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断大明 > 第1488章 景正七年的尾声
    第二天,议会照常进行,主要是相关的人事任命。X23US.COM
  
      这一次的任命涉及太多,除了比较忌讳的皇宫内廷,其他的内阁阁臣补认,宗人府宗正的补认,皇家商贸集团,刑部降级,礼部尚书确认以及内阁各司官员,其他相关部门的人事变动,地方上巡抚的调整,轮调,参政参议一级的迁调,还有大元帅府,曹文诏的副元帅任命,相关权责机构的调整,地方总兵的轮调等等。
  
      这里面涉及的极其复杂,大明的管理体系说到底还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联络两三个人就能搭上大人物。
  
      师生,亲友,乡党等虽然已不那么明显,但依旧或明或暗的牵动着大明人事变化。
  
      孙传庭秉持了朱栩的态度,对党争深恶痛绝,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一律采用不同手段的打压。
  
      当然,这也是孙传庭掌权的必然需要,除了外界一直公认的所谓的‘帝党’,孙传庭已经将其他小团体打击,分化的差不多了。
  
      就比如毕自严遗留下来的,所谓的‘毕系’,领军人物张国维已经不敢冒头,许杰认真做事,李幼唐更是被放到了远离京畿的南直隶的神龙府。
  
      毕系都如此,更何况其他那些所谓的乡党,师生帮了。
  
      大会上,傅昌宗宣读这些人的履历,功绩以及调任的理由,未来的期望等等。
  
      而后开始一个或者一群开始表决,投票,点票,这些极其耗费时间,单单内阁六部的事情就耗费了一上午,好在没有什么幺蛾子,很是顺利。
  
      午休一个时辰,大会继续,主要还是政务或者文官方面,内阁直属或者名义管理部门的人事安排。
  
      这些安排往往涉及到实权,尤其皇家商贸集团,每年的流水巨大,是实实在在的‘肥缺’。
  
      这些都是朱栩或者是孙传庭等人早就确定好的,无非是走一个过场,没有背后强力支持,这些议员也不会与朝廷为难,都相当顺利的通过。
  
      最后就是帅府的人事任命,帅府现在的主导权是完全在朱栩手里,别说这些议员了,就是孙传庭都不敢随意触碰,因此关于曹文诏等相关的安排,几乎都是全票通过,没有半点纷扰。
  
      这已经大明景正七年的倒数第二天,随着会议的顺利,众人也都相对轻松,开心。
  
      最后一天的议会,是关于体制改革方面,一个是内阁六部的精简,权责规划,其他统属部门的权责合并分离,地方上的权责进一步梳理,部门裁剪,合并……帅府的机构变动,权利关系,地方大营,总兵等权责等等。
  
      这里就更为复杂了,不止是权利的争夺,还涉及到‘平衡’二字,谁都要小心翼翼。
  
      而最后的,是关于议会的定案,孙传庭规划将议会分为上下两院,上院有每省推荐三人,其他由皇帝钦点全国有名望人士补充,总数一百五十人。涉及到大明律法,政务,国防,人事,预算,官员弹劾,权力限制等等方方面面,权力庞大的近乎无以复加。
  
      下级则暂缺,等议会发展一阶段,成熟了,再作规划。
  
      这样的安排,让很多人心惊,却也没有反对,毕竟,眼下还是‘形式’,议会并不能真正的履行全部权利。
  
      在很多人想来,这是乾清宫制衡内阁,或者说制衡文官,防止权臣,稳固朱家江山的手段之一。
  
      这一天足足到了深夜,孙传庭也对很多地方进行了修订,才算完全通过。
  
      入夜,乾清宫。
  
      煤油灯将东暖阁映照的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朱栩与孙传庭对坐,君臣二人都是大松一口气的表情。
  
      这三天过去了,不止说明他们对朝局的控制力在加强,也说明对于‘新政’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朱栩坐在软塌上,抱着热乎乎的茶杯,感慨道“今年总算是过去了,八年了。”
  
      景正七年结束了,景正八年已经开始,也就是历史上的崇祯十四年。
  
      孙传庭坐在朱栩对面,手里也握着茶杯,没有在外面的严肃,眉头深锁,神色不掩饰忧虑,道:“越是顺利,臣越是担心,明年臣要做的事情很多,一不小心可能就是在点火,若是再有暴风,只怕是冲天大火,想灭都无处着手。”
  
      朱栩看着他疲惫的脸色,不由笑了声,道:“火是肯定有的,大风也不会少,但要说能有刮倒朕的暴风,朕没见过,也不相信会有。”
  
      孙传庭一怔,连忙道:“是,臣失言了。”
  
      朱栩知道孙传庭面对的压力,拿起茶壶,给孙传庭续水,道:“无需那么担忧,我们之所以会遇到这种情况,无非就是走的太快,太急,这是现实所逼,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已经不同于朕登基之初,这么多年下来,该做的朕与毕阁老都已做得差不多,差的这最后一哆嗦,你可不能泄气。”
  
      孙传庭当然没有泄气,苦笑一下,而后收敛表情,肃色道:“是臣之前太过乐观了。臣上半年,打算对县一级的官吏进行调整,主要是针对北方,顺天,山东,山西三省,同时对收购来的土地进行丈量,对困难人口进行登记,审核,下半年,就能开始分地。一旦分地开始,朝报以及各地报纸就会进行铺天盖地式的宣传,再加上免税,低税赋,百姓们的那些顾虑消失以及谣言破碎后一定会站在朝廷有一边,彻底孤立那些反对‘新政’的士绅,再到明年,事情就好做得多了……”
  
      朱栩微笑,道“嗯,这些事已经算是水到渠成,你专心做。另外就是工部的事情,不能停,还要加大力度,趁着灾情,对河道,道路等进行整修,建造,事半功倍,不止眼下以工代赈,也算是千秋之事,不要马虎。错过现在的机会,日后就难了。”
  
      孙传庭道:“臣明白。皇家银行那边的‘四万万白银计划’会给朝廷大量输血,国库未来三年不缺银子,粮食,对于帅府,工部,臣不会再打主意,皇上放心。”
  
      朱栩抱着茶杯,道:“这些朕不担心,你放手去做,六月左右皇后,贵妃要生育,七月朕会再次出京,去承德。这一次,慈宁宫也去,皇嫂怕被人烦,朕也就更烦,这次宫里都走。”
  
      朱栩自然不是因为怕被烦,而是近来不断爆发的瘟疫,唤醒了他的一些记忆,他记得,在这阶段附近,京师爆发了各种瘟疫,包括鼠疫,天花等等,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虽然环境已大不同,朱栩还是想防万一,将身边的人带出去,外加张太后的身体也需要好好疗养一番,承德正合适。
  
      孙传庭等人都知道,朱栩出京从来不是单纯的避暑,一样在忙着各种事情,同时,也是为了让他们放开手脚。
  
      “臣明白,臣会安排好一切,皇上放心。”孙传庭平静的道。

Ps:书友们,我是官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