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定河山 > 第39章 洪水

  好厉害的毒药“车明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捕头道”,由于口鼻被湿毛巾捂住,车明说话瓮声瓮气。“李兄弟,昨天我还以为你是靠裙带关系上位,只是功夫还不错而已。现在才发现老哥我错了,你揭穿了江淮候府阴谋、又引出府衙内的奸细。我车明服了你了。李兄弟如果不弃,我以后就是你老哥,你就是我兄弟”
  李灿笑道“老哥客气我。你我以后就是兄弟了”
  “我们去禀报府尹大人吧”赵大一旁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客气。车捕头,李兄弟的酒量可是不错的。估计喝你一个来回不成问题。”
  “哦”车明眼中发光,李灿心里嘀咕“原来车明是个酒鬼”
  王文定听到三人汇报后面上露出喜色“这次多亏了李灿,将隐藏在府衙的内奸揪了出来。大家虽然忙活了一夜,可这一夜忙活的值得啊”
  赵大接口道“已经是凌晨了,我去让衙役准备一些粥,大人喝些热粥,暖和一下”
  “也好”王文定道。又对何定国道“旭言兄在后堂休息,麻烦何主事叫醒他一起商议后面对策”
  大家到齐后,王文定拍拍李灿的肩膀道,“李捕头对于这次危机有什么想法”
  李灿苦笑一下“大人,众位哥哥。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不知道能否拖住十天”
  王县尉道“我手下有两千府军。比江淮候府那些废物要强多了。不如先行动手,剿灭江淮候府这些人”
  “不可”王文定道“崆峒弟子今天到金陵。如果我们提前动手,必然引起他们警觉。如果他们提前调动瀛洲水盗进攻金陵,那时金陵彻底毁于战乱”
  何定国道“大人,不如这样。王县尉手下的府军做好准备以备不时之需。再联系金陵豪强帮会,一同防守瀛洲水盗。大人于崆峒弟子周旋,拖延时间”
  王文定叹口气道“只好这样了”。说完望望屋外,雨虽然没有昨天那么暴烈,可是依然不小。天空云层已经可以看的清晰,新的一天已经来了。“这么大的雨,金陵不知多少地方受灾,我们却因为应付瀛洲水盗和江淮候府不能组织人救灾。我愧对金陵民众啊”
  “想淮水已经大涨,城外必然有大批田地被淹。今年粮食有可能大涨。”王旭言道
  “淮水大涨”李灿道
  “是啊,这么大的雨,淮水上游必然有洪水下来。届时过往商船都无法进入金陵。淮水上说不定有不少船只沉没”王旭言道
  “洪峰会持续多长时间”李灿道
  “至少三四天吧”王旭言道
  “听商队说,瀛洲水盗在淮水下游入海口哪里。如果有洪峰过来,他们也无法逆水而上进入金陵...”李灿话没说完,王旭言高喊到“对啊,这场大雨也让瀛洲水盗止步不前。至少给我们争取了四五天时间,如果运作得当,会弄出十天时间来。”
  “大水冲坏城外田地,也必然冲坏码头。没有码头瀛洲水盗怎么登陆。从别地方上岸在到金陵至少要几天时间。金陵危机尽解”何定国道
  “码头,关键是码头”王文定道“何主事,你与金陵豪强熟悉。雨小些后就去码头看看。如果码头损害不大就指使豪强帮会破坏,不能让江淮候府人在十天内修好码头”
  何定国道“大人放心。我这就去”
  “何大哥我和你一起去”李灿道。他想起了那些悲惨的女子、想着码头上那些奔跑的孩子。大雨之下他们还能存活吗?
