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变成老爷爷 > 第649章 二十年过去

  此刻的万丈巨神,并非三头六臂的阿修罗态,只有两只手臂。
  左手握着长达千丈,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宽阔巨剑,右手则手持一柄狭长的弯刀。
  双方碰撞的第一刻,方圆数百里的天地,都在震动。
  那如同山脉一般庞大的巨盾,狠狠地撞在青炎巨神的身体上,将其轰然撞退。
  但是这一撞之下,冰盾之上,发出巨大的裂声,丝丝裂缝从其上蔓延开来,后退的青炎巨神咆哮之中,左手巨剑刺出,将已经开裂的冰盾骤然刺穿。
  青炎巨剑刺入冰盾之中,火焰爆发开来,如同千万颗雷火弹在一瞬间同时爆炸,巨响直冲云霄,几乎将天空的云层都为之冲开,山脉般庞大的冰盾骤然破碎,狂猛的力道却也将巨剑震碎。
  在这一瞬间,白冥右手冰枪化作庞然之力,直刺而出,枪尖撞在青炎巨神左臂之上,势如破竹般刺入,竟是将青炎巨神的整条左臂连根刺断!
  越明举反应却是极快,右手长刀化作疾驰的红影,斜劈而下,千丈长刀以肉眼难以分辩的速度挥舞,在空气中带起巨大的浪潮,化作蔓延百里的巨型刀风,竟是将冰枪直接当中切断,刀风倾斜而下,与地面轰然相撞。
  震动之中,一道长达百里的裂谷,在这冰海之间赫然浮现,还在不断的扩大。
  四散的风潮,将白冥的身躯吹飞,他倒退的同时,却也将手中的断枪直接投掷而出,冰枪被长刀切断的断口光滑如镜。尖锐如锥,在青炎巨神未能反应过来的瞬间,直接刺入了巨神的胸膛。
  若当真是以自身元神真力凝结出的法相天地,此刻吃了这一击,此刻越明举恐怕早已经重伤,但是青炎巨神并非真正的法相,而是万千灵植与木灵化生火所造就的异类法身,断了一臂,被断枪穿胸,竟是丝毫不受影响,反而咆哮一声,右脚在大地上猛然一踏。
  十余里的冰川在它这一脚之下轰然粉碎,万千白雪和碎冰化作白色的巨浪,以巨神的落脚点为圆心朝着四周涌开,在大地上掀起滔天浪潮,一脚的反震之力让巨神庞大的身躯骤然冲出,朝着倒飞的白冥追去,同时右手长刀再次横劈而出。
  如同巨浪的刀风倾泻而出,刀还未到,狂猛的风浪已经将白冥淹没,此刻白冥枪盾都已经离手,双手空空,看似已经没有了反击之力。
  但是在刀锋即将触及白冥的一瞬间,却见白冥一声低啸,原本插在巨神胸口的断枪竟是骤然暴起,飞射而出,与刀刃相撞,双双破裂开来。
  长刀破碎,巨神的动作却依然没有停止,咆哮声中,张开剩下唯一的手掌,朝着白冥抓去。
  而白冥双目银光闪烁,周身寒气倾泻而出,在右手凝结化为一柄冰刃,虽然仅仅只有三尺余长,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波动却令人心惊。
  面对朝着自己直落而下的巨神手掌,白冥不躲不闪,手持冰刃,迎面而上。
  此刻,万丈巨神已经只剩下一只手臂,刀剑都已经毁坏,这巨神几乎结合了整片森林的力量,又有神农尺的加持,方能化出,可以说是汇聚了此刻越明举全部的力量,受损也难以恢复。而白冥的冰灵珠之力所化的枪盾也都全部破碎,唯有以自身寒气凝结最后一击。
  双方都已经只剩下最后的力量,下一次碰撞,便是这一场战斗,最后的一回合!
  只听双方长啸声中,白冥那看似渺小的身躯,与巨神那庞大却残破的躯体,轰然相撞!
  ……
  三日之后,南丰域,紫枫城外。
  看着眼前熟悉的高大城墙,还有人来人往的城门,越明举露出一丝感叹的神色。
  “明升,你还记得么?小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玩。”
  在他身旁,越明升嘴角勾起一丝怀念的微笑:“当然记得,每次都是哥带着我,来这里捉迷藏。”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越明举微微一叹:“二十年过去,这里还是从前的样子。”
  虽然外表看似年轻,但是如今的越明举和越明升,都已经年过三十。
  “我们走吧。”
  越明升点了点头,两人走进了城门之中。
  他们没有飞行进城,甚至没有显露自己修士的身份,只是如同两个普通青年,走进了紫枫城中。
  距离他们离开这里,已经过去了足足二十年。
  或者说,时隔二十年,这一对兄弟,终于再次回到了家乡。
  三日前,越明举和白冥一战落幕之后,便与江诚子和刀红影等人告别,回往南丰域,前往家乡紫枫城。
  而江诚子等人则掉头赶往天辰域,参加万宗大会。
  尽管家乡已经没有了亲人,但是故乡毕竟还是故乡。
  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兄弟两感慨万分。
  光阴如梭,二十年的时间,眨眼而过。
  兄弟都已经大变模样,但是看着这熟悉的景象,却又仿佛看到二十年前,那一对大小孩童,从街头奔跑而过。
  两人先去城东的墓地,拜祭了父母。
  他们一家早已经没有其他亲属,两兄弟不在紫枫城,这二十年来无人拜祭,坟墓早已经残破不堪。
  两兄弟看着破旧的墓碑,心生愧疚之意,二十年不曾祭拜父母,若是再晚些年头,这坟墓说不定都已经被移平了。
  当下两人亲自动手,清扫墓地,更换新碑,只是父母都是普通人,去世这二十多年,恐怕尸骨已朽,棺木之类却是不便重置,只得作罢。
  拜祭过父母之后,兄弟两第二个造访的,却是城西贫民窟角落之中,那一处破旧的小院。
  “明升,我们又回来了。”
  比起父母的坟墓,看到这小院的时候,越明举却更生感慨之意。
  二十年无人居住,无人打理,院中的两间草房都已经倒塌一半,四面院墙也塌了一面,院内更是满地杂草,难以行走,根本已经差不多是废墟的样子。
  但是这里,却是他们曾经的家。
  

Ps:书友们,我是水鱼老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