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六百一十章 一帛难求
    接下来的大半天时间里,韩立接连逛了数十家商铺,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甚至不少商铺掌柜都劝他早做其他打算,称这东西虽然曾经在聚琨城中出现过,但再现的几率,不到万分之一。
  
      韩立每次都是略一称谢之后,便继续马不停蹄的赶往另一家。
  
      日暮时分,天色渐暗,韩立来到了之前热火仙尊提到过的那座玉昆楼。
  
      与他想象中略有不同,这座玉昆楼并没有什么宏伟至极的巨大建筑,而只是一座占地面积较大的八角塔楼,红墙绿瓦,屋角悬铃,颇有几分凡俗世界的古朴韵味。
  
      此时,塔楼南侧的大门紧紧关闭着,外面贴有一张印有黑山仙宫印记的封禁符箓。
  
      经过一番打听之后,韩立才知道,原来这玉昆楼不是什么商贾机构,而是一处专门用于拍卖的会场,并且每隔三千年举行建城庆典时,才堪堪会开启一次。
  
      而距离下一次开启,还有差不多两三百年的样子。
  
      见此情形,韩立便在聚琨城内找了一家颇为私密的仙家客栈,租了一个临时洞府暂住了下来,白天出去寻觅,晚上则闭关修炼。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六年光景。
  
      在寻找“玄芷晶石”一事上一无所获,但他对这聚琨内城的行情倒是摸清了不少。
  
      这里无愧于“群仙汇集,万贾相商”的名号,各种灵材灵药种类之繁,各种傀儡法宝数量之胜,远胜于北寒仙域任何一座大城。
  
      并且就质量和价格而言,此处居然还都占据着不小的优势。
  
      相比于无常盟内商品定价的随意性,这里显然更成体统,也更加规范,故而韩立在寻找玄芷晶石的过程中,将身上一些用不着的仙器灵材等物卖出去不少,还买到了炼制包括“肃煞丹”在内的许多丹药辅材。
  
      不过他也没敢多买,每一种丹药的辅材也都只买了一到两份,毕竟之后真要碰到了“玄芷晶石”,还不知道得花多少仙元石呢。
  
      此前他在冥寒仙府虽然发了一笔横财,但经过蛮荒界域那几百年的消耗,以及临别赠给金童和小白的赠礼,加上这段时日在这城中的消耗,他的仙元石也只剩下不足五十万了。
  
      这笔仙元石听起来不少,实际上也确实不少,可跟进蛮荒之前相比已经缩水了一大半,这样的消耗速度,令韩立自己都觉得有些吃不消,决心日后要更加精打细算一些。
  
      时至今日,城内的各大商铺基本上已经被他找了大半,玄芷晶石的消息却是半点全无,之前的修行也被耽搁不少,于是韩立便离开了聚琨城,再次返回了野鹤谷。
  
      谷中的日子自然继续遵循着“闲云野鹤”的名头,平和而安逸。
  
      回谷不过小半年,景阳上人突然传信过来,邀请他到谷内忘波亭一聚,说是之前酿的“紫媚娘”已经到了年份,想让大伙来品鉴品鉴。
  
      韩立本欲推辞不去,结果被那家伙接连飞书三次,不得不离开了洞府。
  
      忘波亭,位于野鹤谷深处,距离莫无雪的洞府距离最近,是一座修建在幽碧深潭中央的湖心水榭,面积不算太大,但雕梁画栋构造精巧,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韩立到达忘波亭之时,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
  
      段与哉几人正围坐在水榭石桌四周,桌上摆着些仙果灵蔬,旁边还放着一只翡翠酒壶,里面盛放着深紫色的酒液,逸散着缕缕浓醇酒香。
  
      换了一袭雪白长袍的虞子期距离几人稍远,正焚了一炉檀香,盘膝坐在一架古琴之后,纤细手指拨动着琴弦,目光之中满是温煦笑意,不时望向亭中唯一的一名女子。
  
      “厉道友,这野鹤谷中也就你品味不俗,和我同好此物,你若不来,岂不太伤我心了。”景阳上人见韩立姗姗来迟,手里举着一只晶莹剔透的翠绿酒杯,抱怨道。
  
      “呵呵,景阳道友说哪里话。我刚从聚琨城回来没多久,这不是还有些杂事缠身,不然哪能有推脱之语,还请诸位见谅一二。”韩立笑着冲在场诸人一抱拳的说道。
  
      “听闻厉道友是去寻找那‘花心石’了,可有收获?”一名身着雪白长裙,身材婀娜的貌美女子,向韩立略一欠身算是回礼,同时开口问道。
  
      “劳莫仙子挂念,这次是白跑了一趟,没有半点收获。”韩立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我那故交也传信过来,称已经多方打探过了,也没有半点‘玄芷晶石’的消息。”仍是一袭整洁黑衣的段与哉说道。
  
