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惟吾逍遥 > 第二百九十一章:朱奎之怒
    紫光秘境之中的天地灵气,比之于墨天微曾去过的沧澜秘境要浓郁许多,大约是因为沧澜界曾经几度遭遇重创的缘故。
  
      然而秘境之中,天地灵气浓郁度也有高低之别,而此处的灵气浓郁度,显然已经达到一个峰值。
  
      群山万壑,一层薄薄的轻纱若隐似现,如清晨的岚雾,然而仔细感知却会发现,这岂是岚雾,而是天地灵力太过浓郁形成的灵雾!
  
      灵雾扑面而来,似沾衣欲湿杏花雨,夹杂着沁人心脾的幽香,而随风时聚时散的雾气之后,隐约显露出一株古木。
  
      绝顶险峰,万丈悬崖,峭壁之上,不知何故竟有着一方并不算大的石台,石台之上生长着一株通体碧绿宛若翡翠雕琢而成的树木,与许多动辄百丈的树木相比,它只有九丈余高,乍一看年份似乎并不长久。
  
      然而事实上,朱颜宝树生长极为缓慢,长到九丈余高,年份至少在三万年以上。
  
      翠绿欲滴的叶间,偶尔可以看见几枚圆滚滚的金色果实,那就是墨天微四人此行的目的——朱颜果。
  
      林冉昱呼吸一窒,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朱颜果,然而每次看见,都由衷地觉得它灵性盎然,真乃钟天地之灵秀而生的异宝。
  
      嵇澜与嵇沉对视一眼,嵇澜道:“两位道友请自便,我等便先先行一步。”
  
      墨天微淡定地点了点头,“那就静候两位佳音了。”
  
      “承道友吉言。”嵇澜虚伪地笑了笑,两人很快消失在岚雾之中。
  
      林冉昱不甘心地瞪着两人身影消失的方向,看样子很想跟过去。
  
      “别急,他们能不能取得朱颜果还是两说,更何况即便拿到了……那也拿不走所有的果实。”墨天微道。
  
      “他们能毁掉所有的万阳心莲与千蕊冰兰,说不定等会直接把朱颜宝树也砍了。”即便有着并肩作战的经历,林冉昱对两人的态度依旧没有转变。
  
      “万阳心莲与千蕊冰兰不过是五阶灵植,岂能与朱颜宝树相比?”墨天微失笑,“他们敢这么做,除非根本不怕得罪紫光界主。”
  
      “哼……”
  
      林冉昱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看这两个给他下过绊子的人先行去摘朱颜果,心里不痛快罢了。
  
      墨天微没有再说什么,她会轻易放过嵇澜与嵇沉?
  
      那是不可能的,她还答应了幻心雪蟾,要狠狠教训嵇沉一顿呢。
  
      他们占了先机,固然有利,但那又如何呢?此时与他们一样潜伏在朱颜宝树周围的人不知还有多少,他们一旦出手,这片短暂的平静很快便会被打破。
  
      等局面混乱起来,才是她出手的时候。
  
      “唳——!”
  
      悠长而嘹亮的鸣声响彻天地,一道火红的身影从不测之渊下扶摇而上,炽目的火焰追随着它的足迹,温柔的灵雾为它让道,朱奎感应到了它的地盘上出现许多陌生的气息,心中怒火熊熊。
  
      站在对面的山崖上,墨天微眯着眼,打量着这只强大而美丽的灵兽。
  
      它与它们一族的先祖朱雀颇为相似,头生翎羽,身披火焰,瞳似烈日,翼展若云,尾羽华丽。只是朱雀尾生九羽,朱奎只有六羽,身上也没有朱雀的火德吉纹,只有普通的火焰图纹。
  
      朱奎脾气暴躁,表现在外就是气息远不如朱雀一般强大而平和,反而显得凶悍狂暴。
  
      简而言之,朱雀是真正的火焰神鸟,秉承火焰的强大、光明、生机;朱奎却只具有火焰的表象——暴烈而狂躁。
  
      察觉到周围那些若有似无的打量视线,暴脾气的朱奎完全压制不住心中的狂躁,一声长鸣歇后,又是猛地一张嘴,尖尖的喙上反射着清晨的阳光,一道火焰洪流喷射而出,若天河决堤,席卷而来,眨眼间便跨过虚空,冲入山林之中。
  
      火焰冲天而起,偶尔可以听见几声痛苦的惨叫,那是倒霉的人族修士。
  
      墨天微伸手捧起一团赤红的火焰,细细感应,与凤凰火颇为相似,倒也在意料之中——凤凰与朱雀份属同族,不过朱雀稀少,凤凰数量更多些。
  
      林冉昱躲在一块玉牌形成的光罩下,看着完全没有被火焰影响的墨天微,心中思忖:“难怪景纯道友之前主动请缨去了火窟,看来她对火焰的抵抗力不是一般的强啊!”
  
