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后示爱:前夫晚上9点见 > 第一百章 最后一搏
    在病房外伤心了很长时间,叶牧涵才慢慢的走进来,眼圈稍微有点红,不仔细看,看不出什么端倪。
  
      叶尘手里拿着一根香蕉,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看到叶牧涵进来,开心的对她摇了摇自己的脚丫。
  
      叶牧涵心里,这才划过一丝暖流。
  
      “你的脸色不太好,却隔壁休息一下,让医生给你的伤口换药。”殷浩南开口,平静的对叶牧涵吩咐。
  
      叶牧涵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在发胀的疼痛着,几乎都要忘记自己也是一个病人。
  
      她点点头去了隔壁,护士给她的背后擦了很多药膏,凉凉的缓解一下身上的疼痛。
  
      但是没有女人不爱美,后背上要留下很多伤痕,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委屈的想要落泪。
  
      “就算你后背有伤痕,也会很美。”
  
      殷浩南站在病房的门口,小护士来上药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里,自然看到了叶牧涵触目惊心的后背。
  
      只是叶牧涵一直在跟疼痛对抗,根本没发现他的出现。
  
      “骗人。”
  
      叶牧涵不相信,哪有男人会欣赏这样的‘美’?
  
      殷浩南慢慢走到叶牧涵的面前,伸出手从叶牧涵病号服的领口,直接一路熟练的摸了下去。
  
      “你干什么!”
  
      叶牧涵喊着,却没办法阻止他。
  
      殷浩南的手在叶牧涵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摸,在伤口的周围不停的流连,好似真的不在意叶牧涵后背上的痕迹。
  
      叶牧涵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掉在殷浩南的手背上,有点热热的灼伤殷浩南。
  
      “都说了很美,不要哭。”
  
      叹了口气,殷浩南安慰人的词汇,也只能到达这里。
  
      “叶静冉还没有被抓到吗?警察不是说有消息会通知你,过去了这么久,好好地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
  
      叶牧涵换了一个话题,强忍着将心里的旖旎压制。
  
      殷浩南不爱她,现在的做法也不过就是在安慰自己,叶牧涵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再沉沦下去。
  
      殷浩南的手慢慢的拿出来,有点可惜的捻了捻指尖,听到了叶牧涵的询问。
  
      “她藏的很深,警察去叶家老宅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那边了。”殷浩南说着,眼神飘向远方。
  
      虽然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叶静冉,但是最后真的要给叶静冉定罪,还是需要将这个女人找到,才能进行。
  
      这个女人一天不出现,这罪名就一天悬而不决。
  
      这一次,背后一定有人帮助叶静冉,是不是陈讯,他们都需要从叶静冉的口中听出。
  
      叶牧涵也很沉默,也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
  
      “叶静冉从来都不够聪明,就算被人强暴了一次,也不可能在智商上面做文章,背后一定有人帮她,抓到她不是完结,抓到她背后的人,才最重要!”
  
      叶牧涵很是坚决,殷浩南跟她想的一样。
  
      他们深深的看着彼此,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对对方的理解。
  
      “刚才……抱歉。”
  
      忽然,殷浩南低着头,对叶牧涵说了这样的话。
  
      叶牧涵抬起头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殷浩南,不为别的,殷浩南从来不可能跟任何人道歉。
  
      这是怎么回事?
  
      “咳咳……”
  
      被人用一双无辜带着惊慌的眼神看着,殷浩南反而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他也是老大不小的年纪,第一次觉得这样……紧张。
  
      如果被魏子瀚知道,怕是要嘲笑他了。
  
      “三天以后是叶尘做手术的日子,手术结束以后他就会跟正常的小朋友一样生活。”
  
      殷浩南换了一个话题。
  
      “手术会成功吗?”
  
      叶牧涵果然最在意这个事情,根本不去追问殷浩南道歉的情况,只是认真的等待回答。
  
      殷浩南点头,伸出手想要安慰的拍一拍叶牧涵的肩膀,可是最后还是慢慢的落下。
  
      在他没弄清楚自己的真正心思之前,不能对叶牧涵再展现出丁点的善意。
  
      ……
  
      圣都墓地。
  
      在叶尘他们被解救以后,这片墓地就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叶静冉躲在这边,天天跟整片墓地待在一起,她觉得自己几乎要疯了!
  
      “陈讯,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墓地后面一个小木屋的地下室里面,看到陈讯从上面走下来,叶静冉冲过去,直接抓住陈讯的衣领。
  
      下一秒,就被陈讯直接推倒在地上。
  
      “叶静冉,我要是你就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救了你,是要你成为对付殷浩南的枪,而不是反骨的倒刺。”
  
      陈讯坐在木头椅子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在狭窄的地下室里响起,充斥了整个空间。
  
      诡异、惊悚。
  
      “你究竟要把我关在这里多久,在这么一个破地方,我全身都要发霉了!”
  
