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美人异传 > 二百九十章 庞德公
    看了一会,已经步行走到了小院中间,停下脚步,袁熙朝里朗声询问道:“请问里面有人吗?”
  
      没有回答。
  
      袁熙心里疑惑,呼唤再三,还是无人回答。
  
      看来是不在,不过竹屋的门倒是开着,也不好断定,思索了一会,袁熙扭头往外走去。家中无人应答,擅闯进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太不礼貌了。
  
      出得院门,袁翔问道:“二公子里面没人吗?”
  
      “不知道,没人理会,估计是出去了。”
  
      许褚早就瞅了好大一会,指着里面道:“出门怎么不关门?这荒山野岭的胆子也太肥了吧。”
  
      “你懂个什么。”袁熙笑骂道:“庞德公乃荆州名仕,人人尊敬,多的是人想把钱财给他用,他都懒得要,又有谁会敢来他家偷窃?”
  
      许褚挠挠头,对于这些名仕他是不懂的,不过心里倒是隐隐有些敬畏。
  
      四人在外面等了许久,袁熙倒不是想求庞德公出山,他是想来问问庞统在不在这里。
  
      两人都姓庞,他心里估计有些关系。水镜山庄也在不远处这里寻不到,再过去罢了,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几人是卯时出发{早上五点},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巳时{早九点},两个时辰过去了。
  
      眼见天色越来热,许褚等人多少有些不满,但见袁熙一脸淡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咬着牙继续等待。
  
      又过了一会,忽然从院子里传来一阵亲切的交谈声音。
  
      袁熙一愣,心里有些恼火,里面明明有人,怎么不应答自己?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头戴高冠,面色潺白,留有长须之人正和一个头发半白,身材矮小的中年人一并往外走去。
  
      “他娘的。居然有人!”许褚大怒,抡起大刀就要冲进去。
  
      袁熙吓了一跳,忙拦住他,斥道:“这是人家,别人又不认识我们,凭什么理会我们?你休得胡来!”
  
      “那也怎么都得应一声啊,害得我们苦等这么久。”许褚不满的嘟囔道。
  
      袁熙心里其实也不满意,但是这些名仕,不能用世俗的心态去对待,他们很多人是真的能看淡一切。
  
      叮嘱好几人,让他们距离远一些,袁熙恭敬的站在外面,来都来了,现在耍脾气,那还不如早早不来,刘备也不是三顾才请出诸葛亮吗?
  
      他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向小院里面,只见那头戴高冠之人,忽然走到半路停下来,对着身边人道:“庞德公,某三番两次前来,你不肯出山,有一事还望你能解我困惑。”
  
      原来这矮子是庞德公,袁熙心里微怔,和他想象中的庞德公有些出入。
  
      庞德公呵呵一笑,淡淡道:“但说无妨。”
  
      那人问道:“先生你长久隐居于此,不肯去当官谋些名利,试问你将来留有什么给子孙后代?”
  
      庞德公听罢,洒然一笑,朗声道:“世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未为无所遗也。”
  
      名仕啊,出口成章,袁熙不由感叹一声,这得全心浸|淫文学,才能做到言行既是文采。想到自己在洛阳的搞得那些小把戏,不由有些汗颜。
  
      不过术业有专攻,自己也无需妄自菲薄。
  
      刚才庞德公的话意思是说,有人出来做官,参加混战,这不是把危险留给子孙吗?我不做官,却把平安留给子孙,虽然遗留的内容不同,但并不是没有遗留啊!
  
      袁熙深以为然,这更打消了他请庞德公出山的念头,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右侧那人应该是荆州牧刘表,没想到追到鹿门山了,真是人才。可惜追错了人。
  
      “哎,先生大才,不能入世,实乃可惜,可惜啊。可惜啊。”刘表连叹三声,对于庞德公的这种态度,他也只好抱拳叹息而去。出门的时候,居然看都不看侯在门外的袁熙。
  
      袁熙顿时觉得有趣,这个刘表能单枪匹马谋得荆州,倒也不是没有一点性格。
  
      “门外何人?”里面传来庞德公的声音。
  
      袁熙微微犹豫,便从柴门的遮阴处走出,拱手道:“幽州牧,袁熙见过庞德公。”
  
      庞德公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询问道:“可是那洛阳拐了蔡侍郎之女的袁显奕?”
  
      袁熙大汗,面露微笑,说道:“我和文姬天造地设,情投意合,何来拐字一说?”
  
      庞德公哈哈大笑,说道:“快请进,之前刘景升再此,是以没有马上回话,还望袁州牧不要见怪。”
  
      袁熙更汗,到底是老成精的人,这不是拿刘表之前的事情,明确告诉自己别来请他出山?
  
      好在他也不是来请他出山的。
  
      随他进屋后,袁熙见他的房间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并无普通农家那般杂乱,不由更是心生敬佩。
  
      庞德公给他倒了一杯茶水,笑道:“幽州至荆州,何止万里,显奕不在幽州,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袁熙正襟危坐,轻声道:“幽州处蛮夷之境,我麾下猛将虽多,唯独缺少有智谋之仕,听闻荆楚多大才,是以不远万里前来寻得能助我之人。路过襄阳时,闻说先生身边多俊才,因此前来拜访。”
  
      和庞德公这种人,开门见山比较好,扭扭捏捏的反倒落了下成。
  
      果然庞德公一听,哈哈大笑,说道:“我道还是来请我出山的,没想到是打我身边人的主意。哈哈,有趣、有趣。”
  
      袁熙也笑道:“公愿遗之以安,显奕虽然渴求大才,却不做强人所难之事。”
  
      “好、好、好!哈哈。”庞德公端起茶水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笑道:“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你比那个刘景升有趣,也强的多了。”
  
      袁熙也不谦虚,他和刘景升没得比,也不想比,所以不说才是最好的答案。
  
      “既如此,你就说说,看重哪些人才,我且为你引荐一二,不过能不能请到,就是你的事情,这我可不敢保证什么。”
  
      袁熙忍着欢喜,忙以茶代酒,敬了庞德公一杯,看来庞德公对自己印象不算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