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萧歌 > 第68章 师者杜玉冰
逼到尽头,认命了,反而有了解脱的感觉。
  “你有什么话要说?”萧笑了然的点点头,他眼中的求死欲望,萧笑上辈子见不过不少,不同的是,他们是被丧尸逼的,而他,大概是被自己逼的。
  “对不起……”他目光空洞的看着那一张脏污暗黑的屠宰台,继而转向萧笑,像是通过她看另一个人。
  萧笑扬起镰刀,一挥!
  转了一圈这个地下室,萧笑搜出了一些棕褐色瓶子装的药剂,这个大约就是老乌所说的高级迷药,其他有价值的就没有了,都是一些从遇难者身上搜刮下来的随身物品,值钱的,有用的都让他们给拿走了。
  萧笑还在一间储物室那里发现了一个昏迷的幸存者,衣服破碎,遮蔽不了身体,脏污不堪,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身形看来,像是个女的。不过也是,男的早就被处理了。对于那种禽兽来说,女的就……
  叹了一口气,萧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随手拿出一张毯子,将她裹了,提出来。
  带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萧笑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金华银,已经断气了,身上几十个窟窿已经被半凝状态的血块堵住,一把沾满血迹的生锈刀子还仍在地上。旁边还坐着一个走神的女人,就是之前被萧笑敲晕的梁福玲。
  萧笑无视那个呆愣的女人,直接往里面走,毫无怜香惜玉般的将地下室的女人扔到床上,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拿出空间里的水,喝一口。
  那具死尸就放在那里,那血都凝固得差不多的时候,梁福玲终于从巨大的复杂情绪中回过神。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波动太大,她的脸有点苍白,嘴唇甚至有点哆嗦,看着就像要晕厥过去那样。
  她静静地看着萧笑,就在萧笑以为她要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一个摇晃,栽到在了地板上。
  ......
  当萧笑的车从旅馆里开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车上多了一个保姆,梁福玲。
  “你杀死的那个我是公公,我丈夫因为反对他们的勾当,被杀了。为了报仇,也是因为舍不得死,答应帮他们。现在他们都死了,仇也报了,我想害你在先,现在怎么处置我,随你意。”萧笑觉得不再装柔弱,有骨气的梁福玲看起来顺眼多了。
  只是,那股决绝怎么都不像舍不得死的人。但看到金华银满身的血窟窿,的确也能看出对他那满溢而出的仇恨。
  萧笑看了一会梁福玲,原本她就想找一个人来应付杜玉冰的,所以当初才留她一命的。通常,遇到这种对她怀有恶意的人,萧笑直接就会废了。
  萧笑对她的过往并不是十分在意,不外乎是怎么受尽屈辱,苟且残存为复仇之类的,这种戏码,在末世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
  见多了,也就麻木了,就连地下室的那个女人,如果不是看起来眼熟,萧笑都不会动手将她弄出来。
  记得好像是姓方的,是宋岩镔的未婚妻还是女朋友来着。这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那般了,萧笑只觉得像是隔了一层什么的,印象有点模糊。北方基地那段休闲惬意的日子就像在做梦那样不真实。
  萧笑她们走的路线有点偏离北方基地,这是杜玉冰的要求,自从小旅馆之后,杜玉冰的态度又变得十分的好说话了,不吵不闹的,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连萧笑给她准备的保姆都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女人善变可见一斑。
  萧笑乖乖听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杜玉冰时日不多了。萧笑能够很明显的看到,杜玉冰自己的波动在逐渐的减弱,若果再来一次胎动的话,她估计也就那么回事了。
  上次能压制完全凭侥幸,而且是权宜之计,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杜玉冰自己也是心知肚明。
  萧笑她们兜兜转转,听着杜玉冰的指挥,如同走迷宫一样,花了三天时间,总算在一处雨林出停了车,目的地到了。
  萧笑站在入口处呆呆的看着那片茂密的森林,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再跟上她们的脚步,往丛林深处走。
  当晚,她们就开始了露营的生活。
  萧笑就有条不紊的指了几个方向,安排梁福玲汲干净的水,扎营。自己则去打一些猎物,这个雨林几乎都是变异的动物,正常的动物少之又少,能打到就是捡了大运。然而,萧笑就像个老练的猎人那样,如同探囊取物那般,仅花了小半天就能打到几个小动物。
  这下子,不仅梁福玲,就连杜玉冰都有点对萧笑这种熟门熟路惊异不已。
  萧笑利落的在小溪边宰杀那些猎物,很快就放到架子上烧烤起来,能够就地取材就不需要用空间里的东西。
  考虑到杜玉冰跟梁福玲的情况,萧笑从空间里拿出车子,将就着在里面休息。如果不是她们在,萧笑会直接在树上结茧睡的,既安全又舒服。
  梁福玲跟着她们跑了那么多天,又是鞍前马后的做一些杂货,早就开始头一点一点,一脸的困意。清洗好餐具后,就困到受不了先到车子里睡了。
  留着萧笑跟杜玉冰围着火堆静静的坐着。
