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拂手为云 > 第079章:麻烦了,来一个少一个
澜馨暗示了默许。
  
  之后说起甄椽与施雨梦存在的关系,说不清的暧昧。
  
  许签亮表情老练,让人摸不到深浅,手指搭在脸上的下半部沉思,大男孩的味道似有无存,专注地想着什么。
  
  杜峰看了看澜馨,说:“一条腿的蚂蚱跳跳也就算了,再敢乱来那就由不得他了。”
  
  “多观察。”
  
  许签亮对甄椽规划的尺寸宽松有余,不觉得瘸子甄椽会引以为戒,从而放弃他处心积虑的大好理想,他是有梦想的人,这点挫折既没伤筋又没动骨,甄椽没有理由不坚持。
  
  杜峰也有同感,附和说:“再随他,执迷不悟那也是他的事。”
  
  澜馨没有异议,看着许签亮,柔软的目光飘浮着清澈的波泽,海水一样柔绵。
  
  许签亮熄灭烟头说郑贤在点点山主峰。
  
  “郑贤,郑大将军。”
  
  杜峰裂开了钢板脸,坐不住了,酒也喝了饭也吃了事也谈了,想见的人也见到了,郑贤协助许签亮一路走来杜峰羡慕得牙痒,坐不住想走。
  
  “你们聊,我去找将军私会。”
  
  杜峰走得兴致高昂,被他撇下的酒文化凉了下来。
  
  接下来的情深深没有按照臆想的轨迹缠绵——
  
  澜馨与许签亮相视一笑,续而默然无语,这是一种沉淀,喧嚣之后的静默,两情相持是渐行渐近?此刻,亲密无间?还是渐行渐远,还是生疏了许多?
  
  应该是生疏了许多。
  
  澜馨没有淡忘长期存在的语境,那种意会神悟的交融被什么事物插入,以至于许签亮应变仓促。
  
  其次是许签亮精于世故的这种成熟。
  
  或许她更欣赏许家的见到她的那种感情紧张或拘谨。
  
  什么人把他历练了?
  
  女人的熔炉冶炼了他的成熟。
  
  澜馨确定了她的判断,感到一阵针刺的痛,回到刚才的事情,搁以前许签亮肯定会与山丘上的施雨梦发生碰撞,呵责施雨梦滥用私刑:训导施雨梦,他有绝对的理由,斥责其行为过激,间接地把费德祥中将推向极端。
  
  施雨梦需要训导。
  
  他没有,许家的想了不该想的事,自然训导无力,如此这般的占有欲势必越演越烈。
  
  澜馨站了起来,有些单薄的身体支撑着的白裙有些白亮刺眼,怎么有了这样的感觉许签亮不是不得要领而是心知肚明,孟莜泽之后月叶让他尝尽了女人的甜头,施雨梦存在的诱惑绝不是挥之即去的残花败柳。
  
  许签亮抹了把脸,看着眼前的半杯剩酒,把酒喝了,心思不在酒上。
  
  “许家的。”
  
  澜馨说:“我不需要你的内疚,说我不在意,可能我做不到。”
  
  许签亮愕了一下,心底下微微一震,寻思是哪出了问题?
  
  是月叶?
  
  还是施雨梦?
  
  事大了,苏允因为孟莜泽有了想法,即便不是郝东军可能会有李东军,刘东军,要求感情至清至纯苏允如此,澜馨也是如此,俩人好不容易达成同侍一夫的共识,这下好了。
  
  现在好了,孟莜泽赶走了苏允;月叶或者是施雨梦正在驱逐澜馨的存在。
  
  许签亮感到了茫然,点燃半截香烟,感觉着至纯的烟尘窜进肺腑扩散的快感不仅凝聚了血脉,还把凌乱的神魂汇聚了起来触发感觉向外伸延,感觉着澜馨离开军帐,白裙融入秋天的夜色,白色晶莹,云丝一样如梦似幻,轻盈,典雅,飘丽。
  
