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改江山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星海异象
    青龙看向柳什暗,道:“你要听?”
  
      柳什暗笑道:“大人,若是要说,我也可以倾听。”
  
      青龙道:“你们这些文人就喜欢拐弯抹角,与你说说也无妨,新任刺史,要动白虎的武散官之位。”
  
      柳什暗有些惊讶,白虎大人才是死去不久,而且因为和金错刀宁狂骨同归于尽,也是在阻挠梁图的谋反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于是国朝保留了这个武散官的职位,赏赐了东洲四大武散官,从从五品跃上了正五品官职,而且奖励诸多。
  
      如今这个新任刺史,才是上位不久,就是要动这个白虎的武散官之位,也着实心够大。
  
      白虎刚刚离去不久,这个新任刺史就将心思打在了武散官身上,也真的是够无情。
  
      青龙接着道:“新任刺史打算向国朝请旨意,将白虎的武散官之位,重新腾出来,重选一个武散官。”
  
      柳什暗道:“国朝旨意对于白虎大人的嘉奖也都没过去几个月,这个大人上任也都没几个月,他就要动白虎之位,也真的是足够心狠。”
  
      青龙道:“所以你还说这个大人是一个好人?”
  
      白虎大人之事,经历过的人,知道里面的血腥还有悲痛,这位大人不懂,或者这位大人懂了,仍旧要去做,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柳什暗思虑着,随后他只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位大人,要给自己寻找一个亲信,也想打造自己的东洲王国。
  
      青龙、朱雀、玄武三个正五品官,这三人的权力实在太大了,大到这位大人都是感觉到压迫。
  
      柳什暗想起了什么,道:“大人如何得知,这位新任刺史要动白虎大人之位?”
  
      青龙道:“猜的。”
  
      柳什暗有些无语,也是摇摇头,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位大人不是空穴来风。
  
      每一种猜测的由来,都是有着他的根源。
  
      柳什暗将自己的三把刀背了起来,穿好了衣服鞋子,说道:“大人,我先回去了,着实晚了。”
  
      青龙点点头。
  
      柳什暗往外面走去,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新任刺史大人,叫什么名字?”
  
      “姓赵名尘。”
  
      柳什暗在那原地愣了一下,看向青龙道。
  
      青龙疑惑,问道:“怎么了认识?”
  
      “我今日遇见的那个奇怪之人,就叫赵尘。”
  
      “那你惨了,新任刺史盯上你了。”青龙笑笑,不再理会柳什暗。
  
      柳什暗带着许多行事,从青龙府邸离去。
  
      他在那长街上,看着无边黑夜,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疼,这种疼痛不是被青龙揍的那种疼,而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那种疼。
  
      那种仿佛来自遥远时代的声音,将自己的灵魂还有脑袋都是撕裂一般。
  
      他摊到在地面上,他感知到夜色在胡乱转动一般。
  
      天上星辰突然出来,而且有着无数流星出现,那种图景仿佛是自己看过的一般,他好像在哪里看过这种场景。
  
      星空流转,不像是冬季这个季节有过的天宇。
  
      那些星海中的星星倒映在东洲的四面水中,将这个岛屿都是包裹。
  
      柳什暗想起了这个场景:那是墨石老人的《星火之造》图,有过的那些星空场景,仿佛是完全一致一般。
  
      柳什暗耳边有着耳鸣,自己晕晕沉沉,他起身,骑着马匹,冲向了楚府中。
  
      “这个天地起了变化了,彼岸、此岸似乎开始了交汇,就像我来到这个世界一般,许多东西重叠在一起了。”
  
      天宇上的流星开始流转,然后坠落在东洲城各处,或者消散在半空中。
  
      星海中在那星月身边开始了有了漩涡出现,光亮中,有着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开始接近那处漩涡。
  
      柳什暗从马上摔下来了几次,他又是不惧疼痛,起身跃马又是骑向了楚院长的府邸。
  
      风神寺中,那位老僧还有小沙弥,在那寺院中看着天际。
  
      小沙弥问道:“师父,这天上的星火,把天宇都照亮了,是不是不祥之兆?”
  
      老僧,推演了许多,笑道:“不是不详,也不是噩兆,而是天地出现了许多新的东西。”
  
      “什么是新的东西?”
  
      “你之前问过师父,什么是彼岸、此岸的界限,那么如今这个界限已经出现了,在那星海中,你可以看见。”
  
      小沙弥看向星海中,那里有着星火(流星)滚落,再按星辰中有着无数光亮或者黑暗在流动一般。
  
      小沙弥道:“师父,我感觉那些光亮和黑暗在流动。”
  
      老僧道:“如果两个世界靠近了,那么任何一切东西,都会转动。”
  
      小沙弥道:“师父,我不懂。”
  
      “就是有人,要跨越界离去了。”
  
      国朝内的流星下落,让整个东洲都是震动。
  
      司天监的浑天仪高速运转,记录着星象变化;司天监的少监、监正等等官员,都是抬头仰望星空,描画着种种事情。
  
      皇宫里来了连续来了十几道旨意,询问司天监,星象推演如何了,是否有什么大事发生。
  
      司天监,却是没有丝毫回话,任由皇宫的催促,都是只有一句话:“还在推演,请陛下耐心等待。”
  
      不管旨意如何,司天监在那一个夜晚中,仿佛将那脑汁都是熬尽,推演着那些星空中的变化。
  
      国朝的许多地方,都是在那夜晚中,出现了许多景象,出现了黑夜中星火动荡的局面。
  
      那一日的夜晚,整个国朝都是处在光亮的闪烁中,仿佛是将整个国朝都是照亮。
  
      柳什暗骑着马,冲到了楚院长府中,连续敲门,有人开门,柳什暗闯入了楚院长府中。
  
      楚院长、叶长空二人还有着接过下人,都是在看着天宇,思考着什么。
  
      “柳公子,这般急促,发生了什么?”
  
      柳什暗喘着气,他脑袋很疼,撑着脑袋,身上有着很多污渍,而且脸上摔出了血,鲜血流淌着将那张脸都是淹没。
  
      柳什暗一步步走近,有人来扶着柳什暗,在那星火不断落下的夜空中,柳什暗看向楚院长、叶长空二人,道:“这片星空,在那画中出现过。”
  
      叶长空、楚院长二人有些不解,可是听着柳什暗说起,一下子都是想起了什么。
  
      叶长空和楚院长都是跑到了书房中,撞到了烛火台,也都是丝毫不介意。
  
      柳什暗看了看天宇,他的脑袋仍旧在动荡,仿佛是要撕裂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