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九十七章 和亲

  崔呈秀故意卖了个关子,见完颜宏等人都是一副急不可耐地样子,这才缓缓道:“崔某斗胆,便替圣天子应下了。倘若各位南迁入关,一应徭役赋税,皆与汉人等同,别无二致。便是读书科举,也是一样。”
  想想崇祯的交待,崔呈秀接着道:“若是贵族不进关南迁,亦不欲重立鲜卑,那么还有一个方案请完颜族长考虑。”
  完颜宏闻言,便好奇道:“甚么方案?请崔大人详细说说。”
  自打见面开始,这完颜宏对崔呈秀便已经换了好多次地称呼,一次比一次亲近,崔呈秀心下也是明镜一般,知道自己此行不虚,这些蛮子马上就要咬了钩了。
  咳了一声,崔呈秀开口道:“自古有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倘若贵族不欲南迁入关耕种,又不想北迁重建故国,那也只能留在此地了。”
  完颜宏道:“不错,总是有些人不愿意南迁进关,不知对于这样儿的部族,大明天子想要如何处理?”
  其实说白了,今天事儿的谈话,这里才是重点——你大明皇帝许给老子好处没问题,但是老子也不是傻的。到时候怼死了建奴,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们锡伯族?建国?老子没兴趣,太远太冷。耕种?老子不会。
  崔呈秀道:“圣天子的意思很简单,便是许锡伯人自治。待平定辽东后,由完颜族长与礼部、户部共同在辽东勘探,择地建锡伯城,到时城中大小官员,皆由锡伯族之人共同选举出来,总督则由完颜族长亲领。”
  完颜宏与锡伯族各部首领闻言,却是大喜过望。这才是最理想的生活啊。既不用耕作,又不用跑得太远,美滴很。
  只是还不待众人开口,崔呈秀接着道:“众位先别忙着高兴。虽然说许了锡伯人自治,但是,也不是没条件的。”
  完颜宏闻言,却是学着汉人的样子拱了拱手,说道:“崔大人请讲。”言语之间,又哪儿还有刚才的一丝粗鄙?
  崔呈秀见完颜宏行礼的样子,颇有些沐猴而冠地味道,却也不去笑他,毕竟这是好现象不是?
  略一沉吟,崔呈秀接着道:“圣天子的意思么,很简单。许自治,但是不许独立。此地要行大明律,其余私斗等行为,皆应杜绝。许保留锡伯族文字语言,但是一应行文奏章,以及以后有书院建立之后地书院教学,皆要教汉字,说汉话,锡伯族文字语言可以保留,但是不能出现在奏章之中。”
  完颜宏还没有说什么,虎尔哈部地首领却是大大咧咧地道:“不好地文字语言还留着他干什么?若是许我们与汉人一般,有先生来教娃子们读书识字,谁还要去学那弯弯曲曲的鸟毛文字?
  别说娃子们了,就是屋里的这些人,又有几个真正会的?若是留下这般麻烦的文字,却是与你方才所说的一视同?对,便是一视同仁,却又不同了么?”
  其他部族首领闻言,亦是纷纷附合。
  舒穆录部地首领也道:“就是,教孩子们那些乱七八糟地东西干什么,还是你们汉人地字儿好看,用不着学那些乱七八糟地玩意儿了。”
  崔呈秀心中暗乱骂一群制杖!这些家伙们崽卖爷田不心疼,老祖宗留下的文字语言说扔就扔。
  只是转念一起,这不挺好的么?都说汉话写汉字,百十年后,谁还记得锡伯族是怎么回事儿?就是记得,只怕也变得和汉人一般无二了吧?到时候史上上写起来,固然是圣天子占了大功,但是我崔某人不也能混个青史留名?
  越想越高兴地崔呈秀却是没有立即答应下来,便说道:“此事某却作不得主,还需要问过圣天子地意思。不过想来,圣天子是乐见其成地。”
  完颜宏闻言,便开口道:“如此,便请崔大人在天子面前替我等多多美言几句了。”
  崔呈秀摸了摸胡须,却是笑道:“这个自然,以后你这同殿为臣,自当互相帮衬,共同为圣天子效命才是。”
  完颜宏也笑道:“崔大人说得是,自当如此,自当如此啊。”
  崔呈秀见此时气氛愈发地热烈起来,便趁热打铁道:“某还有一事,却是要问问完颜族长。”
  完颜宏道:“崔大人请讲。某但有所知,定当无所不言。”
  崔呈秀却是笑道:“某想问的是,却是替圣天子打问的。不知道完颜族长有子女几人?”
  完颜宏道:“这个么,有子女三人。长子已经成婚,次子尚未定下人家。至于小女么,年方十六,乃是这方圆百里有名的美人儿,因为某私心难舍,故而不曾许配人家。”
  话里话外,却是留足了话头。你大明皇帝要和亲,我这儿有儿子能娶,便是你想要广收后宫,我这也有个女儿准备着。
  其他几个部族首领却是面面相觑,这狗日的完颜宏为了巴结崇祯皇帝,当真是一点点儿面皮都不要了,向来被他藏着掖着的完颜玉卓看样子都要被她卖给大明天子了。
  崔呈秀心下也是好笑,方才那个精明的汉子不知道哪儿去了,如今地完颜宏,更像是推荐自己一双儿女的媒婆一般。
  虽然心下感觉好笑,崔呈秀却不敢忘了崇祯皇帝的吩咐,便接着道:“那倒是要恭喜完颜族长了。儿女双全才是福啊。”
  完颜宏咧嘴笑道:“谢崔大人吉言。只是不知崔大人方才所言是指?”
  崔呈秀笑道:“其实和完颜族长所想地差不多。
  我大明向来一曾对外和亲,因为,令郎若是想尚公主,还得先入了汉籍才是。更何况,如今天子正当年少,膝下尚无公主。与圣天子平辈地公主又都已经出嫁,因此上,令公子可以说是没甚么机会了。”
  完颜宏闻言,失望中却又怀着一丝希冀道:“莫非是小女?”
  崔呈秀笑道:“不错,正是令媛。当天天子正当青春年少,早闻令媛天仙一般的人物,可入宫伺俸天子。”
  推荐作者群里好基友的一本历史书《战国赵为王》,曾经在数据榜单上碾过暴君。当然,现在是暴君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