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宠之仵作医妃 > 第151章 侯府故交,巨富之家
    37om
  
      风急雪骤,马背上的妖娆身影带着一股子张扬的雀跃,而他身上烈烈的红衫更是这凄清风雪之中最为灼目的一抹,“七哥!我巴巴的盼了你三日了!你怎来的这么慢!”
  
      说话间,一人一马已经靠的更近,而趴在车窗口的秦霜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霜见过的男子虽然不多,可低有俊朗张扬如霍甯,高有俊美无俦尊贵逼人如燕迟,便是秦琰,也是个贵胄优雅的美男子,然而眼前这一位,却是出乎了秦霜所有的认知,他墨发极长,只以一根白色的玉钗松松挽了一半,缎带一般的墨发便瀑布一般的倾泻在他肩头,这如女儿家一般的墨发便罢了,他竟然着了一身红色的广袖长衫
  
      红色,秦霜从未见过哪个男人着红杉
  
      秦霜怔怔想着,目光却移不开似的落在了来人的脸上。
  
      那是一张美到有些放肆的脸,五官棱角和燕迟有两分相像,然而两个人的气质却是天差地别,燕迟身上的气势便如同他那一身撩黑的墨袍一般尊贵桀傲,锋芒逼人又深不可测,而新来的这位,虽然也是一双凤眸,眼尾却比燕迟更为狭长上挑,而他的五官亦不如燕迟来的锋利刚硬,燕迟的五官仿佛刀斧雕刻,而这位却好似是水墨画画出来的,美则美矣,亦不失精致,却是比燕迟多了邪魅之相,再加上他那比秦莞还要长的墨发和那一身妖娆似火的红衫,且身骨远不如燕迟那般挺拔劲实,初初看到他策马而来之时秦霜还以为来的是个女子。
  
      他身上的广袖红袍十分宽大,在急风之下烈烈而舞,红色的衣袂伴着如墨的乌发,秦霜一时之间竟然看得呆了,她的二哥长相也有几分柔性,可和眼前这位一比,却是云泥之差,这位的美不仅丝毫不显女气,且更有了种张扬放肆的尊傲之意,他周身气势虽然比不过燕迟去,却是将不远处走下马车的秦琰衬作了一个寻常的贵公子。
  
      三人站在一起,秦霜看看燕迟,再看看他,秦琰的影子都黯淡了两分。
  
      相比来人的欢喜雀跃,燕迟则要平静的多了,他似乎早就知道来豫州会见到此人,于是唇角只是微微一扬,“在袁州耽误了两日。”
  
      说着话,燕迟转而看向走过来的秦琰,“正好遇到了秦世子,便一道来了。”
  
      秦琰上前两步,“拜见恭亲王世子殿下——”
  
      还趴在窗口探看的秦霜猛然长大了嘴巴,连忙放下帘络从窗口退了回来,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莞低声道,“恭亲王世子殿下”
  
      秦莞在马车之内也将外面的情形看了个大概,闻言点点头算作知道。
  
      昨天那份名单她并没有全部看完,当时并没有看到这位的名字,可裕亲王的寿辰,恭亲王世子来贺寿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燕离哈哈笑着看向秦琰,“咦,你怎么坐着马车不骑马?”
  
      秦琰抬眸苦笑一下,“染了风寒。”
  
      燕离闻言笑意更大,拿着马鞭的手执着秦琰便是一通嘲笑,“把你个不中用的,在京城和我赛马蹴鞠之时不是能耐的很吗?!”
  
      燕离的语气和秦琰倒是十分熟稔,秦琰闻言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道,“让殿下见笑了。”
  
      燕离笑意不减,目光却在后面的几辆马车之上一扫而过,“这是”
  
      秦琰忙道,“我此番是去锦州接三位堂妹入京的,正好到了袁州之时家中让我来贺寿,我便带着三位堂妹一起绕道了。”
  
      燕离“咦”了一声,“马车里面是三位秦姑娘?”
  
