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退伍兵 > 第一百九十章两千万一吨的家具
黄少身上虽然有一股子纨绔气息,可是做人还行。
  
  说话很真诚,对张梁等人也非常热情。
  
  饭桌上东拉西扯的把张梁猛夸了一顿。
  
  最后才对老杨说道:“杨总,听说你这次在越南搞到不少黄花梨?
  
  不知道能不能均给我一点?”
  
  “黄少,按说您发话,那肯定是没问题。
  
  只是,现在我说了不算,那些木料都给老兵了!..
  
  我以后打算改行,卖家具,老兵家具专卖!”老杨笑着说道。
  
  “我靠!”
  
  张梁心里暗骂一句。
  
  你什么时候都给我了?
  
  你开老兵家具专门店,和谁商量了?
  
  坑队友,坑起来没完了?
  
  但是当着黄少的面又不能去质问老杨。
  
  “这样啊?”
  
  黄少温和的笑着点点头。
  
  “老兵,你不会不给兄弟这个面子吧?
  
  我可是等着家具结婚呢!”
  
  “那不正好!张老弟就是做家具的,他的手艺你也见过了!
  
  你直接让张老弟给你订制一套结婚用的家具!
  
  不比你买了木料,再找人做省心?”陈哥笑着插话说道。
  
  “对啊!”
  
  黄少一拍桌子。
  
  “我本来就打算买了木料,去找老兵定做家具的!
  
  这下省心了,一事不求二主,老兵帮帮忙,兄弟可就等着这家具结婚了!”
  
  “行啊!
  
  不给谁做,也得给你黄少做!
  
  你可是我直播间里的公爵!”张梁爽快的答应下来。
  
  “谢谢!谢谢!老兵就是敞亮,来干一杯!”黄少大喜,端起酒杯给张梁敬酒。
  
  “老兵,我也不能让你吃亏,该多少就多少钱!
  
  我老爹穷的就剩下钱了!
  
  反正老爹发话了,只要肯结婚,花多少钱,随便!
  
  我肯定不能给他剩钱……”黄少絮絮叨叨的说着。
  
  中心意思就是,我爹不差钱,我也不差钱。
  
  结婚这么大的事,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这个……”
  
  “黄少,黄花梨家具,由老兵亲自给你量身定做,样式根据你的装修风格,专门设计!
  
  价格嘛,二千万一吨!”
  
  不等张梁说话,小表哥就抢着说道。
  
  张梁一愣,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商量好的怎么着?
  
  都开始替自己做主了?
  
  关键是这个价格,二千万一吨!
  
  要不是当着黄少的面,张梁真想问问小表哥,你非洲来的?
  
  太黑了吧?
  
  黄少也被这个价格吓了一跳。
  
  二千万一吨,那他整个别墅的家具,还不得好七八个亿?
  
  “你还别嫌贵!我告诉你,老兵现在值这个价!
  
  量身定做,世界上没有第二套相同款式的家具!
  
  就独一无二这一点,你的朋友们,谁见了不得羡慕?说出去,你得多有面子?
  
  木匠宗师亲手打造的家具,二千万一吨,你这在古董圈里算是捡漏了!”
  
  张梁算是见识到小表哥的口才了。
  
  这一通忽悠,连张梁自己都差点信了。
  
  “其实你知道,这次我和张老弟去越南就是为了买木料做家具!
  
  我和余总,我们也都在张老弟那里定了家具!
  
  要知道,张老弟的家具厂,虽然有一些帮手,但是家具上的花纹雕刻,嵌银、鎏金这些工艺都靠张老弟一个人。
  
  你想想,他一年能做几套家具?”陈哥也在旁边帮着忽悠。
  
  “黄少,我看在咱们都是梁子粉丝的份上,才告诉你,找梁子做家具,必须要趁早,手快有,手慢无!
  
  现在全国最少有一半人知道梁子的,等梁子的《挑战不可能》播出之后,那可是更有名了!
  
  再等梁子拿下鲁省的鲁班杯艺术大赛和国家民间艺术大赛的一等奖,你再想找他做家具,可就难了!”小表哥继续忽悠着。
  
  小表哥和陈哥一唱一和的忽悠着。
  
  连张梁自己都感觉,原来我这么牛逼啊?
  
  “多谢两位哥哥提醒,我就是知道老兵的手艺,这才眼巴巴的,一下飞机就把你们请过来!
  
  本来打算,先从杨总这儿买了木料,然后找老兵帮忙!
  
  老兵,就按【领头羊】大哥说的!
  
  两千万一吨,我觉得值这个价!
  
  我的家具就拜托你了!”
  
  黄少也不知道是被小表哥忽悠晕了,还是真的不差钱,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其实两千万一吨,这个价格只能说是有点偏高,但是还不算离谱。
  
  现在市场上,用越南黄花梨大料做的一张餐桌配六把椅子,就要六七百万。
  
  一套餐桌,也不过几百斤,折算起来,也差不多要二千万一吨了。
  
  当然市场上也有七八千块钱的黄花梨的餐桌。
  
  但是那个绝对不是越南黄花梨,很多都是用老挝花梨木来冒充的。
  
  老挝花梨木木纹颜色和越南花梨木非常相像。
  
  而且就算是老挝花梨木,用的也不是大料,都是小料拼接。
  
  也有真正的越南黄花梨,买几万块钱一套的,那个用的全都是人工速生黄花梨小料拼接出来的。
  
  黄花梨早就实现人工栽培。
  
  也野生黄花梨,没有六七十年,根本不能成材,野生黄花梨大料,全都是几百年的老树。
  
  人工培育的黄花梨,十年成材,和那个根本没法比。
  
  话都让小表哥和陈哥说了,张梁也只剩下点头答应的份。
  
  一顿饭宾主尽欢。
  
  回到酒店,张梁拉住小表哥和陈哥、老杨。
  
  “你们什么情况?
  
  老杨,我什么时候同意你开老兵家具专卖店了?
  
  你什么时候说把所有木料都给我了?”
  
  “嘿嘿!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和张老弟说,这次越南买回来的木料,我一点都不要了!
  
  全给你,以后我打算改行卖家具!
  
  张老弟,咱们也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交情,你不会看着哥哥吃不上饭吧?”老杨嘿嘿笑着。
  
  “你……”
  
  张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妹夫,你别着急!这事是我的主意!
  
  经过几次接触,我发现了,你的手艺那肯定是不用说,一流水平!
  
  可是你也真不是做生意的料!
  
  就拿今天晚上这事来说,如果我不抢先报价,你打算要多少钱?”
  
  “要多少钱?”张梁愣了一下才如实说道:“我打算要五百万一吨!”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小妹夫,我的兄弟!
  
  那可是越南黄花梨,海南黄花梨资源枯竭了,它就是红木家具的第一梯队了!
  
  你居然只要五百万一吨?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小表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