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人生不是史诗 > 第100章 酒楼 二

  “我也不要你们的银子,只要你们谁喂饱我的貂儿,它便送给你们了!”
  少女的话音一落,怀里的白貂瞬间跳了起来,半空中,白貂的身体不断变大,直到变成了猛虎一般大小,一落地就踩碎了两张桌子!
  那个咄咄逼人的家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变大的白貂一口咬掉了头颅,另一个家仆被吓得瘫软在地,浑身瑟瑟发抖,一脸的惊恐。
  “啊——”
  伴随着无头家仆的尸体摔在了地上,客栈里响起了一阵阵尖叫,尤其是楼梯上的两个少女,小脸煞白,差点就要被吓昏过去。
  咔——
  第二个家仆也步入了前一位的后尘,瘫软在地的他对于白貂来说就是送上门的食物,只见白貂一个伸头,瞬间要断了他的脖子。
  鲜血在酒楼的大堂上四处喷溅,此时即使是见多识广的金老板也撑不住了,只见他大喊了一声妖怪,撒开腿就冲着酒楼门口跑去。
  不得不说,虽然金老板的体型有些微胖,跑起来却一点也不输于常人,此时的他可谓使出了吃奶的劲,眼看就跑到了酒楼门口。
  瓢泼一样的暴雨依然在下,金老板已经听到了门外扑面而来的水汽,然而还没等他露出庆幸之色,一股巨力从背后传来,顿时将他压倒在了地上!
  金老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颤颤巍巍的侧过头,果然,一张血盆大口近在咫尺,看到这张滴着血滴的巨口,金掌柜两眼一翻,十分干脆的昏了过去。
  “琪琪格,算了吧!”
  就在白貂即将咬断金老板的喉咙的时候,小禾说话了,她看着酒楼里的众人,脸上露出一丝不忍。
  “哎呀,小禾,你忘了我们一路上是怎么被骗的吗?你看看这些人,一个个穿得都这么好看,一定很有钱,这个世上,有钱的都是坏人!”
  见小禾阻止自己,琪琪格顿时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听到琪琪格的劝告,小禾明显的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等我把这些人都杀了,把他们的钱都抢过来,我们就可以去施舍那些乞丐,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小孩子买吃的……”
  看到小禾脸上的迟疑,琪琪格脸色一喜,接着谆谆善诱道。
  “啪!”一根筷子狠狠的敲在了少女的后脑勺上。
  “哎呀!谁打我!”
  琪琪格捂着脑袋,一脸气愤,她转过头,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青衫剑客。
  “先生!”看到这位青衫剑客,小禾顿时一脸惊喜的喊道。
  “好久不见了,小禾。”
  张硕笑眯眯的摸了摸小禾的脑袋,几个月不见,小丫头长高了不少。
  小禾低着头,一脸的乖巧。
  “原来你就是小禾经常念叨的那个先生!”这时候,被敲了脑袋的琪琪格跳了出来,一脸不悦的喊道,“为什么要打我?”
  “小小年纪,仗着几手咒术就敢杀人越货,我不管你的师长是怎么教导你的,但是别把小禾带坏了!”
  看到这个看起来十分天真烂漫,实际上却视人命如草芥的少女,张硕冷着脸说道。
  “什么?我把小禾带坏了?”听到张硕的话,琪琪格顿时变得怒不可支,只见她手一招,喊道“貂儿,给我好好教训他!”
  白貂得到命令,立即放弃了昏倒的金老板,朝着张硕扑了过来,半空中掀起了一股腥风,这味道让张硕眉头一皱。
  碰!一声巨响,地面的石板顿时四分五裂!
  待灰尘散去,眼前的景象让琪琪格目瞪口呆!
  张硕的一只手依然停在小禾的头顶,另一只手牢牢地的摁住了白貂的额头,此时白貂的四肢有一大半都陷入了地下,尽管它不断费力的挣扎,但是张硕的手却像一座山,巍然不动!
  呼!
  张硕掌心一震,一股灵气从他的手上渗入了白貂的眉心之中。
  琪琪格施术的过程很隐蔽,但是没有逃过张硕的法眼,当灵气渗入了白貂的眉心之后,一股黑色的雾气被逼了出来,白貂体型顿时急剧缩小,变成了原来的模样。
  把恢复原形的白貂提在手里,张硕冷冷的瞥了琪琪格一眼。
  “你……你……你要做什么!”
  琪琪格被张硕的眼神吓得连忙后退,差点被地上的桌椅绊倒在地。
  “先生!琪琪格她不是故意要冒犯的。”
  刚刚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小禾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了这时,她才回过神来。
  “哼!看在小禾的份上,我就饶了你这一次!”
  张硕发出一声冷哼,把不断挣扎的白貂丢到了琪琪格的怀里,语气中带着几分训斥。
  别看张硕这样凶神恶煞的,其实这都是他装出来的,恐吓小朋友什么的,他做起来总是有一种负罪感。
  眼前这个叫琪琪格的小丫头虽然视人命如草芥,但是算不上一个恶人。
  在密语山脉,张硕认识了很多宗师,他们的言谈之间完全没有把普通人放在眼里,相信其他的修士也是一样,特别是如今仙路重开,仙凡之隔会更加明显。
  张硕借用过师父的力量,深深的明白一位人仙的可怕之处,一剑灭国不敢说,但是一剑灭城轻而易举!
  在个体的力量差距如此巨大的情况下,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尤为明显!
  张硕不会觉得琪琪格是个恶人,因为在如今的修行界,大多数修士都是这样。
  但是他不想小禾也变得和这些修士一样,小禾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弟子,他觉得,当初那个在吴寨的小禾就很好。
  可能是真的被张硕吓到了,琪琪格之后就变得老实了不少。
  酒楼是不能待了,特别是死的那两个家仆好像是什么丞相府的,如果不赶快离开,恐怕后面的事情会很麻烦。
  张硕问小禾为什么会来这儿,小禾说她和琪琪格想要去域外洞天看一看。
  张硕也没想到,小禾竟然也是个修行者,得知了小禾的意图之后,他就带着两个小丫头离开了酒楼,前往了柢江之中的传送阵。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