      秦琰点了点头,转身对周怀说了一句什么,很快,周怀便走到了秦莞和秦霜的马车跟前,“六小姐,九小姐,世子让二位下车来见见恭亲王世子殿下”
  
      秦莞和秦霜对视一眼,秦莞倒是没什么反应,秦霜却是急速的理了理衣裙,周怀说完又到了秦湘的马车,没多时,秦家三姐妹都披着斗篷下了马车。
  
      风雪仍然在下,燕离坐在马背之上笑眯眯的看着走下马车的三位小姑娘,秦湘一身藕荷色斗篷柔柔弱弱,秦霜着一身紫色裙裳虽然还有两分微胖却也不失娇俏,秦莞是最后一个走下来的,燕离看过去眼底微微一亮。
  
      风急雪骤,今日的秦莞着一身月白绣兰花暗纹的袄裙,外罩藏青色的斗篷,那斗篷领子上是一圈白色的狐狸毛,因是太冷,她下的马车之时将斗篷上的兜帽带了起来,这一带帽子,便越发显得那张小脸欺霜赛雪的白皙精致,且莫名的,燕离总觉得秦莞身上的气韵有股子风雪不可欺折的从容不迫,三人之中她走在最末,可燕离眼底却只看得见秦莞。
  
      秦莞一步一行之间皆是气度,风雪不仅没有掩了她的容色,反倒是更衬出了她空谷幽兰似的遗世独立,她走动之间微垂着眸子,背脊却好似翠竹一般挺拔。
  
      “拜见世子殿下——”
  
      秦湘打头走在最前,在距离燕离四五步的时候福身行礼。
  
      秦霜和秦莞在后面跟着,也一起福了福身。
  
      燕离看着便笑道,“快免礼快免礼,秦世子快让几位姑娘回马车上去,这样的雪天,免得也让她们染了寒气,到时候美人难受,我可也要难受。”
  
      燕离笑意明快,语气却又带着调侃,秦琰无奈摇了摇头,“好了,回去吧。”
  
      秦霜转身之时轻哼了一声,几步走到秦莞跟前,“他怎么不在我们下马车的时候就说,眼看着我们人都走过来了才说什么害怕染了寒气。”
  
      秦莞唇角微弯,一时没有说话,关于这位恭亲王世子,她可是知道一些的。
  
      在一众亲王世子之中,他的身份十分尴尬,可他却丝毫不知收敛,不论是在京城之中还是京城之外,不仅言辞无忌,行事也很是叫宗室的人头疼。
  
      燕迟是朔西高原之上的屠神魔王,而这位,可是京城的混世魔王。
  
      这边厢,燕离看看燕迟又看看秦琰,“七哥和秦世子今夜打算住在何处?”说着又看着燕迟道,“裕亲王叔知道你要来,本是备了地方的,可是我去的时候就想拉着七哥与我同住,所以便回绝了他们的安排,只是没想到秦世子是一起的。”
  
      燕迟看着燕离,“你住在哪里?”
  
      燕离一听这话笑意一深,“天香楼——”
  
      一听这名字燕迟和秦琰便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秦琰但笑不语,燕迟却皱眉,“怎么到了豫州还如此无忌,你就不怕那些宗伯又说你?”
  
      燕离笑呵呵的,“京城他们尚且管我不着,更何况是豫州?”
  
      说着燕离洒然的挥了挥马鞭,“若是秦世子一个人来的话,咱们三都在天香楼自是再好不过,不过还有三位秦姑娘就多是不便了。”
  
      秦琰苦笑,“殿下不必客气,殿下住的舒服便好,我们住客栈就是。”
  
      燕离眼底便生出了几分深切笑意来,“天香楼新近有位当红的头牌,那是相当的可人,秦世子这一回没有福分咯。”
  
      秦琰失笑摇头,燕离便看着燕迟道,“那七哥跟我走吧?酒席都准备好了,咱们也好久不见了,今天晚上先一醉方休,明儿个再去裕亲王叔那里。”
  
      燕迟眉头越拧越紧,“既然来了,自然今夜便要去裕亲王叔那里看看,哪有明日再去的道理。”说着便催动了马儿,“你也随我同去。”
  
      燕离闻言大叫,“不可啊不可,你又不是不知道裕亲王叔的性子,若是今夜去了,只怕今天晚上就回不了天香楼了,我那画瞳还等着我呐”
  
      燕迟没有继续和燕离商量的意思,只转眼看向秦琰,“秦世子住客栈?”
  