      茂密的森林被烧成灰烬,然而火焰却没有熄灭,朱奎放火为的是杀死那些觊觎它的宝物的修士,又不是为了烧山。
  
      火焰之中,一名名人族修士各显神通,咬牙抵抗着凶猛的火焰,时不时有光罩破灭,修士身陨。
  
      朱奎大开杀戒,自觉终于顺了口气,却没有注意到,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穿过漫天火焰,接近了悬崖边缘。
  
      嵇澜一翻手,取出三株万阳心莲,将之种在悬崖边上,尔后飞身后撤,临走前抛给嵇沉一个眼神。
  
      嵇沉会意,轻飘飘地飞下悬崖,没入了灵雾之中。
  
      朱奎忽地闻到不远处飘荡而来一缕清香,黑色的眸子动了动,落到火焰之中,立刻便看见了三株各足有一尺见方的红莲,红莲在火焰之中,并未化成飞灰,相反开得愈发美丽妖娆。
  
      “可恶的人族!”
  
      朱奎恶狠狠地在心里骂了一声,居然用它无法拒绝的食物来诱惑它,肯定还准备了千蕊冰兰,就准备将他冰封住,好去取朱颜果!
  
      之前它就被同样的套路坑了好几次,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想上钩了。
  
      但是……万阳心莲真的好好吃啊!吃了之后浑身舒泰……啊,好怀念……
  
      朱奎心中挣扎,到底是暂时屈服于美食的诱惑,还是誓死不向阴险的人族修士投降?
  
      这真是个艰难的选择。
  
      嵇澜藏在暗处等了一会儿,却没见朱奎有什么动作,心中奇怪,又有些焦急——万阳心莲可不能在朱奎的火焰中坚持很长时间!
  
      好在,朱奎很快又动了,双翼一振,长长的尾羽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火线,带着灼热的高温俯冲而下,张口又喷吐出一团流火。
  
      它终究还是没能抵抗住诱惑,不过它又喷了一次火,将藏在暗地里的人族逼退,然后一伸爪子,抓住三朵万阳心莲,然后立刻冲上云霄,极为迅捷。
  
      哼哼,还想用千蕊冰兰冰封我,想得……
  
      “咔咔咔咔!”
  
      一连串冰封之声想起,朱奎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尾羽结冰了,一层冰霜正迅速地蔓延过它矫健的身躯,这熟悉的一幕无疑说明——它它它,又中招了!
  
      这不可能!
  
      黑溜溜的眼睛之中透出难以置信的光芒,在被冰封前的最后一息里,它看见爪子里的三朵万阳心莲,竟然有一朵变了,变成了千蕊冰兰!
  
      没想到你居然是假的万阳心莲!我恨你!
  
      悲愤的朱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被冰封成了一尊雕像,静静悬在虚空之中,一动不动。
  
      见状,嵇澜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不枉他花了一番工夫特意用万阳心莲的花汁浸泡千蕊冰兰,在让万阳心莲的气息遮掩千蕊冰兰气息的同时,使冰与火的力量维持在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上,没有过分破坏千蕊冰兰;之后再加上一个幻术,总算是骗过了朱奎。
  
      他如此大费周章,是因为猜到朱奎已经被骗了许多次,恐怕不会轻易上当,现在看来,这一番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在朱奎被冰封的时候,嵇沉已经横渡过两处悬崖之间的天堑,出现在了朱颜宝树附近。
  
      墨天微双眸中光芒闪烁,洞悉雷瞳轻易地捕捉到了他的行动轨迹,也明白为何其余人没有行动了。
  
      在朱奎被冰封后,那些缥缈的岚雾便形成了一张罗,若此时还有人想要穿过罗跑到对面的悬崖上摘取朱颜果,就会像闯进蜘蛛中的虫子,被兜头罩住,动弹不得。
  
      不过这种变化只限于从此处飞往朱颜宝树,相反,从朱颜宝树处飞回却并不会受阻。
  
      这估计是那位紫光界主开一面,因为若摘了朱颜果飞不回来,岂不是要成为朱奎发泄怒火的靶子?那样便几乎没人能完成这个任务了。
  
      林冉昱也说道:“那雾气里有古怪,平时是雾,可朱奎被封住后就会变化,之前有人不知死活闯了进去,被雾困在半空中,朱奎恢复行动后才被放开——可想而知,被愤怒的朱奎喷了一身的火焰,烧成灰灰了。”
  