      “此事急不来,一切只能看缘分了。哈哈,今日且先不谈此事,我等可莫要辜负了虞道友的高山流水曲和景阳道友的‘紫媚娘’佳酿。”韩立哈哈一笑,话锋一转的说道。
  
      “是了,是了!厉道友,且先饮上一杯。”景阳上人笑着给早已经准备好的翡翠杯里添上紫色酒液,递给韩立。
  
      韩立接过之后,放到鼻翼轻轻一嗅,缓缓说道:“百叶香,婆娑果,紫花菩提……景阳道友真是大手笔,这一壶果酒当中居然添加了这么多好东西。”
  
      “厉害啊,给你这么一闻,我这酿酒的方子都快保不住了,居然一样不差的全给你说出来了,你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景阳上人惊讶叫道。
  
      “哈哈,不足道也,不足道也……来,继续喝!”韩立老神在在地摇头说道。
  
      在烛龙道时,与呼言道人来往久了,喝过的各种美酒实在不在少数,两人在酿酒一事上也没少交流,韩立的嗅觉和眼光都是这么给练出来的。
  
      众人见状,也都纷纷展露笑言,你一言我一语的笑谈了起来,气氛更加热络。
  
      酒到尽兴之处时,景阳上人忽然满脸自得地跟热火仙尊说道:“嘿嘿,热火老鬼,你在聚琨城里混迹了那么久,可曾参加过玉昆楼的拍卖会?”
  
      “那是每隔三千年举行建城庆典时,才会召开的一场盛会。每一次参与的名额都有限制,作为入场凭证的‘金玉帛’更是一票难求。我还记得,之前那次拍卖会盛况空前,市面上有人转售此帛,甚至最高卖到了六百仙元石,关键是有价无市。啧啧,六百仙元石,也只能进去看看,我虽是火叶宗的大长老,可也不能这么糟蹋资源,自然是没去过的。”热火仙尊瞥了他一眼,说道。
  
      “嘿嘿,这么说来,你也没见过‘金玉帛’喽?”景阳上人笑眯眯的说道。
  
      “老家伙,你到底想说什么?”热火仙尊眉头一蹙,问道。
  
      “想给你们开开眼……”
  
      说话间,景阳上人手掌一挥,掌心之中金光大作,一张巴掌大小的金箔浮现而出。
  
      只见那金箔仿佛由纤细无比的金丝织就,上面有各种鸟兽鱼虫的图案,正中处则伫立着一座八角塔楼。
  
      韩立目光扫过,立即就认了出来,那正是玉昆楼。
  
      “这是……不可能的,距离下一次庆典还有差不多两百多年,这金玉帛不可能这么早就流传出来。”热火仙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一脸的难以置信神色。
  
      “咋的?你是觉得我这金玉帛是假的不成?”景阳上人老脸一黑,有些不悦的道。
  
      “我当然知道不是假的了,这金玉帛乃是百造山以秘法炼制,这等工艺别处根本仿制不来,加之有黑山仙宫监督,谁又敢仿制?那不是找死么!可正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不可思议。”热火仙尊嚷道。
  
      韩立听到“百造山”三个字,心中微微一动。
  
      对于这个仙界宗门他并不陌生,早在灵界时就曾修炼过其门内的功法“百脉炼宝决”,之后也多次听闻过此宗的名头。
  
      据说,其是在整个仙域中都数一数二的巨型炼器宗门,在许多大型仙域中都设有分支,实力之强,势力之广,可谓深不可测。
  
      虞子期见状,也停下了抚琴,走到了莫无雪身后停了下来。
  
      眼见众人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景阳上人忽然神情一转,竟学着韩立的样子,一边缓慢摇头,一边老神在在地说道:“不足道也,不足道也……”
  
      “你这老家伙,今天叫我们过来喝酒就没安好心,恐怕为的就是炫耀你这张金玉帛吧?”热火仙尊“呸”了一声,说道。
  
      “非也,非也……我拿出这张金玉帛,只是想跟厉道友说一声,这次玉昆楼拍卖会上,我会替他留心,若再有‘玄芷晶石’出售,我一定替他拿下。”景阳上人又仰头喝了一杯酒,摇头晃脑的说道。
  
      “景阳老头,既是如此,你何不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将这金玉帛赠给厉道友算了?”热火仙尊脸上突然露出一抹促狭笑意,说道。
  
      “这个嘛……拍卖会上,我也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心仪的宝贝,嘿嘿……”景阳上人闻言一窒,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却将金玉帛不动声色的收了起来。
  
      热火仙尊所言,韩立其实心中也有所意动,不过他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传音给了景阳上人:
  
      “景阳道友,这金玉帛能否转让给我?不管仙元石,丹药,还是法宝,你尽管开口,有的我绝不推搪,没有的我也设法为你找来,就是你一直垂涎的那些珍稀酒方,我也可以倾囊相送的。”

Ps:书友们,我是忘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