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启程

      临海城,白云客栈。
  
      这是一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型客栈,和城内大多数客栈一样,既接待凡人也接待修仙者。
  
      当然,绝大多数会租住此类客栈的修仙者,修为并不高,且为了安全起见,常常以凡人面目示人,这其实也是一种约定成俗的规矩,毕竟若是让人知道自己的隔壁租客是一名能够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的“仙人”,恐怕要吓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今日的白云客栈有些热闹,因为整间客栈从数日前开始,便被人包了下来,原本的掌柜伙计暂时被赶了回去,此刻客栈内从上至下,所有人都显得忙碌无比。
  
      客栈从前厅到后院,到处摆放着一个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货物。
  
      院落外,还停放着一辆辆由马兽拉的货车,这是荒澜大陆最常见的一种运输车辆,上面也放满了各种货物。
  
      一名看来有些富态的中年男子正在各处不停走动,督促着手下之人整理着货物,将其从兽车上搬运到院内停放的一艘白色飞舟之上。
  
      忙碌之余,富态中年男子脸上不时露出一丝笑容。
  
      他身为北寒仙域三大商会之一的丞全商会在此区域负责之人,在最近这百年时间里收购了一批附近区域特产的几种稀有灵材,由于这片大陆的危险,只要能安全运抵大陆中部的明丘城,利润立刻能翻上数倍。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便是这些货物中,有一大批灵材对于新鲜度要求极高,必须是活物,故而无法装入储物法器内,只好使用这飞舟搬运了。
  
      现在唯一令他担忧的就是这一路上的安全。
  
      他也不是第一次穿梭这片大陆了,知道沿途风险不小,最近商会在大陆各处也发生了不少情况,甚至有炼虚期供奉陨落,更让他不敢大意。
  
      他只是一名化神期修士,商会中虽有不少客卿供奉,但修为达到合体期的供奉也不过两人,所以他思前想后,还是通过城中的仙栈,花大价钱招募了两名合体期修士一同随行。
  
      就在此刻,一道青光从天而降,在客栈门口落下,现出了一名肤色黝黑的虬须大汉,正是乔装后的韩立。
  
      富态中年男子注意到外面的动静,转头看向了外面的韩立。
  
      他微一感应韩立的气息,圆圆的眼睛立刻瞪大,脸上堆起灿烂笑容,快步走了出来,拱手行礼:“呵呵,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可是接了在下的护送任务?”
  
      “我是柳石。阁下便是寇道友了?”韩立看向眼前的富态男子,淡淡说道。
  
      “正是在下。”
  
      富态男子点了点头,殷勤的将韩立请进了客栈,让手下端上一杯灵茶。
  
      “虽然有些冒昧……不过能否先让晚辈看一看前辈的仙令?”男子在韩立对面坐定后,略有些迟疑的说道。
  
      韩立没有说话,翻手取出了仙令递了过去。
  
      寇姓男子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错,脸上笑容盛几分,说道:“劳烦前辈了。出发的时间是在两日后,柳前辈可以先在这客栈的上房休息一下。”
  
      韩立点了点头,也没有推辞。
  
      寇姓男子随即命人带韩立来到客栈二层一间上房。
  
      他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法阵,便在床上盘膝坐了下来,翻手取出几本厚厚典籍。
  
      这是他刚刚在城内买来的一些介绍荒澜大陆的书籍,慢慢翻阅了起来。
  
      两日时间转眼过去。
  
      深夜,一艘白色飞舟静静的低悬于客栈半空,所有货物都已经搬运到了里面。
  
      飞舟前后甲板上,各自站着十几名修士,韩立便身处其中。
  
      这些人大都是寇姓男子所辖商会中人,除了两名合体修士外,其余人修为并不高。
  
      韩立此刻站在甲板一侧,目光朝另一边扫了一眼,眼神微闪。
  
      在甲板另一边靠近船首位置,一名身姿绰约的红裙女子凭栏而立。
  
      根据他的观察,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一同从黑风海域传送出来的女修,不过她此刻脸上戴了一个红纱,遮住了容颜。
  
      与之前无法探清修为不同,此女此刻散发的修为气息,分明是合体初期的样子。
  
      不过由于自己变化了容貌的缘故,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也是与其一样从黑风岛传送出来之人。
  
