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官 > 17.御驾亲征讨

      “高三啊,你给朕尽心征讨。”
  
      就在皇帝期待时,当真是事遂心愿:
  
      九重宫阙处,京西监军院的人,骑着马过中渭桥,抵达玄武门,高声疾呼:
  
      “汲公在朔方黑水处,对叛乱党项取得大捷了,斩首近万!”
  
      “逆贼拓跋朝晖已坐困白城子,被我唐将士团团围定,土崩瓦解之势已成定局!”
  
      欣喜万分的皇帝当即坐在金銮殿当中,召见数位翰林学士,激动地对他们说,平羌在即了,你们速速草拟慰劳的制文,去送给高卿。
  
      当翰林学士们领命而退后,皇帝又宣入内库弓箭使霍忠唐,同样告诉他,朔方黑水大捷了。
  
      霍忠唐顿时也欢喜到落泪。
  
      “你自大盈琼林库中支出二十万贯激赏钱,速速送往前线去。”
  
      同时,恰好今天为王公、命妇、大臣们云集光顺门前,向皇帝问候起居的日子。
  
      从泾州百里城赶来的普王,声称有要事向陛下禀告。
  
      “什么,御驾亲征?”金銮殿内,当普王单独对自己说出这个想法时,皇帝最初是愕然的。
  
      但很快,就好像有几百只蚂蚁在他周身和心头爬动啮咬,是痒痒无比。
  
      普王果然会投自己所好。
  
      趁着这大捷的同时,朕还不顺势上去,借着这股东风,君臣两开花,岂不美哉。
  
      不过皇帝还是有点害怕,他嗫喏着问普王,“征讨党项的是朕所设立的御营各军没错,不过高岳临行前,朕曾答应他,连各路监军使都不得对战事指手画脚,前线各方都由你都统长史负责,如朕御驾亲征,高岳他不高兴的话,为之奈何?”
  
      普王就说:“汲公虽在黑水取得大捷,可党项依旧在白城子负隅顽抗,这时陛下亲临,我军士气必然大振,一鼓作气攻陷城池,这也是得蒙陛下您的威灵之福啊!”
  
      这么一说,皇帝顿时觉得朕对于整个战局太重要了。
  
      况且高岳曾经和自己问对时,也答应过,对叛羌扫尾时,朕是可以御驾亲征的嘛。
  
      看着皇帝走来走去,焦躁不安,普王就再进一步,说和汲公的交涉便交给小王我了,旬日内必给陛下好消息。
  
      “且慢,朕要是亲征的话,这京师和政事堂......”
  
      “太子如今已是壮龄,可以监国了,况且还有董中郎和陆门郎两位宰臣留后,陛下何忧之有呢。”普王这话,让皇帝立刻喜笑颜开。
  
      对啊,就此让太子锻炼下实际的政务,也是好的。
  
      “嗯,朕也曾是天下兵马元帅,那过去的戎马岁月时时刻刻激荡在朕的心底,便传话给汲公,只说朕想要登统万城南山处,凭轼观军校、儿郎们围猎叛羌。”
  
      好几百里外的统万城,沿着奢延水、无定河的河畔和山谷,唐军营垒漫山遍野,宛若鱼鳞般密集,其中高岳在城北的空旷地,要求士兵掘出三处炮垒来,共架设大铜炮三十五门,每日自不同角度,交叉轰击统万城平朔门两侧的城墙和角楼。
  
      沉重的炮弹不断射中在统万城高耸的角楼上,可这名城的坚固程度真的不同凡响,往往只是飞溅起一些白色的粉末烟雾,炮弹便坠落下来,打了数日,直到把事前所携带的炮弹打完,也未能轰塌任何一段城墙来。
  
      同样的,神策决胜军在统万城南面“朝宋门”,架设的八门火炮,所遭遇的局面也是如此。
  
      “暂且不用轰下去,让张保百带一千兵马,在契吴山上砍伐大树,再运到营地里来。”此外高岳还派人,要他们从葭芦山、米脂处紧急调运更多的神雷药和弹丸来。
  
      “逸崧,对此城还是要攻心策略为上啊!”杜黄裳建言道。
  
      高岳点点头,说门郎此言对仆受益良多,统万城虽大,储存粮食充裕,但毕竟有限,承载不了近十万的平夏部族人,拓跋朝晖已开始往外疏散,其实说是疏散,在我唐围城营垒前和轻骑的游走抓捕下,基本全都被俘虏。据我测算,整座统万城站城墙守垛口、守敌楼,还有内城里的预备军力,统统加在一起,也不过一万五千到两万人左右,下面便是攻心和奇袭的战术了。
  
      毕竟拓跋朝晖的小儿子在我们的手中。
  
      杜黄裳退去后,高岳回到帐幕的后庭处,隔着屏风,梳着男子发髻穿着猎衣的阿藏也即是崔云裳转了出来,“姊夫。”
  
      “嗯。”高岳答应着,接着便和阿藏在屏风后,仔细交谈了很长时间......
  
      “圣主要来此御驾亲征?”来日,当高岳集合诸位于帐幕中议事时,贾耽、杜黄裳等无不色变。
  
      “圣主只是说要观猎且亲手分发激赏钱而已,并没说要指麾战事。”高岳宽慰说。
  
      可众人犹自脸色苍白,内心不安。
  
      “那逸崧你?”贾耽如此询问高岳的态度。
  
      “其实圣主来此观猎督战也好,一来可落敌胆气,二来激励三军将士,三来白城子陷落后,圣主可亲临大河,威震塞外(指回纥),顺便将德阳公主送嫁,并让武义可汗出大军,配合我唐随后光复河陇的大举。”高岳居然赞同御驾亲征,另外他还敏锐指出,这样还能震慑下关东那些蠢蠢欲动图谋不轨的方镇,可谓一举数得。
  
      “那国事奈何?”杜黄裳便问。
  
      毕竟先前出军讨伐统万城,就一下子出动了三位宰相(高岳、贾耽、杜黄裳)级别,和拓跋朝晖作战,可谓“三相一天子会战”。
  
      现在我唐天子也要掺和进来,那可就是“三相二天子会战”了。
  
      那朝堂可就空了,整个国政、国计,难道就指望陆贽吗?反正没人指望董晋的。
  
      “太子聪敏仁爱,可上奏圣主,以太子监国。”高岳当即说出来,意思就是要看贾耽和杜黄裳的态度。
  
      贾和杜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这样很迅速的,京西的神策护军中尉西门粲,就将“白城子前线的宰相们一致同意,并希望圣主车驾亲临朔方,以此激励将士用命平叛”的消息,传递到了长安城。
  
      皇帝开心到几乎昏厥,当时就把霍忠唐来喊来,说二十万贯的激赏钱不够,给朕加到五十万。
  
      霍有些为难,说今年盐利大损,在支百官俸禄、军队花销后,朝廷三司都要荡家底了,要不是西南西北各方镇支援,这仗都难以支撑下去,陛下您的内库也不富余啊,全激赏出去,以后成了定规,再减可就难了。
  
      “让中官持朕的敕令,去关东、东南再宣索!”皇帝彻底不要脸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幸运的苏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