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离月曲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斫琴
    她知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司徒瑶不会琴艺,阿烛对这些事情向来不关心,那此时,她若是挺身而出,定然能够替她解围。
  
      於列是妖界之主的侄子,与司徒瑶两心相悦。若是她能替司徒瑶解围,那便是有恩于他。以后再提出,让父亲回归妖界之事,便容易得多。
  
      至于琴艺……
  
      她虽贵为焰狐遗女,但她的祖母是人界之人,从小她便流落在人界。祖母不懂妖界大族如何培养幼子,只按照人界的法子培养,琴棋书画,歌舞女红,一样不落地让她学,从小对她格外严苛。
  
      可她那点琴艺,与这位青瑶神女一比,根本入不了耳。且她也没有一把能够与久怀媲美的琴。
  
      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机会难能可贵,她不想放弃。
  
      她心中恨,恨为何自己从小流落人界,而非生长在焰狐一族之中,手上连一把趁手的琴也没有。她恨为何她琴艺平平,修为平平,似乎什么都平平。她明明应当在焰狐一族,甚至整个妖界,都有着尊贵的身份地位。
  
      可她如今……
  
      去,还是不去?
  
      不去,便失去了这般大好的机会。
  
      去,可她什么都没有,最终只会落人笑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见这边的三名女子,久久没有动静,周围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玄烛啃下最后一口桃子,将桃核往旁一扔,横了在台上的青瑶一眼。
  
      “莫不是她知晓你名字里也有个瑶字,故意找你麻烦?”玄烛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一种结果。
  
      司徒瑶此时根本没有心思与她开玩笑:“阿烛,我真不会,怎么办?”
  
      玄烛歪着头,耸了耸肩:“别问我,我也不会。不过……说到琴艺,这里倒是真有个大家,且保证世上无人能与他比肩……”
  
      玄烛将目光移到了炙羽身上。
  
      司徒瑶背脊一凉。
  
      让她开口求九帝神尊,下场替她比试?
  
      算了,她还是伸脖子让人砍一刀好了。
  
      炙羽见玄烛望向他,神色变得柔和了几分:“你想让我替她比试?”
  
      玄烛笑了笑:“那你可愿意?”
  
      炙羽淡淡地将目光移开:“你不是在与我置气吗?”
  
      “现下先不置气了,回去再说。”
  
      听她这般说,他自是知晓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心中也不再赌气。炙羽笑了笑,摸了摸她的额发说到:“人家都说了,是要请姑娘上去,你瞧我这样,像个姑娘吗?”
  
      玄烛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似是在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其实你这模样,若是穿上红妆,定然将场上所有的姑娘都比了下去。”
  
      炙羽脸色一沉。
  
      司徒瑶带着哭腔说到:“二位,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啊……”
  
      玄烛看了司徒瑶一眼,瞪着炙羽问到:“你到底帮是不帮?”
  
      “要帮也是你帮。”
  
      “我?可是我也不会……”玄烛话还未说完,突然觉得腰肢一紧,整个人被炙羽带入了怀中。炙羽身形一旋,众人只觉得一道光影闪过,他与玄烛便出现在了台上。
  
      “我家姑娘说,那些琴不过是儿时的玩具,觉得不趁手,便赏给了侍从。倒是得了姑娘谬赞了。”炙羽冷声说到。
  
      他话语里,虽然将玄烛奉为主。可他负手而立,光是那通身的气质,便不像是个侍从,反倒像是屹立在高峰之上的主人。
  
      青瑶见到炙羽,先是一怔,正准备朝他拜礼,却被他的眼神制止。
  
      她七窍玲珑,自然知晓他的意思,便只是淡淡地朝他点了点头。
  
      炙羽却恍若没有瞧见,径直将目光移开,落在了玄烛身上。
  
      “不知今日是否有幸听姑娘,亲自演奏一曲?”
  
      “我不……”玄烛刚要解释,却又被炙羽打断了。
  
      “我家姑娘没有趁手的琴。”炙羽淡淡地替她回答道。
  
      “姑娘若不嫌弃,便用我这把久怀吧。”青瑶浅笑盈盈。
  
      “那个……”
  
      “不必。”炙羽冷声道。
  
      玄烛瞪了他一眼。
  
      还让不让她说话啊!
  
      “那……”青瑶一时摸不准炙羽的意思。
  
      炙羽看着玄烛,笑着说道:“稍等。”
  
      那眼神中,是青瑶从未见到过的柔情。
  
      神界之人本就稀少,而她青蛇一族却子嗣兴旺,所以成了神界大族。她算得上神界之中,与四方主神接触得多的了。
  
      她以往,也见过九帝神尊几次,每次都是惊鸿一瞥。而次次见他,他皆是一副万事皆空的神情,仿佛这世上的一切,皆与他无光。
  
      她知晓,他是天道之表。从他出生的时候起,他对天道之事,便了然于心。这世上的一切,四季轮换,生死轮回,他都看得清晰。
  
      他仿佛是一个麻木的旁观者,看着六界中的人,争名夺利,就仿佛看着一群蝼蚁为了一粒米而厮杀一般。
  
      他的心,从来不曾起过波澜。
  
      这些,她都知晓。
  
      从她第一眼见到他起,她便倾慕于她。可她知晓他是天道之表,她知晓他的心古井无波。所以她从不敢肖想一丝一毫,只要多见他一次,离他再近一点,她便心满意足。
  
      他不会属于她,他也不会属于任何人。
  
      可如今,他竟也会拥有这般温柔宠溺的眼神。
  
      她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嫉妒,但又很快被她掩藏过去。
  
      炙羽目光轻移,忽然看到了什么,足尖轻点,一跃而起,落在了湖畔的一株粗壮的桃木旁。他右手捻诀,轻轻一划,那株桃木便被拦腰斩断。
  
      他的手心又迸出一道光,桃木上的桃花,瞬间四散飞扬。一些细小的枝丫,也悉数掉落,只剩下几只粗壮的主干。
  
      炙羽满意地将它抱在怀里,一闪身又回到了主台上。
  
      “你这是所甚?”玄烛问到。
  
      炙羽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安抚道:“别急,一会儿。”
  
      说罢,他的手,轻轻拂过桃枝,那桃枝便像活了一样,迅速长成了一把古琴的模样。
  
      在场的所有人,见了这变化,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待琴体做好,炙羽突然抬起右手,拂过自己的头顶,取下了七根发丝,催动灵气灌入其中,制成了七根琴弦,装在了琴体之上。这才将琴交到了玄烛的手中。
  
      “好了,弹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