      “看来嵇沉应该能摘到朱颜果了。”墨天微从石头后走了出来,“准备好,等朱奎解封,那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林冉昱一怔:“那时候?朱奎被嵇澜算计了,一解封必定要发疯,那时候摘取朱颜果,岂不是……”
  
      “放心,你去取朱颜果,我来对付朱奎。”墨天微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转移了话题,“摘取朱颜果算不得难,难的是该怎样逃过朱奎与那些虎视眈眈的修士们的追杀,不过我们运气不错,嵇澜和嵇沉挡在前面,引开了所有人的注意,针对我们的修士就很少了。”
  
      “好吧,你总是有道理。”林冉昱将之前从冰窟中得到的百叶菱花交给墨天微,“这个你拿着。”
  
      接过百叶菱花,墨天微凝眸注视着天空中的冰雕,“快了,准备好。”
  
      悬崖另一端,嵇沉御剑而行,伸手摘下两枚朱颜果放入玉盒之中,目光从剩下的朱颜果上掠过,虽然不太愿意将这些果实留下,但被万阳心莲汁浸泡过的千蕊冰兰效力不可避免地削弱了许多,时间紧迫,他必须快点离去。
  
      刚刚返身,才飞出不到十分之一的距离,嵇沉便看见朱奎身上的冰层正在迅速地融化,透露出藏在冰蓝外壳下的朱红。
  
      他神色不变,御剑速度更快几分,在即将抵达悬崖对岸的时候,一声饱含着怒火的鸣叫响彻天地。
  
      朱奎看着下方两只蝼蚁,狂怒地俯身冲下,速度奇快,锋利的爪子上火焰跃动,狠狠一拍!
  
      嵇澜脸色微变,一张符箓飞出袖中,无风自燃,下一瞬他便消失无踪。
  
      “轰!”
  
      一声巨响,巨大的震颤以朱奎落爪之处为震中,朝着四周迅速蔓延而开,悬崖附近的修士齐齐身形一晃,有些在火海中消耗巨大的修士更是一时不慎跌倒在地。
  
      光芒一闪,嵇澜出现在百丈之外,看着那一块被朱奎一爪子生生拍断的悬崖,脸色微微发白,也不知道是因为使用挪移道符而造成的些微不适,还是因为后怕。
  
      一道剑光冲出火海,路过嵇澜的时候,嵇沉伸手一抓,将人拽上飞剑,匆忙御剑而去。
  
      朱奎又岂会放过这两个打了它的脸、偷了它的宝物的人?当即羽翼一振,飞上苍穹,张口又喷出一条火焰洪流。
  
      火焰洪流如日暮时分的晚霞一般,迅速蔓延过整片天空,嵇沉御剑的速度远远不如,不过几息时间,火焰已经挡在嵇沉前方,迅速凝成一个火焰囚笼,朝二人兜头一罩!
  
      嵇沉脸色一变,手中御剑诀连连变动,剑光速度暴涨,险之又险地逃出了火焰罩的包围。
  
      但朱奎含怒出手,又岂会如此简单?火焰罩一击不成,又散开成火焰海,重复了之前的步骤,再次将两人拦下,凝成火焰囚笼。
  
      嵇澜见状,接连抛出几朵千蕊冰兰,想要化去火焰囚笼。
  
      却不想扔出去后效果确实起到了一点,但千蕊冰兰的作用范围根本不能与火焰囚笼的大相比,只稍稍阻了阻它落下的速度。
  
      嵇沉在身上几处大穴接连点动,脸色迅速变得煞白,御剑诀变幻如风,怒喝一声,明亮的剑光外忽地裹上一层血光,遁速再次暴涨几个台阶,穿出火焰囚笼,消失在天际。
  
      自以为稳操胜券的朱奎没料到居然让两人逃了,登时完全压不住脾气,就要振翅追上,然而目光扫过下方蠢蠢欲动的修士以及朱颜宝树,不禁迟疑。
  
      正当此时,一道身影自下方久久不散的火焰海中飞出,在众人惊愕、不解、嘲讽的目光之中,踏着飞剑到了朱奎面前,一双跳动着火焰的瞳孔注视着朱奎……
  
      阅读最新章节,就上

Ps:书友们,我是微斯人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