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输出之神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要……死了吗?”
  
  意识逐渐的模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赵阳望了眼四周,但凡视线之内均都凄惨一片,无数人,倒在那被血液凝结而成的血河之中!
  
  “都死了……没一个人活着。﹣菠∩萝∩小﹣说”
  
  赵阳再望到某一处尸体堆时,他的眼角此时流露出滴状的血水,亦或者是血液覆盖的眼泪。
  
  那里有他的父母……
  
  “一如既往,什么都做不了!只能……”
  
  赵阳的伤势已经支撑不住他多做思索了,随着意识的消散,赵阳只能带着一抹自嘲的笑容,闭上了双眼,身体一松之下,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只是意识刚刚消散不久,下一瞬间,赵阳的意识便再度回来了。
  
  他下意识的便睁开了双眼!
  
  蔚蓝的天空,变幻莫测的白云,太阳则躲在白云的身后,像是在和谁躲猫猫,又或者是在偷偷摸摸的观察着谁,发出羞答答的阳光!
  
  耳边不时的传来不知是鸟儿的窃窃私语,还是鸟儿在欢悦的歌唱。
  
  “这里是?”
  
  不是之前的场景,甚至连地点也不是。微风吹动着草木,忽倒忽起,在这舒适的阳光下,显得懒懒散散的,青青碧绿下一股好闻的香味,似是女人的体香,令人情迷向往。
  
  望着宛若世外桃源的地方。赵阳只感觉到一阵的熟悉。
  
  身上的伤和覆盖的血液,早已消逝一空,就如同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亦或者这才是梦境。
  
  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真实的疼痛感,使得赵阳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做梦。
  
  “我不是死了吗?”
  
  之前的一切如此的真实,可现如今的一切,又让人觉得,那都是虚幻的。
  
  “赵阳,你果然在这儿,你的父母正担心的到处找你!赶快跟我回家去。”
  
  正在思索的赵阳,被一阵叫喊拉回来了神。
  
  回过头去,赵阳便看到一个灰头灰脑,但眼中却有些刚毅的少年。
  
  “安为?”
  
  这个人赵阳可是在熟悉不过了,这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可他不是被杀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而且他的身形为什么变的这么小?就像十五岁的少年一样?
  
  想到这儿,赵阳下意识间就望了望自己的身体,身体同样娇小了很多。
  
  怎么回事?难道我重生了吗?
  
  “哎,我说你不要不说话!都这么大人了,还耍小脾气,你父母说你也是为你好,你自顾跑出去,知道他们多担心不?赶快跟我回去!别倔了。”安为走到赵阳的身边,见赵阳不理他,便又再次说道。
  
  赵阳这时看了看安为,他依稀记得,五年前,自己因受不了父母的唠叨,与他们大吵了一架,然后赌气的出走……
  
  难道我重生回到了五年前?!!
  
  这个猜想很显然是当下最合理的推算。
  
  来不及一阵的窃喜,随后赵阳的脸上便挂起浓浓的忧愁,“那又怎么样?前世我不过是个小渣滓而已,实力卑微,一生平平凡凡,碌碌无为,哪怕重生了,我又能做些什么?”
  
  想起五年后发生的事情,赵阳除了无奈。恐惧外……更多的,却是对于自己无能的不甘!
  
  一直处在思索当中,赵阳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如何跟着安为回到家中的。
  
  还未进家门前,赵阳的母亲就在门前,焦急的等候观望着,在看到赵阳后,她的脸上顷刻间便露出欣喜的笑容。
  
  “小阳,你去哪了?父母说你两句,都不行吗?算了,回来就好,赶快进屋吃饭吧,菜都凉了,你父亲也在屋内等着你呢!”赵母不想多责怪儿子的不懂事,对她来说,儿子能够回来,就好。
  
  赵阳看了看眼前的母亲,才不到四十的年龄,脸上的皱纹却有很多,稍长的头发,即便是刻意扎着,但也掩藏不住那忽隐忽现的白丝。
  
  前世的赵阳很不懂事,让母亲操了很多心,这一次也是,赵阳依稀记得,自己在前世,虽然被安为找回来了,但是他和父母之间却多了矛盾,一点儿不像一家子那般的和睦,他能不理父母,他便不理父母。
  