  杜玉冰更加消瘦了,连日赶路的风霜让她看起来更显得苍老,高耸的颧骨更加突兀,嵌顿在上面的那双眼睛映着火光,晶亮的如同宝石,里面是勃勃的生机跟意志。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将要油尽灯枯的人。
  萧笑将一根枯柴扔进火堆,火堆稍稍暗淡,又重新亮起来,拿起一旁的枝丫挑一挑,火更大,萧笑的脸被烘的暖烘烘的。
  “我若是劝你打消深究的念头,你估计是不会听的是吧。”杜玉冰慢慢的开口,毫无预兆,却十分的自然而然。
  “嗯,这是一早就决定好的事情。”萧笑越过火光,看向杜玉冰,既不强势也不尖锐,淡淡的,却不见丝毫动摇。
  “唉,”杜玉冰幽幽的叹出一口气,一向强势的人话语中竟然难得的有了一丝柔情,“说实话,我很欣赏你,可以的话,我不想你牵涉太多,可是你是…..”他看上的人,逃不过的。
  这些天,杜玉冰一直在观察萧笑,发现这小姑娘真的很好,不是那种滥好人的圣母,若是对所有人都慈爱,那就不是慈爱了,仅仅是滥情而已,对于渴望唯一温暖的人来说,仅仅是残忍。
  她自己可能没有发觉,她的灵魂是有温度的,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乍一看是冷漠,若能进到她的心里,她会比谁都要温柔,都要专一。这种人,最是吸引那些在黑暗中徘徊的真正冰冷孤独的人。
  也难怪那个孤高不可一世的人会看上她。纯粹,无关善恶,仅仅只是看着你,看着你这个人,看到你的灵魂深处的冷。
  “我会告诉你有关实验室,有关……我们所长的事情。但是,你要达到我的要求才行。”杜玉冰正色,带着认真。
  “如果你连我这关都过不了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插足太深才好。若不然,我,大约就是你的下场。”说到这个,杜玉冰自嘲的一笑。
  萧笑看了一眼杜玉冰悚人的肚子,道:“也没差。你不也是照样没有放弃吗?”说那么一大堆,勾起她的兴趣,激起她的不服输的性子,这人根本就没有想要她收手的意思。萧笑木着一张脸,眼里一副了然。
  杜玉冰蓦然哈哈笑起来,笑到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你,我果然很中意你。你真的不傻。”
  萧笑看着杜玉冰,不明白,自己究竟说了什么让她那么高兴的事。傻不傻的,如果可以选择,她也想当一个浑浑噩噩的清闲人。
  “我们都是一根筋的傻瓜呢,好吧,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杜玉冰终于笑够了,微笑着对萧笑道。
  “今天有点晚了,明天我再详细跟你说明,你体质的事情,”杜玉冰不断的将脚边的沙子往火堆里踢,不一会,那红中透亮的火堆就被掩得透不出一点火光。
  夜又恢复了死寂。
  天刚亮的时候,梁福玲就把要洗刷的水准备好了,温度刚刚好,对于刚起床的人来说是难得的享受。洗刷完毕,早餐就端上了饭桌。梁福玲真的很用心的当起了保姆的角色,也将她们伺候的很好。
  只是那样子就像一个设置好的机器人那样,麻木着执行保姆这个命令而已,那一双已经没有生活激情,仅仅只是活着的无措眼神,让萧笑想起了那些贫民区里边的人。
  正如梁福玲自己说的那样,之前为了报仇,什么苦,什么累,什么屈辱都能够咬牙咽下,然而,大仇得报了,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萧笑没有杀她,她自己也做不出了解自己的傻事来。
  萧笑对梁福玲也采取着放任的态度。因为,她真的很忙了。
  “听好,我只说一遍,理论课也只有一节,剩下的就就靠你的悟性。不懂的人无论讲多少遍都不会懂的,只要不是傻的,就给我听懂。”
  这种开场白,听起来好熟悉。萧笑居然有点怀念起来。
  “你既然能将空间随意的变成武器,那么,就说明你很有这方面的潜质。”杜玉冰一开始就没有给萧笑留下后路,这么一压一捧的,让萧笑再也找不到理由不学好它。压力跟动力并存,这人,真的很适合当老师呀。
  “异能波动,其实就是我们调动异能的时候会出现的,绝大多数人看不见,也感受不到的东西。到了高阶会产生精神异能,其实说白了,也就是这种波动逐渐出现的一种分歧,或者说是副作用。
  如果将激发出来的异能是发动机,那么那些发自体内的波动就是电流,为异能提供着动力。说到这里,你知道意味着什么?”杜玉冰看着萧笑。
  “如果运用得当,能够封住旁人的异能?”萧笑试探着回答,估计跟那些抑制异能的药物是同样的原理。
  “嗯,这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效果会比那些药物要好,那些药物其实针对性并不强,随着人类异能逐渐往上边走,到后期,有些波动强硬的异能者甚至能够抵抗这些药物。刚开始对付一些中阶或者低阶的还可以。
  “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用途,其实,它最主要的还是共鸣。”杜玉冰回答,“你的精神异能并不纯粹,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精神异能,其实它的本质就是波动的一种外现。”
  萧笑有点愣愣的看着杜玉冰,她其实很早就发现,自己的精神异能跟旁人的是有点不一样,但从自己能够凭肉眼看出别人的异能属性来说,就足够的不正常了。
  “简单的来说就是,你的只是实体化的波动,以精神异能的形式表现出来了。”杜玉冰看着萧笑若有所思的表情,继续解释,想了一下,又补充:“就我所知,天生就具备这种特质的,我只见过一个。”就是所长他。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后天激发了?”萧笑敏感的捕捉到了杜玉冰话里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