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盗男猖 > 第三十九章吸血资本家的另类

  角色不同看问题也不一样,傅民生担心影响升华电子生存,风行天说不从升华电子那边出钱,自然也就不担心,只不过心里还是倾向于按照正常价格交易。
  风行天爱国也罢,为军工事业做贡献也罢,既然他有钱,多付出一些钱不是坏事,但这样会打破商业规律,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怎么办?
  而站在刘自忠角度感觉风行天这是在帮自己,知道自己在调改方面遇到了坎,送给自己一个功劳,让自己顺利完成基地调改计划。
  除了完成调改任务,一笔数目不小的外汇肯定让上头欣喜若狂,在领导眼里刘自忠自然水涨船高。
  站在风行天的角度又是另一样,竖一个榜样不好吗?
  给那些想掏空国有资产的人设置一些障碍也不错,多花点钱多风行天来说不算什么,他只是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送的太多适得其反,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风行天会大把地往外送钱,反正不是他自己的钱。
  这一次把韦风影抬出来,理由也算充分,只不过下一次不能用了而已。
  这件事告一段落,剩下的是刘自忠如何向上级汇报以及他们如何决策,暂时与风行天无关。
  初三这天风行天发现厂子里竟然有人开始干活了,虽然机器没有开动,其他辅助工作都有人在忙,清理车间、准备材料部件等,忙的不亦说乎。
  风行天懵逼,初三不是回娘家吗?
  “老傅,咋搞的,这帮子人不过年了,不陪着婆娘回家有好果子吃吗?”
  进入厂办一眼看见傅民生,便嚷嚷开了。
  傅民生笑了笑,没觉着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部分爷们陪着老婆去了娘家,也有一部分没去,各家有个家的情况,他们不去那就是与老婆商量好了,你操那心干嘛。这种情况以前也有,今年特别多而已。我跟你说啊,过年的时间里我发现年轻人学技术求知识的欲望相当强烈,办夜校这件事还真要抓紧安排,今天我就与老郑他们商量一下。”
  现在的职工真把厂子当成自己家了,爱厂爱家都应该提倡。
  “这是好事啊,一定要大力支持。另外,这边安排好之后,你先到机械厂那边帮助鲁抗开好头,一切就按照咱们这边复制,尤其是技术等级要抓好,先把机器开起来,让他们加工某一个零件,考评他们的技术能力,登记在册备案。开好头你就别管了,别忘了电子器件厂还有一大摊子。”
  傅民生笑道:“八字还没有一撇你这边就准备插手,不怕中间有变化?”
  风行天撇撇嘴:“你觉着可能有变化吗?估计他们一上班先忙这件事,很快就有消息的。这几个厂子原本就是要甩包袱,虽然不好听,但事实就这样,现在有这种机会一下子甩掉,而且还小小地赚一笔,换做你会怎么样,还不麻溜地办妥了。”
  哪怕风行天不说,傅民生难道不知道这其中门道嘛。
  这也是两个人私下里说,有外人在场他俩谁都不会这样说。
  这天下午升华电子股份公司领导层开了一下午会议,连李大山也邀请出席会议。
  会上风行天对领导层做了调整,傅民生书记要兼职未来升华电子器件公司总经理,提升卢宁担任升华电子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李大山担任顾问并辅助卢宁工作,总工程师郑通兼任夜校的校长一职。
  “诸位,新的一年开始了,这一年是关键性一年,大家都已经看到职工高涨热情,虽然我并不提倡他们牺牲休息时间劳动,该工作的好好工作,该休息的时候要好好休息,但这种与企业共命运的精神值得赞扬。春节期间我们欢欣鼓舞,喜笑颜开过了一个好年,但有些人这个年并不轻松,同类企业估计也应该知道市场上出现了一个威胁他们生存的产品,能不能睡着觉我不知道,但肯定会绞尽脑汁想办法。”
  说道这里,风行天目光扫了一下全场,结果大多数人表情属于幸灾乐祸。
  这不奇怪,都是竞争性对手,别人好过说明自己不好过,反过来也一样。
  “咱们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想出办法,这不属于我们操心的事情,但有一样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那就是他们不会等死,一定会反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开局没有问题,越往后越危险,我的意思是抓住这个空档期,在收音机这款产品上狠狠捞一把,能捞多少捞多少,为我们下一代新产品面世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为什么提前开工,目的就是为了利用假期这点时间积攒一些库存,正月十五一过估计会有大批商家来提货,还有一些没有营销我们产品的商家会在假期知道有我们这一款商品,至少有一部分会加入到采购行列,开春之后,我们的压力不小。”
  今年的形势上一次风行天提过一次,私下里大家也议论过,对此有充分的认识。
  从风行天的话里,他们还听出来另外的意思,风总没有指望这一款产品走到底,而是另外开发新产品。
  卢宁忍不住问:“风总,听你的意思下一步我们有一款新产品要面世,能透露一下吗?”
  风行天笑骂道:“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你先把眼前这摊子搞好再说。新产品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涉及到许多难题,至少我心里目前还没有底。”
  “呵呵,这不是心急嘛。那我请示一下,万一产品供应不及时,能不能让职工加班加点,减轻供货压力?”
  卢宁提出来的建议也算是解决办法之一,风行天沉吟一会儿,才回答说:“加班可以,但不能让职工太疲劳,那样的话得不偿失。每一位职工加班时间每天不超过三小时,而三小时按照一天计算工资。”
  这个时间段还没有出台加班按照双倍或三倍计算报酬的规定,但风行天不想过分压榨工人,他甚至想付给三倍的工资,不过,大环境不允许,会影响到周围别的单位。
  三个小时按照一天工时计算,在场的人又一次懵逼,这还是吸血的资本家吗?
  傅民生心里暗自诽谤一阵子,还是忍不住说:“你又要加码,职工的工资算一份,加班三小时算一份,再加上双薪制又是一份,这还不算劳保,你说这样的成本有多高?现在效益好,你没有想过万一效益差的时候,没有点资金积累我看你到时候拿什么养活厂子?”
  不光是傅民生反对,其他人也想表达一些观点,风行天不让他们说:“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既然敢这样决定,我就有解决的办法,不必多说。”
  得,不让说大家也没有辙,反正企业是你的。
  丫的,没见过这样的资本家,败家的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