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司汉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救与不救
曹泯只是灵魂受到不的伤害,或者是精神受伤,但他的身体却是依旧生猛如虎,再加上这一嗓子是用足了内气,可以简直是声震寰宇,不仅传遍了整个文芳斋,甚至连文芳斋所在的这一片西城区长业坊都被整个惊动了。
  
  长业坊陈氏府邸,陈辉正在他的书房之中看着下人送上来的账册,他们陈氏一族每日进出多少款项,陈辉都要一一过目,身为整个商业帝国的真正领袖,陈辉不仅才能卓著,而且更是事必躬亲,勤勉刻苦。陈氏一族能有今日这般兴盛,陈辉绝对是第一功臣,甚至是要超过他们名义上的家主陈耀!不过在地位上,他比陈耀毕竟还是要低一些的。
  
  “呵呵,这两日那文芳斋中还真是热闹,自从曹泯这子住到长业坊来,这整个长业坊似乎都活气了许多啊……呵呵呵……”陈辉一阵轻笑,那深邃的眼眸之中却是闪出晶亮的神光,似是在看着账本,又似是在想着别的东西。
  
  陈府西侧的一座偏僻的秀楼之中,相对而言,这座秀楼却是整个陈府中离着文芳斋最近的地方,所以方才曹泯那一嗓,这里却听得最是清楚。
  
  秀楼中有两个女子,一个女子坐在桌前,品着香茗,而另一名女子却是坐在那品茗女子的对面,手中抚着一张精美无比的墨绿色古琴。
  
  此时那女子却是已经停下了抚琴的动作,双手放在琴弦之上,稳稳压住,就仿佛是在刻意保护琴弦,生怕琴弦被伤害到一般。
  
  “毋那莽夫,真是的,整日就知鬼叫鬼叫,无端打扰了我与薇儿的雅兴!”那品茗女子向着文芳斋的方向白了一眼,气鼓鼓地道。
  
  他虽然听不出这喊话之人是谁,但能够在文芳斋中如此大吼大叫的,猜猜也能猜到,除了文芳斋的主人曹泯,还能有谁!
  
  “听那子前几日竟是带着几名府中手下就去增援被围困的神玄军了,而且还将神玄军给带了回来,仅仅只损失了一成的兵力!呵呵,还别,这子是真有些本事的,难怪王上如此喜爱他,这回恐怕是又要大出风头咯!”陈芸望着文芳斋的方向,一边品茗,一边道。
  
  曹泯等人已经回来两天了,所以曹泯之事几乎都已经传遍了邺城,当然曹缜之事,很多人也都知晓了,但是出了有些伤感之外,邺城中似乎与平日没有多大区别,也许这主要是因为曹缜经常在外带兵,不怎么回到邺城的缘故,邺城百姓比起曹雍来,似乎对曹缜的感情并不深厚。从陈芸如今只提曹泯,却不提曹缜,便能看出一二。
  
  那抚琴女子性格却要温婉许多,但毕竟被曹泯无意中打扰,方才琴曲只弹到一般,便被其生生打断,此时心中也有些不快,但也只是嗔怒地看了文芳斋那边一眼,便即道:“芸姐,无事的,薇儿再为你弹一曲便是了!曹泯对我大魏有功,就让他随便叫去吧,我们听听也就罢了!”
  
  “啧啧啧,薇儿妮子,你这性子啊,真是太随和了,谁要是娶了你啊,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呢!”陈芸放下手中茶杯,竟是走到陈薇的身前,探身轻抬陈薇的下巴,媚眼如丝,娇声道:“美,真是太美了,剪水秋眸,肌肤胜雪,不仅人美,心灵更美,再加这一手绝世无双的琴艺……薇儿,要不然,你就不要嫁人了吧,芸姐姐答应你,就将你养在府中一辈子,你觉得如何?嗯?”
  
