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孟婆穿越了 > 第49章 安定
“好了,你们都去吧。”魔后点头:“我和你们父皇还有事商量,记得,找到恒昭就马上回来,以免多生事端。”
  
  鸾云和南恒春退下后,魔后忍不住哭出了声:“母子连心,我真的感觉恒昭他回不来了,本来不想说出口的,可是,这感觉太过强烈了。”
  
  魔皇也不禁红了眼眶,拍拍她的肩:“既然上了战场,就要预料到最坏的结果,千年前的大战,天界不也折损了位公主吗,日子总要往前看的,这不还没找到吗,还有希望。”
  
  魔后的预料真的很准确,直到梦晓月一觉醒来,床上的南恒昭都没有动静。
  
  沙发太软,普普陷进去就爬不起来,只得仰面躺着冒泡泡。
  
  梦晓月一步步挪到床前,看着毫无生气的南恒昭,无奈叹息。
  
  死后强行把魂魄封进体内,是有可能起死回生的,但是很遗憾,南恒昭不在此列。
  
  没办法,放他去轮回吧,相识一场,她可以给他说说情,下辈子还投个锦衣玉食的好人家。
  
  也不知现在顺着河漂到哪里了,梦晓月环顾周围,发现全是水。
  
  ‘小汤,这里离岸边近吗?’
  
  ‘主人,已经不是在河道上了,现在是在海里,离岸远着呢,看到了很多鲸鲵舟,主人快把咱们的拿出来。’
  
  也对,河连着海,想必这就是南恒昭说过的魔界东海。
  
  东海上的魔莲,牵魂丝。
  
  她摸了摸脖子里的项链,真是奇怪,为什么那么久远的话都能想起来。
  
  她有些站立不稳,老想蹲下捂一捂心口,一定是因为小汤漂的不稳,让她有点晕。
  
  对,一定是的,这么想着,干脆就蹲了下来,不去看南恒昭的那张脸。
  
  右手捂住心口,大口喘了喘气,满面通红,泪水一下子滑了下来。
  
  抛出鲸鲵舟,把普普一起抱出汤锅。
  
  鲸鲵舟迅速变成一座小岛,周围离的近些的魔人看到,都自发往远处退了退,眼里无不羡慕。
  
  拥有这么大一座鲸鲵舟,实力该有多强啊!
  
  眼前的魔人退去,只留下无边的大海。
  
  站在边缘,梦晓月一边胡乱回忆,一边判断着方位。
  
  那个来救她的人,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为什么不认识他,是追魂链的主人。
  
  如果说她真的什么也想不通,那是假的,只是不愿去多想。
  
  估计自己前世是天山牢狱的看门人吧,这么一想就都说的通了。
  
  普普看到大海,开始‘啊啊’叫着,估计想说些什么,可惜没办法表达。
  
  当个小孩子真好,不会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情绪。
  
  罢了,还是用迴天鼎吧,她的方向感到了海上好像打了个折扣,头一直晕晕的。
  
  只是,鼎拿出来后,又犯了难。
  
  是先把南恒昭魂魄放出来回阴间呢,还是回凡间看看?
  
  怎么这个时候优柔寡断起来,梦晓月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
  
  将南恒昭从空间里放出来,解了咒语,魂魄一下子飘了出来。
  
  梦晓月一把拉住,防止他直接飘到鬼门关去。
  
  “孟小婆。”南恒昭看了看自己透明的身子,看起来倒是一点不难过:“你干嘛把我锁在身体里,我想跟你说话都说不了,这样多好。”
  
  梦晓月呆呆的:“你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
  
  “死了有什么打紧,我想问问,你们阴间还招人吗?”
  
  嘎?
  
  气氛都被破坏掉了!
  
  梦晓月突然头不晕了。
  
  阴间不招魔族人,这是常识。
  
  看梦晓月摇头,南恒昭这才看着自己的身体苦恼起来:“我本来想着去应聘个工作,咱俩就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梦晓月无奈的笑笑。
  
  “那照你这么说,我只能去投胎了?不是吧?”南恒昭开始难过了,怎么自己就不能顺利一点呢?
  
  普普在一边又开始‘啊啊啊’,他虽然看不到南恒昭,但是似乎有感觉,知道那里还站着谁。
  
  “这个小家伙,我刚才在身体里的时候观察他很久了,愣是没看出真身,没有法力真的麻烦啊。”
  
  “他是一只蝴蝶,现在大战结束了,等把你安顿好,我就找到他父母然后送他回家。”
  
  南恒昭也没什么心思关心自己的子民,胡乱点点头:“你能拉我多久?是不是你一直拉着我,我就能不去投胎?”
  
