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偷生萌娃,陆少上车太心急 > 338气恼
陆谨熠在办公室内看到此时赵绾绾这样的表现,有些歉意的冲着余晓瑶笑了笑后,接着也随着赵绾绾的脚步赶了出去。
  
  “余总,为什么那个赵小姐对你看上去好像有些敌意一般?这对于我们接下来的签约项目会不会有些不利呀?”
  
  费莎有些担忧的开口,冲着余晓瑶询问道。
  
  余晓瑶也没想到赵绾绾对于自己会表现出如此强烈的不满,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回应,在微微思索了片刻后,也只得无奈的开口,冲着费莎说道:“具体情况还要等我询问了陆谨熠之后再做定夺,只是既然赵绾绾今天愿意跟着陆谨熠一同前来,就证明她对于和我们公司签约的意向还是十分明确的,所以对于和赵小姐的签约事项,你们部门还是要继续着手的追下去。”
  
  听到余晓瑶这样的安排,费莎便也没有做多言语,应答了一声之后,便也快速的离开了。
  
  “晓瑶,对于这个赵绾绾的底细你是否清楚,她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这样的对你,具体原因是不是需要着手调查一下,如果她是那边的人,那么签约事项是不是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樊颖悦有些担忧的开口冲着余晓瑶提议的。
  
  余晓瑶当然知道,此时樊颖悦口中所指的那边的人,便是指曾倩和程雨菲一伙的人。只是余晓瑶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赵绾绾和那边有什么联系。
  
  “她应该不会是你所猜测的那样,现在明显的看得出来,陆谨熠和赵绾绾的关系不一般,陆谨熠和曾倩又是那样的关系,所以这一点基本可以断定赵绾绾应该和曾倩他们无关。据我推测,应该是因为上次宴会上,我和陆谨熠走的太近,而使她对我产生了敌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便无需得太过重视,我相信陆谨言一个人并可以摆平。”
  
  余晓瑶头脑清醒的开口分析道。
  
  听到此时余晓瑶这样有理有据的推测,樊颖悦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你一会派个人处处留心一下,今天赵绾绾在我们公司浏览的情况,我想知道她对于我们公司最终的真正态度到底是什么?单从陆谨熠那边得知的消息,总是太过片面,我们需要亲自着手的了解一下。”
  
  余晓瑶心思缜密的开口冲着樊颖悦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樊颖悦应答过后,也快速的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刚才对于余晓瑶,你何必是那样的态度,再怎么说,如果以后真的要和她签了约,关系闹得太僵,也不利于你今后和她的相处。”
  
  陆谨熠强忍着心中对于赵绾绾刚才作法的厌烦,开口冲着赵绾绾询问道。
  
  “怎么你见过这么对她,你心疼了?”
  
  赵绾绾接着有些偏执的开口冲着陆谨熠调侃般的询问道。
  
  虽然听出此时赵绾绾语气中带着调侃意味,但是陆谨熠的心中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厌烦。一直以来陆谨熠,对于无理取闹的女性,总是没有好感,但是现在陆谨熠只能强忍着自己的脾气和此时内心的不悦开口,冲着赵绾绾哄劝道:“当然不是,只是我在来的时候也跟你说过了,余晓瑶再怎么说也是我们今后的合作对象,闹的太僵,对于我们两个人今后的工作安排以及资源都是不利的,这些你也该清楚,所以刚才在办公室不该让她那么的难堪。”
  
  听到此时陆谨言这样的说辞,再加上看到陆谨熠面色十分认真的冲着自己分析道,赵绾绾忍不住的笑了出声,接着伸出双手轻轻的同时捏住陆谨熠的两颊,有些宠溺的开口冲着陆谨熠说道:“这些大道理我都懂,只是我一看到她就忍不住的想起那天我看到的那张照片,忍不住的使得小性子而已,你放心,以后我会尽量的克制我的情绪的,不会让你再这样的为我担心。”
  
  “好啦好啦工作的时候尽量还是少使性子,先不要闹了,我现在你到公司的各处到处转转吧,看一下我们今后的工作环境,如果你看有哪些不满意的地方,我也会尽量的向余晓瑶提出来,让她尽量的帮你做出一些修改。”
  
  陆谨熠接着用十分宠溺的语气开口冲着赵绾绾说道。
  
  虽然此时陆谨熠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对于赵绾绾一些举动的不满,但是在心中对于刚才赵绾绾在没和自己商量之前,就做出对余晓瑶那样的举动和表现,让陆谨熠在心中不由得引发了一场深思,看来自己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完全的掌控了赵绾绾所有的思绪和作为,这对于自己来说太危险了,如果今后赵绾绾仍像现在这样任由她现在的心思而随意的做出她想要做出的举动,那么以后在重要的时刻,将会乱了自己所有的安排,那么对于自己造成的损失将是难以估算的。
  
