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文字之超车帝 > 第五十六章 生活

  武内秀将阿树留下来的纸条收好,之前与他相处的时候,总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更像是说得来的朋友,但是看到纸条的这一秒钟,觉得还有亲情的触动。
  来到日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阿树和池谷他们。这些原本只能够在漫画里面定格的形象,如今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对于曾经的漫画迷来讲,绝对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冲了一个澡,将浑身的酒气和汗臭味冲刷掉,披着浴袍的武内秀,从冰箱里面翻出饼干之类的,想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湿哒哒的头发还没有吹干,昨天的疲惫感已经消失不见。
  武内秀坐在椅子上,一边咀嚼着奶香味的饼干,一边去看不知道阿树什么时候买的,已经过了日期的报纸。
  这是他第一次关注日本的时事新闻,还有在群马县发生的事情。因为他来自未来的世界,所以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关心程度并不怎么高。
  看着报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他抽取了一些搭配图片的文章报道去看。
  有一页是专门说群马县的,里面没有任何内容是和车手以及飙车相关的。但是配图,却是武内秀觉得十分感兴趣的。
  因为这个文章上面的图片,不是别的,而是一家画作的展览馆。他现在名义上的身份是画家,也继承了这个身体的才能,自然眼睛无法挪开。
  上面的内容,粗略的看了一遍。
  大概的意思是,在日本全国境内极具规模的油画展览,从关西到关东,将要在群马县进行这一站的巡展。到时候很多名家的作品都将会在这个展览馆进行展出,其中不乏一些世界上都有知名度的名画,会吸引很多绘画爱好者,以及喜欢收藏的有钱人。
  武内秀的目光落在报纸上,他沉默了很久,都在思考着事情。
  自己现在很穷,银行卡里的数字几乎快要搬空,购买EG6,加上后续的改装,以及加油和保养,都需要用到钱。之前卖画赚到的钱,已经无法再支撑自己日后的生活所需了。
  这一点,他没有告诉给任何一个人。连阿树都以为,他只是哭穷而已,一个美国归来的画家,怎么可能会潦倒这个程度。
  车手的烧钱的速度,远远超出一般人的生计。想要功成名就,作为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人,真的很艰难。在群马县,又有几个像是高桥兄弟一样,家境优越的富二代。
  他看着这一篇报道出了神,因为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是绝对的现实因素。
  其实画家和车手这两件事情并不是冲突,或者说是耽误彼此的。如果说武内秀一边创作绘画,一边去执着开车这件事,不会沦落到坐吃山空的地步。
  但是......
  这里是日本!一个全新的生存环境!
  而他的画家身份,能够吃的通,是因为他在美国已经结交了圈子里的朋友,有固定的主顾会通过画社联系他,主动购买他的画作。
  而在日本呢?根本没有人认识他,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这个地方的圈子!武内秀是谁?他画的东西,是否有价值?需要重新去被定义!
  可以说,画家是需要日积月累,才能够赚钱的一门行当。
  现在回到这里,无异于将自己抛弃在了未开肯的荒漠。
  武内秀现在想来,这一刻知道自己是车手身份的人,应该多过知道自己是画家。毕竟昨晚的那一战,应该是被车手圈子认可了他的存在。
  当他看见这个画展的时候,武内秀知道,自己的机遇来了。
  能不能重新的融入到这个圈子里,首先要认识一些画社之类的,还有欣赏自己画作的人!他没有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举世瞩目的艺术家。
  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通过画画赚到钱,满足自己的生活来源,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开车。
  最后看向这个报纸落款的日期,以及展览的时间。
  展览会在这家展馆维持一周的时间,而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
  还好是今天看到的。
  武内秀记住了展馆的位置,他没心思吃早餐了,到卫生间吹干了头发,换上了一身衣服。拿着钱包和车钥匙,在楼下找到了阿树昨天晚上帮自己停靠的EG6。
  这侧方位停车,也是醉了......
  看着倾斜在道路一侧的爱车,武内秀哭笑不得,难道这个小子是怕刮花了自己的轮毂,才留出这么大的空距?
  ......
  比赛的结果并不能够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更加没办法动摇现实世界维持运转的规律。
  胜利的荣耀,完成比赛的激动,都停留在昨天晚上的秋名山。每个人都有梦想,武内秀也一样。他的梦想其实很粗俗,也很现实。
  什么时候,能够通过比赛,通过飙车赚到钱,自己就算完成了梦想。
  而上一世,虽然作为地下车手是有收入的。但是真正意义上能够算得上挣到钱,是参加职业联赛,有了厂商的赞助,以及车队的奖金。
  但是在眼看着到达梦想之前,他却因为一场比赛事故,断送了这一切。
  现在想想,真的很可惜!
  武内秀现在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如果打破自己现在的处境,让画家的身份,去拖衬着自己车手的热爱!
  也许在这个世界,指望飙车赚到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作为喜爱的事业,先不谈利益,坚持下去就好。
  到达展览馆的时候,在安保人员的指引下,找到了停车场。
  果然来看画展的,大部分都是生活无忧,一些需要提升生活品质的有钱人。EG6停靠在这里,只是不起眼的一份子。
  看见的多是一些豪车品牌。要知道奔驰宝马,在九几年的日本,绝对是身份的象征。
  武内秀只是普通观看展览的爱好者,所以入馆自然是收取门票的。
  门票的价格不菲,相当于他加满一箱油。
  想想有些无奈,之前参展,自己都是作为创作者,被举办方邀请来的。现在这样光顾一家展览馆还是头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