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警之灾厄纪元 > 第一千五十九章 触动的心
自从第一军团接收马拉尼城后,宾利国原有的军队就被解散了。
  
  现在驻守马拉尼城各处的士兵,都是第一军团麾下的兵员。
  
  指挥官?
  
  在车旁的士兵向后面的车辆看了看。
  
  连忙转身向哨卡方向道:“立即放行!”
  
  在呼声中,几道墨绿色的身影从岗亭中奔了出来,挪开了道路上的障碍物。
  
  障碍物消失了,车队继续前进,从哨卡旁呼吸而过,驶上了向城墙上方攀登的道路。
  
  站得越高,看得越远。
  
  当车队顺着道路越爬越高时,向城中望去,一切尽收眼底。
  
  不久,在“强劲”的轰鸣声中,车队驶上了城墙。
  
  当亲身抵达城墙上时,才能让人清晰的知晓城墙是多么的宽大。
  
  看着车外空间宽阔的城墙,李蒙的目光很是新奇。
  
  人类的创造力还真是强大,在求生的压迫下,竟然能够建造如此高大的城墙。
  
  足够高当然不行,也要足够厚。
  
  马拉尼城的城墙高七十米,而厚度恐怕超过了二十米。
  
  这仅仅只是城头的厚度,最底层的厚度已然超过了三十米。
  
  这让行驶在城头上的车队,空间显得很是宽裕。
  
  别说一辆车了,就算十辆车并排行驶也没有任何问题。
  
  “停!”
  
  李蒙叫停了车队。
  
  在车中可无法看到什么,两边的城垛,阻挡了视线。
  
  在城墙上,车队停了下来。
  
  带着一行人,李蒙从车中走了下来,来到了内侧一方的城垛前。
  
  不知不觉,在城墙上行驶的车队已经进入了城区中。
  
  向城中望去,一副宏伟的画面映入了眼中。
  
  站得高,看得远,整座城市一览无遗。
  
  街道上的车辆,行人,看上去是那般的小,就好像蚂蚁一般在移动着。
  
  风在吹拂着,在高处,风也更强了。
  
  站在李蒙身旁的几女,衣裙飘荡,呼呼作响。
  
  站在城垛前,李蒙静静的看着马拉尼城。
  
  战火已经消失好几个月了,经历过战火洗礼的马拉尼城,依旧还残留着战火的痕迹,有些街道,有些建筑,还在施工中,那一抹的乌黑,能够让人想到曾经的硝烟战火。
  
  撩起额前一束银色的发丝,看着城中,咲夜轻声道:“如果没有战争,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得到改变,第一军团的到来成为了这个国家改变的契机,新的权利,新的政体,对这个国家的平民来说,至少他们更加自由了。”
  
  自由?
  
  是精神上的自由?还是身体上的自由呢?
  
  人生在世,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在战争的时代更是如此。
  
  第一军团发动战争,作为魁首的李蒙,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
  
  微微一笑,李蒙看向了身侧的咲夜,询问道:“如今的人类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想要把这盘散沙揉捏成一个整体,咲夜!你认为该怎么做?是铁血的统治,还是仁慈的教化?”
  
  对于这个问题,稍想了片刻,咲夜便有了答案。
  
  咲夜回答道:“人类的情感是极其丰富的,就算再过百年,千年,甚至万年,人类的思想都不可能得到统一,就算因某种原因统一了,也会很快的分裂,要想人类团结,必须用铁血的手段进行统治,只要统治阶级稳固,有着统一的思想,人类的团结就不会破裂。”
  
  很有意义的回答。
  
  对于咲夜这个回答,李蒙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
  
  只是微微一笑,目光重新看向了城市方向。
  
  而一旁的咲夜则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殿下。
  
  咲夜相信,殿下会问这个问题,必定有着缘由。
  
  至于是什么缘由,就不是咲夜所能知道的了,她只能随着殿下的视线望向了城中。
  
  就在这时,在城墙不远处的下方,也不知为何,街道上突然骚乱了起来。
  
  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引起了李蒙的注意,目光投向了骚乱之地。
  
  在街道的一角,一群小小的身影围上了一辆臃肿的卡车。
  
  在卡车上有着几人,他们不断从车上扔下了一些东西。
  
  距离虽远,但李蒙也看清了那些东西是什么。
  
  那是装着一些食物的塑料袋,里面的东西五颜六色的,也不知是什么。
  
  而那些小小的身影则是一群身穿破烂的孩子,他们正在哄抢着,场面十分的混乱。
  
  对于街道上的混乱。咲夜也看到了这一幕,她解释道:“这些都是流浪街头的孤儿,他们之中,有的是被抛弃的,有的是因为失去了父母而流浪街头,在宾利国,由于没有类似孤儿院的地方,他们只能乞讨为生。”
  
  “在第一军团接收马拉尼城时,城中饿死了不少流浪的孤儿,他们的尸首遍布各个角落,这引起了第一军团注意,于是便命令当地的民事部门去处理这件事。”
  
  对于这种现象的出现,李蒙没有太过意外。
  
  在这个时代,人类的生存是充满艰辛的,大多数人都为了温饱而奔波着。
  
  而对幼小的孩子来说,一旦失去了父母的保护,下场往往是凄惨的。
  
  要么饿死,要么流浪街道以乞讨为生。
  
  在这样环境恶劣的世界中,流浪街头,往往与“死亡”没有任何区别。
  
  看着下方正在哄抢食物的小小身影们,李蒙沉默了。
  
  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又或许第六感让她感应到了什么。
  
  在哄抢食物的人群中,唯有她站了起来,那脏兮兮的脸庞仰望着,疑惑而又迷茫的看向了墙头。
  
  她那黑色的瞳孔中透露着极其丰富的负面情感,有茫然,有死寂,有绝望,更有着对未来的恐惧。
  
  她虽看不到墙头李蒙的存在,但对于人群中的她,李蒙却注意到了。
  
  漆黑的瞳孔中透露出的情感,触动了李蒙的心。
  
  (.=)

Ps:书友们,我是吃番薯的红苕,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