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抚剑吟啸 > 第三十九章 两个冤家,就这样在

  每天,阳光顺着四周陡峭的石壁,一点点往下移动,移到一半就停止了。
  过了正午,光线开始从另外一边石壁,慢慢往上爬去,爬上峭壁,最后在峭壁顶上消失,一天就这样过去。
  只有到了盛夏的正午,烈日当头,这井底才会照射到一小会儿阳光。
  鬼见愁打从那天走后,再也没有露面,小姐和田原两人轮番察看那里的岩壁,连条缝隙也找不到。
  看样子控制门的机关装在洞内,鬼见愁原打算捉到公孙望后,就把他带到这里,石门一关,两个人谁也别想出去,你不白头偕老也得白头偕老。
  放眼观望,四周都是光溜溜的湿滑的石灰溶岩,一高百丈,连个落手落脚的地方也没有,想爬上去,连只猫也做不到。
  草屋很小,只有一个单间。屋内的陈设也相当简单,一床一桌一椅,蒙着厚厚的尘埃,显然已好久没人动过。
  小姐住在屋内,田原自然只有歇宿在屋外,溪旁花畔,困了就睡上一会,好在这里的气温并不太凉。
  壁高地深,空气中滞留着浓郁的花香,久久不能散去,一年四季,因为地热的调节,这里四季如春,花开得特别肥硕,艳得阴森,与外边截然有异。
  田原小心翼翼,不敢靠近草屋。
  小姐在草屋里蜷缩着,一连几天都未露面。
  饶是她武功高强,嘴皮子厉害,落到这个地步,又能怎么办呢?
  她自小在落花门长大,很少与外界接触,落花门的弟子佣仆都是女的,不见一个男子,长这么大,小姐还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处,且对方和自己一般年纪。
  娘又特别告诫不可伤他,再加上鬼见愁先前的一番言语聒噪,羞得小姐躲在草屋里,连个照面也不敢和他打。
  小姐嘴不饶人,其实脸皮却薄得很,这次出来罩着面纱,倒不是怕被人识破身份,马车一响,谁不知道她落花门的,能坐落花门主马车的,除了娘和她,还会有谁呢?
  小姐临出门时暗想,这一路去,恐怕要遇上许多粗俗的男子,言语调侃,脸上颇不好看,自己们也不好动不动就与人厮打。
  所以一路过来,大凡事情都由小翠应付,她在帷裳后面有趣地察看,只有万不得已的时候才显身手。
  想起小翠,她的心猛地揪紧了,一阵钻心的痛楚,她的眼角流出晶莹的泪水。
  要是小翠在这可就好了,小翠虽说从小和她一块长大,她对世间的事,不知怎的,却比她要懂得多。
  古怪刁钻,天不怕地不怕,她若在这里,保准有办法对付这小子。
  不像自己,又气又羞又急,又只敢躲在这个棚里。
  小翠的笑在眼前闪动,小翠调皮的神情写在她的脸上,小姐闭上眼睛,想留住这个幻影,小翠忽然就消失了,四周漆黑一片。
  她失声叫道:“小翠,小翠。”
  眼前除了狭小的草屋和简陋的家俱,哪里还有小翠的身影。
  她摇摇头,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她的眼睛,眼前一黑,人就晕倒在桌上。
  小姐一连几天没进食物,早已失去饥饿的感觉,只是觉得四肢无力,手脚发软,人变得恍恍惚惚,再加上忧愤攻心,时常就饿昏过去,昏睡良久,才慢慢悠悠醒转。
  她翻遍整个草屋,只找到一包火镰和几根蜡烛。
  草屋外田原也在寻找,无奈这地方除了花草无别的植物,溪水清澈,连个螺丝也没有,更别说鱼了。
  实在饿得不行,他只好摘些花瓣草叶充饥,他以为草屋里肯定储有食物,并不挂念小姐的饥饱,绝没想到小姐会比他更惨,连花瓣草叶也没的吃。
  鬼见愁对食物向不讲究,身处任何环境,都能找到东西充饥,她一心只想和公孙望单独厮守在这里面,就是死,又有什么好怕的,哪里还想到储存食物。
  小姐从昏迷中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听到有脚步声,慢慢向草屋靠近,她即刻警觉起来,一只手缩向衣袖里,抓住一把花瓣,暗道:你小子要是敢动妄念,我叫你命归黄泉,那可连娘也怪我不得。
  田原迟疑地朝草屋走去,有件事一直憋在他的心头,虽说为时已晚,不说清,他总感到憋得难受。
  许多天了,他都想向她说明,可看到草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不知她在做甚,贸然前去打扰,会不会又惹得她勃然大怒,在他眼里,小姐的脾气是很坏的。
  唉,这也怪不得她,怪只怪自己无意中拍出的那一掌。
  田原在距草屋四、五尺远的地方站住了,嗫嚅道:“小姐,小姐!”