  夜色优雅,因为澜馨而清冽。
  
  这个晚上,许签亮喝酒喝到八分醉。
  
  。。。。。。
  
  晨曦的鱼肚还在伸展,来自天外的命令便随了晨曦的光芒翻山越岭。
  
  上方命令65422返回原驻地。
  
  命令澜馨盛京述职。
  
  澜馨充分地意识到针对糅合商贸的全面行动已悄然来临,因为雷鸣上位了。
  
  接到命令65422部队开始撤离。
  
  恒大山脉的一应事物交给了施雨梦的山地部队,看她能不能弄出一朵花,澜馨形成的僵持造成了施雨梦的众望所归,造成了施雨梦雄心勃勃一显身手的愿望变得迫切,其清高傲慢的性格不受任何人左右,即便甄椽说出他要离开,施雨梦不挽留,甚至不问原因,孤傲依旧,甄椽早已经习惯了她的习性。
  
  或许这也是施雨梦和他的默契,不问不等于不关注。
  
  甄椽带走嘻嘻东等五人乘直升机连夜离开营地去了榆洲,留下的死士以张家恩为首继续效命以施雨梦。
  
  让施雨梦没有想到的是65422部队的撤离,就是说亮签签不会继续留在山里他也要走,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说有也有。
  
  怅然若失的惆怅使得施雨梦十分郁闷,吩咐龚敏召集军官开早会,拿出方案上报。
  
  “澜馨指挥长传过来的工作汇总您要不要先看看?”
  
  “拿到会上一起研究。”
  
  龚敏伤愈归队做了施雨梦的侍官,这位被亮签签重伤过的少女一直感到羞愧,被袭胸放到哪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像是衣服被扒了,昨天许签亮尾随甄椽,龚敏把枪支端了起来想要射杀那个流氓,张家恩在她身边用树枝推开了她的枪口,不让她给甄椽招惹麻烦。
  
  张家恩和甄椽一样希望许签亮短命。
  
  龚敏杀不了许签亮,张家恩不让她给甄椽招惹麻烦。
  
  。。。。。。
  
  65422撤离是个大动作,澜馨率先脱离军营扬长而去,或许是命令的下面藏着一份只对她澜馨的急召;或许澜馨有意置他于不顾,意图通过冷落告诫他许签亮:美物不可贪得,否则来一个少一个,得不偿失。
  
  没人顾及许签亮的存在,貌似使用过的***被遗忘。
  
  牛高马大的郑贤地守着许签亮,想了一半天,想起一句问:“我们怎么办?”
  
  “凉拌。”
  
  “孟莜泽的电话你打了没有?”
  
  “你长个心眼好不好?这种电话是可以随便打的吗?还嫌通敌通的不够。”
  
  许签亮沮丧地看着冉冉东升的旭日,热脸贴冷了屁股,难免恼火起来,“走啦!哪来的回哪。”
  
  “点点山还是榆洲?”
  
  许签亮看了一眼陷入晨雾的犄角,魂像是被鬼牵了。
  
  许签亮去了点点山。
  
  杜峰权衡利弊,向澜馨做了报告,附了一句:“我把他接来,我想把他送回去。”
  
  “别管了。”
  
  澜馨清冽的容颜装满了冰寒,揉灭了手里的半截烟,随后把身上的香烟拿了出来一并丢了,感情不是物件,丢不掉才心痛,哪里出了问题?
  
  澜馨真的不知道,还好很快就能见到查娜这事可以和查娜说一说,听查娜怎么说。
  
  许签亮怎么会对施雨梦那种女人发生兴趣?
  
  孟莜泽也就算了,毕竟至真至纯,施雨梦是什么人?
  
  自己真就不如施雨梦?
  
  决定不想的事情,由不得她不想,灵魂交汇,两心互溶,思念成了习惯,一旦缺失那将是怎样的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