  梦晓月被他这奇异的想法惊呆了:“你想让我一直拉着你,然后你什么也做不了?”
  
  “要不,我们做个记号吧,你投胎后我去找你?”梦晓月道:“当然,到时候你的记忆肯定被一扫而光了。”
  
  “唉?你就是孟婆呀,能不能不让我喝孟婆汤呀。”
  
  南恒昭突然想起这个:“怪不得我一点也不怕死,因为有你在呀。要是我忘了你,那你就不要找我了,没有意义。”
  
  梦晓月摇摇头:“大孟婆说过,曾经有一位孟婆经不住一个生魂的请求,没有让他喝孟婆汤,结果打乱了凡间的命数,然后那位孟婆被罚面壁两万年。”
  
  “我的天。”南恒昭决定退而求其次:“好吧,我们还是做个记号。”
  
  梦晓月笑笑,刚才还说要是失忆自己就不用找他了呢。
  
  “想把记号做在哪?”梦晓月问。
  
  “随便。”南恒昭把手腕举起来,“就这里吧,我能看到的地方。”
  
  梦晓月点点头,把汤锅缩小,使劲扣在南恒昭手腕上,一个汤锅的简笔画图案就印在了上面。
  
  一个大一点的圆圈,是锅口;两边各有一个小圆圈,是锅耳朵。其中一个小圆圈内还有一小块阴影。
  
  是依然没有被取下、卡在汤锅耳朵里的石块。
  
  南恒昭举手看了看:“还可以,不算丑,不过你不用辛苦一直找,咱们随缘。”
  
  既想让她找到,又怕累到她。
  
  灵魂上的烙印将会带到下一世,更别提这是神器印上的,梦晓月道:“那我就松手了,我随后就到。”
  
  “随后就到是什么意思?”
  
  “送送你呀。”
  
  南恒昭点点头,梦晓月松开,他的魂魄瞬间不见。
  
  ‘主人。’汤锅道:‘我的耳朵......’
  
  之前它知道梦晓月心里不舒服,就没有提醒她这件事。
  
  ‘我看看。’梦晓月将它拿到眼前仔细观察,发现石块外面的似乎是一层灰。
  
  直接放在海水里涮了涮,果然,这分明是一小块钻石。
  
  ‘不知道和琉璃比起来,谁更珍贵呢?’梦晓月没把这小石头放在心上,手用力,准备拿它下来。
  
  谁知还是纹丝不动。
  
  真是奇怪。
  
  ‘主人,我肚子里那颗小黑珠子在跳。’汤锅道:‘我知道了,它跟黑石头是亲戚吧!一黑一白互相吸引,所以才黏上我不下去。’
  
  这小黑珠子的出镜频率还挺高的,早不跳晚不跳现在才跳。梦晓月伸手,准备将珠子拿出来。
  
  ‘嗯,你不是说它在跳吗,现在粘在里面抠不动了。’
  
  这倒是奇事了。
  
  ‘再等等吧,咱们先回阴间去,送南恒昭一程。’
  
  ‘好吧。’汤锅尽管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同意了。
  
  迴天鼎被她放回去,没错,忧郁一扫而空,她突然辨出了方向。
  
  将鲸鲵舟上的一棵树化为一块浮木,将南恒昭的身体放在上面,推进海里。
  
  收起鲸鲵舟,离开魔界的那一刻,梦晓月回首望了一眼。
  
  但见这海水,烟波荡荡,巨浪悠悠。
  
  ***
  
  南恒昭果然在排队,梦晓月到的时候,他头上盖了一块黑头巾,要不是他身上的衣服,她差点没有认出来。
  
  往旁边一看,井孝在他旁边左右张望,心中了然。
  
  顾及着前后的生魂,梦晓月直接一把把井孝拉过来:“井孝,你眼神挺尖啊。”
  
  井孝被吓了一跳,看到是她,把勾魂链往腰上一缠,看着南恒昭道:“这里还有很多魔族的将士,我怕他们认出二皇子,才出此下策。”
  
  他虽是魔界的人,但与梦晓月相处八百年,多多少少能摸到她的性子,只要不做什么坏事,她是不会在意自己是哪里的人的。
  
  知道自己是魔族的人,也没有去举报,他心里感激。
  
  还好魔族没有给他下过多少命令,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
  
  复又低下头小声道:“冥王专门下了命令让我等在这里注意着二皇子。”
  
  “他怎么说?”梦晓月也变出个头巾围上,遮住口鼻:“不会让轮回司‘照顾’他吧?”
  