  直到五年后……,父母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赵阳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父母生下他本就不易,养了他十几年更是不易,可是到最后,他们什么也没有得到,连向他索取一次都没有,只是在一味的付出,不求回报。
  
  前世的赵阳没有尽一次的孝心,有的仅仅是让父母无穷无尽的操心,还有令他们伤心……
  
  唉……内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赵阳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嗯,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了。”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赵阳不知怎么的,泪水就这样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父母在死亡的刹那,对于赵阳的内心触动是极大的。
  
  现如今,又看到父母还活着,那是一种来自内心一切都是安好的喜悦。
  
  重生了!我可能阻止不了日后发生的悲剧,可我也要让我最重要的人活着,赵阳一下子就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咦?你家儿子找回来了啊!”
  
  赵母还未来得及,安慰流泪的儿子,这时候有些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嫂子啊,我就说嘛!小孩子只是一时脾气,等他饿了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这么小的孩子。跑到外面去能干什么不是?受受苦也是极好的。”
  
  来人是一位干净衣裳皮肤白净,丹凤眼,身形细长,看着略显娘态的三十左右的男人,他在看到赵阳哭泣的时候,还以为小孩子在外受了什么刺激,在哭诉呢!看似随和的语气,但面部之上却勾勒好笑的笑意来。
  
  男人的身边还跟着一名少年,少年面部白皙,仪表堂堂,穿戴新尚,宛若翩翩公子一般。
  
  少年双手此时交叉在胸前,面露不屑的望着赵阳。
  
  来的这两个人,赵阳都认识,一个是他的二叔,名叫赵广义,另一个则是赵阳的弟弟。赵又三。
  
  虽然他们是亲戚,但处境却并不相同,赵广义是工头,家里颇为有钱,而赵阳的父亲虽是赵广义的大哥,可却是给赵广义打工的工人。
  
  其实赵阳这次之所以与父母争吵,并且离家出走,也是与他们有着一定关系的。
  
  赵阳的父亲是个好面子之人,本身身为老大,却给老二打工,这本来就让受尽村子里人的鄙视。
  
  在加上,赵广义本身就是一个虚荣心极强之人,小时候能力不如赵父,处处被自己的哥哥打压一头,没少被人指指点点,茶饭谈笑,心中本就不甘。
  
  之后靠着一张嘴能说会道,深得某个大人物的喜欢,从此平步青云,一发不可收拾,自是得志了起来,免不了炫耀狂傲,为回敬曾经,没少冷嘲热讽赵阳的父亲。
  
  即便赵父忍不了这种行为,可碍于家里有妻子和儿子,都指望他一个人……
  
  但是赵父不想让儿子也和自己一般,一辈子活成这种模样,便用积蓄想让赵阳出人头地,送他读书,但赵阳却不争气,在学校尽管努力读书,可是却没有模样。
  
  无奈,赵父只得为赵阳另谋出路,让他去学手艺,可赵阳却因为受不了手艺师傅的态度,从而与其打打出手,这也导致了以后谁都不会去教赵阳东西了,赵阳也就这样一直一事无成的待在家里,荒废度日。
  
  终于赵父有些看不下去了,便说了赵阳两句,本来赵阳都没什么反应的,但是赵父突然话锋一转,说到了赵广义的儿子赵又三,说对方如何如何优秀,你为什么如此差劲的时候,赵阳却出人意料的与他争吵了起来,接着便有了之后的事情。
  
  “你说是吧?又三?”赵广义这时候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那眼中满是的自豪。
  
  赵又三一声冷哼,讥讽道:
  
  “这么大人了!还做这种离家出走的小孩子把戏,真是丢人!”
  
  “哎~怎么这个态度,赵阳毕竟是你哥哥,说话得客气点,还有,你以后也要好好帮帮他,就和我帮助他父亲一样,毕竟大家都是亲戚,本是同根生嘛!!”
  
  “这样的人,能当我哥哥吗?父亲,你还是别开玩笑了,我是我自己,跟你不一样,我以后可是要成为仙人的人,可不想在凡间惹得这样的麻烦!”
  
  赵广义这时一拍脑袋,没有继续当他的老好人,而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我儿已被戊戌仙人看中,即一个月后正式成为净山门的弟子!”
  
