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蜀门剑客 > 第62章 为了两个人

  “之前你说对我一见钟情什么的,那也是装出来的?”秦无言忍不住问。
  “我都跟你说过了,我是一个演员。”韩明月道。
  “那夜你……你在我面前对我那样,也是演出来的?”秦无言忽然想起那夜韩明月露出真容的那个夜晚,那夜韩明月还将衣服脱得赤条条的站在自己面前。
  韩明月先是一愣,旋即想起那件事:“呵呵……你真以为我会爱上你?那夜我的确是要跟你上床,不过是为了杀你,我准备等你最舒服的时候,发出致命偷袭,可惜你根本就不是男人………如我这样一个全身是宝的美人儿,你竟然都未上当。”
  “你……你为了杀我?竟连这种出卖身体的事也肯做?”秦无言愤怒的有些语吃。“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羞耻?那是什么东西?”韩明月嗤之以鼻。
  “羞耻不是东西,是指人做了一件羞于见人的龌蹉事!”秦无言冷冷的解释。
  “我做龌龊事怎么了?只要能杀你我什么事都能干!一副臭皮囊算什么?”韩明月振振有词。
  “你,你就如此恨我?”秦无言不解,
  “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韩明月回答。
  “你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我秦无言与你素昧平生,究竟与你有何深仇大恨,有何化不开的结?”秦无言实在是不理解。“难道你也是为了我项上的百万悬赏金?”
  “不!”韩明月否认,“他们杀你是为了钱,可我不是!”
  “那你究竟为什么?”秦无言继续问道。
  斟酌了一下,韩明月才道:“是为了两个人。”
  “为了哪两个人?”秦无言趁势追问。
  “为了李君!”韩明月忽然脸上一片绯红,羞答答的道。
  “李君……”秦无言想了许久也未想出江湖中有'李君'这么一号人物,突然脑海里浮现一个人,道:“你说的李君,可是是李修罗?”
  “除了他还有谁能让我心动!”韩明月回答。
  “他,的确有如此魅力。”秦无言回答,毕竟美冠天下的小师妹陈若曦也爱他爱的死心塌地。
  “那是当然,毕竟是我看中的人。”韩明月道。
  “既然李修罗要杀我,为何他自己不来?”秦无言好奇的问。
  “第一他在闭关,第二我是偷偷过来杀你的,只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韩明月道。
  “你的惊喜他会喜欢的。”秦无言冷笑一声,旋即沉着脸,问道:“那么第二个人呢?”
  “庄岩!”韩明月简略地回答。
  “大师兄?”秦无言疑惑不解,为什么是大师兄,大师兄跟你一个小女子有何瓜葛?于是皱着眉头问:“你们千窟洞跟大师兄有何关系?”
  韩明月正要开口回答,忽的一阵脚步声响起,于是住了嘴。
  二人几乎同时寻声而望。
  就见到两个人影走来。
  一个穿着很朴素布衣的女人,有一张很朴素又令人亲切的脸蛋,肩膀上挂着一个朴素的布袋子,一双眼睛特别迷人。
  一个是须发尽白的紫袍老人,老人脸上布满皱纹,看模样已过古稀之年。
  正是风云与风三娘二人,他们模样皆有些狼狈,显然从五层高塔摔下来受了不小的伤。
  两人互相搀扶着缓步走来。
  很快走近秦无言二人。
  风云只冷冷看着秦无言而未说话,风三娘也看着秦无言,过了几刹那才缓缓道:“你问我们与庄岩究竟有何关系?”
  “是!”秦无言回答。
  “看着你即将死去的份上,我就实话告诉你。”风三娘说罢,伸手从脸上摸索着什么,旋即'撕拉'一声。
  下一刻风三娘就露出一张绝美动人的脸,这张脸与她的年纪完全不符合,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模样。
  竟与韩明月竟然长得一模一样,除了看起来略显年长一些,成熟一些,其他没有什么不同,就像孪生姐姐一样。
  秦无言震惊的目瞪口呆,“传闻你美丽动人,果然不假。”
  “我不是在炫耀我的美!而是要告诉你,明月是我的女儿,庄岩是我的男人,她不是叫韩明月,是叫庄明月。”
  “你竟是大师兄的妻子?她竟是大师兄的女儿?”秦无言震惊的无以加复,震惊得看着风三娘,又震惊得看着韩明月。
  心中万马奔腾,久久难以平静。
  “不错!”风三娘承认。
  “你和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秦无言问风三娘,显然不知道这事。
  “那是十多年前的的事情,那时我与爹爹还是四处闯荡的杀手,为赚取佣金杀了不少人,一次在北域斩杀了一位重金悬赏人物,后来得知那人是魔教的重要人物之一。”
  风三娘尽力回忆,融入当时的场景,徐徐道:“于是遭到大批魔教人追杀,我与爹爹在树林里的打斗中走散,五六位魔教高手追杀于我,我在逃遁过程中,杀死了两人,可也是精疲力尽,当时我几乎绝望了,就在那时庄岩出现了,他出拳如风,很快将本受伤的魔教四人一股脑儿给击杀干净,后来又救下因重伤晕厥的我。”
  秦无言还未问话,庄明月一脸好奇抢先问道:“后来呢?后来你跟父亲又发生了什么?”
  这也是秦无言想知道的,等待着风三娘的回答。
  风三娘嗔怪地看了一眼庄明月,旋即接着道:“我也不知道晕厥了多久,等醒来后,他已帮我处理好了伤口,当时我身上几处伤口都是隐密之处,他帮我包扎伤口,肯定全看了去。我意识过来,立马给了他一记耳光,将他的脸也打肿了。”
  “哈哈…爹爹肯定一脸懵圈!”庄明月哈哈笑道。
  “是啊!他当时就被我打懵了,一脸委屈问道:'你为何要打我?我救了你不好好感谢我就算了,竟还打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听罢恼道:'谁让你救我的,你都把我看光光了,以后要我怎么见人?你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顿了顿风三娘接着说:“这时庄岩他才恍然大悟,羞愧难当,当即诚恳道歉:'对不起,当时情况紧急,我一时忘了男女之别,实在抱歉。'说着向我鞠躬致歉。我当时非常气愤,怒喝:'滚开,我不想再见到你。'他一听再次躬身道歉,然后二话不说,转身直接离开。”
  “他还真走了?你当时不是还伤着嘛?”庄明月嘟着嘴问。
  “他当然没有走,他如果走了,哪里还有你。”
  风三娘笑了笑,旋即接着道:“他只走了几步,我忽然大喝一声道:'回来!'他果然听话的回来了,问道:'姑娘你叫我滚开,又叫我回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气急反笑:'呆子!这荒山野岭的,你虽然帮我包扎了伤口,可是我受伤如此严重,万一魔教人又追来了怎么办?我还不是死路一条,早晚得死,那你还不如不救我?'他一听又是一副欲要道歉的模样,我立刻喝止他,搞得他一愣一愣的。见他左右不是人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我终究饶了他,道:'背我离开这里,我就原谅你。'他果然听话的背着我走出了北域。”
  “后来呢?”庄明月眨眨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