  一天一夜的大雨已经把金陵变成了泽国。城内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踝,雨虽然小了一些,可是依然不停。何定国道“再这样下去,金陵怕有大疫情出现”
  “一会请大人下令,召集城内帮会豪强组织起来救灾吧”李灿道“如果这水不排出去,不用几天瘟疫就会流行起来。再有防止有商贾借着疫情哄抬物价,防止乱民抢劫。那样不用瀛洲水盗来,金陵自己就崩溃了”
  西城的水更大,部分地方已经过了半腰。几人手拉手趟水前行,生怕哪里有个坑,一旦掉进去爬不出来。水上飘着一些家什。也有一些猫狗的尸体在上面。一路上,见人们大多在房顶上撑着雨伞,或者干脆冒雨坐在那里。人们看着几人冒雨前行,有人向他们招手喊道“快上房来。快过来”
  李灿等人向这些人挥挥手,继续向西城们走去。
  城门紧闭,看守城墙的士兵在城墙上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快回去”
  何定国挥挥手道“我是府衙主事,出城看看码头上怎么样了。开城门”
  有人认出何定国来“是何大人。快放笼子把何大人拉上来”。城墙上放下几个笼子,大家坐上去,被守城人拉上城墙。
  “我要出城看看码头。速开城门”何定国一上城墙就道
  “大人,城门开不得,看这里就知道了”一名士兵指指城外道
  李灿与何定国站趴在城墙眺望,一眼望去一片泽国。翻了的船只飘荡在上面,经常与碎木相撞。一些人畜的尸体顺着水流到城墙下,撞击着金陵城,然后飘南方。淮水在北方,南方是农田荒野。远方一些大船在雨中摇摆,上面应当有人操控。有的与翻了的船挤在一起,有的顺着水向南移动。等到了远处的田地浅水处搁浅,这样这些船上的人就安全了。
  码头方向已经看不到密集的窝棚,只有一些高楼点缀在水面上。许多船只搁浅在哪里,能看到有些船上有人在上面。何定国指指一座露出水面三层楼道“那是望江楼,高五层。我经常在上面饮酒,现在却有两层没于水中。这场水太大了,平生罕见。”
  守卫士兵道“金陵幸好有城墙阻挡,城门紧闭。否则水倒灌进来,金陵会被淹没”
  何定国叹口气道“堵死城门吧。如果洪水进城才是更大的祸端,金陵会毁于一旦”
  码头的一切被大水淹没,那些可怜的女子想必葬身洪水中。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李灿心中悲伤。何定国对李灿道“码头被毁了,二十万码头苦力,能活下的不知多少。”
  二十万苦力,李灿冷汗直流。二十万人啊,葬身于洪水之中。这里有苦力、有妓女、有奔跑在码头上的孩子、也有那些盘剥苦力的帮会、也有江淮候府那些打手家丁。一切生灵与罪恶尽灭在天地之威中。
  李灿对守城士兵道“几位大哥辛苦了。如果看见有活的人尽量打捞上来”
  “大人尽管放心。都是金陵子弟,我们一定救的”
  何定国道“我们速回去禀报府尹大人,组织救灾”。几人淌着水回到南城衙门,王文定拉着何定国和李灿问道“码头哪里怎么样?”
  “码头被毁了”何定国道
  “毁的好,这场大雨来的好”王文定高兴道
  “大人。码头不只是被毁了。淮水倒灌,已经过了的大堤,码头已经被彻底淹没。水势很大,望江楼都已经被没了两层”何定国
  “什么。码头上的人呢”王文定吓了一跳
  “二十万人应当尽没于洪水之中。百不存一”李灿道
  王文定被吓傻了“这么大的洪水,二十万人啊!二十万人啊!”说完哭了出来
  “大人,当务之急是就灾啊”何定国一把拉住王文定的手
  “对,救灾。召集各主事捕头来”王文定对衙役道
  众人到齐后,王文定没有说一些虚话,而是直接命令道“王县尉即可召集府军,等大雨一停就出城。码头哪里能救多少人救多少人。何主事,联系金水堂、张五哥等金陵帮会,即刻清理金陵城。救援灾民、清理尸体,协助官府维持金陵秩序。旭言兄负责这些天刑事,赵大、赵二协做。如有犯案一律严惩。李灿、车明、钱捕头、刘捕头分为两组,带衙役巡城,如碰到作奸犯科之人不要理会什么身份,就地斩杀。肖主博负责协调城内商铺,禁止哄抬物价。小涨可以,如果有商家抬高物价,就告诉他们,我会记住他的。”
  说完又思索一会道“南城府衙牢房中那些过冬的闲民也别闲着。赵二把他们组织起来,哪里人手不够,哪里用他们顶。这一冬的闲饭不是白吃的。李灿,晚上你要随吴大人到东湖的。东湖哪里的秩序交给你负责了。哪里无论如何别出事了,别给那些宗门弟子找到把柄”
  众人下去召集人手。雨已经小了,李灿看看天空。赵四在一旁道,这么大的雨什么时候停啊。天空中一只孤鹰飞向西方,李灿心中一动:这好像是大周的信鹰。
  鹰穿过大雨,飞行了几个时辰。终于见到下方一座军营,营中立着两面红旗。鹰落在旗下。一人走过来。鹰并没有害怕,那人伸出套着牛皮的左臂,鹰跳上去。那人递过来一条牛肉,鹰一口吃下。“冒这么大的雨飞来,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人摘下鹰腿上绑的竹筒道
  军中帅帐,吕子明正在与副将吕方议事。“少将军,这大雨把我们困在这里。进不得、退不得。这样下去我们十天内赶不到金陵”
  “阳山宗那些人真敢玩命,足足挡住了我们一天时间。天南这些小宗门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吕子明一π桌子道“否则这时我们已经到了兴庆府了”
  吕方道“据俘获的阳山宗长老道,崆峒将阳山宗少年都接走,允许他们拜入崆峒。最先碰到的虎山宗也是这样。一路上还有五个宗门,看起来崆峒用这种方法让他们与我们玩命。”
  吕子明看看地图道“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可以避开这些宗门的骚扰”
  “哪里吕方诧异道”
  吕子明指指地图上的河流道“淮水”
  这时一名军士进来“少将军,金陵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