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异的灵魂 > 2

  回忆
  “紫凝是我的学妹,当时在D大学习心理,一次展示课让我们相识。我当时选的课题是‘超自然现象’,这个课题首先能引起别人的兴趣,再一个就是我认为,一些超自然的现象如果结合科学知识和心理因素是有可能解释的了的,因为很多的时候,人在特定的环境会有思维定式,从而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另外,大自然中经常出现一些心理陷阱,引导人们的思维去这么想,从而将思维引入误区。紫凝对我的这个课题非常喜欢,并且要求和我一起进行研究和实践,从那之后,我们两个人就合作进行了许多的实验,‘灯芯自燃’便是其中的一个课题。其实也并不难理解,用到的原理就是油灯,需要有油支持燃烧,加上有灯芯作为燃烧体,保持光亮。我们经过了大量的研究发现动物体内的脂肪是可以起到灯油的作用,当然动物也包括人类,渐渐的一个念头产生了,利用人身体内的脂肪燃烧,从而减轻死亡的痛苦,就像减肥一样,没有人会因为掉了多少肥肉而感到难受,更不会有强烈的疼痛的感觉。”
  “等等,这听起来不像是一般的研究,更像是在研究死亡……”彭雪听出了端倪插话道。
  “嗯,没错,其实这个研究是在为最后的大课题做铺垫,也就是灵魂寄生……,因为无痛苦的死亡且要保留躯体完整性和健康性是很难做到的,研究到这里,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课题。打算终止这个课题,然而紫凝却不以为然,她认为这是个巨大的发现,坚持要继续研究下去。我们为此事还吵过一次。”
  “那是在她死前不久才发生的事情吧。”彭雪突然问。
  寒灵点点头,然后投去赞许的目光。
  “后来我才得知,在刚开始研究灵魂寄生的时候,紫凝就成立了一个机构——‘虚灵苑’,虽然只有七八个人,但个个都是有超强专业能力的高材生,医学、化学、物理、生物、历史……几乎涉及到了所有的领域,而也正是他们根据《葬魂古籍》中的相关记载,总结出了灵魂不灭的四个步骤,即灯芯自燃、灵魂转移、灵魂与肉体分离,灵魂寄生。”寒灵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彭雪听的入迷,过了好一会才发现寒灵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于是她自己也开始整理思路,希望可以从寒灵的描述中找到与案件相关联的事件。
  “在他们研究出这四个步骤后没多久,就传来了紫凝死亡的消息,而‘虚灵苑’的一切都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成员全部失踪。”寒灵突然又开口说道。
  彭雪的思绪被寒灵的话打断,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问了一句:“那你是虚灵苑的成员吗?”
  “嗯…我加入虚灵苑完全是因为紫凝。”寒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又有一丝颤抖。
  接下来的几分钟,两个人都陷入了思索当中,寒灵努力不让自己再次陷入那悲痛之中,而彭雪则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说那具奇怪的尸体,以及神秘消失的人员,还有那个和尸体一同消失的法医。当她把自己的思路理清后,便问出了最后一个疑问。
  “那本《葬魂古籍》里到底记载着什么?”
  “嗯……关于这本书虽然我不能完全读懂,但是大概的内容我已经明白,在那些高材生中有一个人对于文字方面有很深的研究,他就是历史博士晴峰。据他讲述,书中的内容是在骷髅文发明后的几个世纪的事情了,由于法老的残暴导致很多人的死去,而法老最后又离奇的死于金字塔前,所以人们开始思考灵魂的存在,后代的法老们害怕自己的残暴会招致同样的下场,于是他们便想到了安葬灵魂的办法来减轻自己的罪孽,古籍中的内容就是有关这方面的,而更重要的是,古籍中记录了如何获取灵魂和让灵魂在一定的时间内存活的方法。”
  “……真的可以做到吗?难道说那个布满静电的金属盒?……”彭雪联想到秦露第一次死亡时现场留下的证据。
  “没错,那个是可以存放灵魂的唯一装置,静电的吸附能力,加上古籍中记载的封闭的椭圆形状金属盒,另外就是暗红色的薄膜。那是一种铜的合金,古籍中有记载,灵魂怕暗红色,所以在周围布满暗红色一来是为了让灵魂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其次静电的吸附能力把灵魂时时刻刻拽向暗中色,这样灵魂一直处于高度紧张,这就是灵魂存放的原理,有紧张才有活力。”
  彭雪被这一个又一个的理论和现实震惊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和理论存在……灵魂的不灭真的有必要吗?
