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田园:猎王,缠上瘾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来龙去脉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
  
      “我当然要担心了。因为据我所知,你对赵理司是怀有恨意的。你曾经做过半年赵理司的副手。后来因为手脚不干净而被降了职,一直只能做个女匠,我有没有说错?”
  
      “原来你私底下还去查过我的底?那好吧,既然话赶话都赶到这份上了,那我不如索性都跟你说了吧!没错,我对赵瑾那个女人是很痛恨,因为要不是她诬陷我手脚不干净,令我降职,我也不至于碌碌无为地在御锦司里待了六年。”
  
      草微双眸微微眯起:“果然是这样的……”
  
      “我恨赵瑾,我想报复她,我想让她尝尝被降职被冷落甚至被杖刑的滋味儿,这些都是我一直以来想做的。我不否认我把事情告诉你是想借你的嘴去告诉柏陵王,好让赵瑾那个女人受到她应有惩罚。而且,为了报复她,我做的还不止这些。”宋萱儿竟如实地说了。
  
      “还有什么?”
  
      “我还挑拨了赵瑾和乔英的关系。就在你来到御锦司不久后,我发现赵瑾对你格外关心,我就跟乔英说赵瑾为了拉拢你,迟早是会把她换下,让你做副手的。”
  
      “乔英信了?”
  
      “哼,那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又特别不自信的姑娘,她怎么会不信?”宋萱儿撇了撇嘴角,流露出了一抹蔑笑,“我跟她那样说了之后,她就开始担心她日后的前途了。这时候,我就怂恿她去偷赵瑾的手札。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去偷了。”
  
      草微双眸微微张大:“竟是你让她去偷赵理司手札的?”
  
      宋萱儿轻挑了挑细叶眉道:“对,是我让她去偷的。但我没想到她真偷到手了。因为赵瑾手札上有极其难懂的字,所以她才会来找我。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有那五个字的来龙去脉。我这样说了之后,你或许会更明白了吧?”
  
      草微点点头:“至少给那五个字的来历添了个比较合理的解释。但你仍然证明不了那五个字不是你捏造的。”
  
      “那我再跟你透露一点关于赵瑾的事吧。”
  
      “说。”
  
      “赵瑾是宝安寺里供了个牌位,你可知道?”
  
      “我知道,她说是她男人的。”
  
      “呵呵,那不是她男人,她根本没有成过亲,连亲都没定过呢。我曾私底下去查过,那男人顶多算她的未婚夫,还是她自封的。那男人在玉湛殿下遇刺身亡时,也跟着殉了职。此后,她便以那男人的未婚妻自称,并在宝安寺里为那男人立了块灵位牌,每回出宫都会去拜祭一下。”
  
      “原来只是未婚夫?”
  
      “她跟别人都说是她男人,但知道底细的都清楚那男人跟她没有正式的婚约。当年那男人的确倾慕过她,两人顶多算互有好感罢了。”
  
      “你告诉我这些就是想说明赵瑾有问题?”
  
      “赵瑾有个男人可祭拜当然不算有问题,但如果她每次出宫都去拜祭,而且每次拜祭完之后都会单独离开一会儿,那这样算不算有问题?”
  
      “单独离开?”
  
      “这是我和乔英共同发现的。在我俩做她副手的时候,都会跟着她出宫办事。每回去到宝安寺,拜祭完那男人之后,她都会找借口离开一阵子。或是去茅房,或是想一个人散散心,或是去找寺里的某位僧人解梦,总之都有一段时间消失不见。”
  
      宋萱儿这么一提,草微忽然想起了。上回陪赵理司一块儿去宝安寺时,赵理司也说要去趟茅房而离开了一会儿。如果宋萱儿所言非虚的话,那赵理司在宝安寺的行迹就确实可疑了。
  
      “我甚至还揣测过赵理司可能真是哪一国派来的细作,在宝安寺里有接应她的人。我甚至还怀疑乔英的死就是赵理司指使人干的,而这回西燕楼贵宾中毒一事她也在场,这就更说明她有问题的。窦草微,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该怎么办你自己掂量着办。这条大鱼你是想钓起来还是想放生都由你决定。但我必须得提醒你,最好不要放过她,否则你会后悔的。”宋萱儿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草微陷入了沉思中,因为这件事的复杂已远远超出她的想象。西燕楼贵宾中毒一事已经不止是一个中毒事件,有可能还牵扯到敌国和传说中神秘的宫廷细作。假定宋萱儿说的都是真的,那赵理司就很有嫌疑了;可若宋萱儿是有心栽赃的话,那么最值得怀疑的人就不该是赵理司,而是宋萱儿了。
  
      只可惜乔英已死,是死无对证了。
  
      回到御锦司,草微往云樱院而去。路过乔英以前住的那个院子时,她忽然停下了步子,往里看去。这时,殷理司打她眼前走过了,她忙叫住殷理司问起了乔英从前住哪间屋子。
  
      后院那排厢房往右的第三间,便是乔英住过的。殷理司替草微打开那间房时,里面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殷理司解释道:“原本是我的副手廖可儿跟乔英住在这儿的。可自从乔英死后,可儿经常梦到乔英,便不敢一个人住在这儿了。现如今可儿搬去了别的房间,这间也就空了下来。老实说,你无缘无故要看乔英的房间做什么?”
  
      草微迈进去四下打量了一眼道:“里面的东西似乎都被搬空了?”
  
      殷理司没跟进来,站在门口抄手道:“可儿的东西自然是搬走了,至于乔英的东西则被赵理司收走了。”
  
      “被赵理司收走了?”
  
      “当然了,乔英是她的副手,乔英出了事,当然该有她来替乔英收拾了。”
  
      “那乔英的东西都被收在了哪儿?”
  
      “赵理司房里吧。不过眼下赵理司的房间也被内务司的人封了,你想进去找也得等内务司的人揭下封条才行。草微,你找乔英的东西做什么?”殷理司诧异地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昨晚梦见了乔英,她让我帮她找一样东西。”草微敷衍道。
  
      “是吗?”殷理司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她居然托梦给你了?她让你找什么?不会是凶手之类的吧?太吓人了!哎哟,越说我心口越跳得厉害呢!那个,草微,你慢慢看,我先回去喝口茶压压惊啊!”
  
      “行,您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