      秦琰点头,“是,此行还未准备礼物,正好明日里准备准备贺礼,还要见一见父亲在此处的几位故旧,两位殿下自去吧,不必客气。”
  
      燕迟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好,那我们便先走一步。”
  
      本是到了城中才分道扬镳的,可燕离忽然出现了,燕迟不愿被燕离拉着去天香楼,只得强扭着他去裕亲王府,秦琰拱了拱手,一拜,“两位殿下慢走。”
  
      燕迟颔首,目光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后面的马车,然后便落了马鞭,燕离见燕迟说一不二,立刻也御马朝燕迟追了过去,“哎七哥七哥等等啊我们在好好商量商量嘛”
  
      秦琰在原地站了片刻,失笑一下才回头,周怀忙上前道,“世子,可是直奔客栈?”
  
      秦琰颔首,随后上了马车,等车队缓缓动起来的时候,前面已经看不见燕迟和燕离的影子了,后面的马车之中,秦霜还在感叹,“真是觉得那恭亲王世子殿下比女人还要美”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秦莞一行入了豫州城。
  
      连日来的赶路,秦莞她们已经许久没有在繁华的城郭驻足了,因此一进入豫州城便给人一种回到了锦州的错觉,然而豫州已经到了北方,不仅天气更冷,周遭的一切都已经和锦州不同,倒是秦莞,看着豫州城繁华热闹的街市生出了两分熟悉之感。
  
      此时夜幕已经四垂,豫州城主街两侧的画舫酒肆皆亮起了灿然的灯火,而虽然已经入夜,可豫州城的热闹却是分毫不减,秦霜掀开车窗的帘络看着外面道,“真好啊,京城一定比这里还要热闹吧,这个时候,京城街道上的人是不是更多?”
  
      秦霜满是向往的说着,秦莞点了点头,“自然比这里还要热闹的。”
  
      秦霜眨了眨眸子,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被楼台上的夜灯映的一片灿然,“这里都这么热闹了,可想而知京城了”
  
      大周幅员辽阔,锦州在大周以南,虽然也是一处重镇,可比起靠近帝都的城池来说还是要稍逊一筹,秦霜看的眼睛眨都不眨的,又道,“你说,我们已经简单了恭亲王世子,还会见到什么大人物啊,会不会来哪位亲王啊?”
  
      秦莞失笑,“这个不知,不过时至年关,想来不会来那么多人。”
  
      秦霜听着点点头,正要说话,却忽然看到了一处灯火灿然恍如琼楼的三层高楼,“你看,那是什么地方?看起来真是像皇宫一样!”
  
      秦霜没去过皇宫,可她知道的最矜贵巍峨的地方就是皇宫的,不由得拿皇宫做比,秦莞从车窗口看出去,唇角微微一弯,“只怕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秦霜“咦”了一声,满是不信,“我们不是要去客栈吗?”
  
      秦莞弯唇没说话,又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秦府的马车在那琼楼一般的地方停了下来。
  
      “六小姐,九小姐,客栈到了。”
  
      秦霜一脸惊讶的看着秦莞,“你是会算命吗?”
  
      秦莞笑笑不语,她倒是不会算命,可在她的记忆之中,十年之前这座楼就存在了,只不过十年过去,这客栈似乎又扩建了不少,俨然是豫州城第一客栈。
  
      “这地方真大真气派——”
  
      秦霜刚刚站定便忍不住说道,这边厢,秦琰也刚刚站定,闻言笑道,“这十方客栈乃是整个西北最大的客栈之一,这客栈的东家将客栈开遍了西边每一座城池,这豫州的算是本家,因此开的格外的大,这名字便是广迎十方来客之意。”
  
      秦霜听着微讶,“开遍了西边每一座城池”
  
      说话间,秦湘和秦莞也都下了马车,周怀先进了客栈的大门,一进门便见这客栈布置十分高华雅致,而秦霜站在一边听着周怀付银子,自然,银子数目也十分高华雅致。
  
      “开客栈本就赚钱,这客栈的东家既然开了那么多,岂非是”
  