  从寒灵那离开后,彭雪的思维被这一切紧紧的揪住,本以为在寒灵那可以使案子渐渐明朗起来,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更加扑朔迷离。此时,她的电话响起了。
  “彭雪,在青蛙上也会找到一些线索,另外,在树林发现的那具尸体,我觉得附近也应该有青蛙的存在,请你和郑队再好好勘察一下现场。”打来电话的人是寒灵。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彭雪不解。
  “这相当于是一种仪式,并且我记得以前在拿青蛙做实验的时候,每个青蛙上面都有编号,另外还会有名字刻在上面……”寒灵解释道。
  “嗯。”收起电话,彭雪奔回警局。
  密码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警队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寻找与青蛙有关的线索,有些警员对于这样的举动表示不理解,杀人案为什么不去调查社会背景或者是一些与死者密切相关的事情,反而去查那看起来有些反胃的两栖类生物。郑队只说了一句话:“你们都是警队的老人儿了,寒灵是谁你们应该清楚吧,对于他的能力各位也应该了解些,这次是他提供的线索。”众人听后,谁都没有再说什么,忙着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了。
  “郑队,寒灵原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对他似乎都很信任……”彭雪的好奇心再次作祟。
  “那就需要你自己慢慢去了解他了。”郑毅简单的回应了一句,便继续忙自己的工作了。
  彭雪的工作地点多数都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中,这次她的任务就是看看在已经发现的这只青蛙身上能找到些什么。在她听过寒灵的讲述之后,就有了一个假设,青蛙就是实验体,灯芯自燃的实验体,那条插入青蛙大腿的灯芯就从侧面验证了这个假设,但是她不明白的是如果实验成功了,青蛙的灵魂要怎么办,难道在那个金属盒里面吗?是不是贴进一点就会听到青蛙的叫声?她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对这只可怜的生物进行仔细检查。
  虽然这“实验体”已经被保存的很好,可是毕竟有一段时间,看上去有点恐怖。她带上医用手套仔细的触摸每一个位置。
  “奇怪,这里怎么感觉怪怪的。”彭雪自言自语的说。
  郑毅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了彭雪的表情,就站在一旁等待。可能是由于太过专心了,她根本没有意识到屋里来了人。
  “啊……”彭雪看到郑毅后大喊了一声。
  “没吓到你吧,我看你好像有发现就没敢打断你。”郑毅有点歉意。
  “……嗯,你来的正好,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你看青蛙的肚皮上,是不是像有什么东西。”说完她指着那个位置。
  郑毅盯着她所指的位置看了半天,点了点头。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而与此同时,在D大的外勤人员也找到一只青蛙的尸体。次日,在会议室中,彭雪,郑毅,郭函(外勤组负责人),赵平(鉴定组组长)以及相关人员打算对案件的新突破进行一下总结。
  “这次会议我还邀请了一个人,希望大家稍微等一会,相信他马上就到了。”郑毅说。
  大概过了五分钟,屋里走进了一个男人。平头,没留胡子,一双发亮的眼睛,看上去精明干练的样子。
  “老寒!”“寒子!”郭函和赵平几乎同时喊道。
  彭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寒灵?那个野人?
  寒灵冲大家点了点头,又转向彭雪,说了一句:“我们又见面了,法医女神探……”
  彭雪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郑毅在一旁笑道:“怎么了彭雪,是不是他太帅了?”
  彭雪被郑毅的话说的满脸通红,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闲话稍后再说,我们还是先从案子说起。”郑毅又变得严肃起来。
  “根据化验和分析,我们证实了青蛙肚子上的物质中含有少量的六水氯化钴”赵平先开口说到。
  “在D大树林中发现的青蛙肚皮上也有同样的物质存在,而发现的地点是在距秦露尸体不到3米的土壤里……”郭函补充道。
  郑毅看了看彭雪,说:“彭雪,说说你的想法吧。”
  “好,其实对于六水氯化钴,相信赵平组长应该比我了解的更多,氯化钴的稀溶液成粉红色,可以用作隐形药水,如果按照这个方向考虑,那么在青蛙的身上,应该能够提取到一些线索。”
  “青蛙的尸体已经存在很久,并且也在溶液中浸泡过,这会不会影响到读取信息。”赵平问。
  “确实如此,所以直到刚刚我还在犹豫是不是要对这两具青蛙进行操作,如果真像赵组长所说,那么可能会破坏现有的线索。”彭雪回应。
  “现在案子的线索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正因为如此,我们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出了事情,我来负责。”郑毅很果断的指示。
  几个人跟随彭雪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彭雪一边忙着准备化验,一边问:“寒灵,依你看我们用什么方法让氯化钴显形最好。”
