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刘备的日常 > 1.127 徵辟天下

      正如郑泰所言。
  
      今汉千石之官,月谷九十斛,年俸一千零八十石。二千石官,月谷百二十斛,年俸一千四百四十石。所差不过三百六十石。然蓟国上币,却可“以一兑五”。蓟国领食千石俸者,折两汉五铢一百六十二万!
  
      相差足有百万。远非寻常二千石官可比。
  
      “石之美者,价高者得。”郑泰这便拱手承让:“内官此去洛阳,当代我主,如实回禀陛下。”
  
      “哼!”解步拂袖而去。转而一想,买卖不成仁义在。再者说来,陛下、蓟王皆同气连枝。切不可在蓟王门下,有失体面。便又急忙回身行礼:“奴婢告辞。”
  
      “不送。”郑泰肃容回礼。
  
      如此,有礼有节。皆不失体面。
  
      目送解步登车离去,再回首,司马直已出门庭,自跪道旁:
  
      “臣,司马直,谨奉辅汉大将军命。”
  
      本还心存一丝忐忑的郑泰,涣然冰释。便从袖中取出蓟王诏书,双手奉上:“诏书在此,明庭速速请起。”
  
      “谢上使。”司马直,奉诏起身。郑泰门下督的官位虽不高,却是征辟使。代主宣诏,如蓟王亲临。司马直自当深谢。
  
      “新昌虽远在幽州,主公却近在陇右。明庭且与我同上陇山,面见主公。”郑泰又道:“家人当同往。再共赴蓟国上任不迟。”
  
      “敢不从命。”司马直再拜。
  
      “叔异,此去蓟国,断不可少了我等啊。”便有族中长辈自人群中呼喊。乱世之中,蓟国乃极乐净土,世外桃源。旁人求之而不可得。如今良机便摆在眼前,又岂能失之交臂,抱憾终身。
  
      “这……”司马直面露难色。
  
      郑泰却朗声道:“凡司马君宗亲,皆可同往。”
  
      一时山呼海啸。
  
      “我一人应辟,岂能拖家带口。”司马直急道。
  
      郑泰却笑:“无妨。明庭可知,郑某领宗亲好友,数万之众,奔赴陇山。主公非但亲迎,还授我门下督之职。又修造城邑、梯田,令我宗人安居。更何况。蓟都临乡城,非爵民功臣不得迁入。明庭既得千石俸,当可将宗亲一同迁入。”
  
      “原来如此。”司马直,愁肠顿消。大乱将至,能举族迁往蓟国。自是上上之选。
  
      这便与宗人收拾行囊,变卖田产,同赴陇山。
  
      话说。刘备筑临乡之初,便未雨绸缪。将王都分为内中外三郭。内城横竖一里。乃比照古礼督造之王城。中郭为百官治所与居所。外郭则为蓟国爵民与百官宗亲所居。外郭向南,已与南港连成一体。如此巨大之城郭,足够安置十万余众。随六县之后又并五县,黄金台捷报频传。多有人举族迁入。临乡城编户,也已破万。
  
      南港亦多次扩建。呈“喦”字形。
  
      其上半部“品”字之“大口”为内中外三郭之临乡王都。“品”字下部二“小口”,左为民港城,右侧为军港城。
  
      “喦”字下半部“山”字,三竖一横。“竖”为七条轨路列肆。“横”便是港口堤上长街。长街濒临水岸,岸下排设“非”字形轮船泊位。因往来商船太多,泊位爆满,常拥堵无法停靠。年前,河道随之拓宽一倍有余。南港水路,本就是人工开挖,刘备先前便留有余量。再挖不难。
  
      南港亦有编户,五万余口。与泉州港,一上一下,一内一外,并列为蓟国第一良港。有“南河泉海”之称。
  
      会其意不难。
  
      南港是内河港口,称“南河”。泉州乃外海港口,称“泉海”。并称“南河泉海”。
  
      郑泰马到功成,还未启程,便将喜报,六百里传回陇山。
  
      刘备大喜过望。转而深思,灵光一现。
  
      “徵辟制”,不就是自幼时便梦寐以求的人才招募系统吗!初来时,刘备曾感叹“低武低魔”也就罢了。怎么连个系统也没有。待逐渐长大,融入当下。刘备这才如梦初醒。后世那些讨巧的设定,老祖宗都有啊。
  
      不过是等级不够,没有开放啊。
  
      比如徵辟。待刘备中西域而立幕府,位同三公。便自动获得徵辟权限了哇!
  
      领先世界一千年的两汉。可不是后世一个所谓的“系统”能够设定。先前的自己,得有多……孤陋寡闻,不学无术;千人一面,井底之蛙。一知半解,不求甚解,乱入三国。能活过三集,已是祖坟冒烟。
  
      言归正传。
  
      思绪如脱缰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
  
      稳住!
  
      让孤想想,还有哪些猛将奇谋,未曾出山。未曾出世,非人力可为。便先缓一缓。
  
      郭嘉今年多大。十四?可先徵辟入蓟国太学坛。
  
      徐福青春几何。不知道?再去寻找。
  
      诸葛丞相……开春才四岁。哦……还是虚岁。他兄长多大?
  
      法正、庞统、周瑜、鲁肃、陆逊……哦,周瑜是孤师弟,早在碗里。
  
      淡定。
  
      “来人。”
  
      “臣在。”史涣闻声入殿。
  
      刘备张了张口,却又无言以对。
  
      天下人才,何其多也。然从何处下手。还有便是,若离开了旧有环境,历史上的那些风流人物,是否还能闪烁星空。切不可揠苗助长。万一急功近利,杀鸡取卵。弄巧成拙,悔之晚矣。
  
      “六百里传令门下督,司马氏乃河内大姓,若别有贤良,当自行辟之。俸禄六百至千石,可自行定夺。”
  
      “……喏。”史涣遂去传令。
  
      史涣刚出云霞殿,正遇李儒觐见。
  
      见史涣面露疑色,李儒这便出声询问。史涣便将蓟王口谕,向左丞道来:“主公此令,是否……”
  
      “别有所指。”李儒笑道:“主公必是动了举贤之念。”
  
      “所谓有的放矢。”史涣又道:“主公此令,却并未言明,征辟何人。反令门下督,便宜行事。此举,是否有失严谨。”
  
      “麒麟善识人辨物。”李儒笑道:“此举,与千金买马骨,如出一辙。”
  
      “试想,主公之门下督,皆可自行征辟千石高官。天下怀才之人,岂不趋之若鹜。如戏丞,拦路当车,毛遂自荐者,何其多也。”
  
      史涣恍然大悟:“主公车驾不常出,然幕府公车何其多也。若知此令,只需是幕府马车,便可自行拦下。载入……”
  
      “四海馆。”李儒遥遥一指。
  
      “或是四方馆。”史涣目露精光,抱拳施礼:“谢右丞指点迷津。”
  
      “公刘且速去。可从长史处,取留白幕府诏书数卷,一并送与门下督。”李儒将‘千里留白书’之计,信手补完。
  
      “喏!”史涣大步而去。
  
      “千里留白书”遂与“千金买马骨”并著于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熏香如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