      “两位前辈,还有诸位,这一路上就拜托大家了。”马上就要上路,寇姓男子心中反而越发忐忑起来,抱拳行礼。
  
      韩立等人都微微点头。
  
      寇姓男子又朝着韩立和红裙女子方向望了一眼,心中稍安,单手一挥,飞舟舟体之上立刻浮现出无数白色灵纹,光芒大放之下喷出无数白色烟雾,将整个飞舟团团笼罩住。
  
      从外面看去,飞舟就仿佛一朵漂浮在半空的白云,很是隐蔽。
  
      “嗖”的一声,白云破空而出,趁着朦胧夜色,朝着远处飞遁而去,速度颇快。
  
      “关于这一路上的行程,在下是这么安排的,两位前辈和本商会的两名供奉分成两组,一组护卫飞舟,另一组休息,每半个月轮换一次,诸位觉得可好?”寇姓男子说道。
  
      “便按阁下的安排来便可。”韩立点了点头道,红裙女子则是默然无语的点了点头。
  
      另外二人身为商会供奉,自然更加没有意见。
  
      “好!前半个月,两位前辈先休息一下。便请两位先辛苦一下了。”寇姓男子朝另外二名合体期修士点了点头。
  
      二人没有二话,在飞舟前端分左右盘膝坐下。
  
      韩立和红裙女子则在寇姓男子的安排下,各自在舟上一间房间住下。
  
      房间不算小,客厅,卧室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小型密室。
  
      韩立本来对此没什么要求,手臂一挥,数十道青光飞射而出,落在房间各处,张开一个青色光幕。
  
      做完这些,他来到密室盘膝坐了下来。
  
      轮到他当值还要半个月,这段时间也不能浪费了。
  
      他沉吟了片刻,忽的单手一招。
  
      一团黑色重水从腰间的真水袋中飞出,悬浮在他身前。
  
      韩立面色肃然,两手掐诀,一道道银色雷电从他掌心浮现而出,没入重水之中。
  
      黑色重水如受刺激,猛地膨胀开来,不断变化着形状,仿佛要爆裂开一般,不过被他两手发出的青光强行罩住。
  
      他十指如抚琴般飞快点动,一道道法诀飞射而出。
  
      重水中的银色雷电立刻变得驯服,化为道道银色雷丝,重水中也飞出丝丝水光,剧烈翻滚的黑色重水也缓缓平静下来,二者逐渐相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韩立手中的那团重水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表面银色雷纹闪动,正是一颗重水纹雷。
  
      韩立轻呼一口气,如今炼制重水纹雷已经颇为熟练,把玩了一下,翻手将其收了起来。
  
      随即他又是单手一引,一团重水飞射而出,落在他手中。
  
      银色雷电在他手中浮现而出,和重水融合在了一起……
  
      这重水纹雷威力虽然还不是很大,但若是数量足够,仍然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前途凶险未至,他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时间不知不觉间过了一个月,轮值警戒过了一巡,期间一切倒是风平浪静。
  
      密室之中,韩立脸带疲倦之色,不过眼中却满是欣喜。
  
      经过这些时间的积累,他已将身上的部分重水炼制成了重水纹雷,足有七八颗的样子。
  
      一颗纹雷威力不大,但若足够多数量的加在一起,绝对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同时引爆,估计就是真仙后期之人也无法全身而退吧。
  
      一念及此,他将手中的黑色圆球收入储物镯中,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良久之后,睁开眼睛,脸上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
  
      随后,他翻手取出一个黑色阵盘,正是星移子母盘。
  
      一月之前他刚刚传送了一颗晶粒过去,今日是地祇化身传送重水过来的日子。
  
      他挥手打出一道法诀,星移子母盘上顿时浮现出大片黑光,嗡嗡颤动起来。
  
      韩立屈指再次一点,阵盘旋转不止,散发出的黑光更盛。
  
      “咦……”他脸色微变。
  
      阵盘虽然黑光闪耀,但中间空空如也,竟然没有像往常那样出现重水。
  
      难道地祇化身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韩立豁然站了起来。
  
      就在此刻,阵盘中间黑色光华一阵流转,一小团重水慢慢浮现而出。
  
      他见此情形,总算是松了口气,再次盘膝坐了下来,挥手将这一小团重水收了起来。
  
      这一次,黑色阵盘之上黑芒流转,足足过了片刻,才再次出现一小团重水。
  
      韩立刚刚放松下来的脸色再次凝重了起来,目光落在了星移子母盘上,沉吟起来。
  
      照这情形来看,并非是地祇化身那边出了什么问题,而似乎是这星移子母盘出了问题,传送重水过来不知为何,比之前困难了许多。
  
      他如此想着,仔细检查了一下手中的黑色阵盘,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阵盘中央镶嵌着八块青黑色的灵石,此物名为移星石,蕴含空间之力,是星移子母盘这类物品传送阵盘运的转动力之源。
  
      八块移星石闪烁着淡淡青黑光芒,里面的能量也没有不足,地祇化身那边的星移子母盘应该也不会出问题。
  
      为何会这样?
  
      韩立皱眉沉思起来。
  
      但没过多久,他豁然抬起头,想到了一个可能会引起此异变的可能——距离。
  
      此刻他乘坐传送阵离开了黑风海域,来到了荒澜大陆并一路往东,距离地祇化身不知多远,难道这星移子母盘传送物品时有距离限制?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