      秦霜还忍不住低声说着,秦琰笑着点头,“这客栈的东家在几年之前便已经是西边巨富。”
  
      秦霜叹然的点头,又看了两眼方才收了那惊奇之意。
  
      相比较秦霜,秦湘就要淡然的多了,坐了几日的马车,她面上疲色稍重,可早前的轻伤却是好了,饶是如此,她仍然是一副病弱之态,轻易不开口说话。
  
      “几位客官,请楼上来——”
  
      周怀办妥了手续,小二热情的带着秦莞几人往楼上走去,这客栈共有三层,小二道,“几位主子的客房在三楼,二楼有酒楼,几位客官若要用饭便可下二楼。”
  
      秦霜可没见过客栈里面还开酒楼的,不由得又是一阵咋舌,然而她看到秦霜和秦琰都是一副不惊不乍的样子,她便也扬了扬下颌做出见多了的样子。
  
      很快,几人到了自己的客房,秦琰便道,“让周管家定一桌酒菜送上来,我们兄妹也好几日没有一起好好用饭了,到时候来我屋里。”
  
      秦琰见几人都有些累了,便考虑的十分周到。
  
      秦莞先将白樱送到了房间才入屋梳洗,主仆二人稍作休息之后周怀便来敲门,可用饭了。
  
      十方客栈不愧是豫州城最好的客栈,每一个人的屋子都分了两进十分阔达,秦莞几姐妹到了秦琰的屋子,更见桌子之上摆满了酒菜,简直是她们多日来用过的最好的饭食。
  
      “好了,你下去让其他人也用饭吧。”
  
      秦琰吩咐了一句周怀,周怀便将门一合退了出去。
  
      “好了,终于到了豫州了,大家都安心用饭。”秦琰招呼了一句便落了座,秦霜率先坐下,却又想起什么似的道,“三哥,那两位世子殿下呢?”
  
      秦琰闻言失笑不已,“恭亲王世子殿下有安排,我们不用管了。”
  
      他说话时笑意有几分无奈揶揄,秦霜没看出来什么,秦莞却是察觉到了。
  
      适才她们回了马车之后那位恭亲王世子殿下说话时大时小,她并未听得清楚她们去了哪里,可一听秦琰这么说,她心中却有了两分明白。
  
      于是这一顿饭便吃的不是滋味起来。
  
      “明日我要见两位父亲的故旧,你们几个可在城中逛逛,也可待着休息,等后日便去裕亲王的寿宴,我想了想,你们三个人去多不合适,最多去两个。”
  
      一瞬间,秦莞在内的三人都抬眸看向了秦琰。
  
      秦琰看着秦莞的眸子微微一讶,秦莞怎么说过不想去的,可眼下她的目光竟也流露着两分期待的样子,秦琰拿不准,便问,“九妹妹想去吗?”
  
      秦莞唇角微弯,“本想着不如待在客栈歇着,可一想裕亲王的寿宴定然是一场盛事,便又生了想去看看的念头,不过,全看三哥做主。”
  
      秦琰目光温和,秦莞这么想也十分正常,何况他本就打算带着她去。
  
      “那好,那你和六妹妹跟我同去。”
  
      这话一出,秦霜当即开心起来,而同样有些期待的秦湘则一下愣住满眸失望,“三哥——”
  
      秦琰转眸之时目光已冷了下来,“你身子未好,好好养着。”
  
      秦湘欲言又止,看了秦琰一瞬眼眶一红,放下筷子便站起了身来。
  
      秦琰眉头一皱,也将筷子放了下来,冷问,“做什么?”
  
