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乘鸾 > 082章 庚三

      <content>
  
      深夜。
  
      明府高墙上,两个人影利索地一翻而过。
  
      “公子,这边。”阿玄压着声音,小心地引路。
  
      杨殊看着夜色下的余芳园,喃喃道:“翻墙夜会美人,倒也风流。”
  
      阿玄懒得理会他的自言自语,在前头一阵飞驰,最后进入一间小院。
  
      “叩叩!”他敲了敲门。
  
      门很快开了,里头站的是阿绾。
  
      “阿玄!公子来了吗?”她压着声音。
  
      阿玄让了让,露出身后的杨殊。
  
      “公子!”
  
      “嘘!”杨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进去再说。”
  
      两人进了屋,门重新关上。
  
      这间屋子便是流景堂。
  
      明微站在玄女娘娘供桌前,认真地焚香。
  
      多福在旁伺候着,猛然看到进来两个男人,吓了一跳。
  
      “嘘!”阿绾抢先一步捂住她的嘴,“别喊,是我家公子。”
  
      多福眨了下眼,更惊慌了。
  
      她知道阿绾的来历,自然知道她家公子是什么人。
  
      这杨公子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居然潜到别人家中来。这要是让人知道,小姐……
  
      “多福。”明微开口了,“是我叫他来的。”
  
      啊?
  
      阿绾松开手,瞪着多福:“你别瞎想,不是那么回事!”“
  
      多福又眨了下眼。她想的……哪回事?
  
      明微到旁边净手,顺便吩咐:“你们俩搭法坛吧,怎么做不用再教吧?”
  
      “我会!”阿绾马上说,“多福,过来。”
  
      两个姑娘很快搭成一个简易的法坛。
  
      杨殊摸着下巴:“不是要收服庚三吗?在这?”
  
      明微笑了一声:“不在这,难道你以为在外面?”
  
      “庚三的凶魂,不是在柳树那边?”
  
      他刚说完,明微已经将一块玉佩放到了法坛正中。
  
      “这是……”
  
      “向蒋大人借的。”明微轻描淡写地说。
  
      杨殊“哦”了一声:“你们关系还真不错。”
  
      明微瞥了他一眼:“这话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
  
      杨殊很顺口就接上去了:“当然了,本公子现在正为你神魂颠倒,听你说着别的男人,能不酸么?”
  
      明微扯了扯嘴角,她现在都懒得呸了。
  
      这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满口谎话。
  
      “听着。”
  
      堂中其余四人,俱都肃静下来。
  
      明微道:“人死之后,灵识会慢慢磨灭,所以,庚三的神智必然不会像生前那样清醒。何况他已经被养成了凶魂,我便是度化了他,也做不到让他恢复如初。你们只有很短的时间,可以与他交流,千万不要浪费时间。”
  
      杨殊正容点头:“好,我知道了。”
  
      明微便在法坛后趺坐下来,示意多福和阿绾:“开始吧。”
  
      两个丫头一人站了一边,手里各有一叠灵符,明微说了开始,她们便一人取了一张在手。
  
      凝结而出的法力,激发了灵符,弹射到玉佩上。
  
      一张结束,便拿起另一张,如此不停。
  
      两个丫头额上很快见了汗,但灵符没用完,她们都不敢停。
  
      对比起她们,法坛后的明微一派轻松,只闭目静坐。
  
      阿玄看了一会儿,小声说了一句:“公子,这到底是谁起坛啊?”
  
      意即,干活的都是阿绾和多福,她都不费劲?
  
      杨殊瞧了他一眼,不说话。
  
      就算她故意支使两个丫头又怎么样,谁叫别人不懂呢!
  
      灵符激发出来的一道道法力,汇集在玉佩上,终于形成一股可观的清气。
  
      明微睁眼,伸指一弹。
  
      法力激荡,围绕着玉佩开始一圈一圈地转动。
  
      “你们两个,”她说,“开眼!”
  
      “是。”
  
      阿绾拖了蒲团出来:“公子,来。”
  
      多福拿了朱笔:“伸手。”
  
      朱笔沾的并非寻常的朱砂墨,而是血液。
  
      杨殊闻了一下,心道,还好不是人血。
  
      眉心、手心均被点上朱血,封住阳气。阿绾又抽了灵符出来,念了一段口诀,给每个人贴了一张。
  
      众人只觉得一股清气注入身体,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忽然变了。
  
      一切变得模糊起来,似乎有线条在扭动,分不清是真是幻。
  
      杨殊凝神看着玉佩,只见法力在上面一圈一圈盘旋。每转一圈,法力便带了一股黑色,渐渐的,如同乌云一般,越来越沉。
  
      “呜呜……”低啸声响起,一下一下敲击着耳膜。
  
      终于,已经全黑的法力撑不住了,眼看要下坠。
  
      明微飞快地抽出一张符,扔了过去。
  
      “轰——”一声闷响,灵符无火而燃。
  
      等到灵符燃尽,乌云一般的法力团已经消失不见,一个虚无的身影,慢慢出现在玉佩上方。
  
      “庚三!”杨殊低喝一声。
  
      虽然此人形貌还很模糊,但已经能辨认出,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明微道:“我现在让他上身,你抓紧时间,把要紧的问了。”
  
      “好。”
  
      明微伸出手指,按在玉佩上,目露精光,低喝一声:“起!”
  
      那个虚无的身影,飞快地化成一道轻烟,窜入她的身体。
  
      十来息的时间过去,明微再睁眼,身上的气质与方才已完全不同。
  
      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游魂特有的茫然。
  
      杨殊怔了下,试探唤道:“庚三?”
  
      明微抬起头,看着他。
  
      茫然中,一两分的杀气若隐若现。
  
      “你……”她张了张嘴。
  
      杨殊略一深思,取出一枚玉刻的令牌,伸到他面前:“庚三,还不听令!”
  
      见到这枚令牌,“明微”当即做出拜见的姿态:“庚三见过提点大人。”
  
      听到这句话,杨殊松了口气。
  
      真的是庚三,终于把他的魂招出来了!
  
      “庚三,是谁杀的你?”
  
      “……”
  
      “庚三,是谁杀的你?”
  
      重复了一遍问题,庚三终于张了口:“月亮……”
  
      “什么?”
  
      “月亮……”
  
      他答得不清不楚,杨殊想到之前明微说过,他的灵识极有可能已经磨灭,不敢耽搁,问出第二个问题:“你来东宁,要追查的是谁?”
  
      “明……明……”
  
      “是不是明莘?”
  
      安静了一会儿,杨殊紧张得都要冒汗了,终于听到了那个字:“是……”
  
      明莘,明三老爷的名字。
  
      得到这个答案,杨殊的心一下子落了回去。
  
      好了,这证明他们的推测没错。
  
      他问出第三个问题:“明莘手里,是不是握有柳阳郡王谋反的重要罪证?”</content>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