  “芸姐姐莫要取笑人家了……”陈薇微笑着推开了陈芸的手,脸上却是闪现了一丝落寞之色:“薇儿是陈家之女,终生大事哪能有我自己决定,只盼家族为我择一良婿,可莫要像姐姐那般……”
  
  陈薇没有再下去,陈芸在一旁也是脸色一黯,叹气道:“蔷儿的确是命苦,再加上她的性子刚烈,唉……我知道薇儿性子温婉,绝不会如同蔷儿那般冲动!放心吧,芸姐如今在家族中地位日渐上升,我会帮你看着点的,不让那些老家伙们随意摆弄,像贾家那个肺痨鬼那样的,是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陈芸口中的肺痨鬼便是贾泗的侄子,当时陈家为陈蔷找的夫婿,便是此人。此人才学出众,但是却体弱多病,经常咳嗽,数月不止,虽然不是真正的肺痨,但在他们这一群官二代中,却是一直称呼他为肺痨鬼。
  
  陈蔷便是知道此点,再加上性格本就刚烈,所以最后拗不过家族,便只能选择自尽。
  
  “嗯……”陈薇弱弱地应了一声,声音中却是没有一点自信的感觉。其实陈薇很清楚,陈芸这番话,不过只是安慰自己罢了。
  
  像晋阳陈氏这样的大家族,婚姻之事,怎么可能只是随便而为,最后只能归结到家族利益之上,即使是陈芸,也根本逃不过这一道坎,更遑论帮助陈薇了。
  
  其实陈薇也早便听,家族有意将陈芸嫁到颍川孙氏之中,只是陈芸如今对家族贡献颇多,所以便一直拖了下来,但随着陈芸年纪上来,总归还是要嫁出去的,两女其实不过是互相慰藉,这一道坎,迟早还是要面对。
  
  “罢了罢了,咱们不提那扫兴之事!”陈芸哈哈一笑,打破了压抑的气氛:“薇儿,你手中的这把名琴,可是芸姐我花费了不的代价才拿下来的呢!姐姐知道你喜欢名琴,便早叫人注意了,怎么样,这琴还不错吧?”
  
  一聊到琴,陈薇便来了兴致,便也将不快抛到脑后,笑眯眯地抚摸着琴弦,柔声道:“芸姐厚赠,薇儿实在是无以为报!这‘绿绮’名琴据乃是上古时代,天女下凡时所持之琴,今日一试,确乃天地神物,其音色之美,竟是让人余音绕耳,回味无穷!此时薇儿的脑海之中,尽是琴音,就连刚才曹泯的喝吼,都没有听得清楚呢!”
  
  “如此甚好,哈哈!”其实对琴艺一道,陈芸并不多么了解,也只是粗通皮毛,但见着陈薇开心,便也觉得物有所值,像“绿绮”这样的名琴,也只有陈氏那恐怖的财力,才能被如此轻易地买下来吧。
  
  “芸姐,薇儿便再为你弹上一曲,让你也感受一下此琴的妙处!”陈薇甜美一笑,手指轻动,便欲再弹一曲。
  
  恰在此时,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喝吼之声,突兀地传进了秀楼之中。
  
  “子文,你给我快一点!!!”
  
  陈薇一怔,又停下了动作,抬首正好撞到陈芸那越来越愤怒的眼神。
  
  陈薇朝着文芳斋的方向苦笑一声,一曲“清新凝神曲”立即弹奏了出来,她每日在此,几乎都能听到文芳斋中传来的笑闹声,心中无不羡慕……
  
  管义此时正在狂奔的路上,曹泯的那声喝吼,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听到,只是方才正与桑仪温存,两人才放开心扉不久,正是你侬我侬之时,所以略微耽搁了一会儿,可曹泯心中此刻急切万分,哪能忍得了。
  
  管义一边奔行,一边看到文芳斋中的下人,各个对着自己捂嘴轻笑。管义一阵汗颜,只得无奈再次加快了速度,终于在曹泯叫出第三声之前,到了他的面前。
  
  “公子,怎么了,有什么吩咐?”管义略微喘着粗气,笑着问道。
  
  看曹泯这精神头,管义便知曹泯此时必定已经无碍了,心中担忧总算是放下,当下也是心情大好。
  
  “子文,子文!”曹泯想要坐起身下床,但却焦急之下,踩了个空,还好有管义在一旁,连忙扶住。
  
  “子文,快,快,我大阿姐现在怎么样了,之前伯知没有清楚,我要知道详情,快些告诉我!”曹泯急切地道。
  
  望着曹泯一脸期待的眼神,管义心中却是有些黯然,但他本也没打算瞒着曹泯,于是便想了一下,将姜威当时所之言,向曹泯复述了一遍,之后才道:“公子可还记得当年我曾向您提及过一种神奇的药物,名叫‘今生来世草’?”
  