      秦湘本想发作,然而她怎敢和秦琰顶撞,于是哽着喉咙委屈道,“妹妹吃饱了,三哥和两位妹妹慢点吃吧,妹妹先退下了。”
  
      说着福了福身,而后便转身而走。
  
      门一开一合,秦湘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跟着秦湘一起出门的晚荷心急不已,可哪能拉的住秦湘,只得跟着秦湘一起回了屋子。
  
      屋子里,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秦琰片刻冷冷一笑,然后才放软了语声道,“没事,她吃饱了我们吃我们的。”
  
      秦霜咧嘴强自笑一下,“吃饭,吃饭”
  
      秦湘的离去虽然让秦琰十分生气,可到底没有影响用饭,秦霜低迷了片刻便又叽叽喳喳起来,没一会儿三人便边吃边说起话来,待用完了饭,秦霜跟着秦莞回了屋子,非粘着秦莞说了几句话才回去,秦霜一走,秦莞梳洗之后躺了下来。
  
      她本是不想去凑热闹的,可李牧云来,她不能不去。
  
      秦莞闭上眸子,本在想着李牧云在父亲的案子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可想着想着却竟然想到了燕迟身上,燕迟和燕离一起离开,秦琰又说他们有安排,那位燕离的名声她是听过不少次的,他的安排又能是什么安排?
  
      秦莞攥着锦被,只觉心中梗了一块硬铁似的不快。
  
      虽然心中不快,可到底累了多日,秦莞辗转反侧片刻,到底还是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大早,秦莞便醒了过来,茯苓比她醒的更早,一见她醒来便道,“小姐,又下雪了!可是比在云雾山看到的雪还要大!”
  
      秦莞起身,走到窗边推开一看
  
      她们本就住在三楼上,视线极为开阔,从这里看出去,几乎能看到半个豫州城,而此时,豫州城全都被大雪覆盖,一片浩然的洁白让下意识的叫人心境开阔不少,秦莞呼出一口气,忙将窗户又关了上,雪景固然壮丽,可也冷的不行。
  
      “世子已经出去了,说是待会儿早饭会送上来,今日下了大雪,让三位小姐不要乱走呢,说要逛也等他回来了一起出去”
  
      秦莞闻言眉头微皱,她是想出去看看的,上一次在豫州乃是十年之前父亲在豫州做官之时,已经过了十年,豫州自然变化不小,而她又一次踏上了他们一家人生活过的地方,心中的怀恋和激荡可想而知,然而既然秦琰这样吩咐了,她不出去便好。
  
      待在客房之中自然无聊的紧,秦莞便去看了白樱。
  
      已经过了六日,白樱的伤已经初初愈合,有秦莞在,她的伤自然不是问题,只不过到底是两箭,想要痊愈还得要些时候。
  
      “往后你是想跟着我还是”
  
      茯苓被秦莞打发回屋子拿药,秦莞便低声问了一句。
  
      白樱一听这话从来平静无波的脸上生出两分紧张,“小姐是嫌奴婢做的不好吗?还是小姐介意奴婢是殿下的手下?”
  
      秦莞闻言摇头,“自然不是这两点,是你身怀武艺,留在我这里未免大材小用了,听说你原来是帮殿下负责情报的,你留在殿下那里岂非更好?”
  
      白樱一听这话松了口气,却是摇头,“殿下身边不缺奴婢一个的,殿下早年间调教了不少人出来,都是分散在各处的,只是殿下知道奴婢不想和兄长分开太远,所以才将奴婢留在近处使唤,小姐不用考虑这些,何况殿下的意思本就是让奴婢保护小姐。”
  
      说着白樱面露自责,“上一次便是奴婢失职。”
  
      秦莞无奈摇头,“你还失职呢若非你替我挡住那两箭,我只怕早就没了,我瞧着你身量纤细的,却生生挨了疼,心疼还来不及更不会怪罪,你也莫要多想。”
  
      白樱闻言便低了头,“小姐宅心仁厚,跟着小姐是奴婢的福分,当日若不是为了救奴婢,小姐也不至于遇险”说着白樱抬眸,“世上主子多半觉得奴婢为自己卖命是应当的,却绝不会为了做奴婢的不管自己的安危,光是这一点,奴婢便打心眼里愿意跟着小姐。”
  
      秦莞叹了口气,“你这样想的话也罢,不过若是你想回去,或是殿下需要你回去,你只管回去便是了”
  
      “白樱要回哪里去?”
  