  小姐没有作声,捏着花瓣的手按在桌上,一丝冷笑滑过了她的嘴角。
  田原鼓足勇气咳嗽两声,润了润噪子,说道:
  “小姐,不管你信不信,在下都要和你说,在下并非有意想杀小翠,那一掌,实在,实在是无意为之。”
  透过洞开的窗口,小姐看到田原站在门前,耷拉着脑袋,呆呆地立着。
  就是这人,就是他害了小翠。
  小翠小翠。
  小姐右手一扬,手中的花瓣激射出窗外,缤纷绚烂的花瓣形状、轻重各不相同,在空中飞行的姿式和速度也就不一样,有的上下翩飞,有的平平疾行,有的打着迅猛的旋,飞行中发出尖锐的啸声,令对手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你反应再快,也没办法在这一瞬间使出十余种不同的手法,拨落花瓣,能在落花门“落花迷津”下逃生的人,江湖上至今还未出现。
  田原垂首而立,对朝他飞来的花瓣毫不察觉,眼看花瓣就要击中他的面门,田原命在旦夕。
  窗里跟着飞出一个物件,后出先至,抢在花瓣前面击中田原的小腹,田原“哎哟”一声仆倒在地,花瓣正好擦着他的头顶疾飞过去,田原的命算是保住了。
  但他被这物件猛烈一击,疼得再也起不了身。
  击中他的,是小姐面前的茶碗。
  小姐一气之下施放暗器,并未使足劲道,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
  他能杀了小翆,就有能力可以闪身避开。
  眼看花瓣就要击中他的面门,而他却仍呆呆地立着,情急之下,小姐只好使足劲道,以茶碗击中田原小腹,迫使他倒地躲过花瓣。
  如此一来,小姐自己反倒落个没趣。
  当下气愤至极,一脚踹开门板,人跟着落到田原面前。
  田原正好懵懵懂懂站直身子。
  小姐怒道:“你为何不躲避?”
  田原不解地问:“躲什么?”
  小姐伸手就是一掌,田原人往后面直飞出去。
  小姐本就四肢无力,再加上三次出手用力过度,再也支撑不住,摇摇晃晃瘫软在地。
  田原挣扎着站起来,看到小姐倒在地上,不禁冷汗直冒,他以为又是自己不知怎么搞的,又以内力震伤小姐,吓得脸色煞白。
  “小姐,小姐!”
  小姐蜷曲在地上,脸色苍白,容颜消瘦,和那天见到时判若两人。
  田原赶紧跑到小姐身边,俯下身,低声急呼:
  “小姐,你醒醒,在下,在下……唉!”
  小姐早已失去知觉,紧抿着嘴唇,听不到田原的呼唤。
  田原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额头,手指刚触到小姐细嫩的肌肤,猛地一颤,手急遂缩了回来。
  苍白的面颊顷刻胀得通红。他又唤道:
  “小姐,小姐!”
  小姐还是没有动静。
  田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在心里暗自骂着公孙望,什么鬼功夫,不管你想还不想,冷不防就把人无端端伤害,这回小姐若也死了,鬼见愁就算饶过自己,我自己也饶不了自己,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