  “不亏是我儿,天赋异禀,以后成仙了,前途定不可限量,我赵家这么多年终于在我儿这辈中,出了一个仙人了,真的是光宗耀祖了。”
  
  “嫂子,不为我高兴吗?记得把这事说给大哥听听啊!”赵广义大有深意的望了望大门内,声音稍微提了提,他来这儿本就是为了炫耀一番!
  
  “真是可喜可贺了!又三,真的很优秀,我替他感到高兴。”
  
  赵母也知其内心想法,可也只得明着奉承一句,脸上强装笑意,并不只是家里需要赵又三的帮助,而且赵母觉得,赵阳日后也可能需要赵又三的帮助,所以只得如此,内心却是轻叹不已。
  
  而一旁的安为,则带着一脸的惊异与羡慕,不过在看到赵友三臭屁的脸面时,转而又变为了嫉妒与不甘,但却并没有说什么。
  
  净山门是一座仙门门派。
  
  自然而然,门派中人皆是凡人梦寐以求高高在上的仙人,仙人对于凡人代表着什么,那不是单单金钱,地位,美女……可以衡量的存在,可以说仙人代表着全部,而且这样的全部不仅仅只是区区几十年,而是长久……
  
  仙人在凡人眼里,无所不能,寿命无穷,受万人敬仰,受万人朝拜,哪怕是凡人当中的帝王,也要卑躬屈膝,唯唯诺诺……
  
  所以赵又三被仙人看中,收做弟子,那其中代表的含义……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的。
  
  不论是赵母表面奉承,还是安为的嫉妒与不甘,都无法否决赵友三的优秀与日后的成就。
  
  赵阳同样全部看在眼里,他记得当时的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表现出来的是自卑,还有低头不语。
  
  因为从小到大赵又三都压着他,在学校那会儿,因为赵又三说他是,他父亲手下工人的儿子,一直让赵阳在学校里抬不起头,被人嘲笑,久而久之自卑的心里便衍生,他总感觉在赵又三面前会低人一等,可那时候的赵阳只会把内心的气愤,发泄到父母的无能身上。
  
  因为他觉得是父母生了他,才让他低人一等。
  
  但现在不会了,那只是自己的懦弱,尽管现在的他还是很弱,可死过一次之后,赵阳已经不懦了。
  
  “戊戌仙人吗?”赵阳看了看一副自持高傲的赵又三,摇了摇头。
  
  “你觉得这是好事吗?”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赵阳便不再多说,自顾的走进屋舍中。
  
  未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赵又三最终的命运。
  
  本来赵广义还想质问赵阳这句话什么意思,但见赵阳已经进屋了,也没有过分去问,只觉得对方应该是不服气!
  
  而一旁的赵又三皱了下眉头,他觉得今日的赵阳似往日有很大的不同,但只是想了一会儿,随后便冷哼一声,露出满脸的不屑。
  
  “装模作样!”
  
  夜晚。
  
  由于是夏天的缘故,四周围充斥着各种虫鸣与蛙叫。
  
  赵阳靠躺在床上,透过头顶的窗户,望着天空的漫天繁星。
  
  可是醉翁之意却并不在酒,他根本不是观察天空之中的美景,而是在掐算着事情。
  
  “还有两个月!”
  
  赵阳依稀的记得,两个月之后,他会在游玩的山顶处,被一位路过仙人带走,去往净山门,成为那里的“外门弟子”。
  
  按道理来说,这是好事,进入净山门,那不就和赵又三一样了?当年的赵阳是如此的窃喜!还想着自己也能够给父母争光了呢!可现实的残酷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净山门虽身为仙门,那是无数人向往的存在,可是外门弟子,虽也身在净山门,但却并不是真正的净山门弟子,而是为仙人打工的工人罢了,跟寻常凡人没什么不相同。
  
  这些人,无外乎都是净山门的仙人,随手从凡间抓来当劳力的仆人。
  
  当年的赵阳也只是一个不幸运者。
  
  身为外门弟子,也就剥夺了自由,从那以后赵阳再也没回过家,一直到五年后灾难发生,宁城大乱,他才能与父母团聚,只是好景不长……
  
  宁城,也就是赵阳所生存的城市。

Ps:书友们,我是小天14,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