  这里的照顾,自然是不好的词汇。
  
  “那倒没有,说是让按规矩来。”
  
  哇,冥王大好人。
  
  冥王在梦晓月心里本来就多的好感度又直线拔高。
  
  “我就去送送他,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该汇报汇报。”
  
  “好嘞。”井孝蹦跳着离开,显然心情也很好。
  
  突然顿住,又走过来:“晓月,殿下经过这里的事我会告诉魔界的,你.....会不会怪我?你看,你跟殿下的关系那么好。”
  
  “我让你汇报的意思呢,就是这个。”梦晓月笑笑:“你可以顺便说说,南恒昭的身体在东海上,就说是阴间的大仙掐算出来的。”
  
  “哎,好。”
  
  这个时候,梦晓月并没有发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她知道南恒昭会失去记忆,所以给他灵魂打上烙印。
  
  但是井孝他,分明就是魔族转世为人后,突然有了前世的记忆,这才入阴间后投奔魔族。
  
  可惜梦晓月并没有把井孝说过的这话放在心上。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井孝回到南恒昭身边,悄声道:“晓月就在后面,殿下安心的去吧。”
  
  南恒昭扭头,无奈黑布遮住眼睛,什么也看不到。
  
  进了鬼门关,没想到周连居然站在里面。
  
  “小孟婆大人。”
  
  就算只露一双眼睛,梦晓月还是被他成功揪了出来。
  
  “您在这搞潜伏呢?”他右手拿着轮回镜,往左手上拍打着。
  
  梦晓月看的心惊胆战:“我说你悠着点,这里都是还没过奈何桥的生魂,被你这镜子不小心照到怎么办?”
  
  自从对冥王好感大增后,连带着曾把冥王带来见她的周连也顺眼许多。
  
  早就不计较他当时吓到自己的事情了。
  
  “魔族皇子终于来了,正好跟着魔族重伤不治的一批过来,我要去见冥王,向他复命,你要一起去吗?”周连问道。
  
  “天山气脉......”梦晓月有点尴尬,自己本是很敬业的,可惜连这个都没完成。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把自己跟魔族皇子在一起的事告诉冥王。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还管什么气脉,跟你说吧,作为冥王的近臣,要多和他拉近拉近关系,知道吗?”
  
  不由分说,周连就要拉她走。
  
  “哎等等。”梦晓月指指南恒昭:“我看着他喝下孟婆汤,怎么样?”
  
  “可以,我等着。”
  
  奈何桥上还是九孟婆,梦晓月和她关系很好,看南恒昭快排到,干脆跑过去站在一边:“你歇一会。”
  
  九孟婆挑挑眉,又看了看跟她身后的周连,掩唇笑道:“怎么,好事将近了?”
  
  看这样子,她以为梦晓月和周连在一起了,也不难理解,都是冥王眼前的红人。
  
  南恒昭正好听见,本来他不想跟梦晓月相认,怕给她惹麻烦,这会有些忍不住了,一把将头上的黑头巾摘下,瞪了瞪九孟婆。
  
  三人安静了下来。
  
  九孟婆对他可是有些眼熟的,当时魔龙过来把二十九甩出去,被捉住恢复人形时,她专门上前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那魔族二皇子嘛。
  
  再瞧瞧身边舀汤都舀不利索的梦晓月、一直盯着的周连,恍然大悟:原来是三角恋!那两人妥妥的欢喜冤家啊,可怜的周大人!
  
  那位都死了晓月还惦记着,成了心口的一颗朱砂痣.....他们周大人只能把苦涩尽数吞下,默默守护。
  
  不管九孟婆在脑补些什么,南恒昭到底是接过了梦晓月亲手舀的汤,一口喝下去。
  
  周连伸手一推,直接把他推入了轮回眼。
  
  “喂!他自己会走路。”梦晓月不满道。
  
  “怎么,心疼了?”周连反呛道:“走吧,还看什么。”
  
  “嗯,我说。”九孟婆小声道:“晓月,要懂得珍惜眼前人啊。”
  
  梦晓月对她笑了笑,把勺子还给她:“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啦,你想多了。”
  
  “对对,我想多了。”九孟婆眨眨眼,继续舀汤。
  
  正准备走时,大孟婆突然挡在他们面前:“晓月,你的汤锅又进阶了。”
  
  也不管周连在旁边,直接上前拉住她,满脸喜色:“真是恭喜你了,怎么做到的?”
  
  嗯?梦晓月疑惑,她明明都没有什么感觉的。
  
  “大孟婆大人,我们要去背阴山,不如等回来你们再叙旧?”周连道。
  
  “好,去吧去吧,不耽误你们,晓月,冥王大人对汤锅比我还了解,有什么疑问也可以问他。”
  
  “嗯,我知道。”
  
  辞别大孟婆,跟着周连到一处宅院,里面布置的很朴素,正房匾额上写着‘轮回司司长办公室’
  。
  
  笔力苍劲有力,能看出功力深厚。
  
  “噗嗤。”刚看到梦晓月就忍不住了。
  
  “你笑什么?”
  