      茯苓一脚踏入门内,却是听见秦莞让白樱回去的话,她一时没有听明白。
  
      秦莞和白樱对视一眼,两人仿佛有了默契一般的一笑,白樱平日里不苟言笑惯了,眼下这一笑面容顿时生动活泼起来,倒也是个十分清丽的佳人。
  
      “我们在说她的伤势,说待会儿带着她下楼走走,她也躺了好几日了,若是觉得不适,便回来就是了”
  
      茯苓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凭她的小脑瓜怎想的清楚,便附和的道,“是该走动走动的,人躺久了脑袋会发晕的。”
  
      白樱便点头,“好,听小姐的便是。”
  
      主仆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没多时秦霜起了身,很快便有人送上来早饭,待用完了早饭,白樱休息着,秦莞便带着秦霜在自己屋子里。
  
      看了一会儿书,秦霜直抱怨无趣,拉着秦莞想出门,秦莞便让茯苓叫了白樱,几个人穿戴整齐,准备下楼去走走,可刚走出门来,秦琰却回了来,见秦莞几个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便笑道,“这是要去哪里?”
  
      秦霜眼珠儿转了转,指着白樱道,“九妹妹说病人躺久了不好,我们带她下去转转。”
  
      茯苓翻了个白眼,秦琰似笑非笑的看了秦霜一瞬,“眼下街上全都是雪,有什么好转的,想转,给你们找一处园子转转可好?”
  
      秦霜先是被秦琰看破面上微红,而后一听秦琰这样说不由得眼底一亮。
  
      “找一处园子转转?!去哪里?!”
  
      秦琰笑着道,“去带你看看这西边巨富之家是何种样子。”
  
      秦霜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周怀带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周怀笑着道,“庞兄,这就是府上两位小姐了,还有一位只怕在休息”
  
      跟着周怀的中年男子虽然衣着华丽,可面上的笑容却是十分恭敬的,足见地位不高,且周怀和其称兄道弟,自然是和周怀的身份相类似。
  
      那中年男子见周怀这么一指,忙上前道,“庞友德拜见两位小姐。”
  
      秦霜和秦莞福了福身,却仍然不知道这位的身份,庞友德见秦莞二人面色迷茫,便笑道,“虽然客栈也是自家的,可世子和三位小姐都来了,怎么还能住在客栈里呢?老爷正等着三位小姐呢,快快准备一番随小人回清晖园吧。”
  
      见秦莞和秦霜仍然迷怔,秦琰朗然笑开,“这十方客栈的东家是庞公,庞公和父亲有几分旧交,知道咱们来了,便要让咱们住到他府上去,这位是庞公的大管家,清晖园便是庞公的府邸,好了别愣着了,去准备准备,也和五妹妹说一声。”
  
      秦莞和秦霜可算明白过来,当着庞友德的面自然不好多问,点头应了一声便回房去了,她们这一行所带之物本就少,秦莞更是除了几套衣裙之外只带了药材,回房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收拾妥当,待出得门来,庞友德依然和周怀聊着什么,秦莞听着,似乎是和裕亲王的寿宴有几分关系
  
      又片刻之后,秦莞一行人上了马车直奔清晖园。
  
      秦霜好容易和秦莞待在一块了,忙道,“三哥昨日竟然没有说,今天才告诉我们大伯认识这十方客栈的东家,这位庞老爷也真是热情,竟然直接将我们接到自家府上去。”
  
      秦莞听着心中也微微称奇,她也没有想到忠勇候府竟然和大名鼎鼎的庞辅良有关系。
  
      说起来,这位庞辅良也是个人物,听闻其人是白手起家,从一间不起眼的小客栈做起,短短几年间便有了一番成就,在秦莞的记忆之中,十年之前庞辅良还没有“庞公”这称号,想来是后面家业越来越大,这才更受人尊敬了,而他们要去的清晖园,传闻乃是几十年前某位亲王的府邸,秦莞倒不知道是怎么入了庞辅良的手。
  
      在大周朝,一般的商贾并算不得尊贵,可若庞辅良这般雄霸整个西边的第一巨富却是不敢叫人小觑,别说是忠勇候府不会拂了他的好意,便是裕亲王只怕也会想着和他交好,他一家的产业不知道带动了多少豫州城的繁荣兴盛,这一声庞公也来得理所当然。
  