      叶静冉站在这里,低着头看着陈讯。
  
      陈讯把玩手里的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慢慢的点燃火苗,让叶静冉更加心焦。
  
      她不想呆在这里,会让她觉得这里就是她的棺材,她周围都是死掉的人的骸骨,住在她的隔壁跟四周。
  
      这种感觉,很恶心。
  
      “你应该知道外面警察在全面通缉你,只要你离开这里一露面,就会被人抓到,殷浩南跟叶牧涵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你真以为自己出去就有可以好好的生活了?”
  
      陈讯对于眼前女人的无知,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至少让我回去老宅里藏起来,我可以待在老宅的地下室,也好过这里千万倍!”
  
      “来不及了,叶家老宅已经被警察封锁了,在没找到你,弄清楚事情之前,那边就要一直贴着警察的封条。”
  
      陈讯说着,将最近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桩桩的告诉叶静冉。
  
      叶静冉唯一的藏身之所,早就在余香报警的时候就暴露了,叶静冉现在就想要去那边躲藏,根本不可能。
  
      提起余香,叶静冉心中的怨恨也很多。
  
      如果不是余香学过什么侦查密码,她现在也不会被害的流离失所,早知道就应该先杀了余香,再杀死叶尘。
  
      他们两个,都不应该活下去。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把我藏在这里,我应该对你没有任何作用了,放我离开被警察抓到不是更好?”
  
      叶静冉自暴自弃,却也在观察陈讯的反应。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一定还有利用价值,否则陈讯不可能将她好好的藏在这里。
  
      她要弄清楚自己的位置,找来更多的利益。
  
      “三天后,早上九点,是叶尘做手术的时间,想要杀了这个孩子,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陈讯站起来,郑重的告知。
  
      “在八点五十五的时候,护士会进入叶尘的病房检查情况,我会安排你在这个时候假扮护士进去,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叶尘死在进入手术室之前。”
  
      “如果失败,你会立刻被抓,成功的话,我的人会接应你从医院离开,然后送你去国外生活。”
  
      陈讯的话很有诱惑力,可是对叶静冉而言,还不足够!
  
      如果她真的做到,陈讯也许会杀她灭口。
  
      “如果你不去做的话,或者将我跟你合作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你的小命就会彻底的被我捏死,为了防止你背叛我,只能暂时让你委屈一点。”
  
      看着叶静冉,陈讯笑呵呵的说着。
  
      叶静冉根本不知道陈讯是什么意思,上面就有人走下来,是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你想干什么?”
  
      叶静冉快速的询问,不能理解眼前的情况。
  
      “把最新型的毒品注射到她的身体里,再割掉她一个肾脏放在冰柜里保存,如果她完成了任务,肾脏再给她缝合回去,毒品也按照说好的给她,如果失败,就跟咱们没关系了。”
  
      陈讯吩咐完,直接转身就走,不给叶静冉一点反应的机会。
  
      后面那些医生们的手脚很迅速,将还在呆愣的叶静冉直接带到了旁边的床上,将人绑好,就要开始进行手术。
  
      “陈讯,你这个王八蛋!”
  
      “放开我,我不要做手术,我不要毒品!”
  
      “救我,救我!”
  
      ……
  
      “陈少,下面已经解决好了,毒品已经注射,肾脏也割下来了,用不了几个小时她就会清醒,毒品会产生幻觉,割掉了肾脏的伤口也不会太痛,只是毒品要四个小时给一次,否则幻觉会减弱。”
  
      医生从下面上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冰桶,当着陈讯的面前打开,里面有一块红色的肾脏。
  
      看起来颜色鲜艳,上面还有一些血珠,让透明的冰块沾染了几星血红。
  
      “很好。”
  
      陈讯点点头,将冰桶合上。
  
      他从来都是一个谨慎的人,不会给叶静冉出卖他的机会。
  
      叶静冉心里没有牵挂的人,但是却珍惜自己的生命,有肾脏还有毒品在手里,叶静冉就不可能会倒戈。
  
      就算殷浩南再有本事,也抵不过这两样。
  
      三天后,是叶尘手术的日子。
  
      叶静冉因为一直都没有被警察找到,殷浩南也担心叶尘的手术会因为这个女人的突然出现引发麻烦。
  
      安排了很多人一直都在叶尘的病房外面守着,叶牧涵也是寸步不离这边,不给任何人有机可乘的机会。
  
      寒禹舟跟魏子瀚在手术室外面先坐好,做最后的接应。
  
      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慢慢的接近到医院住院处的后门,穿着护士服的叶静冉从上面下来,带着口罩还有护士帽,只露出一双眼睛,确实无法分辨身份。
  
      她站在地面上,慢慢的仰起头看着上面的高楼。
  
      一切,要开始了。