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夜诡谈 > 第二十五章 鬼堡 五

  “你,来吧!”管家转过自己歪斜的脑袋从三个小丑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最左边的小丑的身上,指了指他说道。
  最左边的小丑左右看了看,似乎是不太相信是自己被选中,神情十分诧异,手上还忍不住指了指自己。
  “对,就是你!”管家看到这家伙的表情,又提醒道。
  最左边的小丑确认是自己后,对着管家和夫人微微欠身,恭敬的鞠了一躬,这才迈出步子向前走了两步。
  这个小丑的脸上又绿又红的,眼睛周围还涂了一圈蓝色,头发是染成了五颜六色的大波浪样式,一件浮夸的衣服上面挂着数个恐怖玩偶,双手插在宽肥的裤子口袋里,一双大眼睛来回打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呀呵呵!今天能见到鬼堡夫人,乃是我德莱的荣幸,接下来,我将把我的尊敬之意,全部融入进下面的表演中。”德莱裂开自己的嘴,露出两排黑黄的牙齿,来了一段开场词。
  管家还好,一如既往的微笑着,但是,夫人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一抹不耐烦。
  下一秒,德莱的手掌绕着自己的脑袋转了一圈,很好的把注意力都吸引至他的脑袋上。
  “嘎嘣!”他的嘴中发出一声脆响,再看他的脑袋竟然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紧接着,他的两个眼珠子突然弹了出来,两只手举过头顶手掌朝天,左右扭动脖子,来了一段生涩的新疆舞蹈。
  “哈哈~”管家捧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眼中甚至快流出泪水。
  再看夫人,也是一脸的兴致勃勃,不过当她的目光看到德莱黑黄色的牙齿的时候,有一抹嫌弃的神色从脸上闪过。
  “停!”忽然,夫人冷喝一声。
  德莱被吓了一跳,迅速扭回脖子,不料这时候,他的眼珠子因为高速旋转而飞了出去。
  “哎呀!哎呀呀!”觉察到自己的眼珠子没了的德莱,惊呼一声,蹲下自己的身子,满脸惊恐的摸索着自己的眼珠子。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管家笑得更厉害了,眼角那滴泪水也终于凝结完毕。
  德莱花了将近一分钟才找全了自己的两只眼睛,然后“嘣”的一声按上。
  被按上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终于来到了正常的位置停下,德莱这时摆出一脸尬尴的笑容,点头哈腰的对着夫人。
  “表演还不错!”夫人扭过头朝着笑得已经不行管家的说道。
  听到夫人开口,上一秒还笑得快要断气的管家,突然脸上的肌肉收缩,笑意全无。
  “是,还不错!”管家一本正经的欠着身子回答道。
  得到这个评论的德莱很开心,激动的神色爬上他的大花脸上。
  “不过!”夫人的话锋一转,在其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甚至可以感觉到,整片区域内的温度都下降了两度,德莱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只听得夫人又说道,“我不喜欢你的牙齿,来,让我的小狗狗,”
  说到这里的时候,夫人刻意停顿一下,下一秒,她的眼睛瞳仁忽然变成了血红之色,嘴巴里的牙齿也都变成了三角形,像是咆哮一样的吼道,
  “吃了它!”
  德莱的表情瞬间呆滞,眼神被恐惧占领。
  “啊呜!”一声狼吼旋即回荡整个鬼堡,转瞬,飞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不,不,不,夫人,我,我还会很多才艺,我,我能逗您笑的,求求您放过我吧,求求您!”德莱浑身开始发抖,他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正在向自己靠近,不禁跪倒在地,不停的朝着夫人的方向磕头,嘴中磕磕巴巴的说道。
  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形,夫人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您,您不是讨厌我的牙吗,我,我,”德莱看夫人并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心中慌乱起来,想到夫人最讨厌自己的牙齿,他忽然有一个想法浮现,四处寻找着东西,说道。
  “我,我把他们都敲掉!”德莱最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找到了一个小木棒,想来应当是他演出的道具,拿起木棒,德莱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指了指自己的牙齿激动的说道。
  话音未落,就见到德莱玩命的用木棒敲击着自己的牙齿,但是,牙齿只是松动了一些,并没有脱落。
  但是,夫人此刻却被他的做法吸引过来,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微皱眉头盯着德莱。
  德莱以为是自己的决心打动了夫人,旋即深呼一口气,把全身的力气都聚集到自己的右手上。
  “哎呦!”德莱旋即用木棒敲击自己的牙齿,这一次他成功了,一颗血糊糊的牙齿掉落在地,不过,剧烈的疼痛使得德莱痛苦的捂住自己腮帮子,呻吟了一下。
  “哈哈~”夫人忽然大笑起来,似乎大笑还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还不停的拍着自己坐着的椅子。
  同时,她还看向了管家,管家也被渲染上这种情绪,两只手捧住自己的肚子大笑起来。
  剧烈的起伏令他肚皮上的狰狞伤疤不断的颤抖着,使得缝合伤口的红线似乎快要绷不住了。
  德莱虽然非常疼痛,但是,看到夫人被自己逗笑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自己死不了了。
  “嘭!”谁知,就是在这一刻,一只巨大的影子飞过,转瞬,德莱的身体就被这家伙叼在在嘴中。
  “哈哈,杀,哈哈,了,哈哈,他!”夫人狂笑不止,指着德莱说道。
  定睛观瞧,叼住德莱的家伙是一只巨型哈士奇,这家伙身高两米有余,体长将近四米。
  “啊!”哈士奇一甩自己的脑袋,嘴中的德莱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如同一道流光摔倒了房顶上,顿时,变成了一滩肉泥。
  甩过头来的哈士奇,正巧侧脸对着冥鸣等人。
  只见这哈士奇的面容和鬼堡大门上的那只微笑的哈士奇一模一样,嘴巴咧开到腮帮子上,两排森白的牙齿现在更加恐怖的变成了血红色,不用说,这赫然就是德莱的鲜血。
  “滴答!”这时候,德莱的尸体开始一点点的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血肉,血水,内脏,一应俱全。
  望着眼前瞬息万变的局势,冥鸣握住乾坤袋的手更紧了,但是,他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