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崩坏纪元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不灭之躯
洛忧和骨猿的战斗仍在继续,但战斗的情况并不好,骨猿的正面实在太强,洛忧的心态又没有摆正,打起来非常吃亏,经常是一拳打在对方的骨质外壳上,还没来得及造成实质性伤害,就被反手按进了墙壁。
  
  而且现在还有一件事困扰着洛忧,随着战斗的程度愈发激烈,他感觉体内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生长。
  
  那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洛忧的直觉很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体内的那种异样爆发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它有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拒绝的力量,不停地诱惑他解除心防。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洛忧第一次遭遇,之前在梅里特,他就在睡梦中出现过这种情况。
  
  洛忧不会忘记那个诡异的梦境,在梦里,那个声音带着难以言述的魔力,掀起了一阵战栗的心灵风暴,将从未有过的负面情绪传入了他的心中,黑暗,仇恨,绝望...
  
  而在梦境的最后,当充满暴戾的黑暗火焰向他涌来时,洛忧看到了...自己...
  
  虽然无数次地希望这种诡异能远离自己,但随着战斗的进行,当体内的那颗种子不停发芽,他却还是听到了那个声音:“弱小...懦夫...”
  
  “滚!!”洛忧擒住了骨猿的肩甲,用脑门直接撞在了骨猿的脸上。
  
  骨猿的脸上也有厚重的骨质外壳,这一撞的后果自然是洛忧面骨尽碎,但这都不重要了,他只是希望能用剧烈的撞击让脑海中的声音沉寂,当然,这都是无用功。
  
  “放弃抵抗,我给你带来了救赎。”
  
  洛忧的喘息越来越沉重,眼中的血丝也愈发密集猩红,他暴躁地低吼着,紧紧揪着自己的头发,冷汗直流。
  
  战场风云瞬变,洛忧的空隙给了骨猿一个绝佳的突袭机会,这头巨兽直接抓住了洛忧,将其恶狠狠地砸在墙上,更要命的是,附近还有一些可怕的凶兽闻到洛忧流出的血,顿时像捕食的恶狗般上来咬住了他的手脚,不停撕扯。
  
  “为什么要害怕自己的力量?”
  
  洛忧拼命地把扑在身上的凶兽往下拉,但这样的牵扯又让还没再生的伤口涌出了更多的血,进一步引来了更多嗜血的凶兽。
  
  在惊天动地的震颤中,骨猿飞跃而知,泰山压顶般压碎了洛忧的双腿,一拳将他的胸腔打凹了二十公分。
  
  但洛忧仿佛感觉不到这样的损伤,眼中猩红的血丝就像汹涌的血海,整个人嘶吼着:“滚啊!!!”
  
  远处,那名之前被洛忧骂了一句的大校一脸惊悚,无辜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都把嘴闭上了,你还让我往哪滚啊?!”
  
  “傻子!他又没说你!”旁边另一名军官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忧心忡忡地说,“这个少校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对劲!”
  
  骨猿在猛砸洛忧,旁边还不停有凶兽在撕扯,让洛忧的伤势一步步逼近了IPS超速再生的“死线”。
  
  一旦伤势越过死线,肉体崩坏速度大于再生速度,那可就是回天乏术了。
  
  如果是平时,洛忧一定会重视起来,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实际上,就算没有随身武器,洛忧也有很多手段摆脱现在的困境,比如虫群召唤,弄出几只坦克虫来顶住凶兽的进攻,给自己喘口气。
  
  再不济就把瑟西娅召唤出来,这只吞噬了始祖的领主级生物强大得难以想象,哪怕是骨猿这种生物,在血狱大剑前也抗不住三刀。
  
  但洛忧并没有这么做,又或者说,意识不到自己可以这么做,他正拼了命地与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做斗争,试图不让对方占据自己的意识。
  
  但随着肉体被进一步破坏,脑海中洪水般的声音已经席卷了每一个角落,洛忧那双美到窒息的瑰红眼眸浮现起腻妖媚的血色,如同焚烧一切的无边大火,他的红唇狰狞启张,露出了口中惨白的獠牙,本音和脑海中的诡异声音在这一刻重叠,以双重声线嘶吼起来:“你有想过自己像神一样吗?”
  
  没有任何征兆,洛忧的身体上突然裂开了无数的小口,这些细小的裂口密密麻麻地遍布全身,下一秒,无数的血色触须从这些裂口中钻了出来,呼啸着刺向了周围凶兽的身躯。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凶兽厚重的骸身躯就这么在血色触须的侵蚀中凹陷,融化,变成了软如烂泥的液体,滴落到了地上,最后甚至开始蒸发,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
  
  更加诡异的是,这些触须都仿佛是独立的生命体,它们的最前端开着一个小口,透过这些小口,隐约还能看见里面的细密牙齿,不停流出一些奇怪的透明液体,这些液体一滴落到地面,就在地上溶解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大坑,其腐蚀性几乎超越了任何人类世界已知的物品。
  
  “开启细胞连锁反应,门徒基因序列整合中...”
  
  “IPS超速再生进化至第二阶段,开启‘不灭之躯’,允许解除再生上限。”
  
  当洛忧的脑海中响起立方体冰冷的声音时,骨猿已经突袭而至,穿过了血色触须的防御范围,由上而下的重拳带着雷霆万钧之力直袭洛忧头部。
  
  如果是以前,洛忧必然会避开这一击,因为头部的损伤对身体来说是成倍伤害,这种程度的攻击足以将生命体征压到“死线以下”。
  
  然而当骨猿一拳把洛忧连人带头砸得四分五裂时,它惊愕地发现,飞溅出去的所有肉体碎片,血液,乃至分散的细胞间都连接着无法斩断的粘稠血丝,它们在一息之间收拢回收,重新凝聚出了毫发无损的身躯。
  
  骨猿从未见过这样的敌人,拼了命地粉碎洛忧的身躯,但无论他将洛忧破坏到什么地步,所有攻击就像在打镜花水月,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这也就意味着,洛忧体内的“死线”已经在IPS超速再生的第二进化阶段,也就是“不灭之躯”中解除了。
  
  不会受伤,不会死亡,只要IPS干细胞储量充足,所谓的“死线”再也不是洛忧的生命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