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温水煮相公 > 第二十六章 泡脚
“姑姑,咱们的新家您看怎么样?”燕之进了门就见羽站在院子中间黑着脸,她的四周摆了一地的箱子包袱。『→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这回把我和你宫叔叔安排到哪个院子了?”羽看着她问道。
  
  “姑姑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啊?”燕之佯装吃惊:“这可怎么办呢,我刚把吴侍卫打发了。”
  
  “丫头的意思是这回我们还住在一处?”羽追问道。
  
  “这是自然。”燕之走过去挽住了羽的手臂东张希望着:“这回我们算是暂且住下了,我们一家人当然要住在一起。”
  
  燕之这话里分明是说前几天在小村子是暂住,不好安排住处。这里才是他们真正要落脚的地方,当然要妥善安置。
  
  听她话里终是把自己当了一家人,羽面上的神情总算缓和了下来。
  
  她一指地上的行李问道:“这院子倒是不小,丫头看看怎么分。”
  
  “分?”燕之一扬眉:“分什么?都是咱们家的。”
  
  “阿文,去厨房烧锅水!”羽看着她那张满脸跑眉毛的脸便一阵腻味:“快把你脸上的东西都洗了吧。”
  
  “不急,我先看看。”燕之拉着羽前前后后把这处宅子瞧了个遍,才发现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去分配房间,院子前后分了三进,除了后院的马棚之外,所有的屋里都归置的利利落落。
  
  头进院子里迎门三间正房,中间的一间宽敞大屋做了客堂,左手的一间是他们夫妇的卧房,右手的一间里放置了书案书架矮榻做了书房。
  
  第二进院子正房厢房统共有十间,燕之让自家的侍卫住了六间,剩下四间房子留给景行的侍卫住。
  
  “姑姑,我住哪儿啊?”阿文一手提着一个包袱追在燕之身后小声问道。
  
  “后院那么多屋子还装不下你?”羽没好气地说道。
  
  阿文看看燕之,低了头。
  
  “姑姑特意给你留了个好地方!”后院虽然留了六间房子,宫和羽自然要单独各住一间,余下的四间房子得住下成家的十多个侍卫,燕之知道,阿文并不愿意和这些人住在一个屋里。
  
  阿文从小就生得漂亮。
  
  并且他的漂亮是难分性别的,否则景行也不会在才见到他的时候把他错看成了小丫头。
  
  如今他长大了些,身量虽有长高,可皮肤仍是细腻光滑的。尤其是一张娃娃脸上生了一双杏核眼,还带了两个浅浅的梨涡,那小模样却是比寻常的女子都要漂亮精致!
  
  阿文不但人长的好看,手脚也勤快,燕之就爱他这个干净劲儿,虽然把他当小子使唤着,心里却是当闺女疼着,接长不短的就给他做神新衣打扮打扮,天长日久地下来,阿文被她养出了一股子贵气。
  
  燕之看着阿文好,成家的那些功夫高强的侍卫们也看着他挺好。
  
  知道少主宠着这小子,那些侍卫便分外的喜欢招惹阿文。
  
  平日里不是捏捏他的脸蛋子就是抱着他在房上树上的乱窜一阵吓唬他,气得阿文一点办法没有。
  
  燕之冷眼旁观,那些侍卫只是把阿文当了小孩子逗着玩,并无龌龊心思,因此在阿文没有找自己告状的情形下,她也懒得掺和他们的事儿。
  
  从私心来讲,燕之倒是乐意阿文多与那些侍卫往来,毕竟一个男孩子要成长为一个男人,还是得在同类里学习更稳妥。
  
  “这里就是小了点儿。”院子的门口依着院墙建了两处不大的门房,房子是细长的一条,只能放下一张床以及一副桌椅。
  
  “不小,就我一个人住,足够了。”阿文欢天喜地地进了屋,先把手里的包袱放在了木板床上:“姑姑,我在厨房烧着水呢,我这就给您端去!”
  
  “阿文。”燕之一把拉住他,回手关了房门低声道:“你跟姑姑说实话,为什么不愿意和侍卫哥哥们住在一处?”
  
  阿文咬咬殷红的唇瓣,面露为难之色。
  
  “是……他们欺负你了?”燕之用尽量含蓄的语气问道。
  
  “那倒没什么。”阿文虽然生的精致性格却是颇为爽利的,他不以为意地说道:“他们和我闹着玩儿,觉着我是个小孩子,难免要撩闲。”
  
  “那是为了什么?”燕之更不明白了。
  
  “姑姑……”阿文抓了抓头发,一张嘴磨磨唧唧地先红了脸:“您是没去过他们的屋里……”
  
  燕之想了想,自己确实从未进过侍卫的房子。
  
  “他们都太臭了!”他撇着嘴万般嫌弃地说道:“在路上您见过他们洗脚么?”
  
  燕之摇摇头。
  
  “不洗脚,也不洗澡,还爱出汗。晚上睡下了张着嘴打呼噜放屁……”阿文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实在受不了了,他们比小幺还臭!”
  
  “姑姑知道了。”侍卫的房间她虽然没有进去过,但小幺的臭脚丫子她却是闻过的,燕之随即点头道:“你就住在这里吧。”
  
  “那我给姑姑打水去。”阿文开门跑了出去,看见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他行了个礼,小跑着去了后院。
  
  “宫叔。”燕之笑着迎向宫:“有事儿啊?”
  
  “请问少主,此次要住多久?”宫说话的时候面上是极少有表情的,平日话也不多,成家的侍卫没有不怕他的。
  
  “我也不知道。”燕之实话实说:“我听王爷的意思大概是要常住了。”
  
  “知道了。”宫一点头:“我出去一趟。”
  
  他说走就走,也没说要去什么地方。
  
  晌午的时候,宫回了来,带回了一个哑巴妇人和一个干瘦干瘦的小丫头。
  
  燕之洗了澡正在屋里收拾,听阿文说宫买了两个人回来,她停了手里的活计去了后院。
  
  “那两个人是做下人的。”不等燕之问询宫便说道:“府里的衣服总要有人浆洗,厨房里还缺个膳夫,还没寻到合适的。”
  
  “还是找个厨娘,这样方便些。”出门在外,宫便成了燕之的大总管,事事替她打理着,让她省了不少心。
  
  燕之和宫说了几句话要走,转身的功夫眼角的余光看见小院的檐下坐了一排人。
  
  她停住脚步细看,就见自家的侍卫整整齐齐地坐在板凳上,一人一个木盆,挽着裤腿正在泡脚。
  
  宫一伸胳膊,关上了院门,挡住了燕之的视线,沉着脸说道:“他们……委实是太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