?”
  (感谢书友风影1554281151总共200书币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