  寒灵看了看彭雪,又转过头看了看其他几个人,笑了一下。
  “老寒,看来你有麻烦了。”“是啊,不会就不要逞强啊。”郭函和赵平又在一旁煽风点火。
  “让咱们彭雪盯上的人,可跑不了。”郑毅居然也开起了玩笑。
  寒灵走到了彭雪的办公桌前,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酒精灯,然后解释到:“干燥是最好的办法。”
  彭雪笑了一下,随后点燃了酒精灯,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两具青蛙尸体上。
  只见青蛙的肚皮从几乎无色变成了紫红色,又变成了蓝紫色,最后变成了蓝色,而上面所留下的线索也渐渐清晰起来。
  “1041RJOMVUIFGJSTOEFBUI”
  “这是什么意思……”彭雪皱着眉头说。
  “再看看另一只,说不定就能有点眉目。”郑毅说。
  众人点头,很快又一排文字出现。
  “1041RJOMVUIFTFDPOEEFBUI”
  “嗯……几乎一样,除了倒数第二处。”寒灵若有所思的说。
  所有人又都陷入了困惑当中,寒灵和彭雪各自用纸笔在破译着,郑毅他们三个人站了一会,觉得暂时也帮不上什么,便纷纷离开去查找别的线索。
  邮件
  不知道过了多久,彭寒二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彭雪起身伸了个懒腰,看寒灵还在演算中,于是自己走到窗户那透透气,仅仅过了一分钟,就看到寒灵也跟了出来,两个人相视一笑,继续远眺着对面的山。
  “关于密码,你以前接触过吗?”彭雪问。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从未接触过,只是读过基本有关于密码的书籍,你呢?”寒灵反问。
  “其实我对密码学一直都很有兴趣,自己也学习过,但无奈了解的都是最基本的,或许是因为我曾经学习的东西太深刻了,已经有了思维定式,再想去学别的东西,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彭雪很谦虚。
  “其实也没什么,人的大脑容量是有限的,不是说所有的领域我们都要精通,以你现在的能力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文可推理能假设,武能解剖查青蛙……”
  “哈哈,看来郑队说的对,说话不着调,唠嗑总下道真是你的特长。”
  “他是这么说我的?不过也对,这也算是一种长处吧,一个放松的心态会让人有更准确的判断,高度的紧张只会让你的心跳加速影响机体思考而已。就像现在这样多好,说不准一会回去之后,密码的答案就浮现在我的眼前了。”寒灵的话很有说服力。
  “嗯…也许你说的对,我很好奇,像你这样的一个人平时都有什么爱好,我总觉得你很神秘,现在的你和之前见面的两次显得有很大的改变……”彭雪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人在低谷的时候总会显现出一个不同的自我,一个平时很开朗的人会变得沉默,一个沉默的人会突然变的很兴奋或者说是很狂暴,这些都是心态造成的。既然决定要做了,那就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否则不如继续颓废。”寒灵解释道。
  “有道理,和你的聊天感觉真像是在体验一堂生动的心理课程,名字嘛,就叫‘走出低谷’?”彭雪调侃道。
  寒灵的眼睛突然一亮,“等等,你说心理课程……对了,我怎么没想到!”他突然加重了语气。
  “嗯?你想到了什么?”彭雪忙问。
  寒灵拉着彭雪回到了办公室,然后指着那两排奇怪的文字,说:“也许是我们的把问题想的太复杂了,记得有一次,也是一堂心理课,一名资深的心理教授带领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小游戏,在游戏开始前,他说了这个游戏难度很大等等之类的话,就是暗示我们要复杂的考虑,很多人都中了这个陷阱,其实就是非常简单的一道题目……”
  “你到底想说什么……”彭雪不解。
  “我给你举个例子,给你一组数字,之后让你找出它们的规律,135和46,很明显你就得出了结论,第一组每个数字加一就变成了下面的一组数,以此类推,第二组数字加一就变成了第三组,所以答案就是357。同样的给你三个字母,ACE和BDF,那答案就是CEG。这样解释是不是好懂了一点。”
  彭雪大概反应了三秒钟,迅速的拿起之前的两排文字,仔细的看着。
  “那第一排1041RJOMVUIFGJSTOEFBUI就可以翻译为,0930QINLUTHEFIRSTDEATH,9月30日,秦露,第一次死亡……”彭雪读了出来。
  “嗯……那剩下的那个就更好理解了,9月30日,秦露,第二次死亡。”寒灵说。
  两个人都露出来笑容,但没过一会就又都表情凝重,原因很简单,这上面的信息并没有对案件的进展有太大的帮助,能得出的结论也只有这青蛙一定是实验体。
  此时,寒灵的电话收到了一条提示信息:您有新的邮件,请注意查收。这是电子邮箱的电话提醒业务,寒灵看过后刚要收起,眼角的余光却发现发件人的位置写着:紫凝!!!!!!!
  彭雪看到寒灵的表情也凑了过来,自己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态。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用我的电脑吧。”彭雪轻轻的说了句。
  “嗯……这样也好。”寒灵收起电话来到电脑前,登陆了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