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灾难日—行尸走肉 > 车、小镇

  炸开厚重的维修门后打开手枪上的战术手电筒看着满布尘埃的走廊并没有盲目大意的直接往里冲,确定没有危险后快速走到中庭环绕四周确定车库内只有一个等待维修的骨架车后有些无奈看着这两骨架式越野车夏侯牧有些无奈拿起抹布将上面的灰尘全部抹去,框架上并没有上多少锈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在重新给发动机擦拭一遍后给内部上了一层润滑油这种发东西希望能抵抗住岁月的侵蚀确定大概完整后找了几桶密封的油管挂在了附加油箱的挂锁上然后拿一桶汽油给油箱灌满然后拿起所有覆盖装甲重新挂载倾斜的车面上将原来氧化严重的防弹玻璃换下撕开密封包装将新的防弹玻璃换上去将应急隔板也挂上去。像这种双人越野车只有后面一个小小的储藏空间不过这也够将所有的东西和维修设施丢进去了。
  将前面的人字推安装好后找到了这个维修车库的备用发电机灌入柴油后将其发动提供的电力我将用来对车进行一定的改装,首先将上方的机枪塔进行修复并进行封顶就留一个射击口和两面的观察口储物仓上方的紧急出入口也进行加固防止被从外面打开。将外挂装甲加固焊紧后又在外层加了一层隔栏装甲并在隔栏装甲上绕上一定铁丝网防止有人抅车然后在车的四周装上防撞板最后用电喷把整车喷成炭黑色就大功告成了。
  所剩不多的汽油桶全部外挂车外并有一层防护装甲保护,不知不觉工作了10个小时后夏侯牧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加固的底盘和强劲的发动机足以带的起这一身装备大灯被两层复合钢丝罩保护着看起来整个车子犹如一个乌龟壳无处下手,遇到攻击时所有的装甲板都会放下挡住仅有的几块玻璃板留出两边的钢制百叶窗和正面玻璃的就留了一个窄窄观察口的放单隔离板很是欣慰。
  将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装到了车子上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黑色特种作战服带上坐在了驾驶位置上吃了点东西闭眼睡了一段时间。起来后打开了正面的维修间大门将车开了出去开出基地后向着南方开去希望能找到一个文明的社会找回曾经的生活虽然遥不可及但依旧不曾放弃就算能找到那种可以正常交谈的同类也好而不是那种看起来外表光鲜亮丽的改造人。
  快速前行在破碎的公路上一路的废土让人有些唏嘘,毫无生机的荒野虽有零落的鸟类飞过但依旧感觉无比的荒凉。远处一条类似“黑背”的狗真在捕食着一只兔子夏侯牧停下了车拿起枪雅致的看着那只狗扑倒兔子后再看见我后叼着猎物跑到了夏侯牧的面前,看见面前的这只狗确实很像德牧夏侯牧摸了摸他的头问道“狗狗的你主人呢?既然没有主人那你原本和我一起走么。”狗似乎听得懂摇了摇尾巴蹭了蹭夏侯牧的手表示愿意。
  将狗捕到的放进小锅内煮熟后将狗喂饱后将他带到了车的副驾驶座让它待好便迅速坐在驾驶座继续向前前行,看着边上的这条狗夏侯牧不禁笑了笑说道:“我还真是和这小家伙有缘!”说罢摸了摸它的便继续开车一路也顺便给狗儿想一个名字当夏侯牧想起曾经看的一本书时看了看狗说道:“就决定叫你道格拉斯吧!”狗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也会意似得叫了两声。
  破碎不堪的路标不知道将夏侯牧指引向何方只知道一路向南寻找失落的文明和人类,也许是并没有为核清理做准备活下来的人更是十不存一吧。但也应该也有像CD那样虽艰辛也能活下来的人吧,在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后我陆陆续续的看到了一些倒在地上的死尸看起来是最近才是在枪机和锐利武器之下的看他们身上破碎不堪却补满补丁的衣服有些无奈。
  继续向前走也陆陆续续遇到了一些车辆这里的气温相比往内陆要高很多也没有什么有毒的雾气在地表活跃的人也更多不过想比更多的是掠夺者和一切废土佣兵还有拾荒人。不多的车辆大部分都印有帮派标志他们看到夏侯牧这种全副武装的车辆也不会轻易去招惹。
  现在也不敢停下车去做一些死而是继续向前迫切需要找到一个较大型的人类聚集地并要先确定现在在中国大陆上流通的货币是什么,大概又向前十几公里后一个简易的检查站竖立在夏侯牧的前方在经过简单的交流后确定了现在的通用货币是一些战前的子弹或者现在造的子弹也一样,黄金白银同样也可以作为货币相比而言也是价值最高的一种流通货币。黄金这东西无论什么时候在中国都不会失去其价值夏侯牧不禁叹道。
  现在得知了前面有一座由废土人建造的一座小镇也是方圆几百公里内人类唯一所占有的大型聚集地,在驾车进入水井镇后花了一些黄金在镇内买了一个比较大的庄园作为暂时基地用来攒积力量在跟随指引者抵达我的庄园后所谓的庄园也就是几亩地用木墙一围里面有一个没有坍塌的战前别墅就算是庄园了。
  好在这个镇子内保全还算好的并不会出现摆在明面的小偷和抢劫现象,也没有人敢到庄园里偷东西或者抢劫。这才放心的将车停在别墅的停车库然后带着狗先去镇内逛一圈然后先休整一天。
  夏侯牧确定流程后迅速带着狗走出了庄园并没有舍得花钱找导游只好自己一个人闲逛,看着遍地的土路有些无奈但也只能继续向前走,四周的庄园都被庄园主人种上了种植物还有很多仆人在打理还有一些则是饲养了一些家畜不过这些家畜大都因为辐射和时光还有天变了样子,这里并不是一天到晚都没有阳光照耀的在一天也有几个小时的半天出太阳不然这些种植物也应该无法生长。
  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这里的大多数人看到我基本都是躲开而行,这些人基本面黄肌瘦没有什么精神,一队刚好巡逻的保全士兵也看不出什么样子一身灰色的简易作战服手上的则很像钢管和一些金属零件制造出来的武器不然就是一些双管霰弹枪。这让夏侯牧有些不解但也有可能是工业的急剧退化毕竟在这个缺少制造工具和懂得机械制造的人才能做成这样也应该算不错毕竟过去这么多年工厂车间里应该也没有什么可以使用的制造工作线可以使用了工具也被时光腐蚀了一些。
  看着路边一个个的商店大概有“武器店、药店、食品店、杂货店、诊所、酒吧、妓院等”这个时代同时还催生了奴隶的出现大量的奴隶贩卖出现在街头女奴、男奴一应俱全。不过夏侯牧想了想也应该是用得到的但却并没有急着去购买而是一度观望后就离开了哪里并继续在小镇里逛着。
  初来乍到也不会碰到像黑市这种东西,在搜寻无果后开始往回走准备打道回府。一段时间后夏侯牧回到了庄园,在招人打理了一下别墅和换了一边里面的装饰还有尽量将整个别墅装修和修理了一番战前一样后走到了卧房躺在了七成新的大床上思考着明天的计划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