      雪还未停,而这纷扬不断的雪显然要给豫州城再盖上一层厚厚的银装,天气越发冻人,秦霜都不敢掀开窗帘看外头的景致,然而她们顺着豫州城的主道一路往北,走了两盏茶的功夫之后那嘈杂吵闹不见了踪影,四周安静无声,秦霜不由奇怪的朝外看去。
  
      这一看,却见马车不知何时驶入了一片民宅之间,虽说是民宅,却一看便不是普通的民宅,不仅家家都是高门大户,且有的府邸之内还有连绵不绝的雕梁画栋,秦霜啧啧两声,“这边住着的是豫州城最为富贵的人家吧。”
  
      “六小姐说的不错——”
  
      冷不防的,走在后面的庞友德打马上的前来,他也是骑马而来,听到了秦霜的话倒是上前来为她解惑,“北边住着的是豫州城最为尊贵之人,老爷的清晖园在此,裕亲王的王府也在这边。”说着庞友德一指,“就只隔了一条街。”
  
      秦霜伸了伸脖子,奈何面前的宅子挡住了她的视线,庞友德见状温和笑开,“六小姐不用着急,等明日去了寿宴就知道了。”
  
      秦霜不好意思笑笑,忙放下帘子不再东张西望。
  
      又静静的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庞友德在外道,“三位小姐,到了,请下马车吧。”
  
      秦霜第一个走下了马车,秦莞紧跟其后,一下车便看到一处极其高阔的门楣,锦州秦府也算富贵人家了,可门庭却远远比不得清晖园来的阔达,而那铁画银钩的“清晖园”三字更是气派非常,便是秦湘也忍不住露出几分惊叹。
  
      秦琰走在最前面,跟着庞友德大步入了府门,刚一入府门,一道朗笑声便传了过来。
  
      “世子到了?!三位侯府妹妹也到了?”
  
      这声音带着几分张扬傲气,其中的笑意却让秦莞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喜。
  
      一抬眸,秦莞看到一个着蓝衫的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这片刻之间,秦琰已经上前,“庞兄,我们兄妹几人要叨扰了——”
  
      “叨扰什么叨扰,世子来了豫州,却还要住在客栈,那可是我们大大的罪过”说着话,来人一眼看到了后面的秦莞几人,他目光在几人面上扫过,多看了秦莞一眼,而后便听他赞叹一声,“天,早就知道侯府几位妹妹惊为天人,如今一见方才知道所言不虚,真是可惜没早点知道世子要来”
  
      秦莞垂着眸子,只觉男子的目光在她面上放肆的扫过,她面上不显,心底却已有了戒备。
  
      燕离也爱笑,也喜这般说话玩笑,可却远远不像这男子这般油滑,燕离那般行事不羁的名声在外,却也不像这男子这样放肆**的看她们
  
      “几位妹妹,庞宜文这厢有礼了”
  
      庞宜文站定,对着秦莞几人福了福,秦湘站在最前面,有几分羞涩的垂眸也还了一礼,秦莞和秦霜便也跟着做样子,庞宜文笑着看了三人一眼,又转身和秦琰说话,“我先带世子和三位妹妹去院子歇下,然后去找父亲母亲用饭,母亲已经备好了酒宴为世子接风洗尘。”
  
      秦琰如鱼得水的和庞宜文寒暄应对着,他二人走在前,秦莞几人跟在后面,只见这院子曲径通幽景色极佳,不论是雕窗斗拱还是花圃山石都可见匠心之处,细节尚且如此,格局之上就更是森宏迫人,尽显主人贵胄之风。
  
      而那庞宜文似乎经常招待人来府中游玩,每走几步便要将府中的景致介绍一番,次次回眸,次次看过秦莞,那目光之中有惊艳有欣赏,更多的则是让秦莞不喜的唐突贪婪,秦莞脚步微微落后,秦霜好无所觉的走在了她前面,如此一来,庞宜文方才回头的少了。
  
      秦莞眉头微皱,只觉换到这清晖园住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题外话------
  
      九千字!谢谢77升级步步的进士!谢谢大家的钻石!么么啾比心心!</td></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