  曹泯正沉浸在思绪之中,此时听闻管义起“今生来世草”,却是猛然惊醒道:“你的意思是,大阿姐还受着那‘今生来世草’之苦,活在梦境当中?!”
  
  管义凝重地点了点头:“根据姜威的描述,显然大姐正是这样的情况,可属下细致一想,却又想不通其中关键,要知道,‘今生来世草’可谓天下间一等一的奇草,这世间恐怕都找不出来两三株,而一株的药效,据最多维持六年,所以才有三生三世的法。可如今已经过去了八年之久,冰姐却像是还没有醒来一样……”
  
  “你的意思是,他们给我大阿姐喂食了至少两株‘今生来世草’?!”曹泯目眦欲裂,双目已经通红,若是姜威在此,恐怕已经被曹泯给生吃了!
  
  其实管义还有一点没有,“今生来世草”一人一生只能服用三株,第一株,药效六年,第二株药效,九年,而第三株,除非是解药,否则,服用之人将永远沉浸在梦境之中,再无法醒来!
  
  管义不敢将此事告知曹泯,否则曹泯怕立即就要疯掉。
  
  “公子莫急,此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管义将曹泯扶着坐下,沉声道:“按理,姜言姜威等人根本就不需要在冰姐的身上浪费如此多的‘今生来世草’,若仅仅只是为了给天下人做一个样子,证明他姜言有多么的仁慈,甚至能接受叛臣之女,这一点,在将冰姐封为王妃之后,便算已经做到了,此后只要再寻一借口,比如‘内疚自尽’之类的理由,便能暗中将冰姐给除去,却又何必在她身上‘浪费’那么多的珍贵药物呢,这岂不是得不偿失?再了,以‘今生来世草’之稀有,恐怕他整个北齐国都最多只有一两株,又怎么可能全都用在冰姐的身上?”
  
  曹泯眼睛一转,虽觉管义得似乎在理,可转念一想,却又急声道:“管他奶奶的,反正大阿姐在他们手中,绝对不是好事,更何况那姜威提到过什么‘奴鼎’,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我既然已经知晓了大阿姐在他北齐国,便一定要马上,立刻,救出她!”
  
  “公子,稍安勿躁,听我一言!”管义连忙拉住欲要冲出去的曹泯。
  
  “还什么啊!”曹泯想要推开管义,却是一推没有推动:“子文,你别拦着我,你知道大阿姐对我的重要!快,你去将云长和幼若找来,我要让他们帮我救出大阿姐!”
  
  “公子!!!”管义见一时劝不住曹泯,手中却是加大了一分力道,狠狠将曹泯按在了床上,大叫道:“我知公子心中急切,可如今以我们的实力,就算前去临南,也不过是去送死罢了,又何谈救出冰姐!更何况,若是你再被姜威捉住,带到冰姐的面前,岂不是让冰姐更加伤心欲绝?!在我看来,冰姐如今的状态,对她来,却并非坏事!公子请想,若冰姐醒来,得知自己竟是助纣为虐,被敌人利用,那她该有多么悲痛?”
  
  “可是,难道我就什么事都不做,就看着大阿姐活在深渊之中吗?”曹泯瞪着一双大眼看着管义,却已经不再挣扎,他知道管义所,正是实情,可内心之中,他却不愿接受,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能缓解。
  
  管义早便想到曹泯会有这样的反应:“公子,以属下愚见,为今之计,公子首要之务,便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才是一切的根本!等公子有了与姜威叫板,甚至是与整个北齐国叫板的实力之时,我等才能与公子一道,找北齐姜氏报仇雪恨!不过,与此同时,公子也可以抓紧开始找寻‘今生来世草’的消息,也好为冰姐配置解药,待到我们救出冰姐之时,便可直接给她喂服,否则冰姐恐还要再在梦境中沉浸数年!”
  
  其实管义不敢的是,要在姜威等人将第三株“今生来世草”喂给司马冰之前,帮她解毒,否则,司马冰恐怕真的永远不能醒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司汉》,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Ps:书友们,我是一梦千海,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