  这样想着,陆谨熠在看向赵绾绾的时候,不住的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
  
  下午在结束了一切工作之后,樊颖悦便像之前那般按时来到了霖霖所在的幼儿园,打算接霖霖放学回家。
  
  当樊颖悦抵达学校门口,一眼便看到了霖霖的老师像往常一样正在学校门口,带着学生迎着学生的家长,樊颖悦照常的迎了上去,结果老师一看到樊颖悦后,有些疑虑的开口冲着樊颖悦说道:“霖霖妈妈,你怎么也来接霖霖啊?难道你和霖霖的爸爸之前没有商量好今天晚上有谁来接孩子吗?”
  
  听到此时老师突然这样的言辞,让樊颖悦原本挂在脸上十分客套的笑意瞬间凝固了,接下来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瞬间的溢出心口,樊颖悦不由得有些着急的开口冲着老师询问道:“老师,你这话什么意思您,难道霖霖现在被人接走了吗?”
  
  霖霖的老师看出了此时樊颖悦表现的慌张的模样,便接着也有些惊慌的开口冲着樊颖悦询问道:“难道霖霖妈妈你不知道吗?刚才一个自称是霖霖爸爸的人来接霖霖,而且我也已经询问过霖霖了,说那个人就是他的爸爸,我才放心的让他把孩子接走的。”
  
  听到此时老师这样的回复,樊颖悦瞬间感觉自己的天好像都塌下来了一般。一时间,脑子里瞬间乱得像一团浆糊一般,不知道该如何的作出反应,现在自己自从和楚信离婚以后,就断了和他的一切往来,所以现在自己想要联系上他,询问霖霖的下落,一时之间也无法做到,这下让樊颖悦彻底乱了心智,不知该如何是好。
  
  然而此时,老师在看到樊颖悦这副表现之后,才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并快速的把自己身后的孩子安排好之后,把樊颖悦拉到了一旁,细细的开口冲着樊颖悦询问道:“霖霖妈妈,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的详细的询问你一下,不知道您现在和霖霖爸爸到底是什么样的婚姻状况,这样以后对于孩子我们也可以有更好的照顾”
  
  对于此时老师做出的一番询问,樊颖悦已经没有办法再耐心的冲着老师回应她所询问的这些问题,而是十分着急的开头冲着老师反问道:“老师,我家的这些情况,等我今天找到霖霖之后,一定会详细的向您叙述,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在接走霖霖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他的相关联系方式?因为我和他已经离婚很久了,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联系上他,现在我真的很着急。”
  
  在听到此时樊颖悦这样的询问之后,老师才意识到了现在樊颖悦真正着急的原因,便立刻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楚信临走之前留给她的一张名片。开口冲着樊颖悦说道:“这个是那位先生在临走的时候留给我的一张名片,上面有他的联系方式,说是以后如果霖霖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直接给他联系。霖霖妈妈你不要着急了,我相信孩子的爸爸怎么会对孩子做出什么有伤害性的举动的。”
  
  樊颖悦抬眼看向此时在老师手中拿着的楚信的那张名片,原本黯淡的眼眸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像是重新抓住了希望的意义一般不停的对着老师开口言谢道:“那实在是太谢谢老师了,我和他之间的情况有些特殊,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乐观,只是现在我没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对于具体的情况,以后再容我慢慢向你解释。”
  
  说完后樊颖悦便一把接过老师递过来的名片,快速的重新回到了车上。刚刚坐到车上之后,樊颖悦就迫不及待的拨打了楚信名片上的电话。
  
  “喂,颖悦……”
  
  楚信接通电话后,还没等他把完整的话说完,樊颖悦便有些迫切的开口冲着楚信大声的质问道:“你把霖霖带到哪里去了?告诉我地点,我现在就去找你们!”
  
  樊颖悦现在丝毫不想和楚信废话,也不想无谓的和楚信做出争吵,浪费时间,现在的樊颖悦只想尽快的见到霖霖,才能让自己尽快的安心下来。
  
  对于此时樊颖悦这样的反应,楚信并不意外,对于樊颖悦这样心急的询问,楚信便也不加掩藏,如实的开口冲着樊颖悦回应道:“我带着霖霖,在我们从前一家三口最喜欢吃的那家餐厅吃饭呢,你不用那么紧张,我是霖霖的父亲,总归不会害他,你在赶来的路上不要那么的匆忙,路上小心些。”
  
  听到此时楚信这样细心的对于自己的一番交代,樊颖悦此时只感觉心头猛的一酸,在微微顿了下之后,才缓缓的挂断了电话。在感觉到原本已经死去的心这样有些不争气的微微掀起了波澜,樊颖悦一时之间,对于自己的反应也气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