  “你这古不古今不今的,是最近才设计的吧?”
  
  周连推门进去:“说对了,这才挂上不到三十年,冥王亲手写的。”
  
  一听是冥王写的,方才的戏谑之心马上便收了回去。
  
  “对了,咱们不是上背阴山?你还要拿什么东西吗?”
  
  周连挥手让房间里的小鬼先出去:“当然要拿,不然背阴山的山门岂是那么好开的?”
  
  “好吧,不过你知不知道,冥王为什么懂那么多凡间现代的东西?”
  
  这个问题她疑惑很久了,忘不了冥王拿着手机问她要电话号码的情形。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总之呢,冥王曾在凡间生活过很长时间。”
  
  “哦。”
  
  既然说来话长,那就先不听了吧。
  
  只见周连从桌子后面的暗格里掏出两枚鱼白色的令符,递给她一枚:“山下的小鬼看到令符才会通传的。”
  
  “是吗?冥王都没有给我这个,还让我有空上背阴山找他,还好没有去,不然岂不是白跑一趟?”
  
  周连看了看她,欲言又止,要是你上了背阴山,都不用吭声,冥王肯定亲自开道迎接,这就是亲人和臣子的差距呀。
  
  两人各揣一枚令符,来到背阴山下。
  
  背阴山的小鬼刚接过令符,准备去通传,眼前的荆棘就变成大路,山门打开。
  
  梦晓月:......
  
  周连:看吧,这就是差距。
  
  两人一起踏上去,接受周围小鬼的注目礼。
  
  “快看快看,这回来了两个!真是稀有。”
  
  “一个是周大人,另外一个是谁呀,好漂亮的小姐姐!”
  
  梦晓月一阵害羞,步履更加匆匆,很快就到了冥王住处。
  
  不出周连所料,冥王就站在门口,满脸笑容:“晓月,回来了啊。”
  
  梦晓月被这热情冲昏了头,没能完成任务的愧疚感烟消云散。
  
  周连笑道:“魔族二皇子已经轮回转世,此次仙魔大战算是告一段落了。”
  
  冥王点头,进了屋内,三人依次落座。
  
  冥王把手边的宝剑拿起来,递给梦晓月:“你如今在凡间行走,虽说有法力傍身,可是没有武器也不行,这个送你了。”
  
  正是东岳山挖到的昊天宝剑。
  
  冥王仔细擦拭了,又合上剑鞘。
  
  梦晓月连忙双手接过,这算是赏赐吗?不过她好像没做什么啊。
  
  本来她还害怕冥王知晓她和魔族皇子的事,现在看来,那个人居然没有说吗?
  
  那应该真的是前世的熟人。
  
  搞不好当年是他们俩一起看守天山牢狱的。
  
  “晓月,你没有出于私心留住魔族皇子,而是无私的让他轮回,吾心甚慰。”
  
  冥王这话又把她吓得不轻。
  
  “我、我们....”梦晓月无意识的在剑上磨蹭手指:“我们是朋友没错,当时他不是把我甩到凡间去了嘛,我们就这么认识的。”
  
  “不用紧张。”冥王笑了,感觉他闺女真是可爱:“这把剑就是给你压压惊的,你要是实在放不下他,他这不是刚轮回,你再仔细找找不就是了。”
  
  冥王继续说着让梦晓月目瞪口呆的话:“虽然下一世他肯定没有记忆,但是可以培养新的呀,你觉得呢?”
  
  周连道:“冥王大人的意思,你以后可以时常留在凡间,顺便找找你喜欢的人。”
  
  梦晓月心中激动,脑门上居然冒出汗来:“也、也不是喜欢,就是挺合的来的。”
  
  冥王眼神愈发温柔:“只要你过得开心。”
  
  “什么?”梦晓月怀疑自己听错了。
  
  “没什么,记得常来看看我啊,天山以后就交给你了,保护好山上山下的生灵,还有,下面牢狱里的追魂链是好东西,等以后我告诉你有什么用。”
  
  冥王又在桌子上找了找,拿出一部手机:“你没有手机怎么行,我给你买的,电话卡和我的手机号在里面。”
  
  梦晓月脑袋晕乎乎,伸手接过,都忘了道谢。
  
  把宝剑往汤锅里放的时候,才想起大孟婆说汤锅又进阶了。
  
  连忙拿出来:“冥王大人你帮我看看.....”
  
  还没说完,她就被汤